關於部落格
多寶格公告:
新朋友們請先看「多寶格板規」來認識本站

天空好友隨意請自加
噗浪好友看情形,歡迎加粉絲,我很少發私噗
  • 1582205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38

    追蹤人氣

莫晨歡--反穿之茶香四溢(中)

轉載自秘密論壇
 
第四十章
這座大廳位於韻意居的內側,從大門口穿過一條青磚走廊才能看到。從外界看上去,整座大廳如同江南園林一般恬靜優美,等到進了內室,則現代化了許多,上百人黑壓壓的人頭齊齊坐在大廳中央,一起等待著開幕式的最後一個步驟。
“本屆的品鑒大會流程一共分為三塊,第一,是群家賞茶;第二,是群英議茶;第三是群雄品茶。”雖然身材嬌小,但是這長相端麗的主持人卻毫不怯場,完全地震住了場面:“在品鑒大會中,首先,我們會將本次大會送上來參展的茶葉以不記名的方式展示在隔壁的永湘廳中。所有茶葉只有編號、並不對外公開送選方名單,等所有人品鑒過茶葉的成色、香味和形態後,再按照評審十票,大眾評審兩票,以及參選方每人一票的方式進行投票。”
說著,那主持人舉了舉手中兩塊小巧精緻的翠綠玉牌,道:“請大家以玉牌投票,淺色為贊成票,暗色為否決票。”
聽了這話,李雲疏低頭將被自己放在小西裝口袋中的兩塊小玉牌拿出來。只見那玉牌一個色澤嬌綠鮮豔,一個玉質則稍顯渾濁,各個都光滑明潤。在不過兩指寬、一指長的玉面上,還都精細至極地雕刻著一副煙雨山林圖,栩栩如生。
這是所有到場嘉賓在進門前就由禮儀人員派發的,當時李雲疏並未想到這塊玉是做這個用途,但是當他意識到真的是在場所有人都有一塊這樣的玉石後,便不由自主地在心中發出一聲感歎:還真是……有錢啊。
這玉牌是用軟玉製成,雖然並不是最為精貴上等的碧綠老玉,但是卻也算是不錯的玩件。能夠直接地分發給在場參展的上百人進行投票,果真是出手闊綽到一個境界了。
“霍錚這傢伙是……真的下了大本錢啊!”羅聞深深地感歎道。
李雲疏不動聲色地點點頭,同意他的觀點。
那主持人見台下的議論聲漸漸平息許多,便彎了杏眸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繼續說道:“這第二個流程,是將第一輪評選出來的五罐最上等的茶和最次等的茶展示出來,供大家欣賞品鑒。在此期間,如果有人對這十罐茶有任何疑義可以向評審團提出疑問,更改評選結果。”
聽著這話,李雲疏笑著點了點頭,卻沒有多往心裡去。
能夠經受住上百位茶商的選擇、五十位業餘茶道協會的大眾評審在一旁監督,甚至還有五位堪比專業級別的大師……咳,四位大師來作出最後判決,正常而言是不可能出現任何意外的。
而這主持人也顯然並沒有太在意這中間的一個環節,她繼續介紹了最後一個項目:“茶,吸收天地之靈氣,養蘊萬物之精華。能夠收集到如此極品的茶葉確實是一種實力,但是能夠讓茶的魅力更好地得到展示,這更是一種不可缺少的能力。”頓了頓,主持人繼續說道:“所以,這最後一個階段便是由五位獲選上等茶葉稱號的茶商代表進行茶藝展示,交由評審團點評,得出最後的結果。”
台下的眾人大多都已經十分熟悉品鑒大會的流程,在主持人說完後便各自鼓掌了幾聲,沒有人提出疑問。
而羅聞卻有些心神不寧起來,他看了眼四周正襟危坐的參展商,然後微微側過身子,小聲地在李雲疏的耳邊說道:“小雲啊,我們這次……真的能不淪落倒數?”
舞臺上,那主持人已經開始講說一些大會歷史,準備總結發言了。李雲疏將視線從臺上轉移過來,轉頭看向一邊的羅聞,只見對方眉毛皺起,似乎有些不大放心。
他笑了笑,問道:“那羅大哥,你希望這次我們能拿到什麼成績呢?”經過這段時間的接觸,李雲疏已經不再那麼客氣地總是喊上一聲“羅先生”了。
羅聞思索了半晌,試探性地說了個答案:“中流成績?我覺得三十名左右就已經不錯了。”
參加這次品鑒大會的茶商來自五湖四海,甚至聽聞今年還有海外的華人特意趕來。在進場的時候李雲疏和羅聞已經瞭解到,截止最後期限,本次的品鑒大會一共有五十三份茶葉入選,每方出兩人一起參會。
雖然在羅聞的心中,“三十名”的名次已經比過去那經常倒數的成績好上不少,但是這個答案顯然不在李雲疏的計畫中。只見他勾起唇角露出一抹無奈的笑容,然後微微搖首,對羅聞說道:“如果你希望是這個成績,那我只能說,等到第一輪評選過後,你就會知道答案了。”
李公子是一個極其守承諾的人,說讓羅聞在第一輪評選過後知道答案,那就絕對不能讓他早知道一秒。所以任憑羅聞是怎樣懇求,他都不肯透露一個字,愣是讓這個自認為足智多謀的奸商無計可施。
等到了永湘廳後,羅聞便乾脆放棄了這個不會得到結果的問題,反而開始與李雲疏一起欣賞起滿大廳的茶葉來。當然,雖說是品鑒茶葉,但是羅聞卻顯然沒有這個閒情與逸趣。
“之前有一年舉辦品鑒大會的時候特別不湊巧,原本是晴天,陽光不算熾烈,但也算得上是秋高氣爽,萬里無雲了。那次品鑒大會的主要舉辦地是在室外的一個王府花園裡,我們剛品鑒了一半還沒看完,就突然開始嘩嘩地下雨,幾乎把一半的茶葉都給毀了。從那以後,品鑒大會都必須在室內舉行。”
羅聞說得是興致高昂,似乎對那一年十分懷念的模樣。
那一年是羅聞剛進入b市茶商圈的頭一年,他的手頭上根本沒有什麼特別上品的茶葉。如果那年不是那場突如其來的暴雨將他送選上的那罐碧螺春泡濕,恐怕當年的倒數前五裡肯定會有豫肖閣的名字。
但是李雲疏卻完全沒有心思去體會這個糗事的好笑之處。
青年白皙修長的手指正拿著一個茶夾、夾起了幾根鐵觀音茶葉嗅聞,忽然聽到羅聞的話,他微微一愣,然後放下了手中的茶夾,神色深沉地轉首看向後者,問道:“那一年,應該是有很多茶葉被毀壞了?”
羅聞一怔,下意識地點頭道:“至少一半吧。大雨來得太急了,根本沒有人能反應過來,等後來想到趕緊去收茶的時候,很多茶葉已經濕了。”
緊蹙的眉峰裡仿佛夾雜著一絲悲痛和失落,過了半晌,李雲疏才歎息地搖了搖頭,惋惜而又遺憾地說道:“唉,這或許就是天命吧。”
羅聞就是再怎麼不懂風情,此刻也明白李雲疏那種痛惜茶葉的心情。但是理解是一回事,領悟又是另一回事,他無奈地攤攤手,說:“小雲啊,你也不用太難過,品鑒大會的水準是這幾年才上來的,我剛來的那幾屆送上來的好茶也不多,所以你也不用太在意。”
卻見李雲疏輕輕搖首,簡單地回應了一句:“嗯。”
見狀,羅聞又繼續說道:“哈哈,其實一屆品鑒大會上也很難出現特別極品的茶葉。這要不是上一屆我們豫肖閣落了個倒數第五的成績,成為b市圈子裡半年的笑料,我也不可能把那罐君山銀針送上來。”說著,羅聞還拍了拍李雲疏的肩膀,一副語重心長的模樣道:“所以說,小雲啊,等以後多參加幾屆品鑒大會你就會明白了,每年最好的都肯定是第一名的獎品,這毋庸置疑啊,哈哈。”
所謂對牛彈琴、話不投機,用在李公子和羅銅錢身上,簡直是入木三分。
李雲疏被他這話說得不知是該笑還是該哭,只得無奈地勾起唇角,點點頭:“是是是,我相信你。”
羅聞又繼續說:“小雲你還是太嫩了,這要是多吃上幾年的飯,今天肯定就該是我們豫肖閣大出風頭了!”
“嗯,他是比你年輕不少。”
沒等李雲疏回答,一個低沉磁性的男聲便從他們的身後響起。兩人應聲看去,只見一個俊美優雅的男人邁著沉穩的步子淡定從容地走來。
霍錚淩厲漆黑的眸子狀若不經意地打量了羅聞一眼,接著便直接忽視了對方,轉首看向一邊的李雲疏。
沉吟了片刻,霍錚緩緩地歎了一口氣,問道:“你為什麼會來這裡?”
李雲疏聞言一愣,理所當然地回答:“羅大哥之前邀請我來參加品鑒大會,所以我就來了。”
“羅……大哥?”
俊挺硬朗的眉頭猛然緊皺,霍錚轉眸看向一旁的羅聞,那目光犀利尖銳,讓羅聞忍不住地渾身打了寒顫,感覺到一股子鑽心的寒意從腳底向上蔓延,刺得他沒由頭地就想往後縮一縮。
等霍錚將視線從羅聞的身上移開的時候,後者已經向後退了半步。而霍錚則依舊面癱著一張俊臉,平淡鎮定地看著李雲疏,一字一句的糾正道:“是羅·大·叔。”
羅聞立即跳腳:“嘿你這小子!霍錚,我也算看著你長大了,你就這麼不尊老愛幼啊?!”
霍錚卻連一個餘光都懶得給羅聞一眼,他依舊認真鄭重地望著李雲疏,語氣鄭重地說道:“他說尊‘老’愛幼,所以,雲疏,叫他羅大叔。”
李雲疏:“……”
在這第一輪的自由評選環節中,霍錚的突然出現自然不可能只是為了特意糾正“羅大哥”——這個顯得別樣……曖昧的稱呼,雖然事實上當他事後回想起來,還是覺得糾正這個噁心的稱呼才是他此次現身的最大成果。
當然,無論過程是怎樣的雷鳴閃電、疾風暴雨,總而言之,當李雲疏淡笑著又叫回了最初的“羅先生”後,霍錚是終於善罷甘休地不再提醒羅聞——“年紀一大把還在裝嫩”。
明睿英俊的霍先生滿意地翹起唇角,即使那弧度根本沒有人能夠看清。
被年齡問題刺得是遍體鱗傷的羅聞明明還是奔四的年紀,卻恍然覺得自己好像早已兩鬢花白,似乎下一秒就可以奔向西方極樂世界。等他徹底從打擊中回過神來後,這才發現不知何時,李雲疏和霍錚已經走得連一個衣角都找不著了。
“好啊霍錚,你出來就是為了拐走我的代表嘉賓?!”從某個角度而言,羅聞也算是真相了,他忿忿不平地繼續說道:“拖著我們豫肖閣的代表走還敢污蔑我?你給我等著,等我找到你,讓你知道什麼叫真正的尊·老·愛幼!”
“噗哧。”
羅聞剛惱羞成怒地打算滿場找人,還沒行動起來,便聽到一道嫵媚低柔的笑聲從自己的身後響起。他渾身一顫地轉過頭去,視線在觸碰到那個妖嬈漂亮的女人時一下子僵住:“……”
“怎麼?看到我你激動得連話都不會說了,羅銅錢?”秦青抬手遮住了紅唇,笑著打趣。
一聽這話,羅聞卻冷哼了一聲,不屑道:“我是看到你,覺得無話可說了,秦大美女。”
一抹暗光從眼底飛快地閃過又立即遮掩過去,秦青用手指輕輕撫著臉頰,丹寇色的指甲和白皙的皮膚相稱,十分的美豔動人。
她不以為意地嬌笑著,然後伸了手攔住了準備沖出去找人的羅聞,語氣無奈道:“羅銅錢,我不認為你現在去惹怒霍錚,是一個好的選擇。”
猛地被攔住了去路,羅聞只是愣了一瞬便慢慢冷靜下來。作為一個商人,敏銳的直覺讓他嗅到了一絲不正常的東西,他低頭看著眼前這個雖然比自己矮了大半個頭、卻無法讓人忽視其強勢氣場的女人,問道:“怎麼?有什麼不對嗎?”
秦青勾起紅唇:“你還記得……霍錚這一次是以什麼身份來參加品鑒大會的?”
羅聞回答:“主贊助商啊。難道他還能以參展商的身份來?別逗了,在茶這種古雅的東西上,那傢伙還不如我呢。”
看著對方朽木不可雕的模樣,秦青深深地歎了口氣,在心裡暗自埋汰了一下自己的眼光後,又抬頭說道:“你難道就忘了他是最後一個上臺致辭的?我問你,評審團的最後一個成員是誰?”
“!”猛然想起霍錚的這層身份,過了好久羅聞才松了口氣,說:“他可有十票在手呢!你要是不告訴我,我還真忘了。哈哈,也好,小雲肯定能找出我們的茶葉,到時候讓霍錚把那十票投給我們就好了。”
聞言,秦青淡笑揚唇:“十票的贊成票還是否決票?”
羅聞:“什麼?”
“你剛才要是真的惹怒了霍錚,我想……十票的否決權,他還真的能做出來。”
羅聞:“……”
……幸好他沒去!!!
在大廳另一端的地方,一張雜玉龜甲屏風將一間不過十米平方的小室與外界隔離開來。小室的四面各自掛上了兩副秋色山水圖,從花鳥魚蟲到仕女嬰戲,都用了長約兩米的絹布裱好懸掛起來,在灑亮的燈光照耀下,沉澱了厚重的歷史氣息。
用茶夾將三根品鑒後作廢的滇紅茶葉放在一邊的白瓷碟子上,李雲疏笑著轉首看向一邊沉默不語的男人,說道:“其實我真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你,霍錚。沒想到你還會贊助這種活動,真是讓人大感意外啊。”
幽邃的眼底閃過一抹幽光,霍錚反問道:“你是覺得我只會做一些必須得謀劃到利益的事?”
李雲疏搖搖頭:“這到不是,不過上次我看你對茶葉似乎不是很瞭解的樣子,沒想到你會來贊助茶道協會的品鑒大會。”
“之前有些原因,前幾個月的時候就決定下來了。”沒有再在這個問題上糾結太久,霍錚抬眸認真仔細地端詳了青年的額頭許久,目光深沉凝重,半晌後才問道:“你的額頭怎麼樣了,不用再綁紗布了?”
下意識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右額,李雲疏微笑著搖頭:“昨天去醫院的時候醫生說恢復得很好,只縫了一針的話不是什麼大傷口,可以不用再綁紗布了。”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是霍錚眼神裡的擔憂卻始終沒有消散。他的目光在李雲疏額頭上停留了許久,那道疤痕已經被散落下的碎發遮擋住了,幾乎看不見什麼傷口,仿佛當初那個鮮血直流的可怖模樣從來沒有存在過似的。
“你不應該答應羅聞來參加這個品鑒大會的,之後的比賽流程十分勞神。”
李雲疏聞言一愣,卻依舊保持著溫和的笑容,道:“謝謝你的關心,我想我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
眸子慢慢眯起,霍錚剛剛想要開口再說些什麼,但是看著青年再次拿起一個茶夾、夾起幾根茶葉放在鼻前嗅聞後一臉滿足的模樣,他終究是長歎了一聲氣,沒有再多說什麼。
既然他想要,那就……
給他吧。
第四十一章
第一輪自由評選的環節,足足留了兩個小時的時間給各路參展商進行品鑒。但是五十三份的茶葉,想要真正的品賞就必須從色澤、香味、外形進行全面的分析,兩個小時的時間其實算不上長,只能說是堪堪足夠。
永湘廳是一座正方形的大廳,在東南西北四面卻又各開了一個長方形的小室,用四面屏風遮擋住內在的景象,可以直接從一旁的拱門直接進入,品賞裡面的茶葉。不過現在距離品鑒大會開始還不過二十分鐘,大部分人還在觀賞大廳正室裡的茶葉,所以鮮有人去小室品茶。
安靜寧和的小室內並沒有正廳裡的嘈雜,那扇屏風似乎隔開了一個世界,將外面攢動的人頭和聲音都遮蓋下去。李雲疏已經品完了第二罐茶葉,他輕輕放下茶夾,又向著第三罐走去。
“之前我聽羅聞說這個韻意居是霍氏旗下的產業,這裡真的是非常漂亮。”李雲疏一邊走到桌幾前,一邊笑著說道:“入門時我看到的那扇杞梓木鏤空雕花隔扇門,應該是前朝的古物了吧?”
霍錚聞言輕輕頷首,道:“嗯,是前朝光緒年間的東西。”
這次倒沒急著先拿茶夾品茶,聽了霍錚這話,李雲疏轉過了身微笑地看著對方,神情溫和地問道:“別人一旦有了古物,都會千方百計地保藏,等待其升值。這扇門雖然在做工方面不是非常精緻,但是杞梓木卻是一種名貴木材。雖然不如紫檀、黃花梨一樣極品,但也算得上是珍品了。”
話說到這裡,李雲疏頓了頓偷偷打量了番對方的神色,卻見這個俊美的男人依舊神情淡漠,似乎一點也沒有被自己的話觸動到。
唇邊的弧度又上揚了幾分,李雲疏笑問:“你怎麼就這麼大大方方地把它放在別人的腳下,供人穿行、跨越?難道不怕它受損嗎?”話語中帶了點指責的味道,但是淺笑的表情卻讓人覺得李雲疏一點都沒有生氣的意思。
如果是其他人敢和霍錚這樣說話,那他一定是不想活了。但是面對李雲疏,霍錚卻一點動怒的意思都沒有,反而極其認真地思考了半晌,才反問道:“你覺得我應該刻意把它收起來?”
俊秀的青年微微搖頭,卻笑著不說話,似乎在等他繼續說下去。
霍錚挑起一眉,薄唇微勾,說道:“韻意居原本是前朝一位大臣在外購置的私宅,後來因貪墨案這位大臣被抄家斬首,宅子也就進入公庫了。我的祖上……”沉思了一會兒,霍錚繼續說道:“大概是太祖爺吧,被賞賜下了這座宅子,這裡就成了霍家的產業之一。”
沒想到自己的一個問題居然會得到這麼多的資訊,李雲疏微微一愣,既而莞爾,又微笑著點頭,示意對方再繼續說下去。
霍錚抬起右手指向了掛在正南牆面上的一副海濤神龍湧浪圖,說道:“比如像這幅畫,如果你有賞鑒古物的能力就會發現,這是前朝時期一位名家的手筆,它放在外界,也至少是會拍賣到高價的。但是,我也沒有將它收起來。”
“為什麼?”
霍錚轉過身子,低眸看向李雲疏,幽邃的眸子如同深淵一般漆黑,眼底卻有一絲笑意浮上來,他反問道:“我為什麼要讓它們放在倉庫裡落灰?”沒有等李雲疏再說話,他又接著說道:“一扇門,就該有它作為門的一個價值,我在安排專人每天保護好它的情況下,讓它繼續作為一扇門存在,這難道不應該?”
李雲疏輕輕頷首,笑道:“應該。”
“這幅畫也是,它應該被掛在這裡給更多人欣賞,所以我就將它從倉庫裡拿了出來讓它顯露在眾人面前,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聽著這話,李雲疏抬首認真地凝視了眼前這個男人許久,他的眉頭微微皺起,但是嘴邊的笑意卻沒有一絲減弱。短短的幾次相處,讓他對這個男人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而到了今天,更讓他忍不住地心生出幾分欽佩和贊許。
李雲疏前世不過十歲的時候,曾經得了一把極品清流激玉琴。琴身是最上等的黃花梨木,琴徽是最溫潤的羊脂白玉,琴弦是最珍貴的白雪蠶絲,甚至連琴身上的斷紋,也是罕見至極的梅花斷。
但是這樣一把精美到極品的古琴,李雲疏卻一次也沒有撫過。
只是因為它太過珍貴,就早早地被父親束在高閣、連觀賞的機會都少有。直到他十六歲那年因為一場地動,那把琴被狠狠地摔在地上斷成兩截,一切也就成了一場虛無的夢,再也沒有重來的可能。
“我很贊同你的觀點。”李雲疏惋惜的歎氣道,“它們應該被更多人看到,也應該履行一個作為畫和作為門的職責。只要沒有破損到必須私下貯存的地步,完成使命到最後一刻,是正確的。”
望著青年猛然失落下來的神情,霍錚微微蹙起眉峰,有些不明白對方怎麼突然就情緒低落下來了。他凝眉沉思了片刻,岔開話題說道:“你似乎對這些古物很有興趣,霍家在南六環有一間古董樓,裡面除了有些對外出售的古董外,還收藏了家傳下來的物件,有興趣去看看嗎?”
這話一出來,李雲疏心中的失落感瞬間消失得一乾二淨。他問道:“這……真的可以嗎?”
看著對方難掩驚喜的模樣,霍錚鄭重道:“真的,可以。”
“那真是非常感謝你!霍錚。”
“沒關係。”
感謝祖上那些愛買珍玩的敗家子。
霍大少在此刻深深地感慨。
……
兩人在這間小室裡又呆了數分鐘,自從被許諾了要去看看古董樓後,李公子的心情明顯興奮了不少,連品茶的動作都快了許多。而這間小室裡顯然有幾罐不錯的茶葉,尤其是一罐極品龍井,讓李公子驀然感慨:“今年恐怕真的是藏龍臥虎啊。”
出了這間小室,李雲疏的視線沒有在大廳裡的人群中停留一眼,便直接走向了正北方的那間小室。目標是自己最喜愛的茶葉,李公子的心思早已一頭全撲了上去,根本沒有閒情注意到:某人跟著他一路走了過來。
自從在大廳裡的“偶遇”後,閑得無聊好像哪兒都沒事幹的霍大少就一直沉默地跟在李雲疏的身邊。
你品茶?我看。
你說話?我聽。
你想走?我跟。
這種流氓一樣的無賴政策被霍大少發揮得淋漓盡致,而當物件是天生在某些方面比較……“缺心眼”的李公子後,兩人便更加有默契地默認了這種“相伴品茶”的相處方式。
雖然對於霍大少來說,他也就只能喝出茶和咖啡的區別了。
等這“品茶二人組”到了最後一間小室的時候,原本在大廳裡賞茶的人已經陸陸續續地往四面的小室而去。由於時間相當充沛,李雲疏和霍錚一路不慌不忙地走進了最後一間小室,甚至在穿過屏風的時候還悠閒地聊著天,當真是閃瞎了其他忙著品茶的茶商的雙眼。
“你說你小時候經常會來這裡玩?”
“嗯,到夏天的時候會來避暑。”頓了頓,似乎是擔心對方不大理解,霍錚又補充道:“山裡比較涼爽,所以有的時候我和爺爺會來。”
李雲疏聞言自然是了然地點頭:“嗯,由其是一到傍晚,太陽落山后暑氣全消,山嵐就從前門一直穿過後門,確實十分涼爽。”
霍錚神色平淡,語氣低沉:“……你怎麼知道,我小時候喜歡偷偷開後門。”
“噗。”
一個正滿頭大汗地急著尋找自己家茶葉的茶商被李公子和霍大少這番悠閒談話的景象已經氣得頭頂冒煙:親!你們是來參加品鑒大會的,不是來參加相親大會的!連小時候的醜事都爆出來,這是下一步就要見公婆的節奏啊親!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是李雲疏卻並沒有真的完全鬆懈下來。
大概是運氣真的非常不好,在最容易被品鑒到的大廳裡,李雲疏並沒有找到豫肖閣今年送選上來的茶葉。而一路走過了三間小室,他也依舊沒有尋找到。或許就是在這最後一間,就能看到……
“這個!”雙眸猛然睜大,李雲疏剛剛走近一張繩紋連環套方桌的時候,一眼就發現了那擺放在其上海的一罐君山銀針。
用的是大會統一的白瓷茶罐,每根茶葉都條索緊實,金黃的茶芽與白毫的銀邊相映,如同一根根尖銳鋒利的銀針,安靜而又鋒芒畢露地躺在茶罐裡,讓人無法忽視。
見著李雲疏的模樣,霍錚微怔,倏地明白過來:“是這個?”
李雲疏剛想點頭,卻又謹慎地壓低聲音道:“還是讓我先看看吧,這罐茶葉的外形和我們很像,但是之前也遇見過四罐君山銀針,所以還是再看看比較妥當。”
霍錚輕輕點頭,便見到李雲疏拿起了一邊的茶夾,動作輕柔地夾起兩三根茶芽放在鼻間嗅聞了幾下。這樣的動作在之前的一個多小時內已經重複了好幾次,霍錚早已習慣,他雖然不能理解光憑聞到底能聞出些什麼,但是卻不妨礙他欣賞李雲疏閉眸賞茶的模樣。
原來我也是外貌協會的。
悶騷的某人在心裡暗自想到。
……
原本按照正常的步驟,李雲疏這個時候就該將那兩三根茶葉放在一旁的廢置盤裡,結束一輪的品鑒。但是這一次,他卻眉頭緊蹙,遲遲沒有動作。就在霍錚疑惑地想要問問出什麼事的時候,只見李雲疏睜開雙眼,鄭重地將那幾根茶葉輕輕倒在了掌心,認真地觀察許久。
見狀,霍錚凝眸道:“怎麼,是有什麼問題嗎?”
“色澤鮮亮,白毫透光,細如銀針……真的是上品。”稱讚的話語毫不吝嗇地從李公子的口中而出,但是他卻遺憾地搖了搖頭,繼續說道:“可惜,不是我們的。”
“哼,當然不是你們的,這種正宗的君山貢尖哪兒是你們普通人能賞鑒到的?”
一個陰戾的冷哼聲從屏風的方向傳來,李雲疏轉身看去,便見一個長相陰鶩、腰背微彎的青年男子正神情不屑地走了過來。那種輕飄飄的眼神僅僅是在李雲疏的身上掃了一眼便移了開去,似乎是在用行動在表達著一種“不屑為敵”的姿態。
李雲疏慢慢蹙起眉頭,神色稍有不愉卻又很快消散。他輕輕歎氣,無奈道:“林先生,又見面了。”
第四十二章
“林先生,又見面了。”
李雲疏口中的這位林先生自然就是之前與秦青走在一起的那個,不過他現在似乎落了單,只是一個人走進了這間小室。
整個小室裡十分安寧靜謐,地方也不算大,只有幾盞高瓦數的吸頂燈從上而下地投射下白色的燈光,將空間照亮。李雲疏和對方說話的時候聲音並沒有刻意壓低,尤其是對方那一句語氣諷刺的話,早已令在場的其他幾人紛紛詫異地轉首向他們看來。
在品鑒大會上很少有人會如此直白地表現出不悅與衝突,一般參加品鑒大會的都是各地的參展商。商人注重和氣生財,就是私下裡鬥得再如何精彩紛呈,表面上也都是笑裡藏刀地迂回。
當然,羅聞和秦青那是例外。
長相陰鶩的男人或許天生就會給人一種不好的印象,當這位林先生從屏風後走到了李雲疏身前的時候,後者下意識地就蹙了眉頭,心中感覺到了一絲不舒服。
而霍錚則表現得更為明顯了幾分,他抬眸淡淡地掃了對方一眼,問道:“你是誰?”語氣平淡沒有起伏,仿佛只是隨口一問。
男人明顯也察覺到了霍錚的存在,又或者說在他剛說完自己那句話的時候,就發現站在李雲疏身邊的就是霍錚。其他人他或許還不認識,但是這個最後一個上臺發言的評審團成員他還是知道的,所以當時他下意識地就不想得罪對方。
但是話已經說出口了,他也不好再後退,只能再硬著頭皮走了出來。
“霍先生你好,我是林奇,h省茶道協會的預備會員,華夏茶道協會的高秋鳴是我的老師。”林奇神情自豪地說出了這句話,然後繼續說道:“今年的品鑒大會我非常有榮幸受到邀請參加,回去後我會告訴我的老師,這裡真的有很多珍品好茶。”
聽到某個名字的時候霍錚的眸子微微一縮,但是卻又立即恢復了正常,速度快得令人難以察覺。不過片刻,他輕輕頷首,淡定地啟唇:“歡迎。”
兩個字說得極其簡略,吝嗇得好像是從牆縫裡隨便丟出來的一樣,讓林奇尷尬地等了許久都沒有等到下文。過了半天他才意識到霍錚的回答就是這簡單的兩個字,連一個標點符號都不願多給。
“……”
臉上一陣的發燙,林奇剛張了嘴準備再說點什麼,便見到李雲疏輕輕抬起頭,聲音壓低地在霍錚的耳邊問道:“高秋鳴大師,是個很厲害的人嗎?”
俊美的男人點點頭,認真地回答道:“嗯,是一位著名的大師,不過看來收徒的眼光一直不是很好。”
李雲疏忍不住輕笑出聲:“噗,是嗎?”
霍錚斬釘截鐵“嗯,是。”
林奇:“……!”
你們根本沒有壓低聲音好不好!在場的人都聽得一清二楚好不好!
林奇臉都氣得有些發綠了,但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心眼極小的林先生又不好發作。他看著李雲疏那張微笑著的面龐,越看越覺得和自己心裡最厭惡的那個人八分的相像,越看就越生氣,最後乾脆故作姿態地輕哼了一聲,轉首看向一旁。
這一看,他便看到了放在雅品樓那罐君山銀針旁的另一罐茶葉。
不知工作人員是否是刻意安排的,在這間小室裡陳放的六罐茶葉中,有兩罐都是君山貢尖。一模一樣的白瓷茶罐,只隔了一米的距離,相鄰地放置在兩張繩紋連環套方桌上,真是讓人想不進行對比都難。
雙眼倏地睜大,林奇的腦子裡瞬間劃過一道靈光,他大步上前一把拿起另一罐茶葉旁的茶夾,夾起兩根茶芽便放在手心開始細細地品鑒起來。
林奇的動作也落入了李雲疏的眼中,但是他卻並未多在意。
李公子在長安成名前曾經遇過不少小人,暗地裡陰招連出的,明裡唇槍舌劍的,甚至還遇見過當街攔路,發誓要與李公子比上個三天三夜、你死我活的奇葩——比賽項目是繡花,真的是套路連出,防不勝防。
世界上有的人便是天生的喜歡爭奪第一第二,雖然李雲疏完全不明白自己是怎麼就招了這位林先生的厭惡的,但是很明顯,對方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以一種非常……陰狠的眼神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許久。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
李公子也只能不拿對方當盤菜了。
一邊與霍錚說著話,李雲疏一邊拿起茶夾夾起了幾根鐵觀音。他剛剛把那幾根茶葉放入廢置盤中,還沒來得及放下茶夾,便聽一個男聲冷笑著說道:“沒想到還有人會在品鑒大會上送上這麼一罐普通的君山銀針,還真是太小家子氣了,不知道是誰拿這種次品當極品送上來給大家品賞啊。”
放下茶夾的動作微微一頓,李雲疏側開身子看向一邊的林奇,當他的視線觸及到那罐平放在桌上的白瓷茶罐時,目光頓時一停。不過片刻,李雲疏微笑著看向林奇,說道:“林先生覺得這罐君山銀針是次品?”
小室裡的人早已將目光放在了李雲疏幾人身上,而大廳內也有幾個人被吸引過來看看這裡突然發生的意外事件。
在眾人的注視下,林奇嘴邊陰冷的笑容更加倡狂了幾分,他伸著右手嫌棄地指了指一邊的茶葉,說道:“我是h省的人,其他茶不敢說,但至少君山銀針我是從小喝到大的。就這罐君山銀針,應該是在雨後陰天採集的,我記得因為去年君山清明前後斷斷續續下了八天的春雨,所以去年都沒產出什麼極品貢尖,想必這罐茶應該就是用去年的首輪嫩芽製成的吧?”
即使性格再如何惡劣、語氣再怎樣咄咄逼人,但是林奇確實是有自信的資本,至少他這話說的一點也沒錯。
被人直白地點出了自家茶葉的缺陷,李雲疏卻一點沒有生氣的意思,反而依舊輕笑著點頭說道:“你說的沒錯,林先生,這茶確實是去年產的。”
李雲疏的這話一出來,在場的所有人自然都知道了,這罐茶葉必然是李雲疏這方送上去參選的。不少人更是驚訝地看向這個俊秀的青年,在心中暗自疑惑:怎麼會有參展商直接將自己的缺點暴露出來給別人知道?即使是被點名後無奈地承認,也沒見過這麼乾脆的。
而林奇可沒有想這麼多,聽了李雲疏的話,他輕蔑的神情更加傲慢了許多,道:“雖然不是在雨天、風霜天採摘的,但是用這樣的鮮茶製作出來的銀針,根本只能勉強算作是上等,連我那罐貢尖的一半都比不上。嘖嘖,你們就是這麼應付品鑒大會的?”
聽到這,李雲疏唇邊的笑意終於漸漸消失。他面無表情地看著冷笑著的林奇,語氣平淡道:“林先生,我們豫肖閣是用十足的誠意送上這罐君山銀針的。這是一罐上品貢尖,條索緊實肥壯,色澤鮮亮成熟,我想除了你剛才所說的這點理由,你完全找不到任何可以侮辱它的藉口了吧?”
李雲疏難得用這樣肅穆凝重的口吻說話,那張總是含著笑意的面龐也是第一次露出這般嚴肅的神情,這讓霍錚詫異地多看了好幾眼。他的視線在李雲疏微怒的面容上停留了許久,最終勾了勾唇角,只笑不語。
而在另一邊,林奇更是感覺自己撞上了一塊鐵板,一塊他原本以為是豆腐的鐵板。李雲疏渾身散發出一種凜然淡漠的氣場,一種隱藏在禮貌之下的不悅與寒氣如同淩厲的劍鋒,讓他心中一抖,好像看到了那個自己最厭惡的男人。
怔了許久,林奇才吞了口口水,強裝鎮定地說道:“怎麼,難道你覺得你的這罐茶葉能比得上我的那罐?呵呵,今天還真是不湊巧,把這兩罐茶葉放在一起,想必評委只要對比一下就知道該投誰的票了。”
聽著林奇暗含諷刺的話,李雲疏不悅地皺了眉,他剛打算開口,便見霍錚抬步上前擋在了他的身前,淡定從容地說道:“當然該投這一罐茶葉……”說著,他低頭看了眼茶葉前的號碼,道:“嗯,第48號。”
48號是豫肖閣送選上去的茶葉號碼。
林奇:“……霍先生,你為什麼要投這一罐?明明我的這一罐茶葉是用今年最頂級的首輪嫩芽製成,無論從色澤、香味還是外形上,都比他那罐要好很多。”
“林先生,原來這罐是你送選上來的茶葉?”霍錚挑起一眉,故作驚訝地說道,其神態之真實,好像真的壓根沒猜到這件事似的。
大概是腦子裡天生少根筋,林奇是一點都沒發覺霍錚“拙劣”的演技,他自信地昂起頭,大聲回答:“是,這罐是我幫雅品樓選上來的上品貢尖。”
聽著這話,霍錚微微頷首,俊美的面容上依舊是一副冷靜鎮定的模樣,但是說出來的話能讓人氣得直跳腳:“人品看茶品,既然是你選上來的,那我就更不能投它了。”
林奇:“……”
“噗。”完全被霍錚的毒舌給逗笑了,李雲疏低笑著翹了唇角,最終還是決定要做個老實人:“霍錚,你這話可不能這麼說。雖然林先生的人品我無法做保證,但是這罐茶葉是無辜的,我得替它的茶品叫冤。”
林奇氣急:“你……!”
卻見霍錚神情嚴肅地點點頭,一點餘光也不分給氣炸的林先生,轉頭對李雲疏說道:“嗯,我錯了,拙劣的人品和茶品不能掛鉤。”
林奇已經氣得頭頂冒煙:“你……你們欺人太甚!!!”
一聽這話,李雲疏倒是疑惑不解地看向他,驚訝地微笑道:“咦,林先生,原來你還在這兒嗎?”
“……”
論氣死人的本事,李公子比之霍大少,只有過之,而無不及。
小室裡是已經板上釘釘地將率先惡語傷人的“小丑”氣得連話都說不出口,只能不停地用手指指著一臉無辜的李公子,瞪得眼睛滾圓;而在小室外,李雲疏不知道的是,一位老當益壯的老人已經若有所思地偷聽……咳,靜聽了許久。
那扇不透光的雜玉龜甲屏風將老人的身形掩蓋得一點都不透光,讓屏風另一端的人根本不可能發現他的存在,而聲音卻能夠沒有阻礙地傳遞過來。
“黃老,您還想再去看看這間小室裡的茶葉嗎?”一個穿著黑西裝的助理彎下腰,恭敬地問道。
只見這位頭髮花白的老人沉默地搖搖頭,然後轉身便走。那助理困惑著嘟囔了一句“不是剛剛還說要再來看一看這兩罐君山銀針的嗎”後,便趕緊跟了上去,陪著這位老人離開了永湘廳,向評審團專用休息間走去。
還未走到休息間,小助理便忽然聽到一道蒼勁有力的聲音響起:“剛才那罐次一點的君山銀針,是哪家送上來的?”
助理趕緊地在腦中回憶起來,然後回答道:“是b市豫肖閣送上來的。他們是昨天早上才送過來的,所以我比較有印象。”
腳下的步子微微一頓,黃大師又重複了一句:“是……那個豫肖閣?”
助理點頭回答:“是的,黃老,我記得之前他們送上來的一罐君山銀針您好像非常不喜歡,還給他們退了回去的呢。”
“原來……是他們嗎。”
老人低歎的聲音在窄小安靜的走廊裡迴響,但是小助理等了許久都沒有等到下文,似乎在這簡短的一句話後,這位對茶葉有著精細至極的苛刻要求的老人,已經真的沒有再想說的話了。
跟著黃老進了評審團休息室,那助理摸了摸腦袋,在心裡想到:這黃老的心思也太難猜了吧,難道……他還想再給豫肖閣退一次茶?!
第四十三章
兩個小時的茶葉品鑒時間過得很快,大多數的大眾評審、茶商都只品鑒了八九成的茶葉便到了時間,只有極少數的類似于李雲疏、林奇這樣的存在,才能用極快的速度將所有茶葉都品鑒完畢。
在永湘廳南邊小室裡,那場沒有硝煙的爭執似乎只是整個品鑒大會裡微不起眼的小浪花,就連李雲疏都沒有太放在心上。
由於霍錚擔任了評審,所以他提前回了評審團的休息室,並沒有和李雲疏一起回到第二輪的會場大廳。而當李雲疏穿過一道卷雲紋樟木拱門時,羅聞早已坐在豫肖閣專屬的位子上伸長了手朝他打招呼。
穿過熙熙攘攘的人群,李雲疏走到羅聞身邊的位子坐下。此時大廳內的嘉賓正在依次入座,像羅聞這樣已經坐在位子上的反而是少數。
李雲疏抬眸看了一眼坐在羅聞身旁的美豔女人,兩人默契地相視微笑,然後便聽羅聞焦急地問道:“小雲啊,你有找到我們豫肖閣的那罐君山銀針嗎?我在大廳裡轉了半天倒是看到了幾罐君山銀針,但也沒找到一罐像我們的。”
李雲疏輕輕點頭,淺笑道:“放心吧,羅聞,我已經找到了。”頓了頓,似乎想起了什麼,李雲疏唇邊的笑容又燦爛了幾分,說道:“對了,霍錚作為評審的10票好像已經投給我們了,我想這次就算你想要墊底,都不大可能了。”
原本羅聞正皺巴著臉,一副苦相,忽然聽了李雲疏這話,他眉宇間的陰氣瞬間是一掃而空,整個人都神采飛揚起來:“誒小雲,你真的勸服霍錚把那10票投給我們了?!這真是太好了,我之前想跟你說這事都忘了,就怕你沒想到呢。你還真是聰明啊,小雲!”
聞言,李雲疏頓時失笑,他皺了皺眉,解釋道:“這你倒是有點誤會了,票是霍錚自己主動要投的,並不是我來勸服他的。”
羅聞對投票過程是一點都不上心,他滿不在意地揮了揮手,道:“沒事沒事,只要票投給我們就行了哈哈。今年還真是想墊底,都墊不了了!”
雖然說之前在送上這罐新的君山銀針前,李雲疏曾經保證過至少能進前十,但是羅聞卻怎樣都沒有徹底安心過。上一屆的品鑒大會豫肖閣實在是丟了大臉,這要再墊底一次,羅聞甚至在懷疑他會不會就此拒絕參與品鑒大會,找個山頭隱姓埋名算了。
“小雲你真是我的福將啊,等會兒結束品鑒大會後我請你吃飯去!你想吃什麼就吃什麼!”羅聞豪氣地說道:“只要有了這10票,我們豫肖閣就算拿不到名次也能高枕無憂了。”
“嘖嘖,羅銅錢,看著你這副肖人·得·志的嘴臉,我怎麼就感覺這麼不爽呢?”嫵媚低柔的聲音從一邊傳來,李雲疏順著那聲音看去,只見秦青用手捂了朱唇,嫌惡地上下掃了羅聞一眼,道:“走後門你都能走得這麼得意,羅銅錢,你的骨氣呢?”
聽了這話,羅聞立即是轉過身,不服氣地說道:“什麼叫小人得志?秦二丫你給我說清楚,誰是小人啊?”
秦青冷哼一聲:“誰答應了誰就是小人唄。”
“你……!”羅聞一時語噎,等過了半晌才羞惱地擠出幾個字:“你不會是在嫉妒吧我,秦二丫?難道你們雅品樓今天送選上去的茶葉那麼差?”
秦青大方闊氣地一甩手,昂起小巧的下巴,不屑地笑道:“呵呵,我們沒有第一,也該有第二吧。不像某些人,就是作弊、走後門,估計也拿不到前五喲。”
卻見羅聞不怒反笑,挺起胸脯,語氣自豪地說:“哈哈,秦二丫你還說你不是在嫉妒?你有本事你也去走後門啊!我們家小雲就是有這能耐能讓霍錚投票,有本事你也去呀,你去呀去呀!”
李雲疏:“……”誰是你家的……
顯然沒想到對方的臉皮居然能厚到這個程度,秦青嘴角微微抽搐,開口道:“羅銅錢,你敢不敢要點臉?”
“我要臉幹嘛?你別扯開話題,霍錚就坐在那兒,你倒是去讓人家投票給你啊。”羅聞越說倒是越來勁了,“你也算是看著他長大的了,就給你投一票又不是大事,哈哈!你去唄。”
乾脆直接抬起亮紅色的小肩包擋住了自己的臉龐,秦青撇過臉去再也不想看這個男人一眼。
而另一邊,羅聞第一次從秦青手中獲得勝利,一臉得意的轉過頭,對李雲疏說道:“小雲啊,不要理他們雅品樓的人,他們這是嫉妒你能拉到票,哈哈,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你懂的。”
李雲疏:“……”
正直的好青年、臉皮一向很薄的李公子沉默地撇開臉去,在心中默默想到:其實,我也不想認識你……
第二輪的“群英議茶”環節是在永湘廳隔壁的朝暉廳舉辦的。整個朝暉廳的面積甚至比永湘廳還要大上一倍,能夠讓所有的大眾評審和參展商圍著中間的舞臺坐下,從各個方向觀看臺上的景象。
大約二十平米的舞臺上,各放置了五個茶道桌,上面依次擺放了茶盤、茶船、水方等各色茶道器具,在茶桌的一側甚至還擱置了一頂小巧的青海忍冬紋香爐,各類茶具琳琅滿目,應有盡有。
穿著一身青花旗袍的主持人從舞臺的一側上了台,笑著說道:“簡單地休息後,我們今天的第一輪品鑒活動已經順利結束,後臺的票數統計也已經完成。本屆品鑒大會的第三輪茶藝展示活動將會在本廳——也就是朝暉廳進行,由投票前五的五位參展商派出代表進行各自的茶藝展示。”
羅聞低下頭,小聲地說道:“小雲,雖然我估計我們是進不了前五了,但是品鑒大會的茶藝展示一般還是很有看頭的,你可以多欣賞欣賞。”
李雲疏卻笑著問道:“你就對我們的茶葉這麼沒有信心?”
羅聞理所當然地點頭:“你送選上去的那罐銀針是我去年用保底價在h省的一次拍賣會上拍下的,要不是你和老朱都堅持要用這罐茶葉送選,我是堅決不可能用它的。難道你認為它能讓評審喜歡?”
輕輕地歎了一口氣,李雲疏無奈地說道:“茶葉並不是價錢可以來衡量的,這罐君山銀針確實有它先天的缺憾,但是它也有更加優秀的閃光點。相信我,它至少拿到前五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羅聞半信半疑地看了李雲疏許久,最後才狐疑地問道:“真的?”那語氣裡充滿著濃濃的懷疑,是壓根就沒相信人李公子的保證。
見狀,李雲疏倒是被逗笑了,他忽然想起了什麼,道:“既然你不相信,那……要不我們再來打個賭?”
渾身突然打了個寒顫,羅聞猛搖頭:“別別別,我可不想和小雲你打賭了。”
“噗。”
……
這會兒閒聊的功夫,臺上的主持人已經將官方話都說完了,早就開始公佈名次了。
品鑒大會的投票結果是從後向前通報,只選取最後五名和最前五名公佈,其餘名次個人可私下查詢而不做對外公開。
就如同羅聞所猜想的一樣,倒數第五名是一位來自x省的茶商,他送選上去的是一種雪山花茶,這種茶在醫療效果上有不錯的功效,但是作為茶葉來說勉強只能算作是優秀,進入不了主流。而更重要的是,這位茶商的票數是——4票。
羅聞語氣自豪地總結:“我說的吧,有了10票保底,我們就算再怎麼失利也不可能墊底了。”
羅聞這話引得一旁的秦青嫌棄地睨了他幾眼,坐在她左側的林奇更是輕蔑不屑地皺起了眉頭,好像覺得坐在這裡都是一種煎熬似的。
而李雲疏則是無可奈何地勾起了唇角,笑著問道:“你怎麼就不相信我們有可能拿到前五呢?”
羅聞哈哈大笑起來:“這要我們能拿到前五,我就幹嚼一整塊普洱茶餅下去……咳咳咳,當我什麼都沒說!”飛快地把話又吞回了肚子裡,羅聞彆扭地道:“和小雲你打賭真是太邪門了,我還是老老實實地閉嘴吧。”
聞言,李雲疏不禁笑彎了眸子,他剛開了口準備說話,便聽見那主持人甜美的聲音在整個大廳裡再次響起:“感謝評審們對五罐茶葉的點評,那麼接下來便是本屆品鑒大會得票前五的五罐茶葉了。說到這裡,其實我也有點緊張了,但是事不宜遲,第五名的信函就在我手上,那我就打開了。”
唇邊的笑意慢慢斂去,李雲疏轉過頭看向那位正在拆信函的女主持人,淺色的眸子裡沉澱著深沉的光暈。他目光認真凝重地注視著那主持人拆開了薄薄的信函,接著低頭看了眼紙上的文字。
“原來是這罐茶葉,我也是非常有印象的呢!”
嬌俏的語氣讓大廳裡沉悶的氣氛緩和了不少,但是李雲疏卻絲毫沒有安心。
品鑒了參選的53罐茶葉後,李雲疏自認為豫肖閣送上去的這罐君山銀針大概處於48名的位置。它失敗在採摘的鮮茶的次等,但是李公子既然選了它,那必然有他的理由,而他也堅信這罐茶葉的優點,能夠讓人忽略那微不足道的缺點。
但是就算如此,李雲疏也認為這罐君山銀針的名次大概就在第四名、第五名左右了,極有可能是第五名。
“得票數為23票,非常高的票數呢,看來今年的前五名競爭相當激烈啊。”主持人小姐捂嘴笑了起來,讓緊張的氣氛稍稍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