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多寶格公告:
新朋友們請先看「多寶格板規」來認識本站

天空好友隨意請自加
噗浪好友看情形,歡迎加粉絲,我很少發私噗
  • 1579405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38

    追蹤人氣

莫晨歡--反穿之茶香四溢(下)

轉載自秘密論壇
 
第八十八章
李國龍今年三十五,至今還沒有娶老婆。他長了一張有著紫色胎記的醜臉,偏偏還整天兇神惡煞的,在李家村是有著赫赫威名。不知是否是因為經常幹農活的緣故,他天生力氣就比較大,從小到大還真沒被人欺負過,等到壯年的時候,他連老子都敢打,惡名是傳出了十鄉八裡。
但如今,李國龍卻淒慘地靠在牆壁上,整個腦子都嗡嗡的,感覺好像被人用棒槌砸過一樣巨痛。他摸了摸嘴角再低眼看去,突然驚恐地叫喊道:“血……血血!!!”
而那邊,李月紅看到兒子被打後,早已兩眼通紅。她可沒管到底是誰先動手的,張牙舞爪地就上前要抓霍錚和李雲疏的衣服,一邊怒駡著:“媽了個巴子,居然敢打我兒子!居然敢打我兒子!老娘要你們的命!!!”
霍錚拉住李雲疏的手腕輕輕一帶,那李月紅便撲了個空,還沒等他再動作,李撫臣身邊的兩個保鏢便上前,兩人一邊一個,架著李月紅就讓她失去了戰鬥力。
而另一邊,李老頭和李月英早就看傻了。他們呆呆地望著這突然發生的一幕:這還沒回過神呢,怎麼兩個人一個就被打了、一個就被抓了?!
沒等他倆清醒過來,李老頭愣愣地看著霍錚拿出手機,面無表情地對著手機那邊說道:“今天傍晚6點前到b市公安局去一趟。”聲音冷冽淡定,仿佛在下達命令。
而李老頭所不知道的是,在電話的另一端,剛剛拿起手機的楊律師是心驚膽顫地差點就站不穩了。年歲不小的楊律師小心翼翼地問道:“霍先生,是……是二少又出了什麼事嗎?是又打架了嗎?”他可不想像上次一樣什麼事情都沒搞清楚就過去,免得惹霍錚不高興。
而霍錚則語氣平淡地說:“是打架了,不是霍少澤。”
楊律師困惑地皺起了眉頭,驚訝地道:“那霍先生,到底是誰呀?”
李雲疏隱隱地聽到了手機裡傳來的聲音,他抬首看向霍錚,只見後者正氣定神閑地垂眸,冷冷地掃了那四個或被抓、或呆愣的人一眼,看似隨口道:“是我,我被打了。”
楊律師:“!”
李雲疏:“……”
你這模樣要算是被打了的話,那李國龍算是什麼?!
迴光返照嗎?!!!
霍錚掛斷了電話後,李撫臣也明白他的打算了。兩人對視一眼,點了點頭,而另一邊,徐昱卿之前所聯繫的員警也都趕到了李雲疏的家中。領頭的人一看到霍錚,便趕緊地小跑過來,諂笑著打招呼:“霍先生,您也在啊?這裡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啊?”
“地頭蛇”霍先生則隨手指了指那邊的四個人,冷冷道:“他們涉嫌拐賣兒童、虐待兒童。對了,還打我。”
那員警:“……”不過片刻,他手下的人便將李月紅四人全部都拷了起來,而那領頭的員警也趕緊地說道:“我一定會公正處理這件事的。對了,霍先生……聽說霍少將最近在甄選進隊裡的人,我家兒子……今年好像歲數也夠了。”那人勉強地笑著。
霍錚聞言,抬眸掃了他一眼,然後輕輕頷首:“嗯,我知道了。”
那人聽了霍錚這話,趕忙激動地連連點頭:“謝謝霍先生,謝謝霍先生!”說完,他便像打了雞血似的轉身看向被拷著的李月紅等人,怒聲罵道:“拐賣兒童一條罪,就夠你們吃一壺的!你們真是膽兒翻天了,還不快走?”
警頭一句話下來,他手下的人便踹上了李月英的膝蓋窩,讓她瞬間回過神來,也這才明白自己居然被員警給拷著帶走了!李月英頓時沒了底氣地大哭起來,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哭喊道:“沒天理啊,老娘出來找兒子,都被人抓了!救命啊,救命啊!!!”
聽了李月英潑婦似的哭鬧,李老頭也趕緊依葫蘆畫瓢,叫嚷道:“你們憑什麼抓我!你們憑什麼抓我?我是犯了什麼罪了,你們有證據嗎?!老子根本沒有拐賣兒童,你們有本事把證據拿過來啊!”
李月紅也在一旁紅了眼睛地叫著:“就是,你們把證據拿出來,不拿證據,你們憑什麼抓我們!”
而另一旁的李國龍像是被霍錚那一腳給踹傻了,只是呆呆地被一個員警抓著,一聲不吭。
李月紅還在繼續吵鬧叫駡:“老娘不服,你們這是……這是罔顧法紀,你們這是抓好人了!我們都是好人,我們都沒犯事,憑什麼抓我們,你們憑什麼抓我們?!”
一邊說著,李月紅還突然大聲地哭喊起來,她鬼哭狼嚎似的撕扯著嗓子,雖然說是哭喊,但是卻一滴眼淚都沒擠出來,只是擱那兒幹喊。
眼見著李月紅的聲音是越來越大,整棟樓都要聽到了,那領頭的員警也犯了難。雖然抓個人回去他還是有這個權利的,但是這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了這種不大符合程式的事,也確實影響不好。於是,他也只能求助地轉頭看向霍錚。
“這……霍先生,該怎麼辦?”
而霍大少看著眼前這種群魔亂舞的景象,是連眉毛都沒皺一下。他嫌惡地掃了那趴在地上幹嚎的李月紅一眼,然後看向那員警,道:“證據等會兒就送到局裡,而現在有的證據……”霍錚抬起左手指向了自己的嘴角,只見那處皮膚乾淨平滑,一點別的印記都沒有:“我被他們打了。”
那員警:“……”你嘴角連個刮鬍子的傷痕都沒有好嗎!!!
仿佛是察覺到了對方心裡的無語,霍錚又淡定地補充了一句:“內傷,那人一拳頭把我的……牙神經打碎了。”
“……”
你當隔山打牛啊,還牙神經碎了!
怎麼不渾身的神經都碎了啊!!!
李月紅顯然也沒有想到,在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有人比她臉皮更厚(?),居然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說出這種謊話,簡直是開了她的眼界。但李月紅也只是愣了一會兒,便又繼續嚎哭道:“我們沒有打他啊,他在說謊!他根本就沒有受傷!!!”
霍錚聞言挑起一眉,正打算再開口說些什麼,一旁的李雲疏則趕緊將他截胡下來,免得他又說出什麼驚世駭俗的話語來。李公子可是見識過霍大少指鹿為馬的本事的,連親子鑒定都能說成假的,給自己弄上一份重傷的體檢單,那對於霍錚來說,簡直是易如反掌。
而且就算他是活蹦亂跳地拿著重傷單交上去,恐怕也沒人敢質疑“你這臉色紅潤、身骨強健的樣子,哪兒像重傷了”。恐怕到時候霍錚還得再扯上一句:“內傷!”
想著身邊這人睜著眼睛說瞎話的本事,李雲疏原本糟糕透了的心情也舒悅了幾分,但是聽著李月紅、李月英和李老頭三人的哭喊聲,他又皺了眉頭,看向那領頭的員警,問道:“請問,可以把他們的嘴塞上嗎?”
那員警好像這才意識到可以這麼做,趕緊派人將李月紅四人的嘴巴堵上。李月紅還一直掙扎著不肯就範,罵道:“李雲疏,你個小兔崽子,李淑鳳,你個臭女表子,老娘咒你們不得好死!你們下輩子都……唔唔唔唔……”
李月紅嗚咽的罵聲一直等到警車呼嘯著從樓下離開後,才真正地消失在了樓道裡。
這四個人來的時候有多囂張跋扈,離開的時候就有多狼狽不堪,短短的幾十分鐘,除了那殘留在牆角邊上、屬於李國龍的一點血跡外,整個屋子再也看不到李月紅四人的一點蹤影,仿佛根本就沒出現過似的。
但是李母卻咬牙含淚,仍舊沒辦法徹底地緩過神來。
李撫榛拍著李母的背,柔聲安慰著:“小妹,你放心吧,他們不會再來了,你以後……也跟我們回江南,再也不會見到這種流氓無賴了。”
李撫虞的眼裡雖然都是眼淚在打轉,但是終究是努力地沒有落下淚來,她輕聲應了自家大姐一句,等平過氣來以後,才轉身看向李撫臣,哽咽地問道:“二哥……我真的,是被他們拐去的嗎?”
剛才霍錚可是信誓旦旦地說了馬上就能把證據送到公安局,原本李母還相信自己不是被李月紅和李老頭拐了去的,但是到現在,她卻也懷疑起來。
李二爺聞言歎了聲氣,伸手撫了撫鏡架,道:“我得到的消息是,四十多年前,他們這兩個人確實是在江南看了病,也在你走失的那段時間,離開了江南。其實按照常理,他們不應該能逃過李家的搜查,把你帶到h省。但是,據他們那家遠房親戚說,當年他們是坐著拖拉機離開江南的,所以如果他們不顧你的性命,把高燒的你隨便扔進一個蛇皮袋裡再放在拖拉機裡帶著走,那我們……恐怕還真是沒辦法找到。畢竟你當時高燒,也不可能哭鬧,那李月紅也一直沒有生育,可能也是因此,才想拐了你。”
李母認真地聽著,到最後,又問道:“……那二哥,你確定,真的是他們拐的我嗎?”說這話的時候,李母還抱著一點希冀。雖然李月紅一行人對她非常不好,但是畢竟她也喊了這麼多年的爸媽,如果一直是喊著兩個人渣,李母恐怕這輩子都沒辦法忘懷。
見狀,李二爺眼神一閃,無奈歎道:“大概也就……八成可能……”
“八成……”
李母重複著話地低下了頭,再也不去多想。
而另一邊,李雲疏則詫異地抬眸看向霍錚,然後湊過了身子,輕輕問道:“只有八成嗎?”
聞言,霍錚垂眸看了失神的李母一眼,然後也湊近了李雲疏的耳畔,低聲道:“幾乎十成,但是你二舅不敢說死了。李嬸很明顯不想面對‘自己喊了四十多年的爸媽居然是拐了自己的人販子’這件事,所以處理那些人的事,以後就瞞著她吧。”
李雲疏了然地點點頭。
其實不說是久經商場的霍錚和李撫臣,就算是李雲疏,都從剛才李月紅幾人的言行舉止中看出了一絲不對的苗頭。李月紅就是再如何潑辣蠻橫,她終究只是個連字都不認識的山村老婦,不能完美地隱藏自己的情緒,也根本騙不過人的眼睛。
想到這,李雲疏又看向了自己的母親。在李老夫人和李撫榛的安慰下,李母已經慢慢地緩過神來,也能笑著和她們說話。但是,這四十多年的傷害,不僅僅是當年被拐了的悲痛,還有身體上的折磨和精神上的摧殘。
想要從這種痛苦中走出來,恐怕……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但是李雲疏有信心,他的母親,雖然外表看上去十分脆弱,但是骨子裡卻繼承了李家人的倔強堅韌,大概很快就能從中走出來。
一切,需要的只是時間。
而現在……他們很有時間。
等到傍晚的時候,霍錚、李雲疏、李二爺和徐昱卿都先離開了李家,到公安局去解決這件事。等到他們回來的時候,家裡必要的一些物件已經全部收拾完畢,就等著出發回江南了。
原本李母是打算第二天再走的,但是今天的事情已經徹底傷到了她的心,她只想著趕緊離開這個地方,免得再想起那些糟心事。
面對李撫虞的這個決定,李老夫人和李撫榛是堅決地同意,她們動用手段很快就買到了當晚的票,李家一群人除了徐昱卿要留下參加華夏茶道協會接下來的活動外,包括了李二爺,都一起乘機回到了江南。
在打了一聲招呼後,徐昱卿乘著華夏茶道協會專門準備的車離開了機場,一時間,原本浩浩蕩蕩來了b市的七人中,只剩下了李雲疏和霍錚兩人走在深夜安靜的機場露天停車場裡。
清亮皎潔的月色如同薄紗,透過厚厚的雲層照射上這片大地。李雲疏低首看著漆黑的地面,不知過了多久,才忽然歎了一聲氣,道:“母親這些年,過得……真苦。”
李母從來都沒向李雲疏說過李月紅那些人的事,也從來都是默默地承受著他們所帶來的折磨,這些都是李雲疏從來沒想到的,也是……他作為兒子的失職。
聞言,霍錚轉首看向身邊的青年。只見在薄薄的月光下,青年清秀精緻的臉頰仿佛寶玉,透而生光,但是那神色中自責的模樣,卻讓霍錚慢慢蹙緊眉頭,道:“未來,總是會更好的。否極泰來,李嬸沒有覺得自己有多苦,你也……不用自責。”
霍錚從來不會安慰人,甚至也不善言談,他就是想要安慰李雲疏,說出來的話卻好像根本沒那力道,反而惹得李雲疏笑了起來。
李公子掩唇低笑:“你呀……真是……”
霍大少挑起一眉:“怎麼?”
朗朗月色下,只見李公子微微搖首,慢慢地將兩人本就糾纏著的手指又握緊了幾分,道:“沒怎麼呀,你很好啊,特別會說話,真的。”
這種敷衍的話語讓霍錚抬眸,冷哼一聲,道:“我有點生氣了。”
李公子聞言,詫異地多看了身邊的男人好幾眼,最後才說:“你生氣了?那就氣著唄。”
“……”
能夠讓霍錚心甘情願吃癟的,世界上,也恐怕只有一個李公子了。
但是,霍大少豈是這樣輕易放棄的人?他可是愈挫愈勇。
“李嬸走了……你住哪兒?”
李雲疏理所當然道:“回家啊。”
“來我家吧。”
忽然聽了這話,李雲疏腳下的步子頓時一滯,良久,他才歎氣道:“小澤和霍老爺子都在,這樣……好嗎?”
霍錚低沉磁性的聲音,在夜色中顯得十分悠長,他道:“不是霍家,是我在二環的一所公寓,只有我一個人住。”
但是就是這樣,李公子都十分猶豫:“不用了吧,我還是回家好了,離學校也近,挺方便的。”
“公寓旁邊就是b大。”
“……但是,我老是麻煩你……”
“不麻煩!”
“……那我認床……”
“我把你的床抬過來。”
“……”
許久之後,李公子哭笑不得地問道:“請問,我還有什麼理由可以拒絕嗎?”
霍錚輕挑一眉:“有嗎?”
李公子淡定道:“嗯,沒有。”
這人把所有的後路都斬盡了,哪兒……還輪得著李公子來拒絕?
而李公子沒想的是,當初在江南,為什麼人霍大少要堅定地站在李家人這一邊,努力勸服母親留在江南?
恐怕早就有此打算了吧。
這可真是老·謀·深·算,都完全無法形容霍大少的奸詐狡猾了!
第八十九章
同居,這兩個大字,李公子是這輩子都沒想過的。
又或者說,其實在人李公子的心中,他和霍錚只是住在了一起,交通方便、更好相處,並沒有任何其他的意思。
但是有的人心裡有多純潔,有的人心裡就有多……“猥瑣”。
在李母走了的第二天,霍錚就迫·不·及·待地開車幫著李雲疏搬了家。李雲疏的東西不多,除了幾件衣服以外,大部分都是書籍,所以兩人出門的時候都帶著一股子墨香書氣。
“我突然想到你的那個私人圖書館了。”李雲疏一邊將一摞厚重的書籍放上了車,一邊笑著說道:“那裡的書大概有幾萬本了吧?真的是很不錯啊,如果有機會,真想再去看一看。”
聽到這話的時候,霍錚正在將一個小盒子放進車子的後備箱裡,意識到身邊的青年似乎很喜歡那個圖書館以後,他思忖了半晌,低聲道:“我可以在公寓裡也建造一個私人圖書館。”
所有的東西全部都放了完畢,李雲疏聽著這話,詫異道:“你的公寓裡還放得下?”
霍錚唇角微勾,挑起一眉:“為什麼放不下?”
俊秀的眉峰微微蹙起,李雲疏理所當然道:“就那麼大的空間,要建造一個小型圖書館大概是不可能的吧。如果只是一個書房,那還是很有可能的。”
話落,誰料霍錚卻淡笑著搖首,故弄玄虛道:“你到了,就知道了。”
“……?”
等到李雲疏真正到了霍錚的公寓後,才明白,什麼叫做——
建造一個私人圖書館。
這間公寓自然不會有霍家大宅那般占地遼闊,位於頂樓的房子也不可能有獨帶的庭院和噴水……咳,不對,噴水池還真有。從電梯門口一出來的時候,入目的便是一座小型噴水池,用的是漢白玉石雕刻成的蓮花鯉魚像,向四周吐灑清水。
這間公寓占了整棟大樓的最頂上兩層,就算說是一棟別墅,其實也不為過了。整個房子也如同霍錚的另外一棟公寓一樣,都是極簡的黑白色現代主義風格,走在這裡只感覺是進入了未來的世界,別有一番風味。
“如果你想看書,我們就建造一間私人圖書館,把整個房子都改裝一下,改成你喜歡的風格。”霍錚將帶著寒氣的呢子大衣掛在了衣架上後,道:“等以後,你想看書的時候,我就和你一起看書,你好像很喜歡老宅裡的那個圖書館,那我們就按照那個設計來。”
李雲疏早已被這人的財大氣粗給嚇著了,只能呆呆的抬首看著霍錚。
而霍大少卻已經陷入了未來的美夢之中,繼續構建著美好的明天:“下午陽光很足的時候,我們一起在落地窗邊看書,最好有點音樂。等到了晚上,用過晚飯過後,你泡上一杯茶,我們一起品茶。再要休息的時候……咳咳……”
耳根突然變紅,冷峻淡漠的面龐上雖然沒有一點表情變化,但是霍錚卻咳了兩聲,不再說了。他小心翼翼地望向眼前的青年,忽然發現後者似乎沒有在意到他剛才所說的話,只是好奇地上前捧了捧小噴水池裡的水。
霍錚:“……”
不甘被這種小噴水池搶走李雲疏注意力的霍大少,憤然決定挺身——爭·寵。他默不作聲地走到李雲疏的身邊,看似毫不在意地問道:“雲疏,你喜歡這個噴水池嗎?”
李雲疏正在打量著那噴水池裡的構造,聽了霍錚的話,他連一點餘光都沒施捨給霍錚,只是點點頭道:“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在自己家裡建造了一個噴水池的,真的非常漂亮。這個蓮花錦鯉像雕刻得非常好,就連每根須都非常生動傳神,真是不錯啊。”
這能不好嗎!
那可是人霍大少花了重金從拍賣會上拍回來的,價值連城!
但是此時此刻,霍錚卻面色泛冷地瞥了一眼那漢白玉的蓮花鯉魚像,他思索了半晌,薄唇微抿,道:“雲疏,在上次那棟房子裡的那間古物間,我已經移到這裡來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不急,我先看看這雕像再說。”
霍錚:“……”
扔了!
明天就扔了!
絕對不讓這等擅於爭寵的傢伙——蓮花鯉魚噴水池留在人間!!!
……
雖然霍大少對於未來的構想豐滿得連一本新華字典都寫不完了,但是現實卻是如此骨感。當天晚上,就在兩人用過晚飯後,李公子確實親手為霍錚泡上了一杯茗香四溢的鐵觀音,但是當要洗澡睡覺的時候,霍大少還沒開口,李雲疏便道:“我剛才看到二層好像有三間臥室,我睡哪一間?”
“我的那一間”五個字是差點就要脫口而出,但是就在此時,李公子卻微笑著彎了眸子,問道:“你是哪一間?我選另外兩間中的一個好了。”
“……”
看著李雲疏溫和清雅的笑容,霍錚的話是怎麼也開不了口了。過了許久,他才勉強從牙縫裡蹦出幾個字,唇邊的弧度倏地往下落了不少:“等會兒……我帶你去。”
李雲疏面上的笑容更燦爛了幾分,他微微頷首,道:“好。”
所以說,計畫趕不上變化,夢想比不上現實。
霍大少的追妻之路仍是路漫漫其修遠兮,爾將上下而求索。
雖然說無法和李雲疏住在同一間臥室了,但是總算也是在同一間公寓裡了,距離已經先近了,以後的事情也會好辦許多。而且同居之後,霍錚看到了一個……與自己想像中還有略有差異的李雲疏。
也會睡懶覺,抱著被子不肯起床;也不會做飯,只能洗洗碗打下手。面對一些電腦方面的專業知識也經常犯了難,甚至要“不恥下問”地尋找霍錚來解決問題。
相處得越久,霍錚認識的李雲疏便越真實深刻。
不是外人眼中那個謫仙公子般的人,李雲疏也有不懂的時候,也有不擅長的東西,也有犯迷糊的時候。
但是總而言之……
霍錚坐在客廳的小羊皮沙發上,不動聲色地抬眸看向了那個正低頭洗著碗的青年。自從李雲疏搬了過來後,霍錚便將做菜的小時工辭掉,只剩下必要的打掃房間無法避免外,他希望這個房子只有他和李雲疏兩個人進入。
而如今,用完晚飯後,李雲疏正在開放式的廚房內洗碗。他的腰間圍了一條白色的圍裙,本來腰身就比較清瘦,用繩子一系之後,便更是顯得削瘦修長。房間裡的暖氣打得很足,青年就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衫子,背部的蝴蝶骨便隱隱約約得透過衣衫的暗影,顯露出來。
霍錚忍不住地吞了口口水,心中便泛了一點燥熱,他情不自禁地在心裡想到:如果是這個人……只圍著一條圍裙,那該是……什麼模樣……
腦子裡想到這個場景,霍錚心中的火便更盛了幾分。他無奈地用手中的報紙蓋住了臉龐,整個人都後仰著靠在了沙發背上,閉著雙眼,儘量讓自己忘記那種綺麗的遐想。
安靜的房子內,頓時只剩了廚房裡的一點水聲在打破了寧靜。
不知何時,那水聲突然停息,不過片刻,霍錚面上的報紙便被人一把拿開,他詫異地睜開雙眼,便見著了那個溫和俊雅的青年正淡笑著望著自己,淺色的瞳孔裡也倒映著自己驚訝的神情。
“怎麼這就睡了?”李雲疏的聲音清越好聽,如同玉石相撞。
霍錚慢慢地眯了眸子,心中是天人交戰,最終卻還是長歎一聲,道:“沒什麼。”他伸了手將青年拉了下來,兩人一起陷入了柔軟的沙發中,霍錚的手在青年柔軟的髮絲上輕輕摩挲著,問道:“什麼時候期末考試?”
剛洗碗結束,李雲疏也感到了一絲疲累,他靠在沙發上休息著,絲毫沒有在意那個在自己頭上亂摸的手,回答道:“大概就是半個月後了。怎麼,小澤什麼時候期末考試,你不知道?”
霍錚聞言卻沉了眸子,理所當然道:“你比他重要。”
這五個字說得理直氣壯,一點猶豫躊躇都沒有,聽得李雲疏是耳根一紅,趕緊道:“小澤也很重要啊。對了,他最近似乎挺忙的,每天一放學就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但是他最近確實乖了很多,也從來不蹺課了。就算是面對最討厭的文學課,也似乎……還挺開心的。”
聽了這話,霍錚倒是輕挑一眉,道:“心情很好?”
“嗯,”眼見著話題總算被自己給帶偏了,李公子立即加了把火:“小澤似乎改變了許多,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外面交了女朋友了,你這個大哥,應該多去關心關心吧?”
誰料霍錚聽了這話,卻是忍不住地低笑勾唇,反問道:“那你這個大嫂呢?”
“……”
“……咳嗯……”
霍錚發出一聲悶哼,老老實實地接下了李公子惱羞成怒的一個猛踩腳。
而李雲疏則從鼻子裡發出了一聲冷哼,倏地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回身看向那個自作孽不可活的男人,面無表情道:“天色不早了,我先去睡了,你早點休息。”
明白眼前這個青年確實是被自己一句話弄得又害羞了後,霍錚是哭笑不得,不知是該竊喜對方對自己的在意,還是該惆悵青年太薄的臉皮。他只得無奈地頷首,道:“好。”
但是這一次,出乎霍錚意料的,李雲疏卻沒有立即離開。
李雲疏垂著眸子,靜靜地望著眼前的男人,他的視線從冷峻堅毅的臉線,移到對方深邃狹長的眸子,等到霍錚察覺到一絲不對勁後,還沒等他開口,李雲疏便猛地傾身上前,輕輕地在霍錚薄薄的唇上留下一吻。
霍錚的身子猛地僵住。
……這是對方難得的一次主動。
但是下一秒,讓霍錚更為驚駭的是,似乎是覺得剛才蜻蜓點水般的輕吻還不足夠,李雲疏忽然又俯身上去,再次吻上了霍錚的唇。
這一次,霍錚沒有再讓對方輕易逃開。他的手臂緊擁住了李雲疏的腰身,兩人便以一個在上、一個在下的姿勢,靠在柔軟的沙發上,開始了繾綣綿長的一個吻。
李雲疏這次的主動,讓霍錚沒有再反客為主。這個吻不像過去的一般霸道強權,而是帶著李雲疏特有的溫煦柔和,雖不激烈,卻好像有一把小小的羽扇在兩人的心頭搔刮著,讓人無法自拔。
等到結束的時候,青年白皙的兩頰上已經飄紅,飽滿的唇瓣也泛著水色的光澤。李雲疏低頭看著霍錚,眼神還稍帶著一些迷離,但是卻仍舊堅持著開口,聲音低啞:“霍錚……我以前從來沒喜歡過人。”
霍錚抬首,靜靜地望著眼前的青年,似乎在等待對方的下言。
李雲疏微微喘著氣,繼續道:“所以我也不知道……我們到底該怎麼相處。”青年泛著水色的唇瓣一張一合,又說道:“但是,我真的很喜歡你。如果我有什麼地方不足,你一定要告訴我,我會……改。”
這是李雲疏第一次在別人勉強敞露心扉,話說得很樸實,卻又太真摯,讓霍錚原本的燥熱感全部都平息了下去,只有心中泛起的濃濃甜意,折磨得他是無法逃脫。
過了良久,他輕輕地擁住了李雲疏的身子,在青年的耳畔低聲道:“你很好,我也非常喜歡,非常喜歡。”
聞言,李雲疏的身子微微一震,良久,他才伸了手同樣抱住了霍錚的腰身,不再開口。
沉默是此時最好的語言,只用聽著心跳的聲音,便能讓人感覺到無法言語的愛意。
因為相處得更多,李雲疏才會更加發現自己對這個男人的喜歡,喜歡他做飯時認真的模樣,喜歡他抬眼看向自己時寵溺的目光,甚至喜歡這個人的體溫。
因為太過喜歡,所以要更加珍惜。
李公子在心裡默默想道,唇邊的笑容更燦爛了幾分。
而他所不知道的是,此刻他抱住的男人卻面無表情地暗自想到:今天晚上就算了,明晚,明晚一定要……
所以說,純潔和猥瑣,終究是兩個極端。
為李公子默哀。
第九十章
世態變化太快,而計畫也永遠趕不上變化。就在霍大少下定決心要做成……某件事之後,第二天,他就迫不得已地趕往了米國,料理分公司的一些事端。
其實到了年底,霍氏早已忙得不可開交,所有的大小事務本該由霍錚親自過目,但是他卻依舊是逃了這麼多天的工作。而到了如今,如果不是事態緊急,想必霍大少是仍舊會理所當然地將一切擔子扔給總經理,讓其一個人扛住。
而這一次,真的是不行了。
當李雲疏從圖書館出來的時候,便接到了霍錚的電話,解釋了自己要趕緊飛往米國的事情。等到飛機即將起飛的時候,霍錚低沉磁性的聲音透過電話,傳遞到這一頭:“後天大概不能陪你去參加華夏茶道協會的入會儀式了,你一個人要小心。”
最後叮囑的話語聽得李公子是哭笑不得:“小心什麼?”
誰料電話那邊竟然還認真地思索了半晌,然後鄭重道:“讓霍少澤陪你去吧。”
李雲疏一邊捧著書一邊走著,道路兩邊的梧桐樹已經漸漸落葉凋零,光禿禿的樹幹頗為肅殺,但是就是如此,李公子走在這樣的樹下也是十分賞心悅目的。而此時,他正低首望地,一邊打著電話、一邊微笑。
“好了,你就放心吧,我不會有任何事的。對了,你什麼時候能回來?”
華夏茶道協會的入會儀式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樣,真的只是個儀式罷了。每年的新人選都是由底下各個協會推舉上來的,只要由內部人員審核通過,就不用再做第二次的考核。
就如同黃老所說,之前華夏茶道協會有幾個老頑固,一直以李雲疏年紀太小而反對他進入協會,但是自從知道他是李家的人後,他們卻只能感慨:“李家的基因確實是好啊!真是英雄出少年!”
如果有人要問,這些大師們變卦變得這麼快,真的就不會心虛嗎?
那心虛肯定是有的,但是……誰敢不變化快一點啊!
沒看到李遠光那老頭在一邊盯著啊!
……
手機裡,李雲疏聽到一陣嘈雜的聲音,不過片刻,霍錚低聲道:“馬上要登機了,我得掛電話了。雲疏,有什麼事一定要打我電話。”頓了頓,他好像這才想起要回答青年的問題:“回來的時間暫時沒有確定,但是我會儘早回來的,照顧好自己。”
兩人又說了幾句,電話便被掛斷,而此時,李雲疏正好走到了b大校門口。
剛從長時間的通話中回到現實,李公子似乎還感到一絲不真實,他目光朦朧地望著眼前這一條人來人往的街道,不知怎的,似乎就看到了一個人正倚著超跑車門,氣定神閑地等著自己,就算被所有人圍觀,也絲毫不為所動。
這一等,一共等了七天。
想到這,李雲疏唇邊的笑意又燦爛了幾分,他心情愉悅地翹了嘴角,抬步往隔了一條街的公寓走去。
日子還長著呢,只是一次短暫的分別,卻也不能算作是什麼。
但是不知怎的,當夜幕降臨、月上中天時,李雲疏卻鬆軟在落地窗旁的單人沙發裡,慢慢地抬首看向那一輪皎潔明亮的圓月,暗自想到:為什麼……這才半天,他就有點開始想那個人了呢……
只見窗外,寒風呼嘯,與屋內的溫馨形成鮮明對比。
霍錚不在的日子裡,李雲疏的生活幾乎沒有太大的變化。但是其中令他沒想到的是,霍錚居然細心地為他安排了一個煮菜的小時工,準備每日的營養菜肴。
而等到李雲疏領到了華夏茶道協會的證書後不久,b大的期末考試周便正式到來了。
白日裡複習功課、進行考試,到了晚上便是兩人通話的時間。李雲疏雖然每次都小心翼翼地選擇了八點多的非上班時間給霍錚打電話,但是卻也有幾次恰巧碰上了公司緊急事件、臨時開會議。
但是就算是再緊急的會議,只要霍錚接到李雲疏的電話,就會將所有的事情都推開,先去關心李公子一天的生活。而霍氏米國分公司的高層管理人員,便也經常能見到這樣一番場景——
上一秒還冷峻淡漠的boss,在手機鈴聲響起後,一看到那手機螢幕上的名字,就倏地起了身,絲毫不留戀地往門外走去,一邊走,還一邊輕聲說著:“嗯,雲疏,我這沒事,你今天晚上吃了什麼?”
眾人:“……”
有的時候,甚至還有——
正在進行彙報的人員:“……”
但是對於所有的與會人員來說,他們並不討厭這個能夠讓boss在會議時間還仍舊開著手機聲音的人,恰恰相反的是,他們非常感謝這個打電話過來的“雲疏”。
“哦,他一定是天使!為什麼他不早點打電話過來呢!”之前彙報完工作被罵了個狗血淋頭的某高管。
“是啊,天使打完電話後,boss的心情都會好很多,真是太好了!”
但是這一次,令所有高管沒有想到的是,這一次當他們心中冷漠強大的boss再次進入會議室之後,那臉色低沉得似乎能擠出水來,仿佛是在用一切行動來表露著自己的不悅。
霍錚淡淡地掃了在場的所有人一眼,目光森冷,面色不悅:“繼續彙報。”
“……是……是是。”
我的神呀,連天使都不能拯救boss了嗎!!!
……
隔了半個地球的李公子,自然是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不少人稱為“天使”了,就算是知道,恐怕人李公子也要費解地皺著眉頭,問:“我是長著翅膀的鳥人?”
至於為什麼這一次的通話沒有讓霍錚心情愉悅起來,自然是因為……出事了。
嗯,還是件“大”事——
霍少澤掛科了。
其實對於霍錚而言,霍少澤掛科那是理所應當的,就算再補考,霍二少也是絕對不可能考過,所以每次的期末考試都是由霍家出面給b大再捐贈一些東西,算是把學分補上。而且這一次霍少澤只掛了兩門科目,已經是歷史之最了,霍老爺子高興都來不及。
但是這一次,李公子來了,眼見著被自己指導過的霍小二居然掛科了,這對於李公子來說,簡直就是晴天霹靂。於是,在成績公佈的那一刻,霍少澤正歡呼驚訝著自己只掛了兩門科目,而李雲疏卻已經下定決心:“小澤,假期我來幫你補課。”
“老大,你看到沒有,我居然只掛了兩門……誒?!你說什麼?!!!”
李雲疏斂了笑容,神色嚴肅地複述了一遍:“我說,假期,我來幫你補課。”
“……”呆怔了片刻,霍少澤趕緊道:“別啊老大!好不容易放個假,咱們怎麼能浪費在補課上呢?趁著我哥不在,老大,我們趕緊去馬爾地夫玩玩唄!陽光,沙灘,還有美……”“美女”兩個字還未說完,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霍小二忽然那哼唧了一聲,小聲嘀咕:“好吧,就是有美女我也不看行了吧,哼哼。”
而李雲疏自然沒有發現霍少澤的這點異常,他緊皺著眉頭,已經開始翻閱目錄,思考要借一些什麼書了。霍少澤掛的是世界文學史和文藝理論兩門科目,基本上都是需要熟背的東西。
等到終於想完了,李雲疏腦中靈光一閃,道:“霍小二,我們假期到霍錚的私人圖書館去複習,那裡應該有很多書。”
霍二少到現在還不願意接受要把自己的假期“浪費”在複習的事情上,他不甘心地癟了嘴,自然而然地就眨巴著眼睛,道:“老大,你忍心讓我把一整個假期都放在複習上嗎,你忍心嗎~!!”
見著霍小二這副小屁孩的模樣,李雲疏卻是驚訝地蹙起了眉頭,下意識地問道:“霍小二,你什麼時候這麼會……嗯,賣蠢了啊?你以前雖然是蠢了點,但也沒這麼……”
霍少澤輕輕哼了一聲,道:“什麼賣蠢!我可是英明神武的霍少澤,很聰明的好嗎!”
李雲疏聞言不由輕笑出聲,挑眉道:“那麼聰明的霍少澤,你掛了兩門科?”
“……老大!!!”
輕輕咳了一聲,李雲疏不再和這小屁孩開玩笑了,而是嚴肅道:“霍少澤,這次嚴厲勒令你,要在假期裡好好複習,開學的補考必須通過。對了,你那個小女朋友假期就不用聯繫了,你假期沒有時間出門。”
“……才……才不是女朋友呢!!!”霍少澤突然結疤道。
李雲疏則看著霍少澤那突然紅透了的耳根,笑著明白了事情,也不揭穿,只是道:“行行行,不是女朋友,但是假期裡你確實不可以出門了,知道嗎?”
“……知道了!”
李公子和霍二少確定下來了第二天就進行補課大計,霍大少自然是不高興了。好不容易休個假期,他家雲疏還得幫人補課?補課多耗費心神啊,又非常累,重點是補課的對象還是個教不進去的榆木疙瘩。
而霍少澤其實也是很不高興的,當天晚上他便給某位“小女朋友”打了電話,把事情交代了一下後,接著便去霍家花園裡晃蕩了兩圈,心裡的鬱結才稍稍松緩了一些。
“哼……那傢伙怎麼可能是小女朋友嘛,老大胡說!”
等到霍少澤走到了霍家大宅的門口時,他又忽然噗哧笑開,小聲嘀咕:“那傢伙要是小女朋友……也太好笑了吧!”
夜色靜謐,晚風瑟瑟,將所有的秘密都掩藏在了沉重如水的黑暗中,開始積澱、醞釀,當到了時間的時候,早晚會——
一觸即發。
第九十一章
接下來的日子,李雲疏基本上是兩點一線,就直接在霍家和霍錚的公寓裡來回走動。
還是那一間安寧靜謐的私人圖書館,也仍舊是這個完全靜不下心的霍二少和嚴厲教導的李公子。李雲疏將課堂上所羅列的所有參考書籍都在圖書館裡找了放在霍少澤的面前,那書堆刷的一下堆了半人高,看得霍少澤是驚恐萬分地瞪大雙眼。
“老……老大!你不是要我的命吧!!!”
李雲疏正將最後一本《歐洲文學史》輕輕擱在了書堆的最上層,聽了霍少澤的話,他垂眸向對方看去,只見後者可憐兮兮地吞了口口水,直眨著眼看著自己。
可是李公子又不是霍小二的“小女朋友”,對於這樣的賣蠢攻勢,是毫不買帳。他直接坐在了霍少澤的對面,淡定從容地睨了小屁孩一眼,挑眉道:“要你的命你就能不掛科了嗎?”
“……不能。”霍少澤語氣蔫蔫。
李雲疏聞言微微頷首,滿意地問道:“所以,看嗎?”
霍少澤猛地提了一口氣似乎想要再說些什麼,但是看著李雲疏淡然微笑的面容,不知怎的他就打了個寒顫,只能憋屈地點頭,連連道:“……看,看,看……看!”
圖書館內部十分寬敞,霍少澤坐在玻璃小桌前被壓·迫著不停看書,而李雲疏則時不時地走到書架上,再取出一些書看一看。等到下午的時候,李雲疏會根據霍少澤不理解的地方進行一些解釋,並且為他詳細指導課本上的專業知識。
這樣的生活一直持續了兩三周,某日等霍老爺子從戰友家回來的時候,赫然便見自個兒那從來不成器的二孫子居然連吃早飯都要捧著本書,老爺子是驚恐得連大牙都要掉了。
而等到李雲疏來到霍家之後,老爺子總算明白了,到底是誰,給了霍少澤這小子這麼大的改變,心中也不由自主地對李公子感到了一絲贊許:能夠讓霍少澤都改邪歸正,這孩子不錯不錯……
不對!
太錯了!
一個霍少澤哪兒能用一個霍錚去換啊!!!
於是當天下午,李雲疏正巧出了圖書館的門打算為霍二少準備一些下午茶充饑,但他還沒走到廚房,便聽到一個蒼老洪亮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小雲啊,你怎麼出來了,有什麼事啊?”
李雲疏轉身看去,便見到霍老爺子正板著張臉站在旋轉樓梯上,直勾勾地盯著自己。那神情嚴肅冷峻,但是說出來的話去十分親近的模樣,與臉上的神色十分不襯:“小雲,有什麼事要告訴老頭子,老頭子……來幫幫你啊。”
“……霍爺爺,非常感謝您的好意,我是來幫小澤準備一些東西補充腦力。”面對這樣一臉“其實我很生氣、但是我就不告訴你”的霍老爺子,李公子是哭笑不得,卻又不明白自個兒到底是哪兒得罪這個老人家了。
眼見著李雲疏即將轉身進廚房讓人準備吃食,霍老爺子腦中靈光一閃,趕緊道:“小雲啊!你……會下棋嗎?”
……於是,接下來的幾個小時內,霍少澤摸了摸自己乾癟癟的肚子,撐著下巴看著窗外的早就凋零得連樹枝都幹禿禿的花園,心裡憋屈地嘀咕道:“老大……你說好的下午茶呢!!!”
而至於李公子去了哪裡?
那自然是霍老爺子的書房了。
霍家的面積很大,不算一旁的一些宅院,就是主宅都十分寬敞。霍老爺子帶著李雲疏走了一會兒才到了書房前,等開了門後,那門內的景象看得李公子是倏地一愣,顯然沒有想到霍老爺子的書房居然會是這副模樣。
只見在這寬敞的書房裡,一入目的便是一方工工整整的棋盤,一邊豎立著一張骨牙珠玉雲母屏風,其上珍寶閃閃,大氣沉澱。而在牆上,也每隔三米掛著一幅幅的墨畫書法,字是飛龍走鳳,畫是筆下生仙。書房中,還有小型的西方西洋劍、高爾夫場地,也有品茗桌和琴桌,看得李公子是心中大驚:老爺子……居然還是個這麼有情調的人?
這要讓李公子知道,這些東西裡頭,霍老爺子最喜歡的是藏在書桌裡的那把手槍的話,恐怕就不會發出如此感慨了。
霍老爺子是想傳承霍家幾百年的書香底蘊,所以才把自個兒的書房裝飾成這樣,但是奈何家道中落實在是沒有這個底氣,自個兒又是個槍桿子出身的武夫,只得報了希望給下一代、下下一代,雖然似乎這些兒子、孫子們也都不比自個兒好多少。
當然,這並不妨礙下了幾十年象棋的霍老爺子在初學者——李雲疏面前露一手。
不過……前提是,李公子真的如同他自個兒所說,不怎麼會下象棋。
只見片刻之後,那棋盤之上已經是殺得一片血紅,黑棋是狼狽竄逃,紅棋是乘勝直追,等到最後,便看得一隻削瘦修長的手輕輕執著紅色的帥字棋子,往前稍稍一推,清越的聲音同時響起:“將軍。”
這棋才下了不過十分鐘,一切便已成定局。李公子是淡定得微笑不改,而霍老爺子的臉上就紅綠交加,憋著一口氣不曾說話。
李雲疏道:“霍爺爺,棋盤之上最尊重對手的就是用十足的力氣去下這一盤棋,如果我做得有什麼不好的地方,希望您能諒解。”
霍老爺子:“……”
是誰說自個兒不會下象棋的!
是誰說的!
我叫你一聲你敢應嗎!!!
無論如何,這個“悶虧”,霍老爺子是只能默默吃下了。這要是面對哪個戰友居然把自己殺得如此慘烈,按照老爺子這個臭棋簍子的脾氣,早就掀翻了棋桌,拿了手槍就要決鬥了。
但是李雲疏畢竟還是個小輩,老爺子還扯不下這個老臉來悔棋,只能訕笑兩聲,誇讚一句:“小雲的棋下的可真好啊,大概有專業水準了吧?”
李雲疏卻直搖頭,道:“您過贊了,霍爺爺,我的水準還差得很遠、很遠。”
“……”
你要差得遠,十分鐘之內就被你殺得片甲不留的老頭子難道還遠到月球去了?!!!
而另一邊,李公子卻微蹙著眉頭暗自發悶。來到這個世界以後,他只下過三四盤象棋,可是無論是當年的吳大爺還是如今的霍老爺子,似乎……水準都有點低啊?不過圍棋的水準看上去似乎還是不錯的,徐昱卿的圍棋就下得挺好。
其實李公子不知道的是,按照這兩位老人家的水準,恐怕放在呈國隨便哪一個棋社裡,都只能是墊底的。而李公子雖然在象棋上並無太大造詣,也甚至連自己那棋性駑鈍的父親都未曾贏過,但是比起那些在棋社裡都墊底的臭棋簍子,楚丞相至少也是一朝大臣,是毫無可比性的。
至於圍棋的話……
人徐先生可是有專業段數的好嗎!
這和霍老爺子、吳大爺這些人,那是一個水平線上的嗎?!!!
已經被長江後浪給活活拍死在沙灘上的霍老爺子再面對李公子,那是全然沒了脾氣。人李雲疏是氣定神閑地淡然微笑,而老爺子再怎麼想掀桌,面對一張溫雅的笑臉,也是無計可施。
思忖了半晌,霍老爺子忽然想起什麼,道:“誒對了小雲,之前聽霍少澤那小子說,你似乎……在茶葉上面也有一些研究?”
李雲疏聞言微怔,點點頭道:“是的。”
聽了這話,霍老爺子奸詐一笑:“那小雲啊,我這有罐不錯的岩茶,要不……你給泡一泡?”
李雲疏自然沒有想那麼多,也未曾注意到隱藏在老爺子眼皮子底下的狡猾,他輕輕頷首,應承道:“是武夷岩茶嗎?好,霍爺爺,我會盡力而為的。”
雖然說的是武夷岩茶,但是當李雲疏拿到手的時候,卻赫然發現這居然是一罐上好的極品大紅袍。面對這樣精品的好茶,李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