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多寶格公告:
新朋友們請先看「多寶格板規」來認識本站

天空好友隨意請自加
噗浪好友看情形,歡迎加粉絲,我很少發私噗
  • 1576900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38

    追蹤人氣

賣花兒姑娘--歷史名人再就業指導中心(下)

轉載自秘密論壇
 
51章:包包包包大人
“那就放著不管?”焦四很是懷疑:“這樣有用嗎……”
“人家是皇帝,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唐寅顯然對雍正還挺看好的。“那就先這樣吧,我回去碼字了。”
“你……你就這麼走了啊?是不是太不負責任了?”
唐寅轉身白了焦四一眼,然後指了指唐且他們:“屁,這跟我有什麼關係,要說責任也不是我的責任啊!”
“……說的也是。”焦四自言自語地點了點頭,轉身沖唐且一伸手:“pad給我,我遊戲還沒通關呢。”
“……”唐且沒說話,直接把pad還給他,焦四拿著便開始專注的玩遊戲了。
展昭也是拿出了科目一要考的題目,仔細的看了起來。庖丁準備材料等會兒就要出攤。這麼一來,除了唐且和慕洵,大家看起來都挺忙的。
唐且和慕洵對視了一眼,他問:“看到這個情況,你就不想說些什麼嗎?”
“我相信你可以的。”
“你覺得這個事情是我相信我可以,我就真的可以,這就能解決的嗎?”唐且很無奈的問。
“關鍵是你真的可以!”說完慕洵轉身就往樓裡走,看的唐且不住的詫異,這貨竟然走了!明明這亂子是他帶來的!
不過現在叫住他,也無法擺脫雍正像個自閉症患者的事實,他抬頭望向了四樓雍正的房間,緊閉的房門上似乎就寫著大麻煩三個字。所以說,提前的培訓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
雖然說讓他好好的靜一靜,可唐且並不打算就這麼跟雍正幹耗著。他給雍正的房裡送了一套中國通史,而且每次送飯會讓不同人的去,不同人有不同的特質,希望能夠早點讓他接受現實。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三天,雍正明天除了在房裡看書之外,就沒有其他活動了。
因為情況看起來沒有一點好轉,有人都建議唐且還是換個方法比較好。
但是唐且認為,雍正其實已經想得差不多了,只不過少了那麼一點契機。
晚上庖丁收攤回來的時候,帶回來了一隻狗,狗就是普通的中華田園犬,也就是大家常說的土狗,只不過這狗渾身看起來髒兮兮的,身上許多毛還打了結,瘦骨嶙峋,一看就知道是流浪狗。
這狗跟著進來,就很有自知之明似的,走進院子,默默地走到角落裡,趴了下來。
雖然它的出場很低調,但還是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焦四嗓門向來就大,一看就喲了起來:“喲,這是哪來的狗啊。”
庖丁收拾好攤子,又用碟子端來了一碟牛肉混了點湯,加了點飯一起拌了拌,然後就擺在了小狗的面前。
唐且看著那小狗很乖的埋頭吃東西,問庖丁:“你撿回來的?”
他點點頭:“之前一直就在這附近晃悠,我看著可憐,有空餘就給它點吃的,這幾天不知道怎麼回事,它來的更勤快了,今天乾脆就跟我回來了……”
“回來就養著唄。”唐寅也聞風而來,看著也稀罕:“這狗還挺可愛的,公的母的啊?”
庖丁回答:“那我哪兒知道,我喂個狗還要看男女嗎?”
“……公的吧……”唐且猜。
“我怎麼覺得像是母的……”
焦四走了過來,默默地把狗提起來看了一下,“母的。”然後很鄙夷的看著他們倆,在嘲笑他們兩個連自己看看性別都沒想到。
然後焦四又看了看狗的情況,那只狗也很溫順的任他擺弄,“還行吧,不算特別好,養養還行,不過我這樣都不怎麼叫,怎麼看家啊?”
唐且自然明白是怎麼回事,他回答:“流浪狗如果見人就叫的,它也活不到現在了。”
“也是啊……”焦四歎了口氣說;“怪可憐的,養了吧。”
唐寅震驚了:“……看不出來你連這個都懂啊?”
“這不是常識嗎……”
唐且想了想,反正院子裡現在都這樣了,重要人物也挺多的,養只狗也挺好的,不過最關鍵的還是這狗看起來太可憐了。
“那就養吧。”大家聽了也都表示沒有意見。
唐且問焦四:“養狗是不是要準備點東西?還有補充營養什麼的?”
“那我哪兒知道啊……你覺得之前就算我要養只狗,那狗真的會是我來料理嗎?肯定是我徒弟來做啊。”
“那我先去超市買點東西去?”
“哪有那麼麻煩,狗又不是非得吃狗糧,之前不都是隨便給點剩菜剩飯的養嘛!”焦四很不以為然:“吃這個又不會死,人都能活,狗不能活?”
唐且一想也是,自己就會想得比較多,但是其他人的想法就很簡單粗暴,反正能吃飽不就好了。
晚上的飯是由展昭去送,大家都沒動筷子,等著展昭下來大家一起吃。
其實唐且還是很看好展昭的,展昭的性格比起其餘幾個流氓草寇又或者吐槽才子,應該是最接近于雍正那個精神層面的人,展昭性格又好,氣質又好,說不定就能和雍正聊起來呢。
等展昭出來了,所有人都盯著他,“怎麼樣?”唐且問。
展昭搖了搖頭,“老樣子,不過感覺他精神比昨天好一些。”接著他又鼓勵起大家來:“總之是好兆頭吧,以後的樣子會越來越好的。”
唐寅歎了口氣:“總這樣也不是個事兒吧,要是哪天我們都不在了,他豈不是要在房家餓死?”
“他又不傻。”唐且回答:“我跟他說過禦膳房在二樓,吃的在冰櫃裡。”
焦四楞了一下,感慨道:“……你這麼一說,我忽然覺得我過的都貴氣起來了。”
就在大家都筷子的時候,庖丁忽然站起來,又上樓去廚房拿了個碟子,各種菜都夾了一點,然後加點飯拌一拌,放到了角落裡。
唐且忽然想到:“這狗好像還沒有名字吧……”
而慕洵則是冒了一句:“真能吃啊。”
庖丁剛回來的時候就給它吃了一頓,現在才過去三個小時,這狗的食欲看起來還是很好,也不怪慕洵說它能吃。
唐寅說:“取名字就叫旺財吧!”
庖丁一臉嫌棄:“太土了吧。”說到感情,他是對這只狗最有感情的。
焦四提議:“叫鬥獅吧,多霸氣。”
“這個難道就不土了?”
幾個人爭來爭去也沒有結果,最後達不成統一,其餘人只好把看向了唐且——唐主任從一開始就預料到了這種局面,所以乾脆就沒說話。
唐且也就隨便一想,隨口一說:“就叫包大人吧。”
展昭:“……這……不好吧?”
“是嗎?”唐且也想到了萬一包拯哪天來了,發現這情況是不是臉都要氣白了,於是他問慕洵:“包拯會不會來?”
慕洵搖搖頭:“不在挑選範圍之類。”他的意思是包大人完全不會被時空管理院選中進行資料調查。
眼見著自己最崇拜的包大人竟然被時空管理院嫌棄了,展昭忍不住問:“為什麼?”
“因為特徵太顯眼了,不利於在人群中活動。”
唐且一想也是,包大人那麼有特色……要是找工作,還真的不怎麼好找。
為此他又想到了一個問題,不是說古代對官員的選拔要求很嚴格,體貌端正這不是基本要求嗎?難道膚色不在這考慮的範圍?
庖丁是不知道展昭對包大人這三個字蘊含著怎樣的情感,他只是樸實的,好好地感受了一下這個名字,覺得還可以:“這個名字不錯!”
唐寅和焦四自然都是不怕熱鬧大的人,也連忙迎合說:“不錯!包大人不錯!這個名字好!”
展昭還在做最後的挽救:“這狗不是母的嗎……叫這名字不好吧……”
“沒事啊,更有特色,對吧!”
“嗯,不錯,取個這麼的名字,也能告訴後面的新人,我們的心態是什麼樣的嘛?”
焦四這話說的十分的有深度,既然願意為一隻狗取名為大人,這是不是表示著他們已經徹底放開前世,對過往不再在意呢。
唐寅驚得都說不出話來了,最後冒了一句:“真想不出來,你還挺有思想的。”
“哪兒啊。”焦四嘿嘿一笑:“我就是隨便說說,主要還是想看展昭抓狂的樣子。”
“……你們……”展昭無語對蒼天,唐寅和焦四似乎很喜歡針對自己的個性來擠兌他。
不過,不管怎麼樣,這只名為包大人的狗算是正式入住他們的再就業指導中心了,大家還是很熱情的為包大人的入住做準備的。
展昭幫著在包大人的專用碟上刻上了包大人三個字,也不知道此時他的心情如何。
唐寅大筆一揮,畫了一個蘇州園林風格的小狗別墅設計圖,最後被焦四逼著改成了簡化版的,不過唐且看了一眼,感覺無比的像海綿寶寶住的那個房子……
狗屋的製作被焦四一手包攬了,慕洵表示自己可以幫著上上油漆什麼的。
唐且原以為這個插曲並不會有太大的波瀾,結果就在第二天早上,輪到他為住在四樓的vip皇帝住戶送早膳的時候。
雍正開口,說了來到現世的第二句話,第一句話是嚇跑焦四那次。
唐且敲門,進去把豆漿包子放在桌子上,看見雍正坐在沙發上看書,正準備轉身走。
結果就聽見雍正說了一句話,雖然字很少,但是信息量很大。
他說:“那只狗懷孕了。
52章:想不到標題了
唐且沒有去問你怎麼知道,而是說:“那只狗叫包大人。”
這次雍正沒有說話,他仍舊捧著手上的那本中國通史在看,只是速度明顯慢了下來,這顯然是在等唐且說下面的話。
看來以小狗為話題的確比較好溝通吧,唐且順勢說:“原來包大人懷孕了嗎?怪不得昨天會吃那麼多東西。”
接著就聽見雍正說:“狗是很沒有節制的,不能一個勁兒的給它餵食,不然不管餓不餓它都會全部吃掉。”
“我們這裡也沒有人養過狗,也沒什麼經驗,你看你可以……處理一下嗎??”
雍正沒有作聲,手指徘徊在書頁上,唐且見好就收,又說了一下院子裡的具體情況,隨即離開,絕不囉嗦。
他下樓加入了大飯桌,唐且從小到大還很少和這麼多人一起吃飯,小時候因為家裡因素總是一個人吃飯,長大之後因為嫌人多太吵,也不怎麼愛跟別人吃飯。
後來他以為能跟一個人安安靜靜的在一起吃飯已經是他的極限了,沒想到現在他竟然能夠忍受跟那麼多人聚在一起吃飯,而且是天天,而且還不會發瘋。
原來早餐都是庖丁早上買的,但是現在大家不滿足了,因為要知道雖然庖丁是名廚,可是畢竟落後了幾千年的廚師技藝,這手藝也不是一天練成的。
其餘人呆的時間越長,對這個世界的認知便越深,於是他們現在就連早餐也流行輪回購買制,要求很簡單,就是要買和昨天不是同一家的東西。
今天雖然唐且只給雍正了豆漿和包子,實際上桌上還擺著撒湯和麻團。
已經起床的包大人也正在享用她的豪華早餐。
唐且坐下,他邊上的慕洵順手給他遞了一個碗,唐且先是舀了一勺豆漿,一嘗說:“這不是門口的豆漿?”
他們街道口的那家早餐店的豆漿味道還不錯,所以被加到了可以迴圈購買的早餐名單上。
唐寅指了指撒湯說:“喝這個,這個好喝。”
唐且好歹也是住了幾年,吃遍了附近的早餐,所以他很清楚這附近根本就沒有賣撒湯的。“這是從哪兒買的?今天輪到誰了?”
就見著所有人都把視線投了過來,唐且跟著向左邊一看,發現慕洵舉手示意了一下。
“你買的?”
“嗯。”
大家從潛意識裡都沒把慕洵當做常住居民,所以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往往都不會把慕洵加在裡面。唐且沒想到這人會主動加進來。
“你在哪兒買的?”
“梅嶺區。”
唐且聽了差點沒把嘴裡的湯給噴出去。
宴城市一共就只有兩個區,一個花津區,一個梅嶺區,他們住在花津南區,本來離兩個區的分界線就挺遠的,這買個早餐都買到隔壁區去了,這是要什麼時候起床……
“……你怎麼跑到梅嶺區了。”
慕洵一臉詫異問他:“你昨天不是說想喝撒湯的嗎?”
“我……我有說嗎?”乍一回憶,唐且倒是想不起來自己昨天說過想要和撒湯的事情。
“對啊。”慕洵精准的回答:“你昨天和庖丁聊天的時候聊到了淮南牛肉湯還有燒餅,還有撒湯。”
“……”唐且記起來了,昨天唐寅是在問他皖北地區有什麼特色的小吃,唐且就把自己知道的說了,順便感慨了一句好久沒喝撒湯了。
原來在學校的時候,學校食堂視窗早上會賣撒湯,他有時會喝一喝,現在想想還挺懷念的。
“其實我當時是隨便說說的,並不是特別想喝。”慕洵太認真的態度讓唐且自己都覺得慚愧了。
慕洵也不在意,繼續招呼唐且喝撒湯。“沒事,反正好喝就行了。”
唐且盛情難卻,盛了一碗一喝發現很不錯,立即稱讚了一句:“很好喝。”
“那當然了。”唐寅插了一句嘴:“這可是宴城市做的最好的撒湯了,我特地幫他在微博上查的。”
“真是多費心了……”吃完飯,輪到焦四洗碗了,對於大男子主義極強的焦四而已,洗碗這種事情簡直就是對一個大老爺們的侮辱,他曾經多次提議,由他出資,為就業中心買一個洗碗機,但是被唐寅他們義正言辭的拒絕了。
理由根本不會是什麼費電洗不乾淨的正當理由,而是他們決定要將這一傳統延續下去。
“也要讓他們感受一下我們曾經感受過的東西。”唐寅如是說道。
之前唐且還挺支持自己的散養政策,可是最近他發現這些人有越養越歪的趨勢了,要按以前,起碼展昭是絕對不會跟著贊同的,這次竟然默認了。
這個時代改造人,未免也太快了吧!
吃過飯,大家會習慣性的坐一坐,看看是不是有什麼大事情發生。
唐且適時的開口,說道:“今天愛新覺羅胤禛同志主動跟我說話了。”
唐寅說:“你別名字說的那麼長,就說雍正好了,我們明白是誰就行,字數說得太多,讀者會指責你在混字數的。”
焦四反問:“難道你現在不是在混字數!”
唐寅瞪了他一眼,呵斥他:“主任說話別打岔!真不懂規矩!”
“……你們兩個別掐了!”唐且及時的打住,“你們倆要是不吵架,我的心事就會少一半。”
“是啊是啊。”庖丁也出來跟著圓場:“別打岔讓他趕緊說完,我和展昭還要出去呢。”
“雍正跟我說包大人懷孕了。”
展昭下意識的跟了一句:“什麼?!”臉上的表情除了震驚還有納悶,不過他很快又意識到此包大人非彼包大人。“哦……真是個好消息啊。”
“什麼?包大人懷孕了?”庖丁哎呀一聲,立刻為包大人的身體狀況擔憂起來:“它這麼瘦,這麼虛弱,肚子裡的小狗會不會營養不好啊?”
“肯定有點影響吧,都瘦成這樣了。”
“那我得做點好的給他補補。”庖丁說著,毫不含糊的就把自己幾塊好牛肉留下來,準備做包大人的營養餐。
大家對這個消息的反應各不相同,唐寅想著包大人肚子裡的狗寶寶的父親到底是什麼狗,生出來會不會是串串,還說最近微博上流傳的哈士奇和柯基犬的串串簡直就是蠢到家了,不說話都有十足的喜劇感。
焦四考慮的就是要生寶寶那屋子就不夠住了,所以還得再建。
而展昭就說出去的時候順便買點幼犬的用品什麼的——他現在是算出租公司的人,每個月也是開工資的。
如此下來,本該最受關注的雍正,卻被忽視了。
就只剩下慕洵有好好的思考雍正說包大人懷孕了這後面到底有多大的信息量。
“既然是他說的懷孕了,那真的就懷孕了嗎?”
“應該吧,我覺得他應該是個做事很穩的人,不是徹底確定不會也擅自下結論的。”
話剛說完,就看著焦四拿著pad開始搜索相關資料。
“雍正在任期間,曾多次諭令造辦處,製作狗窩、狗籠、狗衣、狗墊等,甚至親自指定狗窩的尺寸、狗衣的用料、狗墊的樣式。看來是行家啊……”
“所以應該是靠譜的吧?”
“何止是靠譜,簡直就是設計人才啊。”唐寅顯然瞭解過寵物市場,他說:“現在寵物市場前景多好啊,他這樣的人才,就搞私人定制,那生意肯定好啊!”
唐且並不否認這個建議很好,但是現在最關鍵的問題還沒解決,人家還拖這個大辮子呢。“這個也只能等以後再說了,現在也不知道他想通沒有,願不願意放開身份,去做這些事情。”
“我看他啊,其實想的差不多了,不過自尊心太強了吧,這個時候就要裝傻,適當性的給個臺階下什麼的,然後就水到渠成了。”
唐且說:“嗯。不管怎麼說,他既然知道包大人懷孕了,那麼就證明他昨晚的確下過樓,願意主動去接觸外面的世界那自然是好的開始,不過就不知道他原本出來的動力是什麼了。”
展昭不太確定的說:“我昨天好像順口提了一句……”他當時也是以介紹消息的情況來說的,平常他也會說一些開封城裡流傳的事情給包大人聽,所以這麼零碎的說說他也習慣了,順嘴就把新收養了只狗的事兒給說了出去。
大家又討論了一會兒,不過沒得到什麼結局,時間一到,大家也是各忙各的去了,桌上瞬間又只剩了唐且和慕洵兩個人。
已經一個多星期了,慕洵還留在這裡。
“還回不去嗎?”
慕洵搖搖頭,一向沒有表情的他少見的露出了一絲焦灼的情緒:“不光回不去,這次都聯繫不上了,以往都是可以的。”
“也許是有什麼隱患,積攢到現在才爆發吧。”
“這一切也只能等回去再說了。這次你也做的很好”
“……謝謝……”每次他都說自己做的很好,唐且面對稱讚都快麻木了。
“這次這麼困難,我還以為你會撐不住,沒想到你竟然做到了,的確是個很優秀的人才,不愧是我……”慕洵的話戛然而止,唐且話聽到一半發現斷了,不由得抬頭看他。
“我什麼?”
“……沒沒什麼。”慕洵像是為了掩飾剛才的錯誤,慌亂間的找話題。
“撒湯好喝嗎?”
“挺好喝的……”
“哦……那明天就繼續買吧。”
53章:夜生活在醫院
下午,庖丁出攤回來,留在院子裡的唐且正好撞見,幫著他把東西收拾進了倉庫裡,庖丁從攤子裡拿出了錢,又拿出了一隻肥碩的魚。
庖丁把魚遞給唐且,說:“你幫我把這養水裡去,我去找唐寅算帳。”庖丁每天的帳單都是找唐寅做的,按唐寅的話來說,這也是他唯一的用處。
“嗯,你這魚在哪兒買的,很精神啊。”
“不是我買的,這是我一個客人送的,說是她和他爸爸媽媽一起去釣魚的時候釣到的。”
“不會是那個叫思思的小姑娘吧?”
“是啊。”
好像一提到小孩子,庖丁總是一副慈愛的要冒泡的感覺,唐且不由得好奇的問:“叔,我問你個問題。”
“啥事。”
“你來之前成家了嗎?”
“哪能啊。”庖丁歎口氣:“這不是剛出名就被你們拽過來了嗎?”
這麼仔細一想的話,武則天也是在登基之前被弄來的,唐寅也是在成為解元,正是春風得意之時,雍正那就乾脆是在登基大典上截的人。時空管理院似乎很惡趣味啊,總是在這麼關鍵的點搗亂。
“那你有沒有打算在這裡成個家什麼的”
庖丁聽了連連擺手:“可別再折騰餓了,就這麼著吧,現在的女娃太能鬧了,我還是想平平常常的過日子。”
想來庖丁整天都在街邊,估計也是見識到了不少事情,一時間對現代女性喪失了信心。
唐且盡力挽救著:“其實……挺好的,過去有過去的好,現在有現在的好。”
“趕緊趕緊,把魚養起來吧。”庖丁直接推了唐且一把,自己很果斷的帶著錢袋就跑了。
晚上,庖丁就用來自客人的饋贈燉了一鍋魚湯。魚湯雖然很補,但是庖丁怕會卡嗓子也不敢給包大人吃,而是用他特地留下的好牛肉做了牛肉飯給它。
晚上負責送菜的是唐寅,他夾了幾碟菜,倒了一碗湯送上去,接著又表情不渝的下來,別人問他怎麼了,他只回答:“真是富貴病,還嫌魚湯太腥。”
唐且說:“挺正常的,之前不是說他吃素比較多嘛。”
其餘人也安慰他,其實唐寅也就是稍微囉嗦了兩句,壓根沒往心裡去,比較讓他心焦的還是自己撲街的小說,這本小說離上架遙遙無期,唐寅都快要哭了。
“這送飯到底持續多長時間,再玻璃心也該碎完了吧?”
“你別著急嘛。”
大家愉快的吃完晚飯,唐且回到房裡打開電腦準備看看新聞,但是沒看多少就看不下去了,因為他實在是覺得氣悶的厲害,夏天氣候本來就是這樣,他就算開了窗戶,也感覺不到風,反而因為溫度,覺得心情更燥了。
這樣的情況沒持續多久,慕洵就找上了門來。
“怎麼了?”
慕洵沒說話,直接抓住了唐且的手腕,閉著眼似乎是搭起了脈。“你也是?”
“什麼我也是?”
慕洵睜開眼睛,觀察著唐且的臉色,又伸手去試他額頭的溫度,這麼煞有其事的陣勢也是把唐且給弄糊塗了。“到底怎麼了?”
“吃完飯後我就感覺有點不對勁,所以過來看看。”慕洵如此說道。
這麼一說,唐且也覺得自己覺得氣悶實在是不正常,他連忙拜託慕洵再去其他房間看看其他人,發現大家或多或少有相同的症狀。
展昭和焦四身體素質很好,正在扛著,但唐寅已經面色蒼白的倒在地上了,幸虧慕洵及時發現了。
唐且確定雍正沒出什麼問題後,帶著其他人一起打車去了離家最近的宴城市第二人民醫院,掛了急診。
看著慕洵展昭他們除了神情不太正常,其餘都很平常,如果不是仔細觀察,你還真發現不了出問題了。所以他以為也不是什麼大事,結果自己一進醫院大門就吐了……
多虧了慕洵眼疾手快把他給攬住了,這才避免了他直接臉朝地摔下去的慘狀。
也因為唐且這一吐,也把護士給弄得神經緊張了,連忙張羅人推輪椅過來。
急診醫生匆匆趕來診斷,結果既出乎所有人意料,但是又很合理。
他們食物中毒了……
夏天本來就是食品衛生容易出現危險的季節,再加上宴城市人民,也沒什麼特別愛好,就是愛吃,導致各種特色餐飲在宴城市生意十分紅火。
醫生語重心長的跟他們說:“我知道天氣熱了,你們覺得晚上一起聚在大排擋吃飯喝酒爽快,但是要注意食品安全啊,前幾天就有桌人吃了不乾淨的海鮮最後在醫院洗胃,知道什麼叫洗胃嗎?就是把胃管直接插到你們的胃裡去灌洗胃液。年紀輕輕的愛護自己的身體啊!”
他們因為食物中毒不是特別嚴重,這才免於了洗胃這一劫,不過在醫院吊了一晚上的水,像唐寅這樣身體不好的都快虛脫了。
因為夏天生病的人也很多,沒多餘的床鋪給他們,他們都在專門的吊水區裡,坐在一塊兒,身上蓋著攤子,牆上掛著供人消遣的電視機。
唐寅深深地歎了口氣:“我就想知道,我們是怎麼中毒了呢。”
唐且之前見過室友食物中毒,也不怎麼覺得奇怪,這幫人現在的飲食習慣,不中毒也是奇跡了。“應該是吃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吧。”
“我當然知道是吃了不乾淨的東西,我是想問是什麼東西。”
焦四罵了一句:“必須找出來,回去就砸了他的鋪子。”
“你也太暴力了。”唐寅說:“直接去食品衛生局舉報一下不就好了。”
“明明你下手更狠好嗎?”
唐且說:“會不會是買的菜的問題?”
“不太可能吧。”庖丁說:“四樓那個和包大人都沒事,怎麼就我們中招了呢?”
“那就代表我們吃了他們沒吃的東西嘛。”唐寅十分精通交集與並集的關係。“我們早餐和晚餐是聚在一起吃的,只要列出他們沒吃的東西不就好了。”
經過大家的一番回憶之後,他們列出來的食物高達十餘種,其中有梅嶺區的豆漿、撒湯、歡喜坨、紅糖糍粑、還有晚上的幹炒牛河、鯽魚湯、松花皮蛋、回鍋肉等等等等。
這麼一數,展昭十分的驚訝::“我們會不會吃的太多了……以前在開封府……就連包大人和公孫先生,也只是吃四菜一湯的……”
“沒有啊。”庖丁實誠的說:“我明明給包大人喂了大棒骨和牛肉啊。”
“那個……我說的是包大人,包拯包大人。”
說真的,只有在配合展昭在場的情況下,才能體現出給那只狗取名為包大人是抱著多大的惡意。
“那現在怎麼辦啊?總不能白吐一回吧?”唐寅本來身體就不行,這麼一折騰更差了。
唐且的臉色也是蒼白,一點血色都看不見,他就算回個頭都感覺要用很大的力氣:“明明吐得是我好吧……”
他感覺胃裡有什麼東西在使勁的攪動,硬生生的鈍痛讓他不住的流汗。太久不運動,他的身體素質其實和唐寅差不多了。
本來大家都沒什麼力氣,加上時候也不早了,大家商量著商量著就睡著了,唐且睡得格外的早,醒的時候,發現整個房間也就只剩下他們這幾個人了,而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靠到了慕洵的肩膀上。
他剛一動,便聽見慕洵的聲音:“你醒了?”
“嗯。”唐且抬起頭看見,慕洵端坐在椅子上,即使是在這種情況下,他的脊背也挺得筆直,肩膀展開,給人有力可靠的樣子。自己剛才靠著的時候,他應該就是一直維持著這個姿勢。
“你沒睡嗎?”
他簡單地回答:“睡了一會兒。”
過了沒一會兒,其餘人也漸漸睡醒了,護士過來過來給他們換藥,抽針,每個人又領了不少藥,一行六個人,每個人都是按著打針的棉球,睡了一夜變得皺巴巴的衣服,還有渙散的目光和亂糟糟毫無造型可言的髮型,走在路上別提多蕭瑟了。
而且時間太早,公車還沒有首發,等了半天也沒看到計程車,幾個人呆在公交車站點準備見機行事,有什麼車就坐什麼車,焦四靠在站牌邊,盯著路邊停的私家車,也不知道在打什麼心思。
過了一會兒,只聽著他忽然問展昭:“你車學怎麼樣了?”
“還可以吧……基本上能開了。”
“那現在給你車,沒鑰匙你能開嗎?”
展昭有些迷糊,下意識的問:“沒鑰匙怎麼開?”
“電影裡那人不都沒鑰匙也能開嗎?”
“這……張龍沒教我啊,你這是什麼意思啊……”
唐寅當然明白焦四打得是什麼主意:“這還不明顯嗎,他想弄輛車給你咱們開回去唄。”
大家自然都知道,這句弄輛車中的弄字,絕對不是買的意思。
“這怎麼能行呢!”展昭一下子就急了。“不問則取這是偷竊啊!”
“我就隨口一說,你別那麼激動啊,就知道你們不會同意的。”
唐且看庖丁也不坐著,惆悵的站在椅子前看著天:“你在想什麼?”
“我在想,這個點平時我們也差不多起來了,該給包大人餵食了,它本來就瘦,不能再挨餓了。”
唐且安慰他:“別太急,說不定它今天心裡還想著終於可以睡個懶覺了呢。”
等到六點半,可以讓他們回去的那班2路車終於開了,大家回到家差不多都是七點了。
庖丁因為擔心包大人,走在第一個,推開門卻被眼前的景象給震驚到了。
不只是他,所有人都懷疑自己出現了幻覺。
他們好像看見……雍正下樓了,而且……在跟包大人玩兒?
54章:謎一般的男子
其餘幾個人還在回味這份震驚時,唐寅就率先叫了出來:“這什麼情況……”
雍正轉過身,看著他們,開口道:“早上我聽見它在叫,出來發現你們都沒有回來,所以就下來看看。”
“那很好啊。”唐且說:“挺好的,你繼續啊,我們回房休息一下了。”唐且問其他人:“你們今天怎麼說啊。”
庖丁也是扛不住的那群人之一,他強撐著擺擺手:“今天不出去了,我回去休息。”
“那今天吃外賣吧?”
大概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所有人都很抗拒這一點:“不要外賣!”
“那……我來做吧。”唐且估計這幫人裡面,除了庖丁,其餘人還是沒有搞清楚廚房的東西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行嗎?”焦四十分質疑:“你看看你的臉色,我都怕你下一秒就倒了。”
“不會的。”唐且說。
即便他再三堅持,其餘人還是在勸他回去休息,最後是慕洵接下了這攤子……負責做飯。
大家忽然覺得自己一直都沒看到這個不苟言笑,很引嘲諷的人,沒有想到他隱藏的這麼深……這麼深……
今天的飯桌上多了一個人,是唐且極力挽留雍正,既然都下來了,那就一起吃飯吧,雍正想了片刻之後,選擇留了下來。
唐且看到這一刻,就差沒流出激動的淚花了!終於想通了!終於解決了這個大麻煩!
他差不多睡到中午,起來的時候還看見雍正在陪包大人玩,去廚房幫慕洵端菜時,他說:“今天得給包大人加雞腿。”
“啊?”慕洵遲疑一秒問:“那……我去買?”
“……不用了。”唐且強忍住滑稽感端著盤子出去了。
在開飯之前,所有人都在桌邊坐定,雖說這幫人挺隨便的,但是在位置上還是坐的挺講究的,唐且向來都是被他們逼著做主位,今天因為雍正是第一次出席,所以就坐到了唐且的身邊。
“既然今天是第一次吃飯,大家就相互介紹一下,我是這裡的臨時負責人,我叫唐且。”唐且一指展昭:“這位是展昭,不知道你聽說過沒有,總之是一位德行兼備的大俠。”
展昭自然是謙虛的道:“哪裡哪裡,都是大家厚愛。”
接著介紹唐寅:“這位就是唐寅,字伯虎,號桃花庵主,你大概有點認識。”唐寅很矜持的朝雍正點點頭,看得出來,今天他在竭力的維護形象,要不然像以前那樣,他早就沖上來說自己筆名是我愛秋香,微博名稱有種你咬我233了。
“這位呢,是焦四,你應該認識了,也是在他們圈子呼風喚雨的人物呵呵……”
焦四很是納悶,不解的皺起眉毛,“你介紹就介紹吧,你呵呵什麼。”
“這位呢,是謝丁,我們都稱呼他為謝叔,是我們這裡的大廚。”
“然後我身邊這個你也知道慕洵,是時空管理院的工作人員,現在還有個武眉出去在外地拍戲,這些就是我們指導中心的全部人員,在此先歡迎你加入我們吧。”
大家都很給面子的鼓起掌來。
“我知道剛來這裡肯定不太適應,不過他們都是從那個時候過來的,只要克服了這些問題,生活還是很有意思的。”
“是的。”焦四說:“在這裡要自由很多。”
庖丁說:“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用擔心自己會不會死。”
唐寅說:“這裡是個男女平等的年代,你要注意一點這個。”
“其實也沒什麼可擔心的,這裡的人們很寬容,做錯了什麼只要誠懇的道歉,他們會原諒你的。”
“那是因為你長得好看!你換個人試試?”
唐且做最後的總結:“所以,這個世界還是有點意思的。”
所有人都看著雍正,等著他的回答,他沉穩的吐出四個字。“我知道了。”
媽蛋的,為什麼現在的感覺就像是他們都在上奏摺,然後人家皇上就說了四個字朕知道了?!
雍正身上擺架子的感覺還是太濃,偏偏這幾個人除了展昭都是自由散漫之徒,還真的不吃這一套,氣氛眼看著就要冷下去。
唐且無奈只能救場,這也沒辦法,階級不一樣,想做朋友真的很難。
“那個……該怎麼稱呼你呢?”
好在雍正只是不愛說笑,不是真的不願意搭理你,“我本名愛新覺羅胤禛。”
“這個……名字有點長。”主要還是這個姓氏的問題,據唐且所知,國內還是很多滿族人的,但是這好像要涉及到什麼族譜什麼的,雍正又是個黑戶。所以他試著和雍正商量:“這個名字在現代的確是太顯眼了,你也不喜歡被人追著問你們家祖上和皇族是什麼關係吧”
“那就改姓金吧,金胤禛。”
看來他真的沒少看書,後來愛新覺羅氏不少人都把姓簡化成了姓金,“那好,那我們就叫你胤禛?”
萬里長征總歸是先走了幾步,談完姓名,接下來就要說頭髮的問題。
唐且覺得老拐彎抹角也沒意思,既然今天人家都已經決定出來和大家一起吃飯,那麼態度就可以預見了。
“這個頭髮的話,的確是要處理一下……”
“好。”雍正回答的太乾脆,以至於唐且都以為自己聽錯了。
“那很好啊,吃完飯就帶你去剪頭髮好了。”
唐寅忍不住感慨了一句:“不愧當過皇帝,對自己下手真狠啊……”
“既然都已經來了,再做無謂掙扎也只是浪費時間。”雍正盯著唐寅,反問:“不是嗎?”
“嘿……怎麼一上來就集火我。”
“你就吃菜,少說話吧。”庖丁給他夾了一筷子菜,“還不是你整天咋咋呼呼的。”
唐寅也知道自己不方便再多說什麼,也就乖乖的低頭吃飯了。
這頓飯是慕洵做的,味道還算可以,但是比起庖丁做的當然還是差了不少,不過一想到這是時空管理院的人做的飯,大家覺得容忍度還是要高一些。
吃完飯,唐且先是讓展昭把雍正的辮子給剪了下來,然後帶著雍正出門剪頭髮,陪行人員有焦四和展昭,因為唐寅還要碼字,他說在目睹了剪頭髮那一幕,覺得這是一個充滿了反抗感,追求自由的畫面,頓時他靈感大發,所以他要趕緊寫出來。
雍正是個很內斂的人,他收斂情緒的技巧要比他們其他人高得多,唐且知道他這是放在心裡消化,畢竟是看了中國通史的人,對現在起碼也是有一點認識的。
這次他沒有帶雍正去葛紅紅的店剪頭髮,因為隔三差五就帶這個髮型怪異的人去剪,唐且實在是找不到什麼合適的理由來解釋,難不成說他現在在參與什麼拯救殺馬特的活動嗎。
最後他就隨便找了家店,直接讓雍正也和焦四一樣成了光頭。
不過話說回來,真正的帥哥敢於面對慘澹的光頭,雍正的新髮型的確很好看,本身他年紀也不是特別大,三十多歲,正是年輕力壯的時候,身上混合著多重氣質,簡直就是謎一般的男子。
這位要是進演藝圈也是必火啊。
回來的時候,唐且刻意帶著他在外面多逛了幾圈,然後去超市給他買了點生活必需品。
就出去這麼一趟,雍正已經領悟到了很多東西,緊繃的狀態也要放鬆一點,這是唐且自己感受到的。
縱觀屋子裡那麼多人,唐且最後還是把照看金胤禛同志的任務交給了展昭,感覺也就他們倆能聊的來了。
他毫不懷疑如果交給唐寅,唐寅真的會念清穿小說給他聽,如果交給焦四的話……真怕焦四張嘴就是他摸了哪位王爺郡王的墓。
所以還是任勞任怨,誠實善良的展昭比較合適,對方也是欣喜接受了,還很主動的表示以後出去學車也會帶著胤禛出去逛逛,說是要全方位的認識宴城市。
唐且也樂得清閒,當然是由他去了。
當然包大人的生活起居也全部交給了胤禛來負責,甚至狗屋的設計圖,墊子的樣子,全部都是他親筆畫的。
他畫的自然是實用性很強,比唐寅那個海綿寶寶的房子好多了。
包大人在他的精心照顧下,身體也好了不少,現在已經擔當起看家的作用了。
結果就差點把那天中午回來的房佩佩和利灩給嚇到了。
她們也在懷疑自己是多久沒回來了,每次回來樓裡都有新變化。武則天走了,又來了個住戶,他們還養了只狗?!
“你們……還真是會過日子啊。”房佩佩如此說道。
利灩還對小狗挺感興趣的,一邊逗著包大人玩,可惜包大人最親近的是雍正,不管利灩怎麼鬥,它都不怎麼搭理她。
自討沒趣的利灩只好走過來,“你們這狗防範心也太重了吧,都不理我的!”
唐且說:“大概是檔次上去了吧。”
利灩說:“對了,最近市裡面要搞一個廚王爭霸賽的活動,謝叔有興趣嗎?對了,今天中午我們倆能蹭個飯嗎?”
“我說不能有用嗎?”唐且問。
“當然沒有!”
唐且又詳細的問了關於廚王爭霸賽的活動,原來這是一個全國性的比賽,宴城市是作為一個分賽區,要一級一級的往上比,最後代表國家出國比賽。
聽完之後,唐且說道:“絕對會參加的。”
慕洵點點頭,肯定的說:“他會參加的。”
唐寅也很贊同,“聽完整個過程,小宇宙都要燃燒起來了,他一定會去的。”
55章:廚王之爭霸賽
大家的想法完全沒有錯,在飯桌上,當利灩提供了這一消息後,庖丁重重地拍了下桌子,豪氣沖天的聽挺著胸膛,大喊一句:“我要參加!”
“嗯,加油!”
“稱霸世界吧,少年!”
“用我們老祖宗傳下來的東西讓他們顫慄吧!”
“其實……本來他自己也是老祖宗了吧……”
唐且說:“沒什麼好爭的,你們的年紀加起來差不多就是史前一萬年。”
“……”
“……”
“……”
雖然想報名,但是庖丁不像其餘人運氣好,自己什麼證件都沒有,唐寅簽約用的證件還是找唐且借的。那怎麼報名。
結果慕洵說他有辦法,只要唐且先弄個什麼頂一頂。
沒辦法唐且就只好先去找了利灩,利灩一聽唐且說的,熱情地把自己一箱子給拿出來了,讓唐且慢慢選。
“……我這都是高仿的,只要不拿機器掃描是絕對沒問題的!而且掃描出來也不是說你身份證是假的,而是說你資料不對,阿唐你舅舅的證件呢?”
唐且只能含糊的說丟了,現在要參加比賽拿一個應急了。
他在眾多證件裡,挑了一個證件照看起來和庖丁長相略微相似的,年紀差不多的。反正證件是有了,如果實在行不通那就再採用慕洵的計畫好了。
第二天,唐且和慕洵還有展昭負責陪庖丁去報名,當然坐的就是展昭的車,他們老總真是神通廣大,在展昭什麼身份都沒有的情況下還給他辦了計程車的證。
報名點便在宴城市的廣電中心,位於花津區和梅嶺區的交界處。去的時候並沒有唐且想像的那樣人山人海,想來也是,又不是什麼明星選秀,一個城市加起來能有多少人。
大部分組團來的報名選手都是什麼酒店參觀的大廚,估計過來順便給自己店鋪打打廣告。
比賽有一個海選,初選過後才是上電視的初賽預賽。
因為海選場地也不足以擺灶,所以海選的標準就是比一些基本功,比如刀工之類的。
唐且一開始還以為庖丁會不擅長這些,畢竟年代那麼久遠,說不定那個時候不流行把胡蘿蔔雕成花,那個時候估計都沒有胡蘿蔔才對。
可是當他看到庖丁不慌不忙的拿這個骨頭開始玩骨雕,他就知道自己錯了,錯的很離譜。
正是因為他們那個年代物質匱乏,所以取悅君主更要下工夫專研技術。
海選就這麼有驚無險的過了,負責和他們溝通的編導告訴他們,預賽一共有24位選手,每六人一組,兩名選手進入決賽,比賽的進程還是很緊的。
庖丁回去之後就跟沒事人一樣繼續擺攤子買東西,這心理素質讓其他人看了不得不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