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多寶格公告:
新朋友們請先看「多寶格板規」來認識本站

天空好友隨意請自加
噗浪好友看情形,歡迎加粉絲,我很少發私噗
  • 158272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38

    追蹤人氣

天堂放逐者--那些悲催的BOSS們之網遊 就是不想死(第一、二、三卷)

轉載自秘密論壇

序卷:開始
第一章:一個主角風中淩亂
直著眼睛看著破舊木制櫃檯上缺珠斷柱的破算盤很久,他才慢吞吞的開始翻系統給的基本資料。
這是第一款全息網路遊戲,古典武俠背景。
這個世界的一切劇情人物以及所有“人”這模樣的路人甲乙丙丁,都是設計師用智慧電腦創造出來的虛擬人格,據說是身份地位越高,細節就越完美,系統給每個劇情人物的資料類同於玩家,最大的不同是,資料上的東西是不會更改的,他們也不能升級。反正從NPC一睜開眼,就很清楚的知道這些事。
不過知道歸知道,大家有自我意識的第一秒還是要確定下,自己被創造出來充當的到底是啥角色,那意味著他們之後的人生要怎麼過,這是很嚴肅的事,如果你是乞丐,乞丐不能做的事情你都做不了,如果你是調戲良家婦女的地痞,那麼你就要重複做這件事……囧,可能會被人暴扁一次又一次,來為玩家完成任務,也許到後來那個被調戲的姑娘看見你都會很同情,不過姑娘還要繼續呼救讓人來把你拍成豬頭,因為那是她應該做的事……
存在於這個並不真實的世界,不被系統抹殺掉的唯一生存手段,就是老老實實接受系統安排。
於是所有智商正常的NPC在確認資料時都緊張的捏了一把汗,我們的主角也不例外。
姓名:梁先生。
呃,這也太混帳了,他是個連名字都不正式的路人甲?
身份:南楓鎮客棧帳房。
他呆滯的抬起眼,兩個瘦瘦小小的店小二跟打著呵氣的掌櫃都笑眯眯的沖他打招呼,看來都懂了各自身份,適應程度比他快多了。完全不像他那樣對身份不滿,或是表情怪異,這麼想來,有個能遮風避雨的住處,生活穩定,非舞刀弄劍的風險人士,不用被玩家砍死一次又一次,似乎真的不錯。
只是這屋子裡昏昏暗暗,就五六張八仙桌,還有一半都歪歪斜斜,這間客棧真不是一般的破。但再抱怨也無濟於事了,他們既然有了意識,估計很快,遊戲就要正式開放,玩家也會出現了
掌櫃已經開始叱喝起夥計,而店小二也開始賣力的擦桌子。
我們的主角則是默默低下頭,繼續將資料往下拉。
等級:??
咦,這是啥意思,帳房先生這個職業是被歧視的嗎?
生命:??
內力:??
……
好傢夥,後面那就是整頁的問號,他納悶的揣測系統在安排自己的時候是不是偷工減料了,總算在資料最後一行翻到了一個有字的屬性。
狀態:易容中。解除方法為隱藏任務,由玩家觸發。
涼風穿堂而過,遊戲還未正式開啟,而南楓鎮客棧帳房先生站在那裡愣了很久很久,終於認識到了虛擬人格智商裡那個叫“風中淩亂”的詞,到底是啥意思。
第二章:一個主角很想吐血
全息網遊九州,在公測的第一天就完全爆滿,而且網遊公司的投訴電話也被打爆了,創下了玩家還沒有正式登陸遊戲就開始打投訴電話的歷史最高紀錄。
原因很簡單,幾乎百分之八十的玩家,在設定自己的人物ID時,都被折騰得吐血。
一般來說,會在起名字這個問題上卡十分鐘的,都是因為遊戲名重複,但九州被投訴的原因不是這個,而是它對玩家遊戲名,有極其變態的要求。
比如某個玩家,他很興奮的進入遊戲登陸介面,牛逼的給自己起名“獨孤求敗”。
系統提示:你不能使用真實存在過的人物或者著名虛擬人物姓名。
這個條件駁回了一批試圖提交“李尋歡”“李白”甚至“李嘉x”的玩家。
攤手,好吧這不算什麼,別的網遊也有類似的限定,九州只是更嚴苛點罷了。
新新人類們向來都不吝嗇在名字上做文章,裝文藝的起名“撒哈拉的一粒沙”,裝牛叉的則是“寂寞高手”,甜美女孩的“草莓泡泡”,以及不死心的還在提交“獨孤求不敗”。
結果是所有人都被當頭潑了一盆冷水。
系統提示:本遊戲為古典武俠,請起符合該背景的姓名。
大夥不幹了,有脾氣不好的開始罵,投訴電話一個接一個來。
“老子都起了十幾個名字了,這毛遊戲到底認可什麼樣的?”
於是遊戲公司在三個小時後,添上了一個自動解疑並幫玩家糾正遊戲名的補丁。
系統糾正:“撒哈拉的一粒沙”,中國古代是不存在撒哈拉這個稱呼的,但遊戲支持玩家將ID定為江湖外號,所以建議玩家起名為“沙漠一粒沙”。
摔,文藝味統統被掩蓋了有木有!
系統糾正:“寂寞高手”,做為新手,你不符合此江湖外號,建議另改。
摔,有這麼坑爹較真的遊戲麼!!
系統糾正:“草莓泡泡”,與本遊戲古典武俠背景相悖,九州認可百家姓內所有姓氏,可改名為“梅泡泡”。
摔,頂這種名字的,是範跑X他拐彎十八路的親戚啊?
……
這麼多吐血大罵的人裡,本文的主角之一,梁爽算是比較特殊的,他失敗了五六次後,隨手翻了下課本上的古文,琢磨出了一個很武俠氣息的名字。
“謝紫衣。”
“對不起,該姓名為遊戲中的一個NPC,你不能使用。”
“……”什麼叫坑爹,這就是。
梁爽開始有罵人的衝動了,要不是全息網遊使用的頭盔太貴,他真的要狠狠摔下去,火在往上冒的時候人一般比較不清醒,下一個名字就完全沒經過仔細思考,脫口而出:
“梁先生。”
“對不起,該姓名為遊戲中的一個NPC,你不能使用。”
“……!!”
是可忍孰不可忍!於是梁爽也加入了撥打投訴電話的大軍。
不過由於他忍耐力與涵養比別人要好一點,所以輪到他忍無可忍的時候,投訴電話已經打不進去了,話筒裡的忙音讓梁爽怒火稍微熄了點,擱下電話,繼續無語的開始掃視一切有字的東西,還好古文課本一直就放在寢室桌子上,隨便一翻就是詩詞什麼的。
“漠寒。”
“歡迎來到九州,請戴上全息網遊使用的頭盔,半分鐘後自動進入遊戲,人體處於半睡眠狀態,請注意所處在的地點,不建議公共場所,倒計時開始,3029,……”
第一卷:新手的江湖
第三章:搭訕進行中
一條清澈的河流從小鎮中穿過,生滿青苔的斑駁石橋沉浸在清晨的霧氣裡,只有些許朦朦朧朧的影子,略有高低起伏的青石板路,也濕漉漉的,縫隙中也許還生著三兩頑固的青綠色,但都冒不了頭,懨懨的隱匿著。鮮明的是臨水小樓上朱紅的窗櫺,與水鄉姑娘撐船時清越動人的吆喝聲,就似乎緩緩的沒入這般朦朧的青灰色輕霧裡。
不得不說,那一個兩個傻站在橋邊路旁,穿著粗布衣裳的男男女女,簡直是煞風景。
遊戲九州的地圖非常大,每個充當新手村的小鎮子和村落,都有1000玩家的上限,而且玩家首次登陸是系統自動分配到登陸地點的,不到10級根本就無法離開出生的地方,不止是一般遊戲裡強盜與怪物等級高的原因,在中國古代,有一樣東西很重要,但是看武俠小說的跟電視劇的似乎都很容易忘記,那就是官府開的路引,絕對比現代社會春運的火車票難搞一百倍,一般的平頭百姓根本得不到這個東西,離開戶籍所在的縣府,到另外一個地方去,非要這坑爹的玩意不可,不然你連城門都進不去……會直接就被鎖了下大牢,那可不是交錢就能進,城外不遠的村落百姓要進城做買賣,還得村子裡的保甲(類似最低層居委會幹部)帶著一起進城,
古人不輕易背井離鄉,不僅是因為他們依靠土地而生,國家的律法同樣將他們牢牢拘束在一處,根本就沒有不認識的鄰居,也不存在沒見過的街坊,便於官府排查,在遠一點的秦朝,就有一人犯法,跟這人編制在一起的十家住得近的都同罪,真的是禍福與共,休戚相關,這種親密又有幾分特殊的街坊鄰裡,可不是21世紀的現代人可以想像的。
所以看到系統給出的提示資料關於路引這一條時,又是無數人有噴血的衝動,泥煤啊電視劇害人啊,還好這是玩遊戲,要是真一不小心穿越就鐵定栽這個上面了。
九州給每個玩家安排的身份都是無業者,戶籍是出生地,一套最簡陋便宜的衣服鞋子,還有一把生銹的匕首,可憐巴巴的十個銅板,起始點數完全一樣,生命十點,男性敏捷二點體力三點,女性敏捷三點體力兩點,剩下的不是零就是一些特殊屬性還灰色未開啟。根本沒有其他遊戲的智力精神還有魅力幸運之類,九州遊戲公司在宣傳上解釋的很清楚,玩家對事情判斷的正確與否,還是看自己的能力,以及進行劇情任務時給NPC的印象,加點數能有什麼用?
梁爽,哦不,漠寒掂著那十文錢,有點傻眼。
九州沒有遊戲新手指導,拽的就只丟下一句話,此遊戲無限可能,你可能成為天下第一高手,也有可能篡位當皇帝,每次登陸遊戲就當自己是穿越的就好,離線當成穿回去就可以了,比現代好,至少房子不是必需品,友情提示,錢不是萬能的,但是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實在找不到賺錢辦法,可以撿個破碗沿街乞討,不過要做好被搶了地盤的NPC乞丐過來揍你的準備,要是能打得贏,恭喜可以繼續從事乞丐行業,要是輸了,攤手,玩家你們懂的。
公測期間,不接受人民幣與遊戲世界的貨幣兌換。
所以一文錢難倒英雄漢,就是擺在所有玩家面前第一個難題。在南楓鎮,跟梁爽一樣逛夠了這江南水鄉風情的玩家們,紛紛開始琢磨要怎麼升級賺錢了,於是他們信心十足的跑街竄巷,見到一個NPC都要問上幾句,準備接任務,因為整個鎮子裡根本就看不到類似平常遊戲的小怪供玩家砍掉攢經驗升級。
很快,所有人就發現九州這個遊戲果然該死的變態,不同的人上去說不同的話,NPC的態度是完全不一樣的,於是有人接到了任務,一臉興奮的跑走了,同樣跟這個NPC說話的人卻沒有。這並不是說玩家的態度要好,你再溫和禮貌,挎籃子的小媳婦大姑娘絕對不理你,你要是態度惡劣,說不定碰對了人還真有用,漠寒就看見,一個脾氣不好的玩家焦躁之下,火大的踢了一個匍匐在地磕頭的乞丐一腳,那乞丐抬頭一看,見這玩家人高馬大,滿臉怒色作勢要再踢的模樣,NPC乞丐當場就瑟瑟發抖將破碗捧上去,“大爺別打了,這錢你拿走……”
碗雖然破,裡面卻有七八個銅板呢。
那玩家一愣之下,立刻喜氣洋洋拿了就走,估計去找下一個乞丐了。
漠寒忍不出抽搐了下嘴角,就是有個乞丐在他腳邊,他也不會踢,更別說踢了再踢,果然會成為什麼樣的人,完全是看玩家各人。
一路上看到的囧事不斷,最離譜的要數一個十幾歲模樣的女孩,嗔怒的對著一個綢緞鋪的老闆跺腳,嚷嚷著“你要怎麼樣才給任務,我知道你肯定有任務,你鋪子裡的夥計都有任務怎麼可能你沒有!”,那胖乎乎的NPC更絕,居然回答她“我也想知道”。
漠寒繞著鎮子走了一個多小時,不停的根據不同目標想著搭訕最適合的話,好不容易才接到了一個幫瞎眼大娘去鎮東楊胖子鋪裡買饃饃的任務,饃饃一文錢一個,要八個,來回半小時,交了任務後,大娘一疊聲的感謝他,卻沒有給他買饃饃的錢。漠寒摸著鼻子走出去,翻資料,經驗才可憐的漲了一點,而0級到1級要十點,漠寒摸著剩下的兩文錢正愁著不知道要怎麼辦,又在鎮子裡碰了半個小時運氣,一個包著藍頭巾的大嬸忽然趕上來拉住他,給了他十文錢,說是瞎眼大娘年老忘事,才想起來沒給他錢。
漠寒那個激動,差點要對著那幾枚銅板眼淚汪汪。
更高興的在後面,大嬸請他去給鎮西客棧裡當店小二的兒子送東西,就一個藍布包袱,送到就成,不用花錢,漠寒興沖沖的接了就在青石板路上飛奔,途中因為路太滑險些摔了一跤。
等站在南楓鎮唯一的客棧前,漠寒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這客棧還能再破一點嗎,連個牌匾都沒有,大門開著,不過看那傾斜破舊的程度,絕對是關不上的,風一吹就晃,漆都掉光了,木板上還有蟲眼,感覺這不是客棧,是破廟,特別是在這還算平和富足的小鎮,這客棧破得有點離奇。
跨進門,漠寒還沒看清裡面黑洞洞的擺了啥,就客氣的問:
“哪位是齊家大嬸的兒子,大嬸托我給你送東西。”
話說完了,眼睛也適應了裡面的光線,果然客棧裡的桌子沒有最破只有更破,難為還有三個玩家找到了能坐的長凳,小心翼翼的坐在最完好的一張桌子前,那掌櫃模樣的NPC瞥了漠寒一眼,這時一個又瘦又矮的夥計笑著走過來,連連謝他,接過藍布包袱,還塞給他一枚銅板。
這時漠寒聽到系統提示,經驗上漲一點,齊小二感謝你,給你一文錢做跑路費。
另外一個更黑更瘦的店小二湊過來問漠寒要吃什麼
開玩笑,哪裡有錢吃東西,漠寒剛要拒絕,忽然發現自己生命值已經下降了兩點,算來他登陸了遊戲時間兩小時……於是很無語的問店小二最便宜的是什麼。
“當然是饃饃,一文錢一個,恢復一點生命值。”
漠寒聽到最後一句時囧了一下,不過這時候要到之前鎮東饃饃鋪去買就浪費時間了,希望這客棧裡的食物不至於跟它的外表一樣寒磣,於是淡定的要了一個饃饃。
由於實在找不到能坐的凳子,漠寒決定他在遊戲裡的第一餐飯,毫無疑問打包,咳,是直接抓了帶走,還能節省時間,摸索著自己十三文馬上又要少一枚的全部財產,漠寒覺得很痛苦。
他正在糾結,就聽到那店小二招呼一聲。
“一個饃饃,一文錢,梁先生您記著呐。”
“梁先生?!”漠寒驚愕的抬頭,不會吧這麼巧就撞見那個所謂“該姓名為遊戲中的一個NPC,你不能使用”的正主?
客棧裡除了那三個也在吃饃饃補充生命值的玩家,就只有店小二,掌櫃……呃,角落的破櫃檯那裡還站著一個面前放著算盤的NPC,好像是帳房,呃,這客棧是不是太慘了,連一文錢都記帳?
由於有“奪名”之恨,雖然不是啥好聽名字,漠寒還是在光線昏暗的情況下仔細打量那個NPC,就是很舊洗得發白甚至有一個不起眼補丁的破袍子,三十來歲的模樣,面容枯黃,普普通通,此時正有氣沒力敷衍的撥了下連珠子都不全的破算盤,很是古怪的瞧著將嗓門扯了個八度的漠寒。
明明就是一個NPC,漠寒卻覺得有些尷尬。
呃,NPC的名字甚至他們的身份,也不是他們自己決定的哈,這麼大呼小叫將一個人的名字念出來飆高音,別說古代了,就是在現代也挺失禮。還有梁先生這個名字……
“哈哈,沒事沒事,我還以為這名字是哪個秀才或者教書先生……沒想到是客棧的帳房……”
——完了,要是這個NPC有任務,就絕對接不到了。
這才是漠寒真正有點懊惱的原因。
然後漠寒就覺得那個NPC眼中閃過一絲怪異的納悶與詭異的驚喜,還沒等他仔細琢磨這是怎麼回事,那帳房先生又低下頭繼續發呆了。
店小二拿來了饃饃,跟鎮東鋪子裡的完全一樣,漠寒拿了後實在找不出能坐的地方,於是出了這家破客棧,邊啃饃饃邊繼續找任務接。
河道上的撐船姑娘發出清亮的吆喝,漠寒從石橋上走過,看過撐船姑娘那黑亮動人的大眼睛,終於想到了那個叫梁先生的帳房有什麼地方不對,那雙眸子,非常清澈,甚至稱得上漂亮,怎麼會長在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臉上,難道這遊戲真的這麼變態?
******
“哈哈,沒事沒事,我還以為這名字是哪個秀才或者教書先生……沒想到是客棧的帳房……”
系統提示:有人懷疑你的身份,隱藏任務已被觸發開啟。
第四章:錢途渺茫
漠寒下線的時候,終於升到了1級,頓時整個人物屬性面板都跳出來大變樣了,從0級到1級最大的改變就是南楓鎮默認他為本鎮居民,由於他接的任務與登錄遊戲以來的行為都不算惡事,所以屬性正義值顯示的是十點,走在路上那些NPC不再用陌生的目光斜瞥過來,做生意的小販跟撐船的姑娘都迎面沖著他笑意盈盈。
同時九州世界的聊天系統也開啟了,在10級之前,只能看到南楓鎮的玩家在“附近”頻道的發言,組隊與私聊頻道漠寒還是空著的,全九州世界發言頻道則顯示著灰色,升到1級系統又給了十枚銅幣,體力敏捷各增加一點,生命值增加兩點,聲望從0加到了1,還有5點供玩家自己分配的自由屬性點,漠寒一時拿不准怎麼加,於是握著不滿三十文錢的全副家當,站在斑駁生滿青苔的石橋上,江南小鎮的暮色恬淡悠然,水霧朦朧,他卻森森覺得前途渺茫~咳。
文藝神馬的不能當錢使,當務之急還是先下線,上遊戲論壇搜索下快速升級與賺錢的技術帖。
將遊戲頭盔取下來,梁爽拔下與電腦的連接線,沖了一杯廉價的即溶咖啡,然後開始登陸九州的遊戲論壇,現在還是暑假八月中旬,大學校園網的速度因為沒人所以並不慢,梁爽就是為了玩遊戲,趕在學校宿舍開的第一天就來了,寢室裡的三個哥們都還待在家裡,連行李都沒收拾好呢,他起碼還能一個人悠閒的待在宿舍裡一星期。
九州遊戲論壇的跳越網頁與遊戲宣傳畫,那是相當的漂亮,青山綠水不用說,絢麗華美的武技效果跟大片似的,梁爽就是被一個白衣大俠那帥到極點的造型跟長劍吸引得狠下心買遊戲頭盔的。
論壇果然爆滿,只要不是灌水帖,都要幾千的回復。
梁爽立刻點開了一個《怎樣更快升級》的置頂帖
樓主說他出生在蘇州府鄉下的一個小鎮,發帖的時候已經3級了,梁爽忍不住嘖嘖兩聲,果然這個世界上人跟人是有差距的,他花了一整天才1級,人家四小時就三級。咳,笨鳥先飛,借鑒學習很重要。
這個樓主說,找NPC接買東西或者送東西的任務升級,是很慢的,浪費的時間還不夠買補充生命值的饅頭錢……九州裡面其實也有小怪可以供玩家砍殺,那就是老鼠,最好想辦法接一個糧鋪或者村長發佈的滅鼠任務,賣包子饅頭饃饃的鋪子裡肯定也有,然後就可以去陰暗的角落挖老鼠洞,殺死一隻老鼠就有一點經驗值,非常賺,就是老鼠竄得快不太好殺,建議升到一級以後去殺老鼠,把5點自由分配的屬性點全部加到敏捷上去,就輕鬆多了。最有利的是,被老鼠咬到不減生命值,就只處於戰鬥狀態下半小時正常消耗一點,悠閒逛馬路還一小時一點呢。
帖子下面一半是如獲至寶的感激之詞,剩下的是女玩家不滿抱怨的回復。
對於如此真實的全息網遊九州來說,殺老鼠可不是點一下滑鼠扔一下技能,是真的要跟那黑漆漆髒兮兮的老鼠面對面,不小心還有可能被咬一口,所幸在遊戲裡被老鼠咬不用去醫院打預防針。
梁爽又翻了幾個帖子,除了殺老鼠之外,都是一些怎麼接任務的帖子,但沒有南楓鎮的,所以對梁爽也沒啥用,然後就是一群哭窮的帖,貌似最高資產的那個傢夥有一百文錢了,等級4,不過他發帖說,九州實在是個夠坑爹的地方,他接了4級以上才有資格接到的在碼頭扛貨的任務,一小時生命值下降10點,雖然經驗高賺錢快,但同樣花錢也厲害。
對此九州的官方解釋是,生命值,就是通常遊戲的血量,不止是被攻擊時會掉,你不吃東西一樣會掉的,九州是個近乎真實的世界,不吃飯當然會餓死,而做沉重體力活的人向來都需要比普通人吃得多,如果你體力值高,每小時生命值消耗就會減少,這很正常。你看老鼠咬你一口你就不會掉血,除非給咬了一百口……而沒聽說抓老鼠也會把人累死的,所以生命值消耗就不快,以後開始學武,稍微高級點的技能,比如需要在瀑布下練劍的,一小時消耗是三百點生命都很正常,至於原因,攤手,玩家你們懂的。
梁爽看得眼皮直抽,差點將嘴裡的咖啡噴到螢幕上。
泥煤!沒見過這麼坑爹的系統設置。
罵過罵,所有玩家都明悟了,總之短時間內,大家都恨不得把一文錢掰成兩半花。
關了遊戲論壇,梁爽決定還是先出寢室覓食比較重要,等晚上回來再登陸遊戲,老鼠什麼的也是夜裡比較容易活動——你難道不認為夜裡比較難抓嘛古代沒有電燈的啊喂。
******
玩家們不淡定在論壇灌水,或者堅持打投訴電話,九州遊戲公司技術部卻不像網友揣測的那樣,正坐在控制系統前幸災樂禍的壞笑看熱鬧,相反他們因為一個意外已經亂成一團,雖然智慧電腦自我核查無誤,但他們還是不敢置信的調出資料查了又查。
“李總監,對!我沒有開玩笑,九州終極副本的前置隱藏任務已經被玩家觸發了!”
一個染著金色頭髮的年輕人,滿頭大汗的對著電話苦笑連連:
“是的,您沒有記錯,今天是九州公測的第一天。按照您的劇情設計,這應該是在玩家40級才能接到的任務……”
話音剛落,辦公室大門就被大力推開,一個頭髮亂七八糟,襯衣扣錯位置,下擺沒塞進牛仔褲裡,只穿了一隻腳的襪子,兩個鞋子還不是同一雙,怎麼看怎麼都是一個打著“技術宅”與“生活廢材”標籤的人沖進來,手裡還抓著一個最新款的手機,也不知道是對著話筒喊還是對著辦公室裡的人嚷:
“混帳居然有這種事情,我又低估了我們國家玩家發現跟利用BUG的強大程度。”
“李總監,好像不是BUG……”
“早說了別連姓一起喊,搞得像大內總管似的,叫名字!還有我就講我的完美設計怎麼可能出來漏洞?唉,你剛剛說什麼?”那個李總監抓了一把頭髮,才讓人看清他還是一個二十七八的年輕人,挺普通的模樣,“南楓鎮裡根本就沒有能觸發這個任務的條件,你們的資料查出來沒有?”
“呃,李總……李哥,資料沒有不正常的地方,就是一個1級都沒有新手,在南楓鎮客棧裡觸發了情節,我們技術部的人全部在這裡上班,就算哪個嘴上不牢的跟親戚朋友說了那個帳房先生是個不一般的NPC,但玩家出生地點是系統自動分配的誰知道自己能到南楓鎮去,再說這個終極副本的任務情節,都是李哥親自安排的,除了你,誰也不知道要怎麼觸發啊。”
“……他的狀態是易容中,名字也是假的,要觸發情節,就是有人懷疑他的身份。”
“呃,這不是很容易瞎貓碰上死耗子?”
“容易什麼!!”那李哥沒好氣的道,“需要玩家正義值不為負,之前沒有見過‘梁先生’,也沒人介紹這個NPC給該玩家知道的情況下,玩家自己對這個NPC的姓名和身份產生懷疑,出聲詢問,還必須是先懷疑名字,再懷疑身份,這麼苛刻的觸發條件,你給我說很容易?”
“那啥,李哥你設定這麼……做啥呀,好好的怎麼會有人懷疑非戰鬥NPC?”
“廢話,我有留破綻,就是這個NPC的眼睛,高手的眼睛懂不懂?!”
“不懂……”
見總監又要發飆,技術部的工作人員趕緊轉移話題:
“等等,現在的問題是,鬼使神差的一個0級嫩手莫名其妙的懷疑了,觸發任務,遊戲進度加快倒沒說什麼,九州的BOSS們都不是省油的燈,李哥現在我們擔心的是,會不會是NPC自己有意誘使玩家做出懷疑,謝紫衣的虛擬人格智商有157,比我們在場大多數人都聰明得多……”
“瞎擔心,目前謝紫衣的一切資料都處於未開啟狀態,他連自己真正名字叫什麼都搞不清楚,能幹嘛?即使是個殺老鼠的任務,如果玩家不觸發,NPC根本就不知道,按計劃謝紫衣在南楓鎮至少應該待上個三個月甚至半年,才有可能不繼續做帳房先生,那客棧可是破得連房子都漏雨,髒兮兮的亂七八糟,智商這麼高的BOSS,他憋屈的越厲害,到時候就越不吝嗇他的能力,正好可以把那個時候等級普遍過40的玩家們狠狠打擊一下,哇哈哈……”
眾人一起擦汗,黑線,無語。
第五章:同一個屋簷下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所有帶著隱藏任務的NPC都很苦逼。
因為在被觸發前,連他們自己也不知道,自個身上帶的那個任務到底是什麼,除了傻傻的等一個走狗屎運的玩家來觸發外,還是只能傻等。比如荒郊野外迷路中的落魄刀客,他就只能一直在迷路,繞著一個固定的圈子走啊走啊,因為系統規定他不能擅自離開,所以NPC明明可以找到路的,卻只能繼續他的迷路大業,一邊痛苦的抓兔子撿果子野外求生,一邊在心裡詛咒著該死的玩家到底要什麼時候出現。
不過像迷路這樣表現明顯的NPC還不是最淒慘的,因為只要經過的玩家一多,這固定繞圈子的古怪行為肯定會被玩家發現,所以被觸發也就是一個時間問題,悲慘的是那種住在懸崖下的隱士高人,至少他們得等一個不小心失足掉崖的玩家吧,以及與之相反,被系統安排混在人堆裡偽裝普通NPC的那種,比如,南楓鎮客棧的帳房先生。
但有什麼辦法呢?
帶著任務,傻等不知道啥時候會撞大運的玩家,是NPC的基本義務。
比如上門幫齊家大嬸送東西的玩家一來,客棧裡的那個店小二也才曉得原來他自個還有老娘的,在接到被送來的包袱同時,系統自動分配NPC要給玩家的報酬,所以這個破客棧的店小二才有錢給玩家任務獎勵。不過說起來,那個玩家……
南楓鎮客棧的帳房想著白天來的那個頗是冒失的傢夥。
九州給每個玩家設定遊戲人物的年齡是從15歲到25歲,容貌細節取自玩家自身,允許適當調節,所以出現在遊戲裡的每個玩家應該都醜不到哪裡去,漠寒選擇的人物是20歲,除了很認真的把皮膚往小麥色調之外,根本就沒怎麼改動容貌,穿著玩家都有的粗布衣裳,半長的頭髮隨便用系統給的布條一系,眼睛明亮,彎眉笑瞳,就是眼角微微帶勾,不笑也帶著三分笑。
這種長相會給人什麼印象就純粹要看氣質了,要是心思太深的愛算計人的,難免皮笑肉不笑,被評價為笑面虎,要是太過清秀女氣,就成了桃花眼,好在漠寒跟他真正的名字一樣是個爽朗大方,偶爾脫線的行動派,就算再腹誹也不會說別人不是,寧可一個人憋著慢慢鬱悶,所以就會讓人感覺這年輕人脾氣好,又挺實在可靠,不然齊家大嬸那個任務他是不可能接到的,NPC托玩家送東西,絕對不會找兇神惡煞或者賊眉鼠眼怎麼看怎麼不像好人的類型。
只是,0級啊……大約連老鼠都追不上吧。
初聽到系統提示被觸發任務時,說不高興是假的,這就好比一個人已經認清現實,決定沒邊沒際傻等的時候,馬上希望就送到了眼前,可還沒高興完就發現送希望的那個人也太垃圾了,根本什麼忙都幫不上,什麼事也做不了,你還得繼續傻等。
也許玩家升級也是不慢的,但——
寒風從牆壁的縫隙與搖搖欲墜的房頂灌進來,斜梁上吱吱的跑過幾隻老鼠,都沒在客棧裡停留,順著破舊的房椽攀上沒一塊完好的瓦片,在初升的月色下歡快的跑向附近的屋子。兩個店小二收拾完了桌椅,都已經回家了,至少他們家再破,還不至於漏雨。
空蕩蕩的客棧裡只剩下連油燈都捨不得點的掌櫃,和依舊看著破算盤發呆的帳房先生。
沒錯,這個客棧之所以會這麼破的原因,就是這個掌櫃太吝嗇了,從白天的表現來看,除了每天的工錢之外,一餐飯一口水都不給夥計,所以我們的帳房先生忍了很長時間,才發現客棧不管飯,他也只能餓著,因為系統沒有給他一個銅板,而他又不像那兩個夥計,掌櫃的是按天給工錢(就這樣那兩個夥計今天還被掌櫃找理由各扣了兩文錢),做為固定身份的NPC,系統還限制他不能離開客棧。
這是要他活活餓上一個月,等掌櫃給他結工錢嗎?
NPC的生命值,雖然優點在於不管做什麼事都一樣是一個時辰兩點,但一天怎麼也會消失24點,活活餓著的結果是什麼不言而喻,最要命的是他連自己能挨多久都不知道,他那一行屬性是問號,看不見!!難道要他去廚房看看能不能偷到吃的嗎,算了吧,連老鼠都不在這破房子裡停留,他肯定除了冷掉的鍋灶與木柴外啥也找不到。
沒道理系統會不給NPC活路,除非是打算等他死了,再刷新一個帳房先生。
呃……難道他的隱藏任務就是餓到快死的時候,對玩家說幾句關係下麵任務的遺言?
客棧打烊後,做為帳房總算可以離開那個破算盤邊上,順著一踩就會發出怪聲仿佛要倒塌的木制樓梯,梁先生沒精打采的推開了系統給他唯一的福利,一間房,一張床。
……!!
好像走錯了。
他默默的關上房門,眼前掌櫃急急忙忙啃饅頭的模樣還揮之不去。
真正吝嗇的人,就是自己也捨不得吃好的,雖然掌櫃沒給夥計,帳房一口吃的一口水,但他自己也一樣跟著活活餓了一天,現在躲在屋子裡啃的饅頭,都幹硬的掉細渣,牙齒要是不好都咬不動。尤其最最關鍵的是,做為一個智力沒問題的NPC,梁先生很清楚,這個所謂吝嗇得要死,連幹硬饅頭都不管飯的掌櫃,很難說是不是真的是一個吝嗇鬼,凡非重要NPC,智慧電腦都不會費心去安排虛擬人格的性情細節讓他完全契合那個身份,所以才會有不想乞討的乞丐,根本不想調戲姑娘的地痞……
在覺得掌櫃肯定也被所謂吝嗇逼得甚是痛苦後,帳房先生心情稍有安慰的進了自己房門。
他是沒錢吃只能餓著,掌櫃卻是有錢吃也只能挨著。
客棧二樓的房間簡直比下麵的大堂還慘。
當然不排除好的,不漏雨,地面不開裂,床板不中間斷掉的房間都是留給客人的(真的會有嘛?),省下來最破的兩間一間被掌櫃住了,所以最破的就歸梁先生了。
這已經不是破,不是寒磣的問題。
——這種房間能夠住人嗎?!
連被子都沒有,更別說帳子枕頭什麼的了,硬邦邦的床板是三塊斷開的破木板拼成的,透過有裂痕的地板甚至能看得見下面一樓的櫃檯,牆壁上密密麻麻的縫隙可以看得見隔壁房間用泥巴糊過了牆,站在房間裡都能沐浴到月光,系統到底是哪裡看他不順眼了要這麼折騰——帳房先生默默的關上房門,往樓下走,起碼他確定那個放破算盤的櫃檯躺上去都比這房間裡的床舒服。
“咣咣咣!”
有人在敲客棧門。
剛試了下櫃檯高度,估摸著是不是要找個結實點的凳子踩著爬上去的梁先生微微一驚,因為擔心客棧的破門會徹底倒下來,讓他連大堂都沒得住,所以無可選擇,只能走過去開門。
“喂喂,就算包子鋪糧鋪晚上都關門,你們客棧為什麼要打烊——呃!梁先生?”
站在門口的正是漠寒,他正有些尷尬的摸著腦門:
“這個,真的打烊了?連夥計都不在,還讓帳房來開門?”
“……”
所以玩家都是沒有常識的嗎?
梁先生忍了半天,終於還是解釋了:
“宵禁。”
“消盡?什麼消盡,連連看嗎——呃!”漠寒驟然醒悟,有些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什麼,宵禁?”
泥煤!九州果然沒有最坑爹只有更坑爹,晚上一般都是網游的黃金時間嗷嗷,它居然有宵禁!居然用了宵禁的設定!!
漠寒是中文系的,當然知道宵禁是什麼意思,在古代一更以後五更以前都不允許平民在街道上走動,要是被巡夜與打更的抓到,那是直接打板子沒商量。以為打更的是專司喊“天乾物燥小心火燭”的你就被電視劇坑了,人家幹的是巡邏保衛監督工作,順帶報時而已。
最重要的是一更可不是淩晨一點,一更是戌時,就是19點整,新聞聯播才開始看見主播親切的說開場詞有木有!!而五更是淩晨三點,通常宅族這個時候才上床有木有!!
不要覺得淩晨三點起床早,據說京官淩晨三點就要在午門外等著上朝了,管你是二三十歲的青壯年,還是六七十歲的閣老,除非那個皇帝是昏君不上朝……
“……只要不被抓到,宵禁就是一紙空文。”梁先生淡淡的說。
官府是官府,江湖是江湖,俠以武犯禁,宵禁只是其中之一,也是最不起眼的。
小鎮子小村落的宵禁,並不是那麼嚴苛,因為巡夜的人不多,要躲過去即使不懂武功,只要運氣好身手靈活還是有可能的,但有縣官以上官府機構駐守的城裡,就相當嚴密了,不過——
“我才1級。”
漠寒幾乎忘了眼前是個NPC,受打擊太大,目前他只能選擇下線,或者待在這破客棧裡,漠寒無力的往邊上的長凳一坐,結果那凳子缺了條腿,他連凳子帶人一起摔倒了。
“你真的沒什麼任……沒什麼忙要我幫嗎?”
有,他擔心自己會餓死——梁先生默默的想,但系統沒有給他發佈任務給玩家的選項。
“這位客官!”掌櫃的大嗓門從樓上響起了,看來是被漠寒剛才敲門和摔倒的聲音驚動,一竄就從破破爛爛的樓梯上奔過來,笑容可掬,好像他開得客棧賓至如歸,熱水美食啥都有的,
“樓上有空的客房,二十文一夜,需要別的東西另外加錢。”
——比如被子,枕頭,床板之類的?梁先生忍不住在心裡默念。
“……”漠寒全部家當才二十六文錢,他努力擠出笑容,讓自己看上去沒那麼窮酸相,“掌櫃的,我是幹零工糊口的,您有什麼事,可以讓我幫忙,不要您工錢,只要管吃管住……呃,住也不要,能留我屋簷下過夜就可以了。”
掌櫃頓時拉下臉,不快道:“走,走,我這裡不缺人!”
“或者您不管三餐也可以,管一餐怎麼樣……”
掌櫃這才仔細打量了漠寒一眼,很是不屑道:
“你能做什麼?”
“我……我,對了,我可以幫你抓老鼠的。”
“我家客棧裡沒有老鼠!”
“啊?”不可能吧,破成這樣都沒老鼠?
站在一邊的梁先生默默想著,不,是老鼠都能餓死……
“那別的也可以,比如蒼蠅或者……”漠寒絞盡腦汁的想措辭。
“噢,這麼說來!”掌櫃若有所思。
“掌櫃的你答應我了!”
“恩,你就留下吧,我先雇你一天,只管一餐,不給工錢的!”
“行,行!”漠寒點頭如搗蒜。
梁先生已經不忍,扭頭走開了,那一餐絕對是一個幹得可以把牙齒磕掉的饅頭,不,可能只有半個,掌櫃不可能給別人跟他自己一樣的待遇。
只聽得後面漠寒還在問:
“那我要做些什麼?”
“我這裡雖然沒有老鼠,不過有黃鼠狼,你去把它們打死吧!”
“唉?!”
第六章:神器春雨
全息網遊九州公測的當天晚上,論壇再次被充滿怨氣的玩家們灌滿了水,那個極其坑爹又極其符合歷史的宵禁令,讓除了某些出生在深山鄉村裡的玩家倖免於難,其他稍微人煙興旺一點的地方都有打更與巡夜的NPC,將那些完全沒有準備的玩家們抓個正著。
古代違反宵禁令的,統統要被拖到衙門打四十板子,九州再真實也不會為了這種小事將玩家押到遊戲裡的衙門去招待,那玩家就要去找消費者協會說被侵犯人權了……但九州系統設置的懲罰規定也不是玩家能夠接受了的——被抓到一次罰款十文,同一夜抓到第二次繳納二十文,第三次直接被投入牢房,關押一小時,下線時間不算……身上銅板不夠支付罰款的,直接丟進牢房……
於是大批被關進去的玩家,線上破口大駡覺得不過癮,紛紛爬上論壇大訴苦水。
就在眾人義憤填膺,迅速灌水蓋樓的時候,突然九州遊戲內出現的一則系統公告,自動刷上了論壇。
——“恭喜錦紅集玩家【米扇】第一個達到10級,已獲得縣府內通行的路引,將在宵禁解開後,前往常州”——
什麼叫重磅炸彈,這簡直是小型核彈,在九州公測啟動後的第十四個小時,晚上十點半的時候,大部分玩家還掙紮在3級左右,高端玩家也不過走在5級沖6級的途中,居然就有人10級了!!
還不是之前帖子熱門話題裡的任何一個,也不是那些發帖爆出升級賺錢技巧中的任何一個,頓時大多數玩家都很不是滋味,覺得這傢夥悶聲不吭的找到了訣竅,也不分享,極不厚道,一時論壇上質疑聲與聲討發言鋪天蓋地,九州的升級很不容易,0級到1級只要10點經驗,但到1級到2級卻要80點,3級是400點……等到5級升6級的時候,經驗已經到了很恐怖的1000點,就算想懷疑那個傢夥是作弊,奈何所有的網遊掛機系統都不適合全息網遊,而且九州的升級基本上都靠做任務,根本就沒大批固定刷新的小怪給玩家砍,唯一的老鼠還會東竄西跳難逮得要死。
群情激奮了半個小時,那個ID為米扇的幸運玩家大約是怕被人用口水噴死,上論壇來發了個帖子。
這帖子的點擊幾分鐘就過了萬,看完帖後,所有斥駡都沒聲音了,就剩下一片羡慕妒忌的留言。
九州官方論壇的發言ID是綁定的,即為玩家遊戲名,無法更改,不登陸無法發言,所以那第一個沖上10級的米扇極其無辜的說,他跑進了集鎮裡的一家書院想接任務升級,說來也很輕鬆,就是幫裡面的教書先生們到書庫裡找找典籍,經驗值不高,但好在不是一次性任務,可以重複做,到下午的時候剛升到3級,忽然書院有一個NPC問他懂不懂三字經千字文,恰好這個米扇就是學古文的,當著NPC面背了一遍後,莫名其妙成了書院的學生,花幾個小時把簡單點的論語,孟子統統在NPC面前背過關……這東西他玩遊戲前就懂一些,於是很坑爹的就看著經驗蹭蹭的往上冒,到剛才直接就10級了,書院的NPC對他囉嗦了一堆,大意是讓他去州府下的縣學裡去求學。
至於為什麼會這樣,米扇已經打電話諮詢過九州遊戲公司了,官方對他這種離譜到極點的飛速升級法的解釋是:
玩家在10級的時候可以選擇職業,就是通常遊戲所說的一轉,三百六十行啥都有,不過大致分為三類,即將來要走科考投身官場的,和懂武功的江湖人士,以及純生活技能玩家,在10級以前,經驗最高升級最快的是書生學子,幾乎是旁人的100倍,至於為什麼,古人有句話呀,所謂“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怎麼得也比你碼頭抗大包做任務來的飛速,還不損生命值。
——喂喂,九州你有下限嗎?你還能更坑爹一點嘛?!
但看完官方資料下麵的說明,差點就像下午一個帖子導致全民滅鼠熱潮一樣,來個全民投奔私塾書院熱的玩家們冷靜下來了。
九州雖然允許玩家有多個職業,但第二個職業是40級以後才能選擇的,並且浪費了一次升職原職業的機會,書生學子類玩家,在10級之後,升級速度就會慢下來,因為現實中你最多懂點論語你總不可能詩詞歌賦啥都會,當然如果玩家水準高到在現實裡就懂寫八股文,一個月升到50級也沒問題,咳,去吧,只要你把四書五經都背通了也懂詩詞格律,40級的秀才絕對沒問題……這是遊戲,只要你背過,書本就自動錄入可以隨時顯示供玩家翻找,不用你熟到看上句就想到下句,玩家去考科舉那簡直就是開卷考試,資料隨便抄,只要文章觀點不出錯,美好的未來就等著你了,當然,請你使用文言文……
霎時米扇的帖子下就全是同情之詞了,坑爹啊,等40級換職業吧,這條路正常人走不下去的有木有!
大家是來快意江湖的,專門到遊戲裡來考試是哪一種抽風啊?考寫作文就算了,泥煤還要使用文言文,比寫英語四級作文牙痛多了。
那啥前面有堵牆,請米扇你自由的……撞上去吧!
論壇上風起雲湧,幾經變換,南楓鎮破客棧裡的漠寒一點都不知道
系統全九州喊話,讓米扇成為風雲人物的時候,漠寒正因為頻道裡南楓鎮破口大駡宵禁令的玩家太吵,就遮罩了消息,蹲在長滿荒草的客棧後院裡,傻眼的看著那幾隻四腳短小,學名叫黃鼬的生物。
“黃鼬(黃鼠狼),5級,身軀柔軟,尤其是腰,可以穿越狹窄的縫隙,甚至鑽進鼠洞,能攀援,會游水,性情暴戾,對於弱小於自身的生物,即使不吃,也要將對方咬死,氣味攻擊有很大傷害,導致生命值一次性下降五點,3只以上釋放有暈眩幾率。”
漠寒苦著臉看著系統顯示的屬性,無語問蒼天。
呃,今夜月色很好。
院子裡到處都是腐朽和散開的木頭,隨手拎一根當兵器是沒問題,不過就憑他十二點生命,4體力,8敏捷,1聲望的屬性,只怕會飲恨在這幾隻小動物身上啊,就算沒把升級的5點自由屬性點加到敏捷上去,加別的他也一樣敲不死黃鼠狼。
“居然還帶毒系攻擊加成…&h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