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多寶格公告:
新朋友們請先看「多寶格板規」來認識本站

天空好友隨意請自加
噗浪好友看情形,歡迎加粉絲,我很少發私噗
  • 1582724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38

    追蹤人氣

天堂放逐者-- 那些悲催的BOSS們之網遊 就是不想死(第四、五、六卷)

轉載自秘密論壇
 
第四卷:名動江湖
第三十四章:東風夜放花千樹
在九州,正確的說法是在古代,元宵節是一個很隆重的日子,玩家們原來以為最多三天解除宵禁看個花燈什麼的,結果九州從正月初八開始,燃燈不歇,將一直持續到正月十七,煙火成串升空,龍銜火樹千燈焰,夜色如晝,哪怕一座小城街道上也是熙熙攘攘,到處都是人。
平常都見不過半個閨閣小姐,全部帶著丫鬟,坐著馬車來賞花燈,過於矜持的只能遠遠瞄見一個美好的側影,大多數小家碧玉都是成群結隊,說笑著興奮的穿梭在花燈裡,因為這是年輕女孩唯一能出來玩的機會,浴室香風綠鬢,環佩叮咚,光影因風又忽明忽暗,笑顏如花,幾疑凡塵俗世,哪怕是被羅衣絛帶輕輕拂過,也有不少人露出色授魂消的茫然,更別提明眸麗色,似不經意的一瞟,街市上的人實在太多了,哪怕她看的不是你,也會有這種錯覺。
太美好了,太幸福了——
不少玩家都感動得眼淚盈眶,就是那多情的一眼瞄過之後,小姐以袖掩面,從你身邊走過,挪近另一個高大英俊的NPC這種打擊有點大……咳咳,論壇上已經有人發資料安慰這些自信心飽受打擊的玩家,元宵節是古代年輕女子少有的能出門的機會,所以她們都會選在這一天偷偷的跟意中人約見面,即使是家教再嚴的大家閨秀,只要有了心儀的物件,總壓抑不住她們的情思,只不過按照矜持,她們會打發丫鬟帶了信物去給意中人,自己坐在馬車簾子後面悄悄往外瞄罷了,所以不用受打擊,可能人家都是事先就郎有情妾有意,你這個半途路過的,只不過是元宵節街道佈景,攤手。
古人跟現代人不同,可能是某個家族場合,或者燒香拜佛的時候遠遠瞥到對方一眼,心裡就中意了,多方打聽,好不容易才能傳個信物什麼的,而這等豔福,古代男人都來者不拒,幸運的可能見到對方長啥樣,就是再沒份也能得到一方香帕,陶醉的揣在懷裡,就能跟同窗好友什麼的炫耀去了,所謂元宵節,其實就是中國的情人節,倒不是大家以為的七夕,或者說七夕已經定情的人專利,元宵節什麼的還處於初級階段,通常這個時候,還沒有死去活來多番掙扎的苦悲史,最初有好感偷偷接觸什麼的最美好了。
因為禮教與閨譽,這些男子,通常連小姐家世,姓啥名誰都不知道,癡癡的拿著手帕信物什麼的,第二年元宵節還等在老地方,結果再也不見去年的佳人,對方可能迫于家族出嫁了,也可能香消玉殞病死,反之亦然,總之十丈紅塵碧落黃泉,是再也不見,也就只能成為一段美好而憂傷的記憶。
這就是歐陽修那首“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今年元夜時,花與燈依舊,不見去年人,淚濕春衫袖”,於是九州的正月十五前後,九州的伺服器幾乎爆滿,每天都在刷新同時線上人數記錄。
漠寒下午考完最後一場上線,在一個攤子上吃了碗熱騰騰的元宵,蹲在那裡看了半天三國五虎上將圖案的走馬燈,繞過被小孩圍著的賣糖葫蘆老頭,準備再買個米糕當零食的時候,突兀的眼角一跳,立刻閃身。
果然!那些大人物手下的手下的小頭頭,終於不耐煩教唆地痞幫派來找麻煩,元宵節還雇了殺手來,不知道有沒有付給殺手法定假日三倍報酬神馬的。
頭也不回躲過了一柄彎刀的漠寒淡定的在心裡表示同情。
不過殺手就是殺手,跟電視劇裡面那些穿著黑衣,蒙著臉拿把刀一擁而上砍人的那垃圾水準是絕對不一樣的,都是長相裝束沒什麼特色的普通NPC,表情也很正常,彎刀很窄,即使在這麼擁擠的人潮裡,寬袖掩飾下一刀精准歹毒的往致命處砍,保證讓警覺心差的人死了之後還被人群擠出十幾米,才會砰然倒下引起驚恐,人家是殺手耶,不是打手。沒有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的能耐,當啥殺手。
漠寒這回就森森的覺得點數全加到敏捷上的優勢,在人群裡遊魚似的滑出去好遠,洋洋自得,電視上的淩波微步也不過他這種效果,忽覺脊背一寒,內功高發現有殺氣什麼的很正常,於是他想也不想的就一個猛翻身,飛速的拔劍出鞘。
光似流星,游龍出淵,這是極快的一劍,事實上漠寒速度最快的就是他抽劍出鞘的第一招。勢如長虹,瞬間成連天光幕,只聽叮叮噹當一片密集的撞響,然後是一陣入木三分的急雨響,周圍人群這才驚駭叫了一聲,四下散開,見漠寒持劍警惕的注視四周,而一排細細的錐子樣的暗器在燈光下閃著暗藍的美麗光輝,釘在他身後的一家鋪子的牌匾上。
半晌,都不見一個可疑人影,也沒再動手,那鋪子裡的夥計氣呼呼的挽了袖子就要上來理論。
漠寒黑線的看著被他毀了的牌匾,又看看周圍表情驚慌的NPC,靈機一動,手腕一翻,就挽了個很是漂亮的劍花,笑眯眯拱手道:“在下河間人士,路過京城,請鄉親們有錢的捧個錢場,沒錢的捧個人場。”
人群這才哄的一聲叫起好來,剛才那手劍耍的太帥了,既然是賣藝的,那就用不著擔心了,膽子大的好嚷嚷著要再來一個。完全不知道漠寒方才如果只顧著自己,他們之中有三五個人搞不好要刷新一次。
賣藝也是走江湖的一部分啊,半刻鐘後,漠寒笑嘻嘻的將收到的大半銅板給了鋪子夥計做賠償,自己還賺了十幾枚,夜宵零食什麼的統統有著落了,武當山出來的華淩道長表示,京城賣藝的手段都太奇幻,不是噴火,就是胸口碎大石或是生吞劍,他隨便將劍亂揮揮,也不用啥招數,漂亮好看就行,跟那些震撼版的賣藝完全是兩個流派,又叫座又叫好,哥們以後走投無路就用這招,唔,不怕沒飯吃。
月色燈光滿帝城,香車寶輦溢通衢。
果然沒有宵禁的人生最美好了!
從街頭一路吃到街尾,每一樣不同的吃食全部來上半份一點什麼的,美其名曰補充生命值,因為中途又不動聲色的化解殺手襲擊三次,被迫賣藝一次,殺手的襲擊一次比一次狠,還砍掉了他一半生命值,要知道他生命值是武當高級內功加成的啊,比50級的玩家都高,於是吃了很多東西,錢雖然出得多,但進得更多,晚上劍光漂亮起來,比煙火還好看,而且煙火在天上放,距離未免有點遙遠,也就是個花的形狀,更複雜的煙花古代沒有,劍法那就不一樣了。
很快,不少年輕姑娘投來的目光就炙熱起來。
漠寒已經莫名其妙接到兩個小丫鬟塞來的香囊一個,小瓔珞如意結一個,黑線無比。
京城的玩家比起NPC當然極少,但人數並不少,當然有看見漠寒賣藝賺錢的,也看見了氣氛轉變,森森的妒忌之情啊,漠寒只能無語的聽著世界頻道的刷新。
【魏當帥】:那個瘋子道士在元宵節賺錢還賺NPC美女的芳心啊!
【東河】:哪條街?哥幾個砍了他去!
【風妹紙】:大冬瓜你算了吧,就憑你那35級?
【東河】:靠,你小樣怎麼著?不知道我哥是遲素齋啊。
【風妹紙】:切,先叫你哥上京城來再說。
真有錢呐,世界頻道二十個字十文錢啊!在那上面吵架的都是牛人!漠寒趕緊閃人,他後面已經跟了一群殺手了,不要再給他來一群玩家追殺。
要不要找個偏僻的巷道,將殺手引進去滅掉呢?
一定有好多經驗值,沒聽到剛才35級的玩家都被人鄙視了,他28級的需要挖個坑把自己埋掉。
半刻鐘後,漠寒痛苦的抱住頭,這就好像他高中時放學擠公交那樣!
泥煤中國哪裡來的那麼多人啊~~
不是找不到沒人的地方,而是很難走出去啊,到處都是人擠人,又到處是花燈,亮得晃眼,他那輕功穿梭人群中是沒問題的,可關鍵是他迷路了啊喂,這根本就不是他混了一個月的京城吧,是各種彩燈走馬燈懸燈組合的時間,光影交錯,煙火耀眼,本來認識的建築都不敢認了,更別說京城那四四方方,到處都一樣的格局。
他再也不吐槽八點檔那種小孩在元宵節燈會上走丟被拐走,N年後跟親兄弟相殺的電視劇情節老套了,因為他也把自己丟了……
身邊是興致勃勃猜燈謎的人群,遠遠看,白玉牌坊掛滿了精巧的花燈,就是站著不動,也不由自主的被人群裹挾著向前,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除了人群,就是停在街道邊的裝飾華麗的馬車,還有酒樓護欄邊,笑語盈盈的年輕女子,寶馬雕車香滿路。笙歌夜唱,清亮繚繞,每經過一地,都有許多人想駐足伸頭,奈何都被擠得不得不動,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不時有那麼一處空隙,都是賣藝的,火把組成的紅龍,上下翻騰,與舞獅的上竄下躍耍得好不精神。
不會殺手也迷路了,或者找不到他了吧。
漠寒一個時辰後還沒等到下一次襲擊,已經挑眉,認真開始看燈景了,如此輝煌,果然只有九州有,現代的COS再敬業也沒這麼大場面,而燈盞就光怪陸離的霓虹閃爍,沒這個情調氣氛。
唉,多麼符合美好詩詞的感覺,好像在人群中,又仿佛與這熱鬧隔了很遠。
這個時候,如果能——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
漠寒嘴裡念著,覺得很美好,於是就給面子的COS一把,扭著脖子,轉動身體來個三百六十度旋轉,其實自己也覺得太帶感了,可惜他想找的那個人是不可能出現在……!!
正轉到三百度的漠寒猛然一震,渾身僵硬。
懸掛著昭君出塞、西施浣紗、貂蟬拜月、貴妃醉酒四色緋紅精巧蓮花燈的酒樓上方,三層的鮮紅窗櫺那,有一個倒影,那麼朦朧,卻那般風華,烏髮昳麗逶迤披在肩上,直到腰際,明紫色的衣裳……
似是感覺到樓下分外熾熱的目光,那人影微微一轉,低頭望來。
夜幕燈火隨風忽明忽暗,煙花璀璨,映襯著眉淡如遠山,眼廓狹長,鳳目含帶寂清孤的氣息,肌膚冰白,唇色淺淡,溫雅雋美,只那一眼,便叫人目眩神迷無法呼吸。
“梁……梁先——!!”
漠寒激動的表情又突然沒來由的僵硬住。生生的把高喊的最後一個字咽在喉嚨裡,臉漲得通紅,轉瞬又慘白,因為那人正溫和的朝他微微笑,因為他認出來了!!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在燈火闌珊處的卻不是那個,是另外一個!!!
泥煤的一定是他回頭的方式不對!〒_
漠寒一臉血的簡直要嚎啕伏地。
半刻鐘後,漠寒像上刑場似的拖著步子上了含微樓三樓最角落的窗前。
“華淩。”
“是,師父,我知道我很有趣,你不用再提醒我了,嗚嗚,還有,師父,九州系統抽了吧?”
“……”
“要不然,你怎麼會被刷新在這裡?”
湛羅真人正襟危坐,拂塵輕揚,搭在肩上,輕咳一聲,漠寒這才發現對面坐的竟是許久不見的太子殿下。靠,這兩個人是怎麼對上的啊,這是神馬情況啊,求解釋!!
太子舒重衍,由於全盤目擊了漠寒剛才戲劇式的變化,正忍笑忍得痛苦,斷斷續續道:“父皇篤信道教……新年天壇祭祀的時候,冊封武當湛羅真人為……國師……”
“蝦米?!”
漠寒整張臉都扭曲了,寫著你騙我的吧你一定是騙我的,就我師父這貨還國師?
“咳,是這樣,所以國師要進京來……”拜謝冊封神馬的,走程式啊。
“真的是國師?”
面對漠寒的絕然質疑,湛羅真人似笑非笑,漠寒脊背發涼,兩眼一翻,就想暈過去。
靠,真是國師,這個國家一定要完蛋了,一定是!!
第三十五章:高手是怎樣煉成的
儘管要到正月二十一,各大衙門才會開啟年前封存的官印筆墨,表示正式銷假上班,但除夕,正月初一,初三,元宵的祭天,叩安文武百官還是要穿戴整齊去皇宮的,只不過無緊急情況,不辦公務罷了,皇帝還要賜福字給四品以上的官員,個別德高望重的還能拿財物擺設的賞賜。就算啥都沒有,對不起,也請你站在寒風裡山呼萬歲,最後分到一小口御賜酒,還麻煩你一定要擺出感激涕零的表情——目前在京城兵營裡混飯吃當小兵頭目的玩家,森森的感到以後的日子及其難捱,是說如果有人一路考科舉好不容易當官,或者邊疆沙場百戰歸來當參將了,還要回來給一個NPC磕頭,要給不少NPC比如宰相尚書什麼的賠笑,太兇殘了有木有,九州客服的電話再次暴掉。
接投訴電話的工作人員無比淡定的聽著玩家們的咆哮,然後:
那啥,請看宣傳詞,穿越就是介樣子的好吧,沒有瑪麗蘇外掛加成的,NPC也沒有腦殘負面屬性加成的,親你權謀手段懂咩?左右逢源懂咩?真知灼見高瞻遠矚忍一時之氣保百年之身懂咩?啥,沒有這個天賦,那建議去翰林院,想權傾天下謀朝篡位光用武力,或者光會背書怎麼行,哦,乃們要控告九州沒有人權?親,古代有這玩意嗎,多少錢一斤,包不包郵,團購可以嗎親!
——摔!哪個玩家下次再打投訴電話那傢伙一定是白癡!!
怪不得遊戲公敵從來不是BOSS,而是客服!!
官方論壇上最熱的帖子,就是之前被那個NPC家族送上京參加選秀的女玩家發的,她如願以償的當上了一個小宮女,是服侍言淑妃貼身宮女的宮女,擦汗,直面宮鬥大戲,實在讓人毛骨悚然,皇宮裡的妃嬪從來不像電視劇裡姐姐妹妹的口蜜腹劍,她們都待在各自的宮殿裡,輕易不會出門。
看電視劇好像所有妃子都愛逛御花園似的,那樣性格的嬪妃在皇宮裡絕對活不久,所謂待著不動最安全,皇宮是很大的,不是某某財主的後院,妻妾抬頭不見低頭見,舒朝的皇帝沒有皇后,也沒有太后,所以都不用早上去叩安,很多人互相都不認識,品級相差兩級以上的嬪妃根本不屑于跟對方對眼,整個皇城都似乎在一片死寂肅穆裡,如果以為這是死水一潭,那就蠢透了,這裡死人就像喝水吃飯,而且都是沒聲沒息的,沒哪個太監宮女是多嘴多舌的,你以為宮裡發生了什麼事,第二天就會傳遍了嗎?可能要到下個月才可能聽說到。如果皇帝的心情如何,隨便一個得寵的妃子都能知道,還要古代的間諜機構大內密探跟錦衣衛幹嘛?當然在九州裡,形同錦衣衛的機構叫飛魚衛,東廠西廠一應俱全。
當宮女一月重生七次,傷不起啊有木有,光試毒就試死四次。
得到的經驗升的級數全部又掉完了……不過收穫就是看到很多美女,很多華衣美服,電視劇裡的滿頭不知道戴了啥的妃子到九州來百分百被當妖怪,這是一個連釵,衣色,衣上花紋都分等級的時代,不是頭上戴的東西越多,品級就越高……然後這個帖子最火的是獨家盤點九州皇宮裡的帥哥。
這個當宮女的玩家掛淚流滿臉的表清說,皇宮目前見過最帥的是玉函宮的應總管,沒錯,就是太監,你沒看錯,然後是大內一等羅侍衛,對,你也沒看錯,後宮的女人只能看到這兩種男人,什麼皇子是隨便能見到的嗎,皇帝就更不用說了,不過太子的系統設定才16歲,九州開服一個月後就強邀宰相為己加冠,公然與皇帝作對,是個狠角色喲,年華又好,皇帝嘛四十歲的大叔想來就沒啥看頭,不過元宵節後有一個大消息,皇帝冊封的國師上京來了,是從侍衛那邊聽來的,泥煤那個國師比後宮第一美人肖貴妃還漂亮啊!!
捶地,當小宮女的看不到,太可惜了!
一帖掀起千層浪,那是當然的,本來這個帖子只有女玩家關注,後來所有玩家都刷了,一邊對掐,有的說國師美人一定是女的,另一方說古代男尊女卑,沒聽說女的能當國師,再說國師不都是出家人嗎,道士還好,一個光頭和尚帥什麼呀,頓時遲素齋跟他的粉絲黨就沖上來了,說貧僧就是個帥和尚怎麼了,正掐得有勁,武當派的玩家涼涼的發帖,說九州正月初三玄嶽觀接到朝廷下旨,好像就是冊封國師的。
求武當掌教長相帖,十分鐘後滿屏都是。
於是最後話題終於到了漠寒身上,因為就算是武當派的玩家也遠遠的就見過衣服啥顏色,正月十六湛羅真人拜謝皇帝冊封時,哪個玩家是混到能上金鑾殿的?所以只有漠寒做為己知的武當掌教的徒弟,是唯一可能見過的人,群情激奮,剛才還發誓再也不打九州客服投訴電話的玩家,拗了命的要求開截圖功能與視頻功能。
可惜漠寒還不知道他已經成為過街老鼠了,世界頻道經常是關的,練功神馬的要心無旁鶩。
紫宸宮側殿,領了所謂東宮講道方士一職,卻從來沒有踏進皇城一步的漠寒,昨天就是在頭暈目眩裡跟著他師父進來的,宮牆不是兩人高,宮牆高得能遮蔽太陽,陰暗森寒,少說也有四層樓高,憑100級以下的輕功絕對翻不過,以及漠寒確定自己一個人百分百會迷路走不出去。
他今天一上線,就聽到湛羅真人不冷不熱的問他:
“華淩,你劍法練得如何?”
“師父……有個事?我劍法最近,好像已經不會練了!”漠寒苦著臉,“兩儀劍法不是十二招嗎,本來白鶴亮翅下一招是日出海崖,但我一順手,就會把隔了三招的落鴻天塹用出來,這還是看心情的,有時候又是另外一招,還用得特順手,師父,我是不是練得太嗨了練得走火入魔了?”
湛羅真人漫不經心的動作忽地一頓,然後抬頭,挑眉笑道:
“哦?”
“……”是說語氣詞什麼的最難搞,誰能聽出啥意思啊?!
別問他為什麼元宵節晚上那麼遠還能一眼認出這是他師父不是梁先生,要知道光想起湛羅真人漠寒都會脊背發涼,勿論是師父大人當面對他笑了,毛全部嚇得炸起來了有木有?這要還能認錯,那就見鬼了!!
“拔你的劍。”
“咦?”
“出招。”
漠寒囧然想,難道他師父轉行去做西門劍神了?一直在等待一個打敗自己的人?算了吧,別說他不是白雲城主,就算有這天賦,他才28級,湛羅真人287級,是差一位數,不是差一個數==
鏗鏘輕響,青鋒劍出鞘,漠寒已經是用最快最狠的速度出這一劍了。
但不知怎麼,平日裡好像周圍一切都慢下來的感覺非但沒有,相反心裡突兀的掠過一絲不安,毫無預兆他立刻擰身收勢急退,幾乎在刹那間,有涼意從鼻尖擦過。
少了一縷頭髮,要是他不變劍勢,恐怕被削斷的就是——
腰帶?!
漠寒囧極,眼角驟然收縮,驀地改變方向,也只是瞥見一塊紫色的衣袖,靠,這到底是神馬速度啊!!心念一動,索性也不轉身,仰面一劍削出,沒有穩下盤,人借勢在半空翻身,雖然看不見人影,但是毫無來由的,卻覺得對方的那一招劍法,一定是那招斜掠而上,光幕成片,走勢能刁鑽無比的日出海崖,然後自己的頭髮就會被削掉一半……於是漠寒想也不想就抱頭蹲身,滑出去好遠,順勢就是橫削而下,兩儀劍法速度最快的落鴻天塹,也是漠寒出劍最喜歡用的第一招。
劍鋒交錯,嗆然一響,青鋒劍斷成兩截,漠寒受反力摔出去跌在地上好半天沒爬起來。
“……”漠寒看著手裡的的半截劍,那叫一個欲哭無淚,三兩銀子又木有了。
這是對招嗎,從頭到尾連湛羅真人影子都沒瞧見,就看到一角袖子。
“華淩,你的內力跟輕功根基未免太差,貧道才用半成功法。”
“……”欺負徒弟不能這樣==
“但是你很好——”
湛羅真人慢吞吞的將佩劍回鞘,神色有些古怪,就在漠寒疑惑抬頭的時候,又變成玩味的似笑非笑:
“咦?”
“……很有趣。”
“……!!”
“說說看,你怎麼在看不到的情況下,猜到貧道要用‘日出海崖’的?”
漠寒從地上爬起來,納悶的摸了摸鼻子,然後搖頭:
“這還真搞不清楚,就那麼覺得。”
湛羅真人定定的瞧了漠寒一陣,就在後者心驚膽戰考慮要不要找個藉口逃命的時候,湛羅真人踱回原位,端起宮中送來的上品香茗,漫不經心的揭開小巧玲瓏的盤枝登鵲小鐘蓋,在霧氣裡似笑非笑的抬眸:
“華淩,你昨天初見我的時候,目光甚是傾心驚喜?”
“……”九州的遊戲設計師,你給NPC資料裡添加的都是什麼啊喂。
“你喜歡他?”
“……!!”
“華淩,你不覺得,該想個辦法讓貧道不說出去嗎?”
靠,他就是要殺人滅口,也要有那個本事啊。國師神馬的是長相選的吧,武林大會神馬的不是比武功是比打擊人的能力吧,湛羅真人才是天下第一有木有!
“所以貧道說什麼,你就該做什麼,不然?”
“師父說什麼,弟子本來就該做什麼……”被抓住小辮子的糾結。
“那不是真心實意,你一臉要哭的苦相,也小瞧瞧你師權與貧道說話,是什麼表情。”
他幾個師叔,是你說太陽是方的,他們都死點頭附和說從來不知道太陽是圓的囧貨好吧!
“身為武當門人,看你穿的是什麼?你像出家人嗎?”
“弟子明天……不今天就去鋪子裡訂做,換道袍。”誰來解釋下為什麼喜歡梁先生不被罵,不穿道袍反倒不像出家人了?
“你有錢?貧道怎麼聽說你去街頭賣藝?”
漠寒抽搐了下嘴角,“梁先生有給我一家玉器鋪子的地契,但因為我……這個,麻煩不斷一個人在京城晃蕩無所謂,地痞跑去砸鋪子那才糟糕。”
湛羅真人輕擱茶盞,揚眉問:“是這樣,不是你武功不濟?”
“……對對,是弟子武功不濟。”
湛羅真人你現在說太陽是三菱型的都米關係漠寒絕對點頭贊同!!
“武功不濟那就練,今天若不能從貧道手下過完三招——”
“可是,可是弟子的劍斷了!”漠寒極其理直氣壯。
湛羅真人也不瞥他一眼,徑直喊道:
“來人!”
頓時兩三個小太監全部沖進來,俐落的行禮,不斷偷瞄,甚是高興的模樣。
“國師大人,您有什麼吩咐?”
“拿劍來,有多少,拿多少。”
片刻後漠寒對著侍衛們抱來的一大捆劍默默佇立。
泥煤的,他再不成高手他自己都不相信了!!
紫宸宮週邊滿了“聽”熱鬧的大內侍衛,沒辦法,人家教徒弟武功,江湖忌諱是不能看的,不過國師什麼的對他們唯一的意義就是,武當掌教啊,那可是江湖頂級高手有木有。
半個時辰以後。
“師父那啥我頭髮都被你削光了我可以換門派去少林嗎?要不一劍砍了我唄,求系統刷新……!”
第三十六章:暴露
最新主題帖:嗷,我看見了傳說裡的國師大人!!
樓主【魏當帥】說: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這個欽天監掃地的雜役(笑神馬笑,這還要30級有門路才能混上呢)就知道有機會能看到傳說裡的美人國師的,我今天看到欽天監太史令呵斥雜役全部退下就知道有門,於是躲角落熬通宵有木有,終於在淩晨兩點給我看見太史令跟一個人上了觀星台,嗷嗷,美人啊,就遠遠的一個背影就足夠傾倒觀星台了,激動中!
一樓【遲素齋】擦,就看到一個背影嚎啥呀。
二樓【風妹紙】大濕你上次還興奮得很,一聽國師大人是武當派的,知道不是美女你就這態度,有意思嘛你,嚴重鄙視!!
三樓【遲素齋】懂神馬,出家人,不可隨意YY
四樓【秦獨岸】妹子,別跟那道貌岸然的大濕說話,來哥這裡。
五樓【席綿乃】嗤,你有國師大人的魅力嗎
六樓【秦獨岸】......
七樓【天下大同】推眼鏡,偶在研究為神馬皇帝要冊封武當掌教為國師,國師在古代不都是高僧嗎,道士很少的,偶不明白他找個美人做啥,難道是——猥瑣笑。
八樓【黃小瓜】對啊對啊,舉雙手雙腳贊同,難道是宮禁版耽美?
九樓【席綿乃】那還要下藥神馬的,武當掌教等級很高吧。
十樓【秦獨岸】摔,我對這個妹紙要看攪基的世界絕望了!淚奔~~
十一樓【黃小瓜】樓上的哥哥,儂是邪教第一高手咩,腫麼可以這樣脆弱,順說九州官方設定,皇帝是250級,武當掌教不可能比他級數還高吧。
十二樓【風妹紙】你懂啥,等級跟武功不是一回事好吧,不然我們京城那個瘋子道士,根本在45以上的高手等級排行榜上找不到,為什麼還能秒殺44級幫派NPC頭目,肯定學的是獨孤九劍!!
樓主【魏當帥】你見過他那速度嗎,快得就看見影子,而且動作又飄逸好看得很——
十三樓【東河】所以,絕對是辟邪劍法!!
十四樓【遲素齋】==
十五樓【東河】哥你還在啊,就那個叫風妹紙的,元宵節晚上在世界頻道跟我吵,還放話讓你有膽子來京城。
十六樓【齊齊】都別吵了,風姐姐,冬瓜哥哥,快來京城前門大街看熱鬧啊,瘋子道士變成瘋子和尚了!!哇,又跟人打起來了!一對五十啊,嗷,還都是平沙落雁式摔出來的,現場直播,快!
論壇裡京城的玩家們齊刷刷丟下鍵盤戴全息頭盔,他們很多是有職業的玩家,一天工作再多也就那點錢和經驗,都抱著騎驢找馬的心思,刷刷論壇找找換職業的辦法,另外就是苦練武功的門派玩家下線吃飯的時候刷論壇,所以中午十二點前後,九州官方論壇的人總是特別多。
但是古人一天只吃兩餐,早上九點鐘一次,傍晚一次,所以午飯點神馬的,實在跟他們沒關係。就算是皇帝和有錢人家也是一樣,餓了可以吃點心餑餑啥的,正餐就是雷打不動的一天兩次。所以淩晨起來幹活的人習慣買個炊餅或者家裡蒸的饅頭,熬到上午才能吃早飯。
京城的前門大街,是最繁華的地段,那裡延伸到旃華門都是鋪子,而且是有牌匾有頭臉的那種鋪子,不是地攤小市場,說的到這裡,古代對這些事的管理是很嚴格的,從唐朝開始,長安城裡就有專門的劃分,賣茶的跟賣蔬菜肉的絕對不能在一起,賣鹽賣糧跟賣瓷器的也不在一處,坊間規劃十分有序,總共分為東市與西市,那就是所謂的商業區,別的任何地方可以挑著擔子叫賣,不能擺地攤,不然——古代的律法你懂的,這就是為什麼今天去買東西叫做買“東西”,不叫買“雜貨”買“南北”的原因,甭管出門買啥都得去東市西市。
而九州京城的前門大街,只有當鋪錢莊、成衣鋪、醫館藥鋪、古玩玉器、書局、客棧酒樓茶肆,絕對沒有雜貨鋪米鋪,而賭坊青樓梨園在大家都知道的偏僻胡同裡,而鐵匠鋪鏢局車馬行這些都要委屈的窩在角落裡,所以繁華可想而知,來往的都是囊中有些錢或者有些身份的人,再不濟也是大戶人家的下人,都自認見過大世面,膽子也大,對看熱鬧情有獨鍾。
混京城的玩家氣喘吁吁的跑去一看。
靠,裡三層外三層,輕功身法不夠好體力點數不夠高還擠不進去。
正跺腳著急著呢,猛地聽圈內發出連串的喝彩,然後就是一個彪形大漢鼻青臉腫高高的被拋出來,他手裡握著的雁翎刀也飛了,驚得不遠處伸頭看的NPC連忙閃躲。
有那靈機一動的,趕緊跑到附近的酒樓上,到二樓高看總可以了吧。
乖乖,好傢伙!這都是京城羽林衛啊,嘖嘖那裝備沒得說,40級套裝,NPC等級起碼45,而且這麼囂張的,肯定是有身份有背景的NPC紈絝子弟,全部圍著三個穿著淺褐色衣甲的漢子,那裝備也精緻,目測還不好估計。
“是大內一等侍衛...”
這個時候旁觀NPC就是解惑的最好字典嗷,比度娘谷哥貼心多了,起碼沒廣告沒病毒。
羽林衛與大內侍衛的怨隙由來有之,前者多半都是家世好的子弟,甭管是不是拐彎十八路的親戚,但一般的大內侍衛都是武舉考出來的,等待在職三五年後外放去地方做武將或者邊塞打仗去,互相都很是看不起,誰要是落了單,碰見對方大堆人挑釁一定要忍著,不然就要躺著回來了。
不過讓京城人看熱鬧的顯然不是大內侍衛與羽林衛的拼鬥。
事實上那三個侍衛根本就沒動,全站在那裡笑呵呵的看熱鬧,指指點點,就見一個穿著淺色道袍的人影極快無比的閃來竄去,沒出劍,只是出招刁鑽,打得都是頸緣,肘彎,踹得都是膝蓋,就聽見痛嚎聲一片連一片,所到之處拿著雁翎刀揮砍的羽林衛被他三拳兩腳整的東倒西歪,左右最近的兩個一定是一個被賞一掌,另外一個同時被踹一腳,又准又狠,就從他們中間竄過去了,那些苦逼的羽林衛還沒轉身,腰際又挨了重重一腳,有收勢不住的就驚叫一聲充當抛物線跌出人群,發了狠勁刀光一片,那傢伙居然抱頭一蹲,遊魚似的就竄出去了。
越看越是心驚的眾玩家開始打開收費一文一次的附近頻道喊話。
風妹紙:我擦,這是什麼身法,什麼掌法?
東河:百分百是辟邪劍譜!!
魏當帥:(@@)他手裡沒拿劍啊!
東河:那就是葵花寶典!
風妹紙:蠢冬瓜,需要我提醒你九州裡根本就沒有日月神教黑木崖,更沒有東方教主嗎?
天下大同:教主好啊,泡上教主的玩家更好...
風妹紙:==,我跟你不在一個時空裡吧!我說的一定是火星語,扶額。
就在頻道裡又要開掐的時候,那邊五十多個羽林衛已經剩下十來人,驚慌失措的收了刀,退開好遠,兀自不甘心的罵罵咧咧,說你這個小道士有膽子報上名來,京兆五千羽林衛得記下了。
那邊三個大內侍衛早已哈哈大笑,囂張無比的回罵,更有一個挺帥挺年輕的高個NPC走過來拍著那道士玩家的肩膀在說啥。
天下大同:快看快看,那就是羅侍衛,小宮女說的帥哥。
東河:啥時候了你還看帥哥,有病吧你,不是說九州是ID控制嚴格嗎,怎麼會有你這種遊戲名?
天下大同:腫麼了《禮運大同篇》啊,看過腦殘...咳,還珠的都知道,咦咦,瘋子道士怎麼變成這樣了?
酒樓下麵的街道上,漠寒打得正高興,對方撤了,這可真失落,比囧人他還有辦法,比罵人他沒天賦的,這邊混大內侍衛的幾個NPC也不是駡街高手,古代是這方面高手的都是三姑六婆,咳咳,三個人怎麼講得過那邊十幾張嘴?混亂間,漠寒一停下來就苦心拿袖子掩飾的腦袋就露出來了。
頓時圍觀群眾,不分NPC還是玩家都笑倒一片。
誰見過頭髮像被老鼠啃過似的參差不齊,最長的也就小指長。短的地方幾乎是齊根斷的,也許板寸在現代很流行,在古代是異類好吧,身體髮膚受之父母,剪頭髮都是不孝,乃說呢,就算是現代風,也沒人把腦袋上的毛整成這樣坑坑窪窪的?就算有,那個人也不是穿著正式規整的道袍,背著劍,一副無辜表情吧。
魏當帥:就聽說過葵花寶典練了掉鬍子,沒聽說過掉頭發吧?
風妹紙:......
那邊罵仗已經接近尾聲,畢竟古人詞彙貧乏,喊來嚷去就是那麼兩三句粗口,所以最後還是那句老話,有膽就報上名來,沒種以後就窩在皇城裡甭出來。
漠寒倒沒怎樣,但因為大內侍衛都要當班的,職責很重,不像羽林衛那麼空閒,平常出來也是那個三五個結伴就不得了,所以總要忍氣吞聲,今天好不容易顛倒了個,怎麼能在嘴皮上認輸?
“吃了熊心豹子膽的就來,華淩道長可是國師大人的徒弟!”
“就是就是,武當掌教的弟子,沒有之一!!不服的再打一場。”
那邊啞了,玩家不知道,但高門大戶的NPC當初在朝廷莫名其妙多出來一個國師就打聽過,結果,靠287級的武當掌教,比皇帝高了37級,武林第一高手吧?!這跟光有等級生命值的皇帝還不一樣,那武力值是多強大,惜命的都別吭聲,皇帝就指望著叫來外援,幫他對付前朝叛逆與太子呢。
於是羽林衛全部腳底抹油,連同從地上哼哼唧唧爬起來的那群全部灰溜溜跑了。
玩家的“附近”頻道立刻爆掉了。
東河:靠靠靠——
魏當帥:傳說裡的幸運超人,我想求籤名的人為毛跟我一直鄙夷的瘋子道士是同一個人嗷?
齊齊:不可能啊,武當功夫有那麼厲害嗎?
東河:對啊,我哥正派第一高手遲素齋都沒這麼高的功夫!丫的他撐死了40級唄。我哥都54了,酆都教的秦獨岸也才49,也絕對沒這貨牛叉。
天下大同:哦呵呵呵,你們都不懂!
風妹紙:嗤,無非是別的玩家都是XX的手下的XXN次轉折,而漠寒這小子直接就是武當掌門的徒弟?
天下大同:不是啊,國師好啊,泡上國師的玩家更好......偶下線上論壇發帖去,好東西怎麼能不分享?
東河:她這話,怎麼聽著耳熟...
風妹紙:...因為她剛才說東方教主好,泡上教主的玩家更好,呃,我也刷論壇看熱鬧去。
於是晚上時下線整理行李,準備明天上火車離校回家的梁爽,聽到陳墨驚叫著的喊他——論壇上都有漠寒與他師父(據說是美人的國師)不得不說的故事——“原來瘋子道士就是那個超級幸運的漠寒啊,嘖嘖,一對五十,還都是至少45級的羽林衛,靠,都是武當派,瞧瞧人家,阿梁你怎麼能才28級,你對得起武當派嗎?對得起混邪派的哥們我嗎?”
半晌沒聽見回話的陳墨一回頭,就看見梁爽扭曲了一張臉,裹著棉被在那裡發抖。
“阿梁?”
...這帖子...內容...太冷了!!”喵呀,哪個敢跟湛羅真人有不得不說的啥啥啊?會被他玩得就剩下一根骨頭的,擦,居然還有他爬他師父床的情節描寫,喂喂,湛羅真人的床上搞不好全是毒蛇正常人爬不上去的==
往下面一看,還有九州皇帝跟國師不得不說的那啥啥,不過被他為主角的主題帖打敗了,支援率死死壓在下面。原因是皇帝已經是四十以上的NPC大叔了,靠靠,他師父武功高,所以容顏不會變,天曉得他幾歲,搞不好比皇帝還大,唉,這麼說,梁先生的系統設定年齡是多大啊,深思。難道——
猛甩頭,這種問題還是不要想比較好。
陳墨以為哥們的反應純粹是被耽美情節描寫嚇的,還很是安慰的說:“呐,玩遊戲嘛,最重要的就是開心,腐女神馬的忽略過去就好,有這樣的社會現狀我們誰都不想的,多少好妹紙啊...”
“別用TVB體說話,我都要吐了。”
“那就收拾東西唄,早睡啊,明天七點的火車!”
“嗯,我——噗!!”
“我的電腦螢幕喂!你喝水刷論壇不會用你自己的電腦啊,又看到了啥?”
陳墨一伸頭,瞥見的置頂帖是。
“武當派絕對坑蒙拐騙得了葵花寶典,所以國師是美人,瘋子道士練的絕對不是獨孤九劍而是辟邪劍譜!!”
下面的一個帖子是“最新消息,辟邪劍譜練到高級就會掉頭發...”
梁爽默默的幫陳墨揩螢幕上的水,淚流滿面的想,幸好師父他看不到九州論壇...
第三十七章:目標絕代高手
“依國師看,朕的太子如何?”
“陛下當小心謹慎才是。”
“朕怎麼聽說,國師的弟子在做東宮講道方士?”
“貧道這就遣他出京。”
對,你沒看錯,以上對話都是漠寒腦補出來的,因為他還得意的在享受皇城裡走到哪都有大內侍衛熱情的招呼,靠,這年頭的玩家還是混衙門芝麻米粒官跟雜役的,他都混進皇城了,而且不知不覺就能交上許多好哥們,馬上就要在京城有個不小名堂有個好地位時,湛羅真人面無表情塞給他上次沒拿的那本武當輕功梯雲縱,然後叫他去哪裡晃蕩都可以,就是別回京城跟太子扯上關係。
——當然,如果華淩你嫌棄自己頭髮難看,也可以多留一天,肯定能掉一級自動刷新。
漠寒一聽到這話,頭也不回,連路費都沒想辦法籌,當天就兩袖清風背著一柄劍出京了。
咳咳,往200級還有好漫長的距離啊,是不能隨便掉滴——是嘛,你確定不是因為擺脫你師父的魔掌,又怕湛羅真人知道玩家裡盛傳的你跟他那啥啥的八卦,所以腳底抹油落荒而逃?
不管怎麼樣,武當派漠寒,正用輕功奔在京郊小道上,感受那叫自由的空氣。
這野馬脫韁似的高興也沒多久,漠寒就愁眉苦臉的停下來東張西望了。
他是一邊趕路一邊在練輕功,那生命值下降得速度可想而知,但眼下不但懷裡一個饅頭饃饃都沒,袖子裡也沒一個銅板,身上最值錢的大概就是一柄劍(這個死也不能典當),以及一身算是好料子做的道袍來,京城雲錦閣出品,25級裝備,除了加基礎防禦100外啥也沒,但這個死也要維持住,不然下次見面的他師父一定會斜睨他,連個道袍都不穿,太丟武當派的臉神馬的……
等三個月後頭髮長出來,還要攢錢買個道冠,嗚嗚,一文錢困死英雄漢,聽說九州將在一個月後做一次更新,到時候會開放現實貨幣與銅板的兌換,不過每天都有兌換上限,一月還有兌換次數限制,想用人民幣在九州裡呼風喚雨是不成的,不過至少能保證玩家不是餓死的。
——攔路打劫的綠林好漢也是沒辦法啊,沒本買賣的確很好。
漠寒垂頭喪氣的想,可是他名門正派的,這種事情好像不能做哈。
一般邏輯下,大俠不都是要劫富濟貧嗎?但貌似只有為富不仁才行,一個NPC,你路過他家門口,怎麼能知道他是好人還是壞人,劫富濟貧濟的都是自己吧,掛羊頭賣狗肉的事情好像也不好做?
難道真的要去碼頭抗大包==
漠寒踟躕半天,實在想不出一個好主意,他已經在京郊密雲縣境內,京畿繁華當然是沒得說,又是冬天意味著抓不到野味摘不到果子,雞啊都是NPC養的,這恰好是放寒假要是放暑假他一定要考慮報名參加個一周的野外生存培訓班——唉,那好像也不行,古代只有指南針沒有GPS沒有打火機木有固態燃料……
最最苦逼的是,冬天好像是農閒季節,就算跑到田間鄉野去打短工,也找不到農活幹的。
就在漠寒決定去碼頭抗大包賺錢,京杭運河是很繁忙的,苦力一定很緊缺如此這般信心滿滿時,他忽然發現——他不知道碼頭在哪裡,北方跟江南水鄉可不一樣,到處都是河,三繞兩拐就是一個小碼頭,冬季是枯水季,即使是黃河,水量也不充沛,必須在運河邊上才有碼頭,雖然在京城週邊,但具體在哪裡,攤手,九州是沒有系統地圖的哦親,路請你用問的。
未來的武當第一高手默默走著顛簸起伏的小路,遠處有一個不小的村莊,可能是大戶人家的佃戶莊子,不過就算碰到NPC,問路也是件很艱難的事,因為漠寒是個你跟他指路只能說周圍顯著建築物,比如左轉右轉幾個街口多少米就在某某店附近這樣的半路癡,你要是跟他說往東走,他還要抬頭看一下太陽確定哪裡是東,不拿指南針是百分百找不到北的!!天生分不清東南西北的孩紙你們傷不起!玩遊戲都是開著地圖跑以便時刻修正方位的孩紙你們傷不起!
忽聽到身後傳來馬蹄聲,漠寒皺了下眉,趕緊閃到一邊,快馬或者商隊過去,那灰塵就夠一般人灌飽了。當然路上零零散散的NPC也機警的閃避,他們對騎馬的人都定義為有身份的,被撞死可划不來。
等快馬過後,漠寒拼命拍著袖子上的塵土時,就聽見一個很是莊嚴肅穆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
“阿彌那個陀佛!”
漠寒囧得一扭頭,果然看到一個穿著灰撲撲僧褂,光頭逞亮的胖和尚正沖他笑,嘴邊還油光光的,手裡拿著一根啃了一半的雞腿,另一手拄著根一人高的銅環禪杖,背上背著一個藍布大包袱。
多震撼的出場,漠寒嘴角抽搐了一下問:
“素齋大濕?”
“幸運超人漠小寒?”某人的髮型已經九州揚名了。
出家人就這點好,只有玩家是喊遊戲IDNPC認識你的也是喊道號或者法號的,接頭暗號神馬的毫無壓力。漠寒被遲素齋這好像家財萬貫(哪有,人家只是比你有錢而已)的得瑟相刺激到了,還有他名字中間幾時多了小字啊喂,於是漠寒脫口就是:
“無量那個壽佛,那貧道向貧僧問好嘍!”
還笑眯眯啃雞腿的遲素齋僵滯了,從來他都是身份一擺,對方只有崇拜的星星眼或者“有型啊少林和尚都能當得這麼滋潤”的羡慕神情,被人嗆回來是前所未有,好懸沒噎住。
“咳咳——道長這是往哪去啊?”
“天下之大,無容身之處。”打死也不回武當,誰知道他師父啥時候就回去了。
“那正好啊,貧僧也居無定所。”
是嗎,你這架勢百分百是進京城的吧?
遲素齋隨手扔掉雞骨頭,油膩膩的手掌隨便在僧袍上蹭了蹭,乾咳一聲:
“咱能不用九州語言說話嗎,我古文不及格的啊喂,我是聽我表弟說京城出了你這麼一個高手,這不就巴巴趕來混京城了,你這方向難道是京城風緊,被八卦逼得逃命?”
木搞錯吧,揭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臉的!!
“九州多的是高手,60級上的稍微大的城池跟門派裡滿把抓,大師隨便去找誰!”
漠寒掉頭就走,遲素齋背著包袱顛顛的追在後面。
“闖蕩江湖神馬的,不在乎多一個人吧?”
“我很忙!”忙著升級,忙著賺錢。
“我全加體力的……”
“我全加敏捷的,所以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別呀,一個和尚一個道士,你瘦我胖,體力敏捷多好的搭檔啊!”
漠寒突兀的停下,面無表情的問:
“你認識路嗎?”
“呃,當然……”
“你有錢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