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多寶格公告:
新朋友們請先看「多寶格板規」來認識本站

天空好友隨意請自加
噗浪好友看情形,歡迎加粉絲,我很少發私噗
  • 1580171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38

    追蹤人氣

蝶之靈--ABO之逃婚指南(中)

轉載自秘密論壇
 
30章:暴力大王子
在一眾alpha驚呆了的視線中,托尼老師迅速來到西維的面前,疑惑地問道:“這次又是繩子松了嗎?”
西維的表情很無辜,笑著說:“不知道啊,老師,我突然覺得力氣特別大,聽說我父王小時候格鬥術就特別厲害,您說,我會不會是遺傳了他的天賦?”
眾人:“……”你一個omega居然遺傳陛下的格鬥天賦?你就不能遺傳點別的嗎?
托尼也是神色複雜,對上小西維燦爛的笑容,沉默片刻後,才說:“你再做一次。”
“好的!”西維轉身走到助跑線上,快速助跑了五步,猛然一停,腰部靈活地側轉,右腳順勢斜向上踢出,只聽“砰”的一聲巨響,這次,沙包不只被他踹飛,直接被他給踹爛了。
眾人:“……”
托尼低頭看了眼西維的腳丫子,小孩的腳看上去很是白皙可愛,怎麼可能有這麼強的爆發力?
只有克雷爾知道,那是因為西維對於全身的協調掌控,他能瞬間將腰部、腿部的力氣全部轉移到腳上,一腳踢中關鍵的部位,這樣瞬間爆發的技巧,甚至能跟托尼老師比肩。
整個教室鴉雀無聲,良久之後,站在觀眾席上的雷格將軍才走上前來,看著西維道:“看來伯格殿下說得沒錯,你真的遺傳了陛下在格鬥方面的天賦。”
“……”周圍一群alpha倒抽了一口涼氣,退後一步,如同看到怪物一樣看著西維。
班長卡洛對西維的表現似乎很不服,主動上前找西維挑戰:“你真的遺傳了陛下的格鬥天賦?”
西維笑了笑:“你想試試?”
說著就伸出右手,手掌朝上,擺出一個標準的請戰姿勢,那態度真是自信極了。
卡洛很不服,主動出拳,猛地襲向西維的肩部!西維微一側身,靈活地滑步躲過,緊接著一個俐落的擒拿將他的拳頭緊緊握住,手臂前拉,腳下用力一絆,身體失去重心的卡洛直接被西維絆倒在地上,摔了個狗吃屎!
卡洛:“……”
差點磕掉一顆門牙的卡洛一臉不敢相信的表情,呆呆地看著面前的西維。
西維收回手,微笑著說:“還來嗎,班長?”
卡洛:“……”
omega絆倒在地的卡洛,感覺自己的整個人生都不對勁了。他自小的認知便是omega很柔弱、需要保護和照顧、經常生病、還經不起風吹日曬,沒想到面前的這個omega居然能接住他的拳頭還反過來將他絆倒?
回頭一看,發現坐在觀眾席的艾德安也在笑他,卡洛被笑得面紅耳赤,灰溜溜地爬起來不說話了。
周圍的一群alphabeta同學也不敢說話,因為班長卡洛正是全班格鬥術實力最強的一個,班長都被西維輕輕鬆松地放倒,很多孩子還在目瞪口呆中沒有回過神來。
雷格看了西維一眼,道:“殿下,下課後跟我去見一下校長吧。”
西維一臉愉快的笑容,跟在嘴角抽搐的雷格將軍身後,一同來到了校長的辦公室。
校長看著面前的男孩兒,有些驚訝地道:“這位就是大王子嗎?”
“是的。”雷格平靜地說,“我剛剛聯繫了陛下,陛下說,既然大王子真的遺傳了他的格鬥天賦,那麼,以後大王子的所有課程,都按照alpha的標準來安排。”
“……”校長尷尬地咳嗽一聲,說,“包括野外生存、叢林法則這些課程?”
雷格嚴肅點頭:“陛下是這個意思沒錯。”
也就是說,陛下要把這個omega兒子當成alpha來養?
對上西維黑亮的眼睛,校長無奈地聳了聳肩,說:“好吧,但我要提前告訴你,alpha的課程會越來越難,西維,你如果受不了,到時候一定要及時跟老師說,千萬別受傷了。”
西維認真地點頭:“放心吧校長,我能應付!”
******
從那天開始,大王子西維打架非常厲害的消息,就迅速在聖保羅學院傳開了。
聽說一班的班長好奇之下去挑戰,結果被西維一招放倒。
班長受挫,一班的其他alpha們也不敢再來招惹西維,只是私下裡總會忍不住議論:“西維真的是omega嗎?”“我總覺得鑒定程式搞錯了,他怎麼比alpha還要勇猛?”“他為什麼偏偏遺傳了陛下的基因,不遺傳王后的?”
這個神奇的問題沒有人解釋得通,反正,聖保羅學院的很多學生都知道,大王子西維居然繼承了陛下的格鬥天賦,打架非常彪悍,拳打alpha、腳踢beta,同年級沒有人能打得過他,就連高年級的喬恩據說都被他打趴下了。
聽到這個傳言的喬恩臉色相當難看——被比自己年紀小的omega打敗,還能不能混下去了?
喬恩琢磨著找個機會好好地收拾一下西維。
週五的公選課是個很不錯的機會,正好他跟兩個朋友全都選了《電影賞析》,西維也選了這門課。
喬恩坐在教室的最後排仔細觀察西維的動向,等下課之後,發現西維和克雷爾並肩離開,喬恩立即使了個眼色,叫上兩個夥伴一起跟在兩人的身後。
西維和克雷爾一邊走一邊討論電影的內容,聊得非常開心:“今天這部電影還挺好看的,戰爭題材拍起來其實很有難度,這個導演還不錯,大場面的效果做得特別棒。”
克雷爾說:“這些特技效果應該都是光腦製作的,你喜歡這種大場面?”
“當然,我就喜歡視覺效果非常震撼的電影,大場面看起來很享受,那種溫馨感情戲影片我不太想看。”
正說著,克雷爾突然輕輕握住了西維的手,用食指在他掌心裡寫了幾個字:“有人跟蹤。”
西維怔了怔,回頭看向克雷爾,對上克雷爾微笑的目光。
克雷爾湊到西維的耳邊,放輕聲音說:“相信我的判斷,以前每次被狗仔隊跟蹤的時候,不都是我開車帶你躲過的?我們右側身後十米左右大樹的後面,應該有三個人。”
西維也懶得回頭去看,笑了笑說:“三個人?我大概猜到是誰了。”
“那三個高年級的,喬恩·奧蘭多,對嗎?”
兩人心有靈犀地對視一眼,繼續往前走。
“其實溫馨的電影也有好看的,上周老師放的那一部不是挺好的嗎?不少同學看哭了。”克雷爾說。
“我覺得不好看,我看一半就睡著了。”西維說。
兩人一邊聊,一邊故意走向宿舍樓後面的五星果林。
週五晚上,大部分學生都去學校的娛樂場玩,果林裡人很少,走到樹林深處的時候,周圍靜悄悄的,甚至能聽到微風吹過時樹葉的沙沙聲響,橢圓形的葉片隨風晃動,閃爍著銀色的光芒。
西維感歎道:“雖然來過很多次,可每次來的時候,還是覺得這裡特別漂亮。”
克雷爾道:“可惜,總有一些人要破壞這裡的氣氛。”
說罷,便回過頭來,看著不遠處樹後露出的一片衣角,微笑著道,“三位學長,還不出來嗎?”
沒想到跟蹤居然被發現,喬恩的臉色一變,從樹後站了出來,目光銳利地盯著面前的兩人,道:“王子殿下,你把我打趴下的謠言,是誰說出去的?”
“沒有吧?”西維一臉無辜的笑容,“我記得我上次沒把你打趴下。”
“……”喬恩笑了笑說,“我上回是看在西維殿下年紀比我小的份上,才對你手下留情。你可別以為我是真的打不過你,因為你是個omega,我才不好對你動手,明白嗎?“
西維笑:“沒關係,你想動手就儘管來吧,我不會告訴老師的。”
喬恩等的就是這句話,對omega造成傷害,萬一告訴老師的話他可要被處分,既然西維說了不告訴老師,那他就可以放心大膽地教訓一下這個傢伙。當然,可不能弄出明顯的外傷來,但弄出點說不出口的內傷還是沒問題的。
想到這裡,喬恩的雙眼微微一眯,眼看就要動手,克雷爾卻突然往前一站,把西維護在身後,微笑著說:“還是我來吧。”
西維怔了怔,剛想說話,卻被克雷爾打斷:“這點小事,就不用老師你親自出手了,交給我。”
明白了他的意思,西維不由笑了笑說:“好吧,那你幫老師教訓教訓這幾個傢伙。”
兩人旁若無人的對話,讓喬恩怒火攻心,大喝一聲,握緊拳頭飛撲過來,直接砸向克雷爾的面門,這淩厲的攻勢幾乎要將克雷爾的鼻子給砸碎!
對付比自己年紀小的學弟,居然這麼兇狠,顯然,這傢伙根本沒有手下留情的打算。
——既然你絲毫不留情面,那我為什麼要對你留情?
克雷爾目光一冷,一個橫向移步再接側身旋轉,瞬間移動到他的背後,喬恩只覺得眼前一花,克雷爾就不見了,緊接著,脊背上突然傳來一陣劇痛,原來是克雷爾趁機從身後襲擊,朝著他的後背用力揮出一拳!
“砰”的一聲悶響,喬恩只覺得這一拳幾乎要把他的肺給打出一個洞來!
沒想到,這個金發藍眸的男孩看上去溫順無害,出手居然這麼狠辣!
喬恩強忍住吐血的衝動,轉身就伸出腿,一招橫掃想把克雷爾放倒,沒料,克雷爾像是早就猜到了一般,一個靈活的跳躍讓他右腿放空,同時從空中迅速落下,一腳用力踩向他還沒有來得及收回去的膝蓋!
哢……西維似乎聽到了關節錯位的聲音。
“啊啊啊!”喬恩抱住右腿,疼得滿地打滾。
克雷爾這才走到他的面前,附身湊到他耳邊,放輕聲音說:“我的水準怎麼樣?對付你夠嗎?”
“……”喬恩目光狠毒地盯著克雷爾,要不是膝關節錯位,他恨不得撲上去咬死這個傢伙。
克雷爾接著說:“我是個alpha,西維是我的老師,你有什麼不滿以後就沖著我來吧。你連我都打不過,還想碰西維一根頭髮?別不識好歹。”
喬恩:“……”
克雷爾微微笑了笑,目光這才變冷,一字一句地說:“離西維遠一點。”
克雷爾說罷便走到西維面前,西維笑著朝他豎起個大拇指,兩人一起並肩離開。
喬恩看著兩人的背影,咬牙切齒地爬了起來。
旁邊兩人臉色尷尬地扶住他:“喬恩,我們還是別去理那兩個小傢伙了。”
“就是就是,跟小屁孩浪費時間做什麼。”
喬恩一瘸一拐地往前走著,惡狠狠地說:“克雷爾,你等著,總有一天,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
西維跟著克雷爾一起離開,直到走出果林,西維才好奇地問道,“你剛剛湊過去跟那個喬恩說了什麼?他的臉色怎麼那麼難看?”
克雷爾微笑道:“我跟他說,西維老師的身手比我厲害十倍,他嚇傻了。”
“是嗎?”西維愉快地笑了起來,片刻後,又輕輕拍了拍克雷爾的肩膀,感歎道,“說真的,要不是剛才看你出手,你的進步讓我都不敢相信。現在,你跟我打的話,我可沒那麼輕易贏你了。”
克雷爾回頭看他:“你是怕我青出於藍,以後會超過你嗎?”
“這倒沒所謂。”西維擺擺手,爽快地說,“你父親是將軍,你將來肯定要考軍校的吧,多學點格鬥術,對你以後也有好處。”
西維的信任讓克雷爾心頭一暖,忍不住握住他的手說:“放心,就算有一天我超過你,我也不會欺負你的。”
西維笑著拍了一下他的後腦勺:“欺負我?你想太多了吧!”
克雷爾苦著臉:“你能不能別老是拍我的頭?沒聽過經常拍人腦袋會把人拍笨的嗎?”
西維道:“反正你已經夠笨了,再笨一點也沒關係。”
克雷爾:“……”
看著西維臉上燦爛的笑容,克雷爾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西維就在他的身邊,兩人無話不談,這種彼此信任的親密關係,讓他覺得特別安心。
他之所以拼命學習格鬥術,強迫自己在短期內迅速進步,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保護好自己心愛的人。
今天,他終於能夠站在西維的面前,憑藉自己的雙手幫西維解決掉麻煩,讓西維不再親自動手收拾那些垃圾,這已經是巨大的進步了,不是嗎?
他看得出來,那個叫喬恩的傢伙是個心眼很小、睚眥必報的人,而且,這種偷偷跟蹤別人想趁機佔便宜的作風,也絕對不是光明正大的正人君子。惹到這種小人,就跟招惹了蒼蠅一樣煩不勝煩。
把仇恨吸引到自己的身上,克雷爾只希望,那幾個高年級生不要再對西維糾纏不休,有什麼事沖他來好了。
這是他隱晦地保護西維的方式,總有一天,西維會懂的。
******
自從知道西維的力氣很大、打架很暴力居然放倒了班長之後,班裡的alpha們平時都躲著他走,就像躲怪獸一樣,西維也樂得清閒,每天自顧自跟克雷爾和艾德安一起上課。
倒是卡洛,原本一直瞧不起omega,可自從那次被西維輕輕鬆松地放倒之後,他每次看見西維眼神都十分複雜。西維知道這傢伙肯定被打擊慘了,主動朝他笑了笑,卡洛臉色一僵,迅速轉身消失得無影無蹤。
由於西維打架太厲害,艾德安每天都乖乖跟著他,西維自然而然地成了艾德安的保護傘,學校裡再也沒有人敢來欺負艾德安。艾德安每天按時吃大量的藥物,病情倒是控制了下來,原本蒼白的臉上也漸漸恢復了一絲血氣。
轉眼大半年過去,孩子們開始飛快地長高,在大部分同學過完9歲生日之後,托尼老師就主動帶著孩子們去格鬥協會參加年度考核。按照帝國格鬥協會的規定,格鬥術的水準由腰間所系的帶子來區分,從低到高依次是淺黃色帶、紅帶、藍帶、綠帶、以及最高級別的黑帶。
毫無意外的,卡洛和班裡其他的alpha們都考過了二級的紅帶,西維和克雷爾卻一口氣直接過了三級的藍帶。這還是西維沒有盡全力的情況下,由於身體受限,他現在考黑帶還有點難,但綠帶對西維來說並不算難,藍帶就更簡單了。但西維並不想這麼快就考過綠帶,他想陪著克雷爾明年再一起考,這次暫時考藍帶就好了,不然會把父王都嚇到。
“聽說大王子9歲就過了藍帶呢!會不會像陛下一樣18歲考過黑帶?”
“格鬥術黑帶的考核有多可怕你們知道嗎?聽說要在被十個人圍攻的情況下堅持半個小時不被命中要害部位,還要連續進攻將十個機器人全部打殘,攻守能力都要過關,才會被協會授予黑帶證書!西維有可能考到黑帶嗎?”
“誰知道呢!他不是遺傳了陛下的天賦嗎?說不定會成為帝國有史以來第一個考到黑帶的omega。”
“據說某些alpha都不一定考得過黑帶,他如果真的考上了,那就太可怕了!”
“好可怕……這樣的omega長大以後有人敢娶嗎?”
“這就輪不到我們操心了,讓陛下操心去吧!”
諸如此類的議論聲每天都在聖保羅學院的角落裡響起,西維的事蹟成了學生們茶餘飯後的熱議話題。西維卻照樣我行我素,他不只格鬥術考過了藍帶,其他理論課程也是門門考高分,成績在全年級名列前茅,秒殺一眾alpha學生。
一個學年過去,西維這“暴力大王子”的稱號迅速傳遍全校,甚至傳遍了全帝國。
據說,有小嬰兒哭個不停的時候,家長還會嚇唬他們:“大王子來了,再哭就吃了你。”
小嬰兒們一聽到“大王子來了”,就嚇得不敢哭了。
知道這個消息,克雷爾忍不住笑道:“怎麼會變成這樣?大家似乎都很怕你,背地裡一直叫你怪獸。”
西維淡定地說:“因為在omega當中,我算是異類,哪有omega輕鬆打爆alpha的?他們大概覺得我很不正常,所以在暗地裡不叫我大王子,改叫我大怪獸。”
克雷爾問道:“你不介意嗎?”
西維笑得很是開心:“介意什麼?這不是挺好的嗎?等我長大了,聽說過我的事蹟之後,那些alpha們肯定都被嚇跑了,不嚇跑的也會被我打跑。這樣一來,我就不用被父王逼著結婚了!多好啊!”
看著身旁的西維明亮的眼眸,克雷爾微微一笑,忍不住想:alpha也不會全都被你嚇跑,至少,你身邊的這位alpha,不管你變成什麼樣,他都喜歡著你。
31章:長大
時間過得極快,孩子們長大的速度讓特蘭德陛下和安娜王后都覺得吃驚,轉眼間,那個坐在沙發上一雙小短腿連地面都夠不著的小孩子,就變成了面前身材修長的小少年。
西維在聖保羅學院的風雲事蹟,幾乎可以寫成長篇omega勵志小說。
9歲那年,他跟克雷爾一起考過格鬥術的藍帶,驚呆了全校的alpha
10歲那年,極其複雜的機甲駕駛理論課程,西維居然考了全滿分的成績,再次震驚全校。
11歲那年的野外生存課程,老師帶著同年級的孩子去野外學習求生的本領,在無數智慧型機器人的攔截之下,不少alpha趴在了半路,西維卻堅持到最後,甚至拿下了第一名。
12歲那年,聖保羅學院開設了機甲駕駛實踐課程,讓孩子們進入駕駛艙操控低級智慧機甲,由於陛下交代過校長讓西維的課程安排跟alpha一樣,因此,西維也成了全校唯一的一位跟alpha一起參加機甲駕駛課的學生,結果,西維駕駛著一台火紅色的機甲,打遍天下無敵手,讓學習機甲操作的alpha們臉色都異常難看。
——這個omega不只近身格鬥很厲害,駕駛機甲居然也能這麼厲害?!
只有克雷爾知道,那是因為西維很小的時候就在看機甲駕駛理論的書,起步比其他人早了至少五年。在一群alpha糾結機甲駕駛台的複雜按鈕該如何按下去的時候,西維已經能順利地操控自己的機甲做出各種跳躍、踢腿、旋轉的高難度動作。西維駕駛的那台紅色機甲如同燃燒的火焰,一群alpha看見他立刻紛紛躲避,唯恐被他當成沙包練手。
在同一屆的學生中,能勉強跟得上西維機甲駕駛技巧的,只有克雷爾和卡洛。
克雷爾是因為天天跟西維待在一起,耳融目染之下進步飛快,西維看的書他也拿去看,加上多活了一世的豐富經驗,所以才能跟西維共同進退。
而卡洛卻是由於貝赫家族的出身。
貝赫家族的老族長阿斯頓·貝赫是全帝國最出名的機甲製造大師,特蘭德陛下的s級智慧機甲獅王就是由他親手製造的。貝赫家族的子孫似乎都遺傳了機甲製造和駕駛方面的天賦,卡洛在機甲駕駛課上的表現格外突出,一旦進入駕駛艙裡,這個alpha的兇悍程度絲毫不輸於西維。
也正是這個原因,西維和克雷爾、卡洛經常一起練習機甲駕駛技巧。
卡洛不喜歡omega,是他覺得omega太過弱小,總是需要人保護、照顧。但西維不一樣,西維是個很特別的omega,不只身體素質好,近身格鬥能打贏一群alpha,連駕駛機甲的水準也能完虐同年級的一群alpha們。卡洛自小就討厭弱者,敬重強者,所以,西維在他的心裡,也漸漸地成了值得敬重的朋友。
轉眼幾年過去,卡洛已經徹底忽略了西維是個omega的事實,只把西維當成alpha好哥們一樣看待。
******
這天下午,卡洛又一次約了西維和克雷爾去練習機甲操控。
克雷爾的機甲是白色,卡洛的是黑色,西維則是紅色,三台c級的機甲被主人啟動,金屬製成的人形機甲,流暢的身體線條在燈光下閃爍著炫目的光澤。
西維通過語音頻道提議道:“我們玩生存遊戲好了,看誰能活到最後!”
耳邊傳來克雷爾的聲音:“好啊,先幹掉西維。”
西維驚訝地道:“為什麼不是先幹掉卡洛?”
卡洛嚴肅地說:“因為你太強了,留著你,最後肯定是你贏。”
克雷爾微笑道:“沒錯,小心了西維!”
於是,坐在旁觀席上的艾德安就看到這樣一幕熟悉的畫面,西維那台紅色的機甲被黑、白兩台機甲聯手圍攻,居然也能勉強支撐而不處於下風。
三台機甲在寬闊的場地上你追我敢,只見那紅色機甲的金屬手臂猛然一抬,一拳砸向克雷爾白色機甲的胸口!
克雷爾立即打開了防禦罩,空氣中火花四濺,白色機甲一個靈活的轉身,也是一拳揮出,果斷反擊,攻向紅色機甲的腹部!更雪上加霜的是,卡洛的黑色機甲也在身後,結實的拳頭同時朝著紅色機甲的背部襲來!
眼看就要被前後的攻擊給打趴下,西維右手操控著平衡杆,用力往下一拉,左手同時在鍵位上迅速按下一系列複雜的指令,只見那台紅色的機甲突地騰空而起,跳躍起極高的高度,巨大的紅色機甲在空中完成一個漂亮的側向旋轉,隨即在黑色機甲的身後穩穩降落,一腿橫掃過來,黑色機甲被掃得搖搖欲墜,卡洛的駕駛艙內頓時一陣猛烈的搖晃,趕忙穩住平衡杆,迅速後退了幾步。
克雷爾微笑著贊道:“漂亮!”
卡洛鬱悶:“你誇誰呢?我們倆才是盟友!”
克雷爾咳了一聲,說:“你趕緊爬起來打他側面……哦,來不及了!”
趁著卡洛後退的機會,西維的機甲陡然揮起右臂,紅色機甲的手中迅速出現一道火紅色的亮光,炫目的電刀毫不客氣地割向黑色機甲的頸部!
卡洛的駕駛艙直接被切斷了連接線路,黑色機甲瞬間死機,“轟”的一聲仰躺在地上。
而克雷爾卻趁著西維攻擊卡洛的機會,迅速從身後靠近,一拳砸向紅色機甲背部的關鍵連接處,西維察覺到這一點,右腿突然向後一踢,直接把對方給踹了出去!
結果,克雷爾的白色機甲猛地一個刹車停在原地,左手同時劃出淩厲的白色光刀,趁著西維轉身時的視野盲區,乾脆的一刀,直接割斷了紅色機甲胸口的能源中樞!
紅色機甲垂下雙臂,終於熄火。
從駕駛艙裡出來,西維走到克雷爾的面前,笑著罵道:“你每次都搞背後偷襲,臉呢?”
面前的少年一雙眼睛烏黑明亮,純黑色的頭髮襯得他皮膚愈發白皙,雖然嘴上在罵克雷爾,但他顯然並沒有生氣,臉上的笑容非常燦爛,微微彎起的嘴角也十分紅潤。
被那雙清澈的眼眸注視著,克雷爾頓時心跳不已,恨不得抱住他狠狠地吻下去。
西維真是越長越好看了。若不是他太過暴力,整個聖保羅學院喜歡他的alpha估計都能繞學校一圈。
可即使他暴力的名聲傳遍了帝國,但他越長越好看的外貌卻讓不少人心動,依舊有些不怕死的alpha把他當成心中男神,默默在那裡暗戀他,期待著自己有朝一日能變得比西維更強,然後再把這個彪悍的omega徹底收服。
然而,西維越來越厲害,那些想長大以後憑藉體力上的優勢收服西維的alpha們,天天都聽到大王子西維又創造了某某紀錄、打趴了某某高手的傳聞,被西維打臉打得都不好意思說出口……
對那些alpha,西維完全採用無視的態度。
他的身邊,這些年來一直都只有克雷爾、卡洛和艾德安這三個好朋友。
看著在自己面前停下腳步的少年,克雷爾不由微微一笑,自然地伸出手輕輕揉了揉西維黑色的短髮,說道:“你真是太厲害了,我跟卡洛聯手都打不過你,只能偷襲才能贏你。”
西維白了他一眼,說:“別拖卡洛下水,是你自己特別喜歡偷襲吧?”
克雷爾理直氣壯地微笑道:“正面打不過你啊,我這是迂回策略。”
面前的克雷爾變化也挺大,小時候那麼可愛的孩子,如今長高了,身材變得修長挺拔不說,容貌也十分俊美,藍色的眼眸深邃得如同神秘莫測的大海,金色的頭髮能閃瞎人的眼睛,尤其是微笑起來的樣子格外的迷人。
目前他還沒過變聲期,聲音聽起來有些屬於少年的清朗,西維好奇的是,等過了變聲期,他會不會恢復像前世的經紀人那樣溫柔低沉的音色?
正想著,旁邊黑色機甲的駕駛艙也被放了下來,卡洛從裡面走了出來。由於黑色機甲剛剛失去重心仰躺在地,他的頭髮有一絲淩亂。只不過,少年剛毅的五官配上這麼一頭略顯淩亂的褐色頭髮,反而顯得十分英俊。
快步走到兩人面前,卡洛這才問道:“西維,你剛才那個空中跳躍旋轉的動作是從哪裡學的?”
對上班長嚴肅的目光,西維不由笑道:“想學就直說吧,回去把書借給你看。”
“……”卡洛尷尬地咳了一聲,被戳破心思,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
見三人停下打鬥,一直旁觀的艾德安也走了過來,微笑著說:“你們餓不餓?該吃晚飯了。”
艾德安由於體質較弱的緣故,很少參與這些激烈的活動,他更喜歡一個人坐在那裡安靜地當一個旁觀者。每次,西維約上克雷爾和卡洛一起去機甲訓練室的時候,艾德安就坐在觀眾席上,旁觀幾個小夥伴在寬闊的場地上打鬥。
長大以後,他更像他的爸爸藍迪了,少年的皮膚帶著一種病態的蒼白,五官組合在一起看起來特別溫和,聲音也很柔軟。西維非常喜歡這個安靜溫柔的舍友,走到哪都要帶著艾德安,艾德安也很樂意跟著西維,默默地坐在觀眾席上,看西維駕駛著機甲帥氣地拳打腳踢。每次看到西維把卡洛和克雷爾打趴下,艾德安的臉上總會揚起淺淺的笑容。
此時,他的目光也依舊放在西維的身上,微笑著說:“學校餐廳有自助餐,這時間剛好開飯了。”
這麼溫柔的聲音聽著真是舒服,西維笑著環住了他的肩膀,說:“走吧,去吃飯。”
卡洛也忍不住回頭看了艾德安一眼,也不知他爸爸讓中央醫院研製的新藥進度如何……看著艾德安略顯蒼白的側臉,卡洛不由皺了皺眉,有些心煩地轉身離開。
艾德安看著他轉身走開的背影,輕輕笑了笑說:“他還是很討厭omega吧?見到我就扭頭走了。”
西維忙握住艾德安的手,安慰道:“卡洛就是這臭脾氣,你別理他,我們先去吃飯。”
三人一起來到學校餐廳時,卡洛一句占好了位置,西維不客氣地看向克雷爾,說:“今天你贏了,你請客。”
克雷爾微笑道:“沒問題,想吃什麼隨便拿。”
這裡是聖保羅學院的自助旋轉餐廳,只在每週的特定時間才會開放,給學生們改善伙食。
旋轉餐廳的食物種類非常豐富,四人各自端著餐盤去拿吃的,西維端過來一大盤食物,烤雞翅、煎牛排、紅燒魚,樣樣俱全,他很愛吃肉類產品,可奇怪的是,他吃多少都不會變胖,身材始終是這樣的修長柔韌。
克雷爾知道西維愛吃橘子,順手給他拿了幾隻過來,體貼地拿起一隻剝了皮遞到西維手裡,西維不客氣地塞進嘴裡慢慢地嚼著,克雷爾目光溫柔地看著他,等西維吃完,就繼續給他剝好了遞過去。
卡洛坐在旁邊自顧自地埋頭吃自己的牛排,他向來作風嚴謹,切個牛排都一本正經的如同在做作業。
很快,艾德安也回來了,不同於三人盤子裡豐富的食物,艾德安的盤子裡全是豆角、青菜、蘿蔔之類的素菜,醫生建議他多吃些清淡的食物,艾德安自己對肉類也沒多大興趣,更愛吃素菜。
四人到餐廳角落裡坐下,艾德安表情平靜地從隨身帶的包裡拿出一個瓶子,倒了一些藥片在手心裡,就著溫水吞了下去,這才開始低頭吃菜。
卡洛看他吃下去那麼多紅紅綠綠的藥片,面前的食物也是清一色的素菜,不知為何,心裡突然很不舒服,忍不住道:“天天就知道吃蘿蔔吃青菜,你是兔子嗎?”
艾德安:“……”
我吃青菜蘿蔔怎麼惹著你了?班長簡直有病,既然那麼討厭omega,整天把“omega很麻煩”掛在嘴邊,幹嘛又要關心一個omega吃了什麼?我吃的又不是你家的。
艾德安的心裡有些生氣,只不過,他的脾氣向來溫和,就算生氣也不會像西維那樣罵人揍人,抬頭看了卡洛一眼,艾德安語氣柔和地說道:“班長,我吃什麼是我的自由,而且,今天這頓飯是克雷爾請客,青菜蘿蔔也很便宜,你就讓我多吃一點,可以嗎?”
卡洛:“……”
聽著他柔軟的帶著懇求的聲音,卡洛只覺得心臟微微一抖,恨不得立刻把全飯堂的好吃的都給他拿來。
沉默片刻後,卡洛才尷尬地摸了摸鼻子,說:“咳,我的意思是,吃東西要營養均衡,只吃素菜身體能好嗎?我們正是長身體的年紀,要多補充蛋白質知不知道。”
然後,他就表情嚴肅地切了一塊牛排放到艾德安的碗裡。
艾德安:“……”
自己吃過的有口水的東西就往人的碗裡放,到底懂不懂禮貌?
艾德安有些嫌棄地把那塊牛排往旁邊撥了撥,自顧自地繼續低頭吃蘿蔔。
看艾德安垂著頭安靜地吃蘿蔔的樣子,真像只乖巧的小兔子。卡洛有些心煩地想:明明身體不好,還不多吃點好的,萬一身體更差了怎麼辦?要是腸胃不好了呢?免疫功能不好了呢?這幾天的天氣陰晴不定,身體不好很容易感冒的不知道嗎?
當然,這些話卡洛不好意思說出口,只能鬱悶地吞回了肚子裡。
******
晚飯結束後,克雷爾和卡洛一起回到宿舍,戴上頭盔到模擬戰網去玩機甲對戰。
克雷爾把卡洛當成陪練,是想儘快提高自己的水準,卡洛也難得棋逢對手,兩個人每天晚上都要在宿舍聯網玩幾局對戰,平時都是輸贏各半,結果,今天晚上的連續十局對戰,卡洛居然從頭輸到了尾,打得奇爛無比。
看著趴在遠處的黑色機甲,克雷爾終於忍不住問道:“你怎麼回事?心不在焉的想什麼呢?”
卡洛有些心煩地摘掉了聯網頭盔,嚴肅地回頭說:“今年的年終考核結束之後,西維和艾德安就要去仙女座星系的愛倫學院上課,我們卻還要繼續留在聖保羅學院,等18歲的升學考試。”
克雷爾點頭道:“是啊,omega從少年時期到18歲成年為止,會被集中送到愛倫學院進行為期四年的封閉式教育,老師要教他們發情期、標記相關的生理知識,他們身體裡的omega資訊素水準會漸漸升高,自然不可能再跟alpha待在一起。這是帝國的規定,你不是早該知道的嗎?”
見卡洛臉色僵硬,克雷爾忍不住微笑道:“怎麼,是捨不得西維,還是捨不得艾德安?”
卡洛的臉猛然一紅:“胡說什麼呢?我就是覺得,我們幾個每天都一起吃飯,突然少了兩個……不太習慣。”
“是嗎?”克雷爾湊過來看著他,發現班長目光不斷躲避,連耳朵都紅了,心裡忍不住好笑,道,“卡洛,如果真的喜歡艾德安,就正視自己的內心,不要反復猶豫浪費時間。不然,等你後悔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對於這點克雷爾深有體會,前世的他就是一直猶豫不前,擔心跟直男告白之後會搞砸兩人的關係,一拖再拖,結果拖到最後,他連“我喜歡你”都沒有來得及說出口,就出車禍掛了。
重活一世,他更要把握住每一個機會。
西維再過幾年就要18歲成年,按照帝國的規定,18歲的omega會被協會婚配給合適的alpha,克雷爾作為拜倫上將的alpha長子,身份地位跟西維也算是門當戶對,但他知道,這件事不會那麼容易,因為帝國還有好幾個軍團長,那些將軍的兒子們當中,也有不少年紀相仿的優秀alpha,克雷爾要從中勝出,可沒那麼簡單。
陛下對貝赫家族極有好感,伯格王叔嫁給貝赫家族的德魯就是最好的證明。
貝赫家族在帝國的勢力極為龐大,尤其是機甲製造大師阿斯頓老先生門徒遍佈天下,所製造的s級智慧機甲更是戰鬥力非凡,只要能拉攏貝赫家族,也就意味著王室在戰鬥武器方面能時刻處於全帝國的領先水準。
如果陛下還想跟貝赫家族穩固政治聯姻的關係,西維最有可能的婚配物件,便是貝赫家族的同齡人:卡洛。
卡洛是目前長蛇軍團長德魯將軍的親侄子,也是貝赫家族這一代的alpha長子、阿斯頓老先生的長孫,按照特蘭德陛下拉攏貝赫家族的想法,把西維配給卡洛的可能性會非常之大。
然而,克雷爾看得出來,卡洛在意的人其實是艾德安。
班長雖然整天說著“omega很麻煩”,可他對艾德安的那種彆扭的關心卻相當明顯,克雷爾一眼就看出來這個傢伙是情竇初開,喜歡上了得了絕症的“最麻煩”的omega
聽克雷爾說“如果喜歡艾德安,就正視自己的內心”,卡洛忍不住漲紅了臉,彆扭地狡辯道:“你、你別多想,我關心他只是因為……我是班長,關心同學是應該的。”
這個破藉口他用了好幾年屢試不爽,克雷爾好笑地說:“艾德安的病如果能治好,他18歲的時候就要被婚配,而那個時候,你才剛剛考上軍校,協會那邊不可能把他婚配給你這個學生。如果你不主動去爭取,那將來就會有別的alpha關心他、照顧他。”
一想到會有別的alpha照顧艾德安,還要抱著艾德安親親抱抱,卡洛就如同被觸到逆鱗的野獸一般,目光猛然間變得兇狠起來:“不行,他身體那麼弱,別的alpha肯定照顧不好!”
克雷爾好笑地說:“還不肯承認你喜歡他?”
卡洛:“……”
被戳破心思的班長,目光都不知道往哪裡放了,他覺得特別丟人,口口聲聲嫌棄omega很麻煩,結果他卻控制不住地喜歡上一個最麻煩的omega,這件事真是太麻煩了。
克雷爾收起笑容,臉色也難得嚴肅下來,說:“卡洛,我們在一個宿舍住了那麼久,你當我是朋友嗎?”
卡洛毫不猶豫地說:“當然,你跟西維都是我最好的哥們。”
克雷爾說:“我也當你是好哥們,所以,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吧。”
卡洛疑惑地看著他:“什麼秘密。”
“我喜歡西維。”克雷爾微笑著說。
卡洛:“……”
班長的嘴巴瞬間張大成o型,幾乎能塞進一個雞蛋。
32章:合作關係
在卡洛的認知中,西維就是個暴力怪胎,他完全沒想到,克雷爾居然會喜歡上西維,難道克雷爾有自虐傾向?
沉默了很久,卡洛才消化了這句話,有些尷尬地說,“西維?你確定你喜歡他嗎?他比alpha還要彪悍……”
克雷爾臉上的表情也有些發愁,故作無奈地歎了口氣,說:“是啊,他那麼厲害,還是個王子,要跟他在一起,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我希望你能幫我。”
“我怎麼幫你?”卡洛疑惑地道,“幫你一起打敗西維嗎?”
“……”這傢伙真是榆木腦袋,克雷爾無奈看了他一眼,說,“當年,伯格王叔傳出要結婚的消息,到王宮求婚的alpha非常多,最後陛下選中了你的叔叔德魯,這件事你總該聽說過吧?”
卡洛點點頭,道:“我知道這事,聽我父親說,是我叔叔對伯格殿下一見鍾情,死纏爛打非要讓家族的族長們去提親,陛下覺得他性格忠厚老實,不會虧待伯格殿下,這才答應了他們的婚事。”
卡洛知道的只是皮毛,實際上,陛下答應這門婚事關鍵還跟貝赫家族有關,這顯然是一場政治聯姻。
克雷爾接著說:“等西維成年之後,陛下肯定會為西維物色優秀的alpha,王室和軍部聯姻是幾百年來的傳統,陛下又對貝赫家族很有好感,你跟西維正好同歲,萬一為了親上加親,陛下讓你跟西維結婚……”
卡洛一臉驚呆了的表情,聯想到小時候被西維一腳踹翻在地差點磕掉門牙的事,他就忍不住一陣牙疼,忙說:“我絕對不會答應。”
克雷爾滿意一笑,拍了拍卡洛的肩膀:“這還差不多,你別跟我搶西維就好。”
卡洛忍不住道:“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跟你搶。你能收了西維這只怪獸,全帝國的alpha都會感謝你的。”
想起那些alpha同學見到西維的機甲就嚇跑的畫面,克雷爾忍不住微微笑了笑,接著說:“你對西維沒有想法,這再好不過。有不少alpha會迫於家族壓力去跟西維聯姻、還有一些個性好強的alpha想要征服西維,我的情敵可不少,還需要你的説明。”
卡洛這才明白了克雷爾的想法,這是想讓他到時候站在克雷爾這邊,兩個人聯手總比單槍匹馬被針對的好,有人幫忙的話,克雷爾最後勝出的把握就非常大了。
幫朋友追老婆,這是應該的。可一想到克雷爾要追的老婆比自己還要厲害,卡洛的臉色就有些尷尬。
“我能幫得上忙嗎?”卡洛摸著鼻子問。
克雷爾道:“肯定忙得上,到時候我們再見機行事吧。”
“好。”卡洛頓了頓,又不甘心地問,“你確定你要把西維娶回家去?你不怕他天天揍你?”
克雷爾微笑道:“不怕。”
卡洛朝克雷爾豎起大拇指,覺得他真有勇氣。
既然兩人都知道了彼此的秘密,卡洛也就不再隱瞞心事,開口說道:“西維就算暴力,至少身體非常健康,活蹦亂跳到18歲沒什麼問題,可是艾德安……”一說到這裡,卡洛就心疼得厲害,“他的病這麼控制下去也不是辦法,不知道他爸爸怎麼想的,要是中央醫院的專家們研製的新藥不成功,那怎麼辦?艾德安有可能會……”
有可能會死。
但這句話卡洛卻怎麼都說不出口。
幾年時間相處下來,卡洛總是忍不住將目光放在艾德安的身上,一想到那個安靜又溫柔的傢伙會躺在床上變成冰冷的屍體再也睜不開眼睛,卡洛就覺得心如刀絞。
他始終記得曾經背著艾德安去醫院的那一幕,那時候的他年紀還小,艾德安也是個小孩子,乖乖趴在自己的背上,環在自己脖子上的胳膊又細又白,好像稍微用力就能折斷,拂在耳邊的呼吸輕輕的、軟軟的,像是隨時都有可能消失一樣。
這些年,看著那個乖巧的小孩慢慢長大,變成如今安靜溫和的少年,卡洛對他的心疼越來越強烈。艾德安從小吃盡了苦頭,雖然嘴上不說,可每週都去醫院抽血化驗,每天三餐前都要吃那麼多的藥片,換成正常人或許早就受不住了,可艾德安卻默默地挺了過來。這幾年醫術發展迅速,艾德安現在用的藥效果比以前好了許多,也很少會暈過去。可卡洛還是不放心,總覺得艾德安的病就像是埋在他心裡的一根刺,只要一天不徹底拔掉,就時不時紮得他心臟一陣刺痛。
想到這裡,卡洛忍不住說:“我們該想想辦法,總不能一直坐以待斃。”
“這種病是造血幹細胞的問題,要徹底根治就必須移植幹細胞,依靠藥物不可能做到這一點。”克雷爾說。
卡洛嚴肅地點了點頭:“你說得對,就算藍迪叔叔說的那種新藥真的有效,也只能達到控制病情的作用,不可能徹底根治。以後艾德安還是要每天吃大量的藥片……他總不能吃一輩子的藥吧?”
一想到那個傢伙天天吃零食一樣往嘴裡塞各種藥片,卡洛就覺得特別煩躁,恨不得把他手裡的藥全部奪過來扔掉。卡洛握緊了拳頭,認真地說:“我一定要想辦法救他。”
克雷爾低頭想了想,說:“這樣吧,過幾天考完試放假之後,我去仔細查清楚藍迪叔叔的底細,你去中央醫院那邊問問看藥物的研究進展和具體作用,你爺爺人脈那麼廣,這點應該不難。”
卡洛立即點頭:“好,我回去之後馬上去問。”
******
這一年的年末考試,西維再次以全滿分的成績秒殺一眾alpha,克雷爾和卡洛考得也不錯,尤其是天天跟西維一起練習機甲操控,兩人的機甲駕駛實踐課程都考到了滿分。
艾德安並不參加任何實踐考試,只需要考幾門理論課程。他的數學在西維的幫助下已經好了許多,但天生對數字不敏感的他,高年級的數學題目越來越難,他最後的成績也只能勉強考到70分合格。
只不過,對他跟西維來說,這次考試的成績已經不重要了,因為從下個學年開始,他們將離開首都星的聖保羅學院,一起進入仙女座星系的愛倫學院讀書。
卡洛明顯很捨不得艾德安,考完試的這天晚上,他就忍不住把艾德安約到了學校後面的五星果林裡。
艾德安看著面前一臉嚴肅的少年,疑惑地問道:“班長,找我有事嗎?”
卡洛撓了撓頭,這才從背後拿出來一個東西,嚴肅地說:“這個給你,是我自己做的。”
“這是什麼?”艾德安看著面前形狀奇怪的銀色盤子,問道。
卡洛的臉有些發燙,故作平靜地說:“是樹葉編的果盤……你怎麼這麼笨,這都看不出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