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多寶格公告:
新朋友們請先看「多寶格板規」來認識本站

天空好友隨意請自加
噗浪好友看情形,歡迎加粉絲,我很少發私噗
  • 1576900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38

    追蹤人氣

瑞者--九華仙宗(五)

轉載自秘密論壇 

第二二二章:指點
明淨邁著不緊不慢的步伐繼續往這邊走來,口中冷冷道:“諸位師妹都是大師兄做主招至門下,大師兄莫非就打算撒手不管了?”
這是打算把受的氣都發到我頭上嗎?誰也沒讓你管呀。莫不樂一邊腹誹,一邊擠出笑容,道:“那什麼……師弟修為比我高,當然是師弟管更合適……”
他話還沒有說完,迎面又是一道劍氣。
“喂喂喂,師弟,你別以為我修為不如你就好欺負,再這麼過分,就別怪我不客氣……”這次莫不樂有了準備,藤劍入手,一劍斬斷了劍氣。
“大師兄,你不用跟我客氣。”明淨眼神微微一亮,劍丸入手,化作三尺青鋒,而後劍尖一顫,爆出了一蓬劍光。
兩師兄弟瞬間鬩于牆,直把後面一眾女弟子看得目瞠口呆,面面相覷,沒聽說過大師兄和明師兄不和呀,怎麼見面就開打?有幾個膽大的想來勸解,還沒有靠近就被四溢的劍氣給逼得花容失色,只得遠遠地都避開了。
明淨是金丹高期,莫不樂是金丹初期,兩名金丹修士大打出手,又是攻擊力爆棚的劍修,須臾間,鳳花嶺就成了禿花嶺,莫不樂眼明腳快,一看不好,立刻就引著明淨往他處去了,直到他們倆師兄弟不見身影,女劍修們才發現鳳花嶺只剩下了一片狼藉,頓時盡皆無語,滿心悲傷,就差沒嚎啕大哭。
片刻間回到出雲澗,莫不樂一抹額角,道:“師弟,她們不會找過來吧?”
萬一讓他賠一個鳳花嶺,難道他還得乖乖種花去?
“她們敢!”明淨面帶寒氣,看著莫不樂的眼神十分不善,別以為轉移話題他就會輕易消氣。
“啊哈哈……不要對美女太冷酷啊……”莫不樂打著哈哈,左看右看,考慮是不是該腳底抹油。
“大師兄,難得到我的出雲澗,就不進去坐坐?”明淨一掌拍開夜照庭的大門,冷冷地問道。
莫不樂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扇可憐的大門,弱弱道:“你確定我進去後,你不會關上門揍我?”
明淨下巴一抬,不屑道:“我要揍你,還需要關門?”
這倒也是,雖然這話說的真是半點顏面也不留,莫不樂怏怏的,無話可駁,低頭進門。
在桃林中隨意找了個地方坐下,明淨才上上下下將莫不樂打量一通,問道:“大師兄,這些年你躲在哪裡修煉,劍道修為增長了不少。”
鳳花嶺上,雖然只跟大師兄過了幾招,但是他一眼就看穿了莫不樂的劍道,雖然還沒有領悟劍意,但是劍氣之中,炙熱非常,分明是離劍意脫胎不遠了。
“我被葉師伯關在了蓮島上……”莫不樂狠狠地告起了葉豔飛的黑狀,雖然明淨不可能為了他向長輩動手,不過估計秦留情仨師兄弟要倒大黴了,嘿,權當收些利息,“幸好遇上了鳳沖霄大師伯,他傳了我千焰鳳鳴劍訣……師弟,我練給你看,你幫我掌掌眼……”
終於想起自己來找明淨的目的,莫不樂興致勃勃地在桃林中演練起來。
明淨眯了眯眼,大師伯的千焰鳳鳴?過了一會兒,他又一臉無語,焰在哪裡?沒有焰花,千焰鳳鳴劍訣的威力至少下降一半。
“怎麼樣?”莫不樂一臉“誇獎我吧”的表情湊了過來。
“無明之火很陰損……”明淨思索了半天,給出一句評價。
莫不樂眨眨眼睛,不滿道:“我讓你品評的是劍道,不是無明之火。”
“無明之火無相無形,以之形成焰花,陰損有餘而威力不足。”這回明淨說得非常明白。
“為什麼?”莫不樂奇道。
“焰是亂花迷人眼,鳴是無相破神魂,二者相輔相承,缺一不可。”
明淨直指千焰鳳鳴的核心,用直白的話來說,焰花可以迷惑對手的視線以及神識感應,鳳鳴則借機直接攻擊神魂,防不勝防。莫不樂的千焰鳳鳴,只有鳳鳴沒有焰花,無法迷惑對手,反而會讓對手事先就對鳳鳴生出提防之心,有了提防之心,攻擊神魂成功的機率就大大減小。儘管無明之火本身沾不得的特性可以稍稍彌補這套劍訣的威力,到底是弊大於利,很不划算。
莫不樂本身的悟性也算上佳,稍一細思就明白了明淨的意思,低頭想了想,不得不承認明淨的話有道理,因為無明之火無相無形的特性,使得鳳鳴的作用大為減弱,即使它一旦沾身就必會讓對手有很大的機會陷入走火入魔的境地,但如果碰上心境圓滿無缺或是道心堅定不移的修士,無明之火就沒有任何作用,這套劍訣也相當於廢了,恐怕還沒有鳳花嶺那些女弟子們修煉的陰陽兩儀劍訣的威力大。
所以說,他修煉出來的千焰鳳鳴劍訣,也只有對付那些散修、或者是心境修為差勁的宗門弟子有用,像明淨這種道心堅定的傢伙,一劍就能送他回姥姥家。
當然,如果不是對付修士,而是對付陣法、符篆這些由靈紋為基礎製成的死物,無明之火那燃盡一切的特性,倒是相當的犀利和管用,可是……哥是落霞宮大師兄,不是專管拆屋揭瓦的。
莫不樂垂頭喪氣,滿心顯擺換來的是一盆冷水。
“大師兄,你目前還是專心修煉基礎劍招,後續的劍訣,師父必然早有所準備,千焰鳳鳴劍訣不適合你。”明淨建議道,程白眉交給莫不樂的劍道真解,他已經看過,一套基礎劍招居然要修煉三十六年才能臻至大成,師父不會讓大師兄白白浪費時間,既然這麼說了,就必然有其道理。
“多謝師弟指點。”莫不樂依舊垂頭喪氣,沉浸在千焰鳳鳴劍訣居然只能用來拆遷的憂傷裡不能自拔。有作弊器在手,十二式基礎劍招早就已經大成,但師父並沒有教他新的劍訣,也不知是忘了,還是不想教。
“大師兄,大師伯在哪座蓮島上修煉?”明淨又問道。
莫不樂隨手畫了個路線圖給他,漫不經心地提醒道:“你要向大師伯請教嗎?我看大師伯的脾氣不是很好,你多加小心。”
明淨嘴角往下一撇,語氣轉冷,道:“師父不見蹤影,大師兄不著調,我不擅理事,落霞宮總得有人出來主事吧,大師兄,你知不知道,這些年許多落霞宮弟子進階、修煉,都找不到人指點。”
以前不知鳳沖霄下落也就罷了,現在既然知道了,還能有比他合適的人選嗎?明淨怨氣沖天,但凡大師兄稍稍爭氣一點,在落霞宮裡多用點心思,他也不至於想要去請前任宮主出山。
“啊……我想起來了,我還有大事,師弟,咱們回見……”莫不樂一哆嗦,立刻腳底抹油。
第二二三章:八卦陣
一路沖回烈火樓,抓起兔子往懷裡一塞,又到秦留情那裡死磨硬討的要了一袋靈石,莫不樂就迅速離開混沌金蓮天,往莫高陰陽天去了。
事有輕重緩急,現在對他而言,最重要的事,就是在明淨把鳳沖霄請出來之前趕緊開溜,這位大師伯的脾氣可不怎麼好,要是知道是因為他這個首徒不管事而打斷了他的潛修,自己就算不會被大師伯一劍捅成蜂窩,也少不了要脫一層皮。
兔子本來跟小金蟾打打鬧鬧玩得正開心,冷不丁被莫不樂抓走,一頭霧水,等它回過神來時,才發現居然回到了自己的故鄉。等等,這真是它的故鄉?
鼻子拼命地嗅啊嗅,氣息沒錯,確實是它的故鄉,可是……草原呢?那片青青的、一望無際、可以讓它在裡面隨便打滾的草原呢?
兔子傻眼了。
莫不樂也傻眼了,順手撈住一隻從身邊竄過的小狐妖,問道:“胡師姐和仇師弟在哪裡?”
莫高原當然還是莫高原,只是那些蔥蔥郁鬱、密密麻麻的靈草,消失了一大半,如今只剩下些稀稀落落的,黑色的泥土裸露在空氣中,時不時可以看到一些走獸從中間竄過,一時間也分不清是沒有化形的妖修還是莫高原上的土著。
順帶一提的是,沙海的面積擴大了不少,所以莫高原的面積相對也就縮小了不少,二者之間的面積,幾乎已經大致相等,如果莫不樂此時飛上高處,向下俯看,就會發現,沙海與莫高原,形成了一個相當標準的太極陰陽圖案,陰泉眼與陽泉眼,正是太極魚的兩隻魚眼。
小狐妖吱叫幾聲,在前面帶路,一會兒就竄入了地下。莫不樂一看,原來是這一處地洞,也不知是不是當初挖的,好在洞口不小,他貓著腰、抱著兔子跟著鑽了進去。
地洞直通那十八條靈氣樞紐,只是樞紐裡已經沒有了水,東扭西拐地跑了一段,來到一處空曠的地下空間,終於看到了白狐狸和仇仁,還有龜半仙。
“喲,你居然回來了?”仇仁一看到他,眼珠子都紅了,跟兔子有一拼,“莫大師兄,你不是迷路迷到天邊去了?恭喜啊,居然還認得回來的路。”
明擺著是冷嘲熱諷。
莫不樂自知理虧,也不與他計較,將靈石袋扔給他,笑道:“雖然遲了點,但是這些靈石應該足夠用了。”
“怎麼只有七、八上品靈石和幾百塊中品靈石?”仇仁一清點,又急了,“說好的極品靈石呢?”
這回莫不樂挺直腰杆,理直氣壯道:“全讓抱師叔搜刮去了。”
仇仁一愣,轉而反應過來,不再說話,抱著靈石袋逕自去忙了。白狐狸甩著尾巴,終於找到機會湊上前,雙眼閃閃發光。
“兔子,你又肥了。”
兔子這些年在九華仙宗被女修們寵著喂著,身體胖了何止一圈,白狐狸話沒說完,口水就先流得嘩啦啦的。
“胡師姐,它就交給你了,隨你炮製。”莫不樂嘿嘿一樂,把兔子拎過去。這些年兔子被寵壞了,不聽話得很,是得炮製炮製。
兔子大急,四隻爪子死死抱住莫不樂的胳膊不鬆開,紅眼睛淚汪汪的,虧得它還不能說話,不然早叫大叫饒命了。
白狐狸笑眯眯,調戲完兔子,一把拽過莫不樂的袖子,道:“快過來看看我們這幾年的成果。”
什麼成果?
莫不樂只看到了一個又一個坑……哦不,是地洞,參觀完大大小小的地洞,他抽著嘴角,問道:“胡師姐,你挖這麼多洞幹什麼?”
白狐狸瞪眼,道:“莫高派收弟子,不得有住的地方?”
莫高派?誰起的名字,敢不敢更有創意一點?另外,讓弟子住地洞,這個門派該混得有多慘啊。
莫不樂久久無語,好半天才問道:“胡師姐,你若有朝一日化成人形,還住地洞麼?”
“為什麼不住,洞裡多舒服啊,冬暖夏涼還安靜。”白狐狸理直氣壯地反問。
好吧,跟一隻狐妖討論居住環境的問題,顯然是不可能有共同語言的,莫不樂只得又換了一個問題,道:“胡師姐,弟子呢?”
莫高……估且就莫高派吧,莫高派招收的弟子連個影子都還沒見,就挖這麼多洞,這要是誰一個不留神沒注意腳下,不得被活活坑死,白狐狸這哪裡是在幫忙,分明添亂啊。
白狐狸眨眨眼睛,道:“你要是收妖修當弟子,姐馬上給你帶一串來。”
莫不樂一臉黑線,一串?這是打算綁成一串來還是捆成一串來?再說了,妖修功法跟人修功法完全是兩回事,你是不是連功法也順帶打包一串來?
“多謝師姐美意,還是算了吧。”
白狐狸興沖沖又道:“喂喂喂,你別小看我挖的洞,這可是一處修煉的好地方。”毛茸茸的尾巴甩來甩去,炫耀之意溢於言表。
“修煉?”莫不樂腹誹,是修煉眼力的吧,從這一片空地走過去,沒有眼觀八方的本事,真的會被坑死的。
“我演示給你看。”白狐狸一躍到半空,吸一口氣,大聲道:“小狐崽兒們,入洞。”
聲音落下,從四面八方湧來一群狐妖,各自尋了一處洞口,然後竄了進去。白狐狸兩隻前爪向著下方連拍八下,八道靈光化作八個陣紋,分別落于八處方向,陣紋一落地,便仿佛流水一樣漫過所有的洞口。
“坎位!”
白狐狸死死盯著被陣紋覆蓋的洞口,忽然大叫一聲,向著其中一處洞口沖了過去。只見那處洞口驀然噴出一道靈光,仿佛湧泉一樣,靈光中裹著一隻小狐妖的身影,瞬間就與白狐狸砰砰砰地打了起來,不過片刻,小狐妖的身影就被白狐狸一巴掌拍成了一團散光。
莫不樂頓時吃了一驚,再仔細看時,卻發現那被拍散的小狐妖並非真身,而是靈光幻化的幻影,只是擁有與真身一樣的修為。
“震位!”
又一道靈光從另一個方向噴湧而出,裡面同樣有一隻小狐妖的身影,沒幾下就又讓白狐狸給拍成了一團散光。
如此反復,一連八次,之後洞口再噴湧靈光時,數量已經變成一次兩道,而且靈光中的小狐妖的實力,也隨之增長一倍,反復又八次之後,靈光就變成了三道,小狐妖的實力增長兩倍,依此類推。而當小狐妖的數目每達到八的倍數時,就會自動結成一個小八卦陣,也就是說,八隻小狐妖出現,就是一個小八卦陣,十六隻小狐妖出現時,就是兩個小八卦陣。
這片空地上一共六十四個洞口,白狐狸打到最後時,就是同時面對六十四隻小狐妖組成的八個小八卦陣,而這個八個小八卦陣,又組成了一個完整的大八卦陣。
大八卦陣威力驚人,白狐狸以元嬰高期的實力,居然被一群修為最高只有金丹初期、而且絕大多數都是築基期的小狐妖們給打得抱頭鼠竄。
第二二四章:挖寶
“怎麼樣?”白狐狸又竄了回來,眉飛色舞。
莫不樂已經驚呆,這些看上去雜亂無章的洞口,居然可以組成八卦幻影增幅陣,威力強到這個地步,何止是可以用來修煉,如果在莫高陰陽天的週邊也佈置一個同樣的陣法,拿來當護山大陣都夠格了。
“胡師姐,這陣法……是你佈置的?”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白狐狸有這能力,足以笑傲所有的同輩首徒了。
“陣法是龜師伯祖佈置的啦。”白狐狸嘿嘿一笑。
莫不樂頓時釋然,這才合理嘛,白狐狸要是有這能力,簡直能逆天了。
“龜前輩呢?”他四下張望,沒看到龜半仙的身影,不由得嘀咕,難道又躲哪兒睡覺去了?
“前些天龜師伯祖好像發現了什麼,現在正埋頭研究……”白狐狸眼珠子轉了轉,“我帶你去見師伯祖。”
“既然如此,還是不打擾龜前輩為好。”莫不樂死活不肯邁步。
“不會不會,龜師伯祖說了,你一來就讓你去見他。”白狐狸的眼珠子轉動得更快了。
莫不樂瞅瞅她,這種一聽就知道不靠譜的話,以他的智商會信嗎?
只可惜智商夠硬不如實力夠硬,儘管百般不願,莫不樂還是沒有抗得過白狐狸的蠻力,被拖到了另一處靈氣樞紐連通的空間內。
這處空間……準確的說,是一個洞,跟白狐狸之前挖的那些洞,幾乎沒有多少區別,甚至還小了很多,莫不樂進去後,身邊跟著一隻狐妖外加一隻兔子,頓時擠得連轉身都困難,得慶倖龜半仙的身體夠小,要是它的身體有白狐狸這麼大,估計就真的不能轉身了。
“前輩,您研究什麼呢?”
龜半仙的爪子正捧著一塊比鴿子蛋大不了多少的白色碎片,兩隻芝麻眼幾乎就貼在上面了,看得聚精會神,連莫不樂來了都不知道。
“小……子,龜……爺……爺……正……忙……著,閃……一……邊……去……”
莫不樂摸摸鼻子,正準備退出去,兔子在一旁比手劃腳,吱吱亂叫。
“求翻譯。”
這種時候,當然得向精通各種獸語的白狐狸求教。
“它說……這是它出生時的蛋殼碎片。”白狐狸一臉的不可思議。
莫不樂一怔,揪起兔子耳朵,拎起來左看右看,詫異道:“你不是你媽生的?”
兔子大怒,身形驀然變大,左勾拳,窩心腳……不好意思,沒打出來,它卡住了,洞太小,它這一變身,直接把莫不樂、白狐狸外加老烏龜一起給擠在了洞壁上,全成了貼燒餅。
“誤會,誤會,我的意思是……你是兔子,又不是鳥,怎麼是從蛋裡面生出來的?”
好不容易從洞裡脫身,莫不樂一看兔子又有發飆的架勢,趕緊解釋道。
兔子哼哼唧唧,白狐狸幫著翻譯:“它說它沒爹沒娘沒兄弟姐妹,睜開眼就是在蛋裡面,後來打破了蛋殼才爬出來,一路打洞到了上面,還說剛出生的時候它很弱小,好幾次都差點被天上的壞蛋地上的混蛋給吃了……”
天上的壞蛋地上的混蛋?哦,是說那些猛禽和野獸吧。莫不樂想起第一次看到兔子差點被活活擠死的模樣,忍不住暗自搖頭,這哪裡是弱小,根本就是弱爆了,怪不得當初這只兔子死活賴著他,感情是留在這裡無親無故還要被捕獵。
“原來陰陽戰天兔是卵生的啊……”
長見識了,這顆兔子蛋多半是當年莫高陰陽天湮滅時,不小心被埋在了地層下,也不知道是怎麼保持生機不滅,隔了多少萬年後,居然孵化了,簡直就是奇跡,也難怪在莫高原上,沒有找到第二隻黑白毛的兔子。
“啪!”
還沒有感歎完畢,莫不樂的後腦勺上就重重挨了一下。這回不是兔子發飆,而是龜半仙跳起來,一頭狠狠撞上他,然後淩空七、八個優美的後空翻穩穩落地。
“你才是個糊塗蛋,王八蛋,沒見識的蠢蛋,陰陽戰天兔乃是天生靈獸,稟陰陽之氣而生,是因為此處的陰陽泉眼復蘇,泄出來的陰陽二氣交匯成卵,所以才有了這只兔子的誕生,臭小子,你沒有見識,難道連常識也沒有……”
罵人的時候,龜半仙的嘴皮子不要太利索,氣哼哼地說了一通,又惋惜地看了一眼兔子,語氣又緩下來,道:“可惜此地的靈脈氣數已經被抱小子強行通靈帶走了,陰陽泉眼沒有靈脈支撐,後繼乏力,產生的陰陽之氣無論是濃度還是純度都差了很多,再也不可能誕生第二隻陰陽戰天兔。”
這一段話,它說了足足半天才說完。
也就是說,眼前的兔子,是天地間唯一的一隻陰陽戰天兔。老烏龜不吭不響地把那一小片蛋殼收起來,兔子殼也是寶貝,裡面蘊含了再純正不過的陰陽之氣,只可惜,少了點,不過蚊子腿再小,那也是肉,何況這丁點蛋殼屬於絕版貨,當然不可放過。
莫不樂捂著後腦勺眥牙裂嘴,老烏龜打人夠疼的。見識少也不能怪他呀,他才修煉多少年,老烏龜又修煉了多少年,灰溜溜地抱著兔子正想跑,被龜半仙一爪按住了腳丫子。
“臭……小……子,哪……兒……去,過……來……給……龜……爺……爺當……苦……力……”
喂喂,敬你是前輩也別太過分。莫不樂怒目而視,要找苦力找你家的徒子徒孫啊,憑啥只找他一個人。
龜半仙眯了眯芝麻眼,慢吞吞道:“八……卦……陣……”
“我幹。”莫不樂當機立斷,老烏龜殼綠心黑,他要是抵死不幹,估計龜半仙馬上就能把八卦幻影增幅陣給拆了,憑良心說,就憑這一處陣法,讓他給老烏龜當幾十年苦力都不虧。
落霞宮大師兄自認是痛快人,說幹就幹,龜半仙往洞內一指,一句把這個洞挖開,他擼起袖子,抽出藤劍就當起了掘洞人。
“兔子,運土!”
自己幹活讓別人閑著,絕對不是莫不樂的辦事風格,於是本打算看熱鬧
向兔子,轉眼就被支使得團團轉。
但很快莫不樂就發現,這處土洞還真不尋常,清理掉表層大約三尺厚度的泥土之後,露出的竟然是一塊光滑的青金石牆面,青色的是牆面,金色的是牆面上的陣紋。
“快挖快挖!”
看到金色陣紋,龜半仙兩眼直冒精光,催促的語氣比罵人的時候還快。
難道這洞裡真藏著什麼了不得的東西?莫不樂來勁了,如果是寶貝,見面分一半,他好歹也出力了。
第二二五章:苦力
兩天后,洞裡的土全部都清了出去,露出的是一個三面外加頭頂、腳下都是青金石砌成的空間,金閃閃的陣紋,完美無缺,沒有遭受半點破壞。
“小……子……滾……”
莫不樂還沒有來得及欣賞一下自己的努力成果,就被龜半仙一爪子拍飛,然後這只老烏龜整個身體都貼在了陣紋上面,一邊研究一邊噴噴稱奇,這些陣紋相當古老,一部分起防護作用,一部分卻是引導陰陽之氣交匯,怪不得……看來這個洞,根本就是莫高陰陽天從前孕育陰陽戰天兔的地方。
“過河折橋是可恥的,作為老前輩,不可以這麼無恥。”
莫不樂大怒,奈何老烏龜的無恥只在他之上,不在他之下,終究沒辦法,灰溜溜地抱著兔子回到莫高原上,逼兔子去幫他尋找失蹤的那幾塊極品靈石。
兔子讓他逼得也快哭了,它是兔子不是狗好不好,尋找失蹤物品不在它的能力範圍之內。
折騰了幾天,一無所獲,又被仇仁抓了一回壯丁,拿著一張清單到外面大採購,跑了妖仙宗不算,還到龍虎仙宗去轉了一圈,才算把清單上的材料都買全,剛回來,還沒來得及喘口氣,龜半仙又一爪按在他的腳丫子上。
“苦……力……”
喂喂喂,哥的名字是莫不樂,不叫苦力。
“八……卦……陣……”
算你狠。
還是挖洞,挖的還是之前的那個洞,這一回,龜半仙讓他把青金石牆面挖開,莫不樂一劍劃上去,金色的陣紋一陣猛閃,反彈的力道把他震得氣血翻騰。
“龜前輩,您是在戲弄晚輩?”莫不樂怒了,這些陣紋明顯是起防護作用的,想要破開,要麼就得懂得這些陣紋的原理,要麼就得用比陣紋的防護力更強的力量,前者他一竅不通,後者他修為不夠。
“修……為……太……差……”龜半仙一臉的鄙視。
“修為不是萬能的。”莫不樂氣結,修為低沒人權啊,“前輩您讓開,小心晚輩傷到你。”
幸好,這次回去他學了千焰鳳鳴劍訣,拿來揍人不行,拿來拆遷,正好。
龜半仙更加鄙視了,就這點修為,臭小子就是把吃奶的勁兒都使出來,也傷不到它半根毫毛。
“千焰……鳳鳴……”
鳳啼清脆,焰花無形,牆面上的金色陣紋卻發出了令人齒酸的滋滋聲。
龜半仙抱頭鼠竄,臭小子別出心裁,居然用無明之火修煉千焰鳳鳴,要老命啊。
其實以龜半仙的心境修為,根本就無須懼怕無明之火,不過這世上的事,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它的心境真就讓無明之火給灼出一個缺口來呢?
龜性膽小謹慎,能不碰當然是不碰最好,這一回,就讓臭小子得意好了。
整整燒了三日夜,才將牆面上的陣紋通通破開,再刷刷幾劍,石牆成了方方正正的石塊,搞定收功,莫不樂飄然而去,不帶走一絲雲彩。
“臭小子,混蛋小子,得意什麼勁……”龜半仙讓他氣得跳腳大罵,“回來……繼續挖。”
莫不樂被揪著衣領……不對,是咬著鞋子給拖回來,龜半仙直立而起,雙爪叉腰,還沒挖完就想跑,沒門兒。
還要挖?
莫不樂一臉驚詫,龜半仙賴得解釋,只是催促,沒奈何,他只能繼續開挖。
石牆之後,還是一層土,仍是約三尺厚,把土層清理掉之後,顯露出來的居然又是一層石牆,只是顏色不再是青色,而是紅色,上面依舊佈滿金色的陣紋,看上去瑰麗耀眼之極。
於是龜半仙再次撲了上去,順帶一腳又將莫不樂踹飛。
莫不樂恨得牙癢癢的,決定等下次回九華仙宗的時候,讓肖浮生給他做一頓王八宴。拍拍屁股離開,仇仁還在帶著一眾妖修們清理地下空間的廢墟,忙得腳不踮地,莫不樂可不想再被抓壯丁,趕緊閃人。
“莫師兄,你站住!”
閃人失敗,仇仁的聲音還沒有完全傳入耳中,人已經一陣風般攔在了他的面前。
莫不樂大歎晦氣,只能苦著臉接受仇仁的攤派。居然又讓他去幹拆遷,有沒有搞錯,他可是劍修,堂堂劍修……算了,拆就拆吧,總算千焰風鳴沒白學,大師伯知道自己學以致用,大概也會由衷的高興吧。
雖說有那麼點不情願,不過幹苦力也是有福利的,當莫不樂把仇仁攤派的活兒都幹完之後,他的千焰鳳鳴已經做到了八焰八鳴。可是,就算八焰八鳴又怎麼樣,還不是個拆遷的。
莫不樂垂頭喪氣,悲傷不能自己。
累了的時候,小妖修們紛紛鑽進洞裡修煉,莫不樂向白狐狸討要來啟動八卦陣的法訣,就在外面砰砰砰地發洩心中的悲傷,千焰鳳鳴劍訣在八焰八鳴的基礎持續增漲,等到整個地下空間被清理得七七八八的時候,他已經可以同時釋放出十八焰十八鳴。
看上去增長的速度並不是很快,但事實上,千焰九鳴劍訣以九為基,也就是說,焰花與風鳴每達到九的倍數,劍訣的威力就增長一倍,如果現在他再被龜半仙抓去挖石牆,不用三日夜,一天半就能搞定。
“莫師兄,這裡是我們能利用的最後一片廢墟空間,把這裡都拆乾淨……”
“就沒我什麼事了?”莫不樂興奮地介面。
仇仁掃了他一眼,緩緩道:“就請莫師兄回到宗門再申請一筆靈石,正殿,傳法殿,執法殿,藏經殿……都要一一建起來,另外,招收弟子,也要請師兄多費點心……”
莫不樂瞠目結舌,是不是哪裡搞錯了,為什麼還有這麼多事要幹?
“這些我都幹了,你幹什麼?”
仇仁面無表情道:“我要分別去妖仙宗和龍虎仙宗拜山,商量如何劃分莫高宗的勢力範圍……”
莫不樂立刻捂嘴,迅速道:“不用說了,當我沒問。”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英高陰陽天的位置,在祁山山脈的中心,而祁山山脈,大約五分之二屬於妖仙宗範圍,五分之一屬於龍虎仙宗範圍,剩下的五分之二,則是不毛之地,兩大仙宗都表示不要,所以屬於三不管地帶,但是如今莫高陰陽天在緩慢復蘇中,不毛之地很快就會變成有毛之地,雖然達不到洞天福地的級別,但是兩大仙宗憑什麼就要把地方讓給九華仙宗來建立附屬宗門。
總之,這裡面扯皮的事多得很,仇仁也不過只是先去打個前站,事情到最後,終歸是要三大仙宗的宗主來拍板定案。其實本來這個前站,應該由一宮首徒出面更合適,可惜一想到莫不樂那辦事不牢的調調,仇仁只能打消這個念頭。
第二二六章:溶岩湖
總之,任重道遠,莫不樂繼續賣苦力。這最後一片廢墟空間,其實也只是——條坍塌的甬道,阻塞在甬道中的泥層不難挖,難挖的是這些泥層中挾裹的無數陣盤碎片,這些碎片上的陣紋雖然已經磨滅得差不多了,但是在不知多少萬年的掩埋中,有些陣紋自動連接在一起,形成了種種不知名的新陣紋,就連龜半仙來看過之後,都目瞪口呆,然後強烈要求莫不樂這些連接在一起新陣紋完整的挖出來。這不是典型的為難人嗎?哥擅長的是暴力拆,知道什麼叫暴力,就是保證拆得乾淨,保證這些陣紋能夠粉身碎骨、死無全屍。另外,誰知道這些自動形的新陣紋有什麼作用,萬一運氣不好,碰上個觸發式的,一碰之下,立刻就“砰”一聲,爆了,誰來為哥的小命負責任?“沒……見……過……你……這……麼……怕……死……的……”
莫不樂死活不答應,龜半仙將他鄙視進塵埃裡,最後無可奈何地把身上的龜殼脫下來。
“給,套……上,保……你……不……死……”
莫不樂柃起碧綠的龜殼,上上下下看幾眼,氣結道:“龜前輩,您的殼如此袖珍,您看弟子的拳頭塞得進去麼?”
龜半仙大怒,光著身子跳起來,一把將龜殼按進了他的腦門裡。
“我不帶綠帽……”莫不樂只來得及驚呼一聲,然後就發現,龜殼自動變化,套在他身上的時候,已經是一件碧綠色帶龜裂紋的劍抱。好像挺不錯的,不過這身烏龜殼靠得住嗎?
看出莫不樂眼中的猶疑,龜半仙氣急敗壞,跳起來一爪子踹在他的屁股上,怒吼道:“快去,碎了一塊陣紋,龜爺爺把你扒光吊在妖仙宗的山門外!”沒說不去啊,這麼凶,也不看看現在誰是光屁股……莫不樂一撇嘴,好心提醒道:“龜前輩,您趕緊找塊布裹一裹,讓小妖修們看到您光著屁股,忒沒面子。”然後不等龜半仙發作,他馬上就一溜煙地跑進甬道裡,賣力幹活去也。“臭小子……”
龜半仙哭笑不得,左右看看,恰見一身黑白色的兔子溜達過去,被他伸手一掐一抖,兔毛紛紛落地,瞬間露出光溜溜的一身粉肉。“兔……毛……大……衣……不……錯……”
黑白兔毛在龜半仙手中,不消片刻就成了一片背黑腹白的龜殼,龜半仙慢吞吞地往裡面一鑽,滿意極了。
兔子眨巴著紅通通的眼睛,哭了。它這是招誰惹誰了?一個個都來欺負它,沒天理啊,不行,兔爺要奮發,兔爺要塗牆。賊頭賊腦地看看四周,然後它往一個方向奔去。莫不樂挖了大半年,這處甬道也才被挖開了一小半,沒辦法,要控制焰花盡可能不去燒壞那些完好的陣紋,還要花費不少精力去分辨哪些陣紋是完好的,哪些陣紋己經毫無價值,這進度能快得了才叫見鬼。三十六焰三十六鳳鳴,巨大的難度帶來的當然也是不菲的收穫,只是——想到這套千焰鳳鳴劍訣最大的作用居然是拆遷,奠不樂就一點也高興不起來休息的時候,他把程白眉交給他的劍道真解拿出來,看了又看,希望師父能在裡面隱藏一套比千焰鳳鳴更好的劍訣,來安慰他受傷的心靈。師父多半是忘了這一茬,他大概沒有想到自己的徒弟有作弊器在手,提前二十多年就將十二式基礎劍招修煉到了大成。
——晃三年多,甬道終於即將挖穿,奠不樂又加了一把勁兒,總算快要從賣苦力的生涯中解脫了,倒計時,五天,四天,三天……轟!巨大的爆炸聲將整個地下空間都震盪得晃了十七、八晃,小妖修們嚇得抱頭鼠竄,機靈一點的,早就一頭鑽進了八卦幻影增幅陣的洞裡,不機靈的則一頭撞了牆。好幾處本來己經挖開的地方,又嘩啦啦塌了一大半,正在埋頭研究那些被莫不樂挖出來的陣紋的龜半仙則直接被陣紋碎片給掩埋了。白狐狸全身炸毛,在地下空間裡飛竄,將一個個或是撞暈或是嚇傻的小妖修們一個個全都叼進洞裡。
仇仁……這傢伙運氣好,現在正在妖仙宗裡充當說客,暫時還不知道他辛苦了好幾年才修整出來的地方,已經又塌了——大半。“老……夫……的……陣……紋……”
龜半仙從陣紋碎片裡面探出半個腦袋,神識——掃,絕大多數陣紋碎片在劇烈的震動中,又碎成了無數的小碎片,氣急敗壞,嘶聲怒吼。“臭小子,你這個小潘蛋,老夫要活剝了你……”
莫不樂當然是聽不到龜半仙的怒吼,就算聽到了,他現在也無暇顧及,因為此時此刻,他正在炙熱的熔岩裡掙扎。
媽的,怎麼沒有人告訴他,那條甬道的盡頭,直通地底熔岩湖啊。簡單的來說,就是莫不樂摣大彩了,這處地底熔岩湖被封在地下不知多少萬年,累積了無盡的熱量與火焰,形成了一股強烈的炙熱氣浪,莫不樂挖通了甬道,讓這些炙熱氣浪一下子就找到了發洩口,沒有把整個地層都炸翻天,還得感謝這條甬道壁上,還有一層完好的陣紋沒有被莫不樂破壞,當然,莫不樂保留這些陣紋不破壞倒不是有先見之明,他主要是想偷懶,省得他往外搬了,回頭直接讓龜半仙自己貼到牆上去看。這層陣紋,原本的作用,就是封印這處地底熔岩湖的。所以炙熱氣浪只釋放了不足萬分之一的威力,就迅速被陣紋逼回地下。只是莫不樂這個始作俑者倒了血黴,他本來是應該被氣浪掀出甬道,但是,龜半仙的殼披在他身上,烏龜屬水,烏龜充當然也充滿水靈氣,水火相克,烏龜殼又是出了名的堅硬,何況還是修煉了幾千年老烏龜,這層殼硬生生替他擋住了氣浪。哪知甬道裡的陣紋此時又起作用,產生了巨大的壓力,一下子把他推進了地底熔岩湖裡。莫不樂只有欲哭無淚,要不是龜殼釋放出一層水軍自動護體,他己經被燒成潼。
人倒楣時,真是喝口涼水也塞牙。搞清楚自身的處境,除了咒駡,也只能盡力想辦法自救了。
第一個自救手段,當然是先從熔岩裡脫身,莫不樂一運真元,才發現,壞了!
水火相克。這裡是地下熔岩湖,而且還是被封印了不知多少萬年——點兒氣息也不透的地下熔岩湖,這處空間裡除了火靈氣,還是火靈氣,若說還夾雜著什麼,那就是火毒了,可是他修煉的是水屬性功法,真元也是再,淨不過的水屬性,在這樣的環境中,被壓制得死死的,根本就無法調用真元。莫不樂一下子就臉青唇白,照這樣的情況,恐怕他身上這件烏龜殼也支持不了多久,一旦裡面自帶的靈力耗盡,他就真成灰渣了。既然真元不可用,那就只有爬,還從甬道那裡爬出去。他手腳並用,吃奶的勁兒都使出來了,熔岩不是水,遊起來太費力。等他好不容易哼哼哧哧游到甬道下方,又哼哼哧哧地爬上去,才悲催地發現,甬道內的陣紋仍在閃爍光芒,一股強大的力量封印在甬道口,阻住了他的去路。要不要這麼坑爹啊,莫不樂哀嚎。既然不能原路而返,只能另尋他途。既然有一處甫道,也許就會有第二處,第三處……莫不樂巳經精疲力竭,烏龜殼的光芒也越來越微弱,怎麼辦?當然是出絕招,無論如何,都不能讓烏龜殼被燒掉,不然他就是脫險,也會被老烏龜一爪子拍成肉餅。想到可能的後果,在這炙熱得幾乎能令人窒息的地底熔岩湖裡二他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這種時候,不出絕招不行,無明之火,現身。真兀不可調動,但是無明之火卻在他落入熔岩湖的一瞬間,就已經在蠢蠢欲動,只是他對無明之火戒心很重,除非必要,輕易不敢動用,尤其是在充滿火毒的空間裡,說不定無明之火就會造反。但現在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莫不樂都說不淸這無明之火究竟救了他多少回,曾經恨之入骨的東西,成了他最大的保命符,說來也算滑稽。
無明之火,在龜殼之外,又形成了一道無形的防護軍。火與火相遇,結果是什麼?
正常情況是彼此相溶,不正常的情況就是彼此相殺。莫不樂遇上的,當然是後者,無明之火無物不可燒灼,同樣是火,它也照燒不誤。火燒了火,正如當年在碧血崖,怨氣能給無明之火當補品,熔岩火也——樣。
莫不樂又一次變了臉色,他察覺到體內的無明之火在壯大,不用多久就會再度呈現氾濫之勢,可是現下的情形,根本就不容許他以煉丹的方式泄去大量的無明之火,青龍木丹爐和那些靈藥一拿出來,馬上就會被熔岩燒成渣不過,還有一個法子,練劍,千焰鳳鳴劍訣,一樣可以泄出大量的無明之火。
第二二七章:生死之間
有誰試過在岩漿間煉劍嗎?莫不樂眥牙裂嘴,修煉千焰鳳鳴劍訣,固然可以泄出大量的無明之火,可是隨著無明之火在體內運轉,外面的火毒也受到吸引而拼命的往他的體內鑽,儘管一入體就被無明之火給燒成了灰渣,可是入體的那個過程,跟他當年在冰風穀內忍受冰風、火毒的雙重折騰幾乎一模一樣,痛不可言。“撕……這是天將大任於斯人,必先苦其心志,餓其體膚……”
他只能這樣安慰自己,反正痛慣了的,誰怕誰,當年那樣的境地下他都熬過來了,何況現在他修為大進,外面又隨時會有人……不對,會有烏龜來救援。話說……那只老烏龜到底靠譜不?這種時候可千萬別本性發作,慢吞吞比蝸牛爬還不如啊。
這麼一想,莫不樂就不由自主地更加擔憂自己的處境,不論從哪方面來看,龜半仙都不像是靠譜的樣子,指望他還不如指望白狐狸呢。一邊練劍一邊胡思亂想以減少疼痛帶來的劇烈痛苦,等到莫不樂回過神來的時候,突然發現,眼前隱隱約約有火苗晃動,一閃即逝,快得他都還來不及看清。啊啊啊啊,糟、糟糕了,難道是熔岩湖要爆發?
莫不樂這一驚可不輕,熔岩湖如果全面爆發,別說烏龜殼已經快要耗盡靈氣,就算是靈氣充足,也架不住他身在熔岩中,首當其衝。他嚇得魂不附體,手中的劍法都慢了一拍,體內無明之火頓時又開始有氾濫的區別,沒奈何只得繼續修煉劍訣,眼睛卻是四下溜溜一轉。熔岩湖時不時炸開一團,氣浪翻滾,炙熱難耐,但並沒有什麼火苗,完全不是要全面爆發的樣子,難道剛才眼花了?
就在莫不樂滿腹狐疑的時候,又是隱隱約約一朵火苗……等等,這火苗怎麼好像是從劍尖上冒出來的?
屏息靜氣,這一次,莫不樂不再胡思亂想,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千焰鳳鳴劍訣上。片刻後,果然又有一朵火苗閃現,雖然轉眼即逝,但是莫不樂已經看得清清楚楚,這分明是千焰鳳鳴劍訣的焰花。奇哉怪哉,焰花怎麼會顯露出形態?難道無明之火除了無相無形之外,還能有相有形?
莫不樂百思不得其解,無明之火如果有相有形,它也就不是無明之火了。可是這朵焰花分分明明……看,又來了,哇,這回是兩朵,不對,準確地說是一朵半,其中一朵只有一半顯露出形態,但隨著他把千焰鳳鳴劍訣又演練了一遍之後,另一半的形態也顯露出來,變成了一朵完整的焰花。有蹊蹺!
沉下心思,莫不樂閉上雙目,手中劍訣不停,但意識卻進入了識海,仔細觀察無明之火的運轉。
那一縷神識借著無明之火的運轉外泄,歡快地在火中打滾,藉以磨礪自身,從最初的不足頭髮絲粗細到現在,十多年的打磨,這一縷神識己經有米粒粗細了。借助神識的感應,莫不樂終於看出了究竟。全是火毒惹的禍。
熔岩湖中的火毒因為無明之火的運轉,受到吸引而進入莫不樂的體內,但又被無明之火給燒成了渣,這“渣”是對無明之火而言,事實上,在無明之火的燒灼下,還能留下的“渣”,怎麼可能真的那麼渣。在莫不樂而言,那一粒粒細若微塵的,不對,是比微塵還要細小一萬倍的“渣”,分明就是再純淨不過的火靈精華。
——粒火靈精華當然算不上什麼,就算是一萬粒火靈精華聚在一起,它也難以用肉眼察覺。但是,如果是萬萬粒呢?怎麼也得有米粒大小了吧。在明界,米粒大小的火靈精華,足以讓無數修士搶破頭。可是現在莫不樂體內的這些火靈精華聚集起來,已經足有蠶豆大小了。當然,這並不意味著莫不樂一夜爆富,因為這些火靈精華並沒有真的聚集在一起,它們始終是分散著,粘附在無明之火運轉的途徑中。在莫不樂觀察的時候,這些火靈精華的數量始終在增加,不知道在地下封印了多少萬年的熔岩湖,積聚的火毒也不知有多少,它們就像飛蛾撲火一樣,被無明之火源源不斷地吸引而來,然後又被無明之火燒成“渣”,除非莫不樂現在停止運轉無明之火,否則它們前赴後繼,永不退縮。莫不樂當然不可能停止運轉無明之火,否則不消一刻,他就成渣了,真正的渣,絕對不會變成什麼人肉精華。所以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些火靈精華一點點地增加,一點點地附著在他的體內,一點點地成型。成型?
沒錯,就是成型,這些火靈精華附著在無明之火運轉的途徑上,硬生生形成了一道純淨無比的後天火靈脈。
所以,他修煉千焰鳳鳴劍訣的時候,焰花有了形態,有了真正的火靈脈,再加上這處熔岩湖裡,別的什麼都沒有,火靈氣管夠,焰花要是再不顯出形狀,那才叫不正常。這該是因禍得福,還是因禍得禍呢?莫不樂哭笑不得,水火相克,水、火靈脈同體,那是要爆體的節奏啊。但是,由於這條火靈脈是附著在無明之火運轉的途徑中,所以它跟水靈脈根本就不交匯。水靈脈存於血肉經脈裡,而莫不樂因為擔心無明之火會燒毀水靈脈和經脈,所以每次運轉的時候,是通過神識引導,以神魂為中轉,從而達到運轉全身的目的。這樣……大概不會爆體了吧?所以應該還是算因禍得福,至少,千焰鳳鳴劍訣在他的手上,不再是雞肋,不再只能用於拆遷。想到這裡,莫不樂高興得幾乎想長嚎幾聲。
“嗷嗚……嗷嗚嗚……”
好吧,其實他沒按耐得住,真的嚎了,震得熔岩湖裡連續爆發了好幾十股氣浪,掀起了近乎於浪潮的岩漿。
等等,不好,掀起來的岩漿怎麼越來越高?啊啊啊,它壓下來了,這架勢,比泰山壓頂還恐怖啊。
在被岩漿淹沒的那一瞬間,莫不樂的腦海裡只閃過四個字:樂極生悲!
“臭小子……你……龜……爺……爺……來……了,還……喘……氣……不?能……喘……氣……就……吱……一……聲……我滴龜爺爺個媽呀……就在此時,那處被陣紋力量封住的甬道,轟地一聲炸了開來,拇指大小的烏龜頭,才伸出半個腦袋,就被那濤天的熔岩巨浪給嚇得”嗖“地一聲縮了回去,再然後黑白影子一晃,老烏龜己經屁滾尿流,一邊將陣紋力量重新啟用,一邊以前所未有的迅雷速度,逃之夭夭。
第二二八章:安營紮寨
“快走快走快走……”
龜半仙一出甬道,身體瞬間變大,從嬰兒拳大小,轉眼就變成了一隻巨無霸。小妖修們紛紛從地洞裡鑽出來,跳上了龜背,然後被巨無霸烏龜帶著向地面沖去,轉瞬間,已經回到了莫高原上。“呼呼……呼……”
龜半仙喘出的氣,掀飛了一大片草皮,整個身體都在晃動。
“師伯祖,穩住啊。”
白狐狸在龜背上忙成了風車,她不停地將因為晃動而差點被甩下龜背的小妖修們撈回來,這邊才剛撈上一個,那邊就又一個要掉下去,那邊才撈上來,這邊又要掉下去兩個,急得她大聲叫了起來。“急毛,又不是龜爺爺我在抖……”龜半仙破口大駡,是地面在液,沒看到莫高原上,己經快變成破布原了,一個個巨大的裂縫相繼出現,速度雖然不快,但是相信不用多久,這地方連落腳的地方都沒有了。媽的,那個臭小子到底都幹了什麼,這動靜,比地龍翻身還大啊。事實上,地下的動靜,遠比龜半仙看到還要大。遠在妖仙宗和龍虎仙宗的兩位宗主,幾乎同時眺目往祁山方向看來,一、二、三……十八座沉寂了不知道多少萬年的火山口,至少有一半冒出了陣陣黑煙,黑煙中,還夾雜了點點火星。
難道是要爆發了?
兩位宗主連忙各派門人弟子,駕馭飛舟寶船,將距離祁山千里之內的所有人、獸通通都接走避難。
仇仁卻是大驚,要趕回莫高原,卻被蝶夢真人攔下,那九處火山口,隨時都有可能爆發,以仇仁的修為,那是送死去。
“仇小友,有龜師伯在,你不必太過擔憂。”
身為妖仙宗的天師,龜半仙幹別的不行,挖洞逃命是一等一的,沒有比天師更懂得怎麼避開危險,尋找生路。
果然,沒過兩天,龜半仙就駝著一背的小妖修們哼哧哼哧地回來了,一到妖仙宗洞天,它就縮成嬰兒拳大小,背殼著地,肚皮朝天,四肢癱著,裝死。“你老換殼了?”
看著黑白殼的老烏龜,仇仁目瞪口呆。
他不提這茬兒還好,一提這茬兒龜半仙就來了勁兒,翻過身來一通破口
大罵。仇仁捂著耳朵躲開老遠,老烏龜來勁兒的時候,中氣十足。
但仇仁聽著聽著,臉色就變了,老烏龜平時說話慢得急死人,罵人的時候,卻又快得幾乎聽不淸,他只隱隱聽到“挖洞”、“掉進熔岩湖”“塌了”幾句,再一看跟著龜半仙回來的一大幫子,就少了莫不樂和那只兔子,頓時就急了,沖上前,大聲道:“前輩,莫師兄到底怎麼了?”莫不樂到底怎麼了?
也沒怎麼,就是被岩漿挾裹著,在不知多深的地層下奔流前行,假如不是有龜殼保護,假如不是他擁有了真正的火靈脈,就是再有十條命,他也死了。饒是如此,他現在的境況也不大好,火靈脈也不是萬能的,龜殼更堅持不了太久,體內真元依然不能運轉,能動用依然只有無明之火,在他的體外半尺,形成了一個無形的護翠,但因為火靈精華的緣故,這護翠上又生出一層火焰,使他整個人看上去就像被一隻火球給包裹著,可是,被吸引而來的火毒卻更多了,他想要掙扎求生,唯有繼續修煉千焰鳳鳴劍訣,以緩解大量火毒帶來的無明火氾濫之危。可是他現在隨波逐流,連個落足站穩之地都沒有,沒在岩漿裡打滾翻跟頭就算他穩得住了,怎麼練劍?可不練也不行,不然還是個死字。“流年不利,我怎麼這麼衰啊……”
哀歎一聲,他抽出藤劍,就在火球護軍內擺開架勢,不好練也得練啊,能泄出一點無明之火是一點。
開始的時候,他隨著火球護罩在岩漿裡東搖西擺,往往一招都沒使全,招式就全散了,但漸漸的,他習慣了這樣的搖擺,習慣了晃動,劍招一點點地開始成型。人都是逼出來的,莫不樂從來就沒有想過,原來他還能在這麼惡劣的環境下練劍,跟利用作弊器頓悟水和老梅茶碗比起來,簡直就是天地之別。可是,他的劍道增長的速度,卻比頓悟水和老梅茶碗加起來還要快。原來,真正的作弊器,是時刻面臨生死一線的惡劣環境,而不是寶貝。有了這一點明悟,莫不樂練得更起勁,完全忘了他起初修煉千焰鳳鳴劍訣,是為了保命,機會難得,他全部心思都沉入了修煉中。所以,他並不知道,此時此刻,那層正在保護他的火球護軍,正在悄無聲息地發生改變。起先是火焰越燒越旺,那是因為他泄出體外的無明之火越來越多,同時體內積聚的火靈精華也越來越多,多到那條火靈脈都無法完全容納的地步,於是那些多出來的火靈精華,又自動附到了他的神魂內。莫不樂的神魂本來就是無明之火積聚得最多的地方,可是當越來越多的連無明之火燒不掉的火靈精華過來搶地盤的時候,無明之火只有一退再退,退回了識海之內,識海是無明之火的起源之地,自然是嚴防死守,半步不讓好在莫不樂的神魂被無明之火燒灼近二百年,早巳經是晶瑩剔透,毫無雜質,與火靈精華也並不相沖,反而非常契合,再加上還有一塊慧心寶鑒的鎮壓,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