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多寶格公告:
新朋友們請先看「多寶格板規」來認識本站

天空好友隨意請自加
噗浪好友看情形,歡迎加粉絲,我很少發私噗
  • 1579405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38

    追蹤人氣

大假髮--從末世到古代(四)

轉載自秘密論壇
 
第七十四章
這簇火苗在進來的瞬間,那個小小的空間一下就消失了,周圍的火漿轉瞬就落了下來。而此時防護罩內的溫度瞬間則飆升到一個恐怖的高度,黎真只覺得從未有過的炙痛席捲了全身。
他身上的衣物眨眼間都成了灰燼,大片大片的皮膚好像烤焦的肉皮,稍微一碰便掉了下來。露出裡面鮮紅的血肉,接著這血肉又迅速變黑。黎真很清楚,這樣下去,自己是撐不了多久就要被燒成灰的。就在黎真覺得自己是不是要被寶珠坑死的時候。那簇紫金色的小火苗突然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牽引著一樣,沖入了黎真的丹田之中。
在它沖入丹田之後,黎真簡直恨不得能把時間倒回去,還不如讓它一直在外面烤自己呢。這種五內俱焚的感覺比剛剛的那種灼痛要痛上數倍,黎真覺得自己這會腦袋裡還能保有一絲清醒的意識實屬不易。不過這意識也就能保持幾秒了吧,他能感覺到自己的臟器正在急速的壞死。
而造成了這個後果的寶珠卻在這個時候動了起來,一道光華從寶珠身上溢出。也不知這光華是怎樣做到的,在它的籠罩的地方,黎真體內那些受損嚴重的臟器竟停止了壞死,開始慢慢恢復起來。
但是這些黎真這會是感覺不到的,他的全副心神都集中在了自己的丹田,因為那簇火苗正在他的丹田中到處肆虐想焚燒他的金丹。而他的金丹一邊到處亂躲,一邊死命的用靈氣修補著被破壞的丹田。此時,一個聲音在黎真的腦中響起,“此火有靈,收服它。”
這是這個聲音第三次響起了,黎真發現在這個聲音響起的時候,那簇火苗好像停了一下。有靈?!黎真馬上將精神力放了出來,果然,在這簇火苗中有一絲極其細小精粹的精神力團。
黎真絲毫沒有猶豫,精神力直接沖入了這團火苗的內裡,他的精神力在火苗中遇到了那團明亮卻又細小的精神力。這股精神力對黎真的入侵似乎有些驚恐,又有些惱怒。黎真只覺得火焰的溫度好像瞬間拔升了許多,他的精神力團在這股溫度下慢慢的變的越來越小,可也越來越精粹。黎真卻是毫無所覺,他只知道,自己要制服了這簇火。
那簇火苗的精神力最開始只是試探,在發現黎真的精神力反擊力度不大的時候,很快便放下心來。十分兇狠的沖到了黎真的精神力中,試圖一舉摧毀這個外來的入侵者。而黎真的精神力卻趁機在這個時候將那團細小的精神力徹底圍住,無數精神力聚成的銳刺開始瘋狂的攻擊起這團細小的精神力來。
紫火根本沒意識到是怎麼一回事,突然就發現自己的意識被對方給團團圍住。而那團剛剛看起來還十分虛弱的精神力竟然變得十分的兇狠起來,無數的銳刺攻擊著它。紫火感覺到了難以形容的痛楚,它在黎真的精神力中左突右沖,試圖逃掉,可是黎真又如何會在這個時候放它離開。
兩股精神力在這種持久的消耗中,慢慢的都黯淡下來。而那簇火苗的精神力到底是不如黎真。現在已經變得十分微弱了,與最開始的明亮完全不同,好似隨時都會熄滅一樣。黎真有些猶豫,寶珠說的收服它,到底是要徹底抹掉這團精神力,還是只讓它順從自己?
然而不管黎真怎麼詢問,寶珠都是默不作聲,那團細小的精神力在此時竟然在黎真的精神力中嚶嚶的哭了起來,聽那聲音,好像孩童一樣,十分的委屈。它這麼一哭,頓時讓黎真覺得自己好像是欺負小孩子的人一樣。
“你莫哭了。只要你肯順服於我,我便不會再打你了。”黎真試圖用精神力和對方溝通。
那簇小火苗卻只是一個勁的哭,黎真只能威脅它,若是再哭就要繼續用精神力攻擊它了,那簇小火苗立刻沒再哭了,只是卻一直委委屈屈的說黎真欺負它。
我欺負你?明明是你一直在欺負我!雖說是寶珠把他引到了這裡,可是最開始卻是你自己沖過來要燒我的,差點沒把他整個人從裡到外都烤成焦炭。黎真也沒法跟這麼個小東西講理,他只是問那小火苗到底答應不答應,不答應他就繼續打下去。
小火苗的精神力只是在黎真的精神力中無力的蹦達了兩下,就不吭聲了。黎真等了一會兒,從小火苗的精神力團中浮出來一枚小小的蛋。唔,不是蛋,只是看起來像蛋。黎真的精神力並未從這只蛋裡感覺到什麼危險,便沒有進行攻擊。
這只蛋在黎真的精神力中迅速的尋找了一個地方窩了下來,而在這枚蛋落戶之後,黎真發現自己好像和這簇小火苗的精神完全溝通了起來。
他這會完全可以知道這簇小火苗的想法,小火苗對他變得順服起來。黎真看著在自己丹田中安靜了許久的小火苗,吩咐它馬上從自己的丹田中離開。這傢伙的溫度實在是太高了,就算是這會它不到處肆虐,黎真也不想讓它在自己的丹田中多呆一刻。
小火苗頓時又‘哇’的一聲哭了起來,“你剛收了我,就把我趕出去。”
“沒要趕你,只是我的丹田受不住你這火。”黎真連忙解釋道。小火苗哼了一聲,“你不早說。”說著,身形一變,那簇紫金色的小火苗竟變成了一隻肥嘟嘟的小雞崽子。只不過這雞崽子的毛是紫金色的,母雞抱窩一樣的蹲在黎真的丹田裡。而在它變成雞崽子模樣之後,黎真發現自己的丹田溫度終於恢復了正常。可憐他的金丹,經過這一通肆虐,又瘦了一圈。
不過金丹總是會慢慢恢復的,但是誰能告訴我,為啥這火會變成一隻雞崽子了!黎真才剛想了一下,小火苗就蹦起來,“人家才不是雞!”
黎真剛要問,突然就發現自己精神力中的那只蛋亮了一下,他心中一動,將精神力探入這蛋中,許久之後,才算明白了這簇小火苗到底是什麼。
地心凰火,從地心而生。成形後好似鳳凰。只是它的幼年期不像鳳凰,就是這麼個雞崽子的模樣,只不過它不肯承認罷了。當地心凰火保持著火苗的樣子的時候,就表示這這會兒充滿了攻擊性,見什麼都想燒。特別是靈氣充足的物體,就更想燒一燒了,每燒一個,它的體型就能長一點。
地心凰火在火漿中已經呆了數千年了。雖說這裡的溫度讓凰火覺得十分舒服,但是因為沒什麼富含靈氣的東西供它燒,這幾千年裡,它那體型就沒長大多少。這也說明了為啥這簇小火苗在最開始會如此速度的沖過來燒他,這是把他當柴禾了。這凰火也是呆,只知道在下面轉悠,絲毫不知這池火漿的上面還有一株靈果。也是火漿把靈果的氣息隔絕的太嚴實了,若是早知道,只怕早就沖出去燒吃了。
地心凰火在變成鳳凰模樣的時候,攻擊性則會大大的下降,溫度也沒有那麼可怕了。
在收服了凰火之後,寶珠上的防護罩就消失了,但是現在四周的火漿對黎真來說,只是微溫的感覺。黎真很清楚自己本身對火焰的抵抗力並沒有提高多少,現在這種感覺,只怕就是凰火帶來的影響了,四周這些躁動的火氣都被這只雞崽子給吸走了。
黎真現在是越來越好奇寶珠這個東西了,到底寶珠是什麼來歷?為何它會知道在這火漿下面有這樣一簇靈火。而且他的臟腑在這會已經被寶珠修復的七七八八了,回去之後只需要靈氣滋養一陣就能恢復過來。黎真心中對寶珠越發的好奇,只是寶珠此時就如同以前一樣,繼續沉寂著,凰火從黎真的丹田中飛了出來,落在了黎真的肩膀上,歪著腦袋問:“這珠子可以燒給我吃嗎?”
黎真一頭汗,按照這珠子露出來的能力來看,想收拾了你這只小雞崽子恐怕根本用不了多久。“這個不能燒,我們上去吧。”
當胡毛毛見到黎真從火漿中走出來的時候,終於覺得心好像又重新跳起來了。他看著黎真的眼神讓一旁的澤雲看的都有些臉紅了。
黎真自然不會因為這個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他剛剛在下麵,身上的衣服都被燒乾淨了,乾坤袋也被燒了。唯一慶倖的就是乾坤袋裡沒什麼太過值錢的東西,都是些凡俗之物。他的火雲刀也沒在袋子裡,而是落到了這邊的地面上。
“有衣服麼?”這是黎真從火漿中出來的第一句話,胡毛毛早就注意到了黎真身上那些黑黑紅紅的傷口。在凰火肆虐的時候,寶珠只是用白光護住了黎真的臟器,對於他的皮膚和頭髮基本就沒管。現在黎真外面的毛髮被燒的乾乾淨淨,身上大部分皮膚都是深度灼燒,有些地方甚至一碰就掉,把胡毛毛心疼的不得了。
“沒事,這些都沒事,要不了多久就能長好。我這次可是得了天大的好處了,你別難受啊。”黎真安撫著胡毛毛,胡毛毛眼圈還是紅通通的,黎真忍不住低頭親了一口。
“咳咳,”一旁的澤雲忍不住咳了一聲,再不提醒一下,這兩人就要做點更親密的事了,他在這邊真的是好尷尬啊。
黎真臉皮到底比常人厚上許多,這會也不在意,直接轉移話題道:“那些果子,咱們還是儘快摘了吧,是道友去,還是我去。”
澤雲這才想起來,剛剛那會只顧著擔心黎真了,他和胡毛毛壓根就沒想起去摘那果子。黎真正是因為看到果子還未被摘取,這才覺得澤雲是個正人君子,在他可能落難的時候,是想著安撫胡毛毛,商議如何救人,而不是先盯著那株靈果。
“你這樣一身傷還想怎麼去。”胡毛毛一把拽住了黎真。黎真卻是將手往火漿中一伸,“這火漿現在對我來說並無傷害,好像溫水一般,你莫要擔心。”
胡毛毛也是吃了一驚,黎真乾脆將凰火召喚了出來,胡毛毛就瞧著一隻杏子大小的紫金色的雞崽子從黎真的丹田中飛了出來。這雞崽子雖說是小小一隻,但是從體型看起來,還真是又肥又圓。
“這是凰火,有它在,這裡的火漿根本就算不得什麼。”黎真伸手摸了下雞崽子的腦袋。立在黎真肩膀上的凰火屁股一蹲,噗出一朵紫金色的小火苗來。
胡毛毛和澤雲都看的十分驚奇,這小雞崽子看著只是個並沒有什麼特別的靈體。可當它噗出那麼一小朵火苗的時候,兩人就覺出周圍的火氣一下就翻騰起來,那火苗雖說十分細小,四周的溫度卻好像是瞬間翻升了數倍之多。
“好厲害的火。”胡毛毛有些欣羡。他也是玩火的,但是他的狐火和這火簡直完全不能相比。黎真也想到了胡毛毛的狐火,就問凰火,如何給胡毛毛的狐火提升下品質。凰火歪頭看了看胡毛毛,要他放點火出來。
胡毛毛便放了一團狐火出來,凰火看了眼,對著那團狐火呸了一口,就閉目養神去了。胡毛毛卻是如獲至寶一樣的將那狐火收了回去,接著便就地打坐,開始煉化起凰火丟給他的那點靈火種了。
澤雲這會也是羡慕不已,這樣的靈火種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好東西。可惜他不是修火的,否則哪怕放棄自己的那份靈果,也要討個火種過來。
最後還是由澤雲去摘了靈果,黎真在這邊替胡毛毛護法。澤雲在摘果子的時候就發現,這株靈果其實應該是九枚果子的,有兩個地方的果子已經被人摘了,澤雲立刻就想到火漿中的那只蛤蟆,頓時就了悟。八成是果子中的靈氣太過充足,那蛤蟆在這裡蹲守了這麼久,也只吃到兩枚。
澤雲將剩下的七枚果子都摘到了玉盒中,也不知那蛤蟆醒過來的時候,會氣成什麼樣了。
這靈果雖說長在火漿之中,可是果子中的靈氣卻是十分的和緩平順。果子只有七顆,三個人不太好分。澤雲想了想,道:“道友若是信得過我,就把這幾顆果子都交與我,我回師門請師叔幫忙煉製成丹藥,這七顆靈果我估計能煉製出最少三十粒靈丹,想必比直接服用要來的好。這丹藥我們只需拿出十分之一給師叔就可以。”
黎真對澤雲的品行已經有了一定的瞭解,知道這人是正人君子,也不多做懷疑,直接就應了下來。
“那就勞煩道友了。”黎真笑了笑,雖說他是挺想嘗嘗那靈果的味道的,這樣的靈果,只聞味道就知道會有多美味了。只怕與當年的冰蓮相比那也是只好不壞,那麼碧瑩瑩的一兜果肉,想必味道十足美味。但是直接服用,損失的靈氣也一定會比服用靈丹的要多上許多。
等到胡毛毛煉化了那點火種後,已經是一天過去了,黎真早就問澤雲借了一身的道袍。這麼一天過去,他身上的傷口也比昨天看起來要好了許多,想必再過一陣子,外面的皮膚就能徹底恢復了。
“這次回去的時候,你們都跟在我身後。”黎真在回去的時候吩咐身後的兩人道。
胡毛毛有些不解,澤雲則是問道:“前方難道有什麼兇險之事麼?”
黎真點了點頭,“咱們進來的時候你們就沒發現麼,這山洞口的藤蔓是不是長的太過旺盛了點。”
他這麼一說,胡毛毛馬上想起了洞口的那些如同碗口粗細的藤條來,當時他們砍斷了幾根,那藤蔓好像也並沒有什麼反應,他便以為只是普通的藤蔓。
“這東西估計已經是妖了,它當時放咱們進去,只怕是想來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靈果早就成熟,那藤蔓應該也知道,也打過這靈果的主意。但是它的本體卻是一株藤蔓,那麼一大池子的火漿,它是絕對不敢靠近的,日常估計只能嗅嗅味道解饞了。上次那兩隻黃鼠狼八成就是它刻意放進去的,只不過這兩隻黃鼠狼沒能摘到。這次見到咱們,它又想故技重施。一會兒出去的時候,這藤蔓肯定要對咱們動手,好奪取那七顆靈果。”
“道友是如何發現的?”澤雲頗為驚奇,他當時竟完全沒感覺到那藤蔓的不對勁。
黎真也不好說自己是用精神力感知到的,只能說自己對於妖修的氣息比較敏感。
走了沒多久之後,黎真便將凰火召喚了出來。最開始黎真在進來的時候是打算直接攻入對方的精神力團之中。反正這藤蔓的本體在山上,胡毛毛放把狐火,他趁機用精神力悄悄弄死對方,澤雲也不會發現什麼。但是現在有了凰火,這藤蔓只要敢來攻擊他們,正好給凰火做零嘴。得知自己馬上就有零嘴可以吃的凰火十分的興奮,屁股在黎真的肩膀上左挪右移的。
總算開葷了!凰火激動的隔上一會兒就要追問黎真,那藤蔓什麼時候才冒頭呢!它能不能主動去燒了對方!
黎真一頭的汗,忙用精神力和這只雞崽子溝通。不主動攻擊他們的,都不許燒了吃,只有主動攻擊的才可以燒。凰火蔫蔫的應了一聲,又恢復成母雞抱窩的坐姿了。
好在那藤蔓到底沒有辜負了凰火的期望,在他們即將出洞的時候,還是找死一般的冒出來了。無數的藤條揮動著想要將這幾人纏死,那些藤條上有許多細細密密的絨毛一樣的東西。只是這些絨毛是空心的,好似針管一樣,恐怕這藤蔓日常還經常吸點血當飯後小點。
凰火也不待黎真吩咐,飛撲著就沖到了那藤蔓上了。那藤蔓大概也是沒想到對方竟然會主動撲上來,藤條順手就將凰火給卷了,而此時凰火一下就恢復成了火苗的形態,紫金色的小火苗就如同一個黑洞一般,幾乎是眨眼間,碰到它的那些藤條竟然全數被焚盡了。
黎真在後面看的心驚膽戰,昨天若不是有寶珠護著自己,這凰火只怕早就把自己燒成灰灰了。那藤蔓也察覺到了不對,藤條齊齊往回縮去。可是到嘴的零食凰火又如何會放過。循著靈氣最足的位置就一路燒過去了。不過十數秒,藤妖那明亮的精神力團已經消失在了黎真的感知中。
胡毛毛張著嘴,呆了半天,就說出一句話來,“好兇殘。”
吃飽喝足的凰火又恢復成了雞崽子的模樣,只是這會已經不會有人把它當成是無害的雞崽子了,這麼一株藤妖燒吃完,凰火的樣子好像也沒多大的變化,還是那麼小小的一團。
凰火一臉滿意的蹭蹭黎真的臉,“以後只要每天給我這麼點東西吃就可以了。”
“沒有,這種東西很少。”黎真的臉有些僵。
凰火頓時有些失望,不過想想自己幾千年都沒怎麼吃東西,這次好歹也吃到了,也就不跟黎真計較了。又縮回了黎真的丹田之中,這外面可沒有主人的丹田呆著舒服。
又去搶靈氣了,現在黎真丹田中的靈氣有一半都被這小火苗給霸佔了,他的金丹如今只能收到另一半。
澤雲則是歎道:“道友收服的這朵異火可真是了不得啊。”
“哪裡哪裡。”要是能少吃點就好了。
黎真收服凰火時用了不少時間,出來後,胡毛毛又因為煉化火種又耗了一天多。一行人回家的時候已經是兩天后了。離家不過兩天,黎真覺得應該不會出什麼大的問題。
可是這個想法在他到家後,就被徹底打破了,家裡那群小的在黎真和胡毛毛進門之後,一個個無比憤怒的沖出來告狀了。
先是那群狐狸崽子,一個個蹦著在胡毛毛面前說著那只仙鶴這兩天吃掉了多少它們最愛的荔枝,胡肉肉還用爪子比劃了一個大圈,用以形容數量的巨大。接著就是尖爪,這只貓在黎真他們兩人旁邊喵喵喵的叫個不停,小石頭幾次試圖將它抱走,結果讓尖爪強行推開他的臉數次。魚兒被搶走的憤怒是不能輕易平息的。
澤雲看的有些發愣,這黎道友家的妖修,一個個都好生活潑啊,不過兩天不見,就想成這樣了麼。
第七十五章
“喵喵喵”尖爪一邊叫一邊搖頭,用爪子在地上畫了三條豎道。胡毛毛也跟著搖頭,把那三條豎道抹掉了兩條,“就一次,每天只能在魚上面撒一次,那水草我們也不多。”
一旁的小狐狸連忙跟著點頭,生怕尖爪再提出什麼關於水草的要求來,連忙將它擠開。圍在胡毛毛身邊提出它們的補償要求來,胡毛毛對付小狐狸那是十分順手的。在許諾過陣子會在家的後院養一大群雞之後,小狐狸們心滿意足的走了。
這些小傢伙走了後,小石頭便過來,關心起黎真的傷口來。他在黎真剛進門的時候就已經看到這傷了,還沒來得及問,就被那群小的給擠到最週邊了。
“這些都是小傷,沒什麼大不了的。這幾天在家裡辛苦你了。”黎真猜都能猜得出來,這群小的會把家裡鬧成什麼樣,特別是多了個分食兒的白鶴之後。
澤雲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只看到那群小妖鬧了一陣之後,就各自散了。黎真就帶著澤雲去後院找那白鶴淨羽。畢竟果子存放的時間越久,靈氣流失的就越多,就算黎真想請澤雲多坐一會兒,估計澤雲也是不肯的。
那只白鶴這幾天在黎家過的可謂是滋潤至極,池子裡的魚一條條肥肥嫩嫩的,味道十分鮮美。還有那些果子,又甜汁又多,若是可以的話,它倒是想澤雲能在外面多呆一陣,這地方住起來確實不錯。就是那群狐狸崽子,不知為毛總到它跟前來蹦,還有那只野貓也是整日鬧個不休。不過淨羽倒是完全不會在乎他們,鬧的狠了,它一爪子就踩上去,壓的對方動彈不得。它照樣吃自己的果子和魚,反正它的脖子和腿都夠長,絲毫沒有影響。
小石頭這幾天看的都是頗為不忍了,每次去後院都能看到那幾隻小的要麼被淨羽的翅膀掃到一邊,要麼就是被對方踩倒。它們的抗議淨羽完全就沒有聽懂,而且吃的還越發歡實。當然,淨羽的動作都是很有分寸的,每次都不會傷到這些崽子們。它也是懂得為客之道的,但是對方受到的心靈創傷就不在淨羽的關照範圍了。
看著澤雲騎著淨羽離開的時候,那群小狐狸和尖爪一個個就像是齊心合力趕走了一個大敵一般,就差擊掌慶賀了。
澤雲和淨羽一直到離開的時候也不知他們對這些小崽子們到底造成了多大的‘精神傷害’。
澤雲走了之後,黎真就專心在家裡養傷,他這傷雖說不重,但是因為傷的大部分是表皮,看起來就格外的嚇人。凰火期間從黎真的丹田裡出來過一次,在莊子裡轉著飛了一圈,發現竟沒有主動攻擊它的,便十分失望的回來了。看著凰火那副沒得吃的模樣,黎真甚至都在考慮以後要不要四處去捉妖給它當零食了。
養傷期間,黎真進入了一次寶珠,從他丹成之後,還沒再進過寶珠中看這裡的變化呢。寶珠中還是那本書,不過這次黎真發現自己可以往後翻了,他翻開了第三頁,上面是一段極其玄妙的口訣。
黎真在心中默念了一遍,發現自己體內的靈氣好像突然就動了起來,在體內形成了一個十分奇妙的陣勢。這個陣勢一成,黎真突然覺出體外好像生出一股灼意來,他忙退出寶珠,發現在自己的身體上方出現了一道光柱,將他牢牢的罩住,光柱則正對著上方的太陽。
源源不絕的精華從光柱中湧入黎真的體內,黎真還未曾來得及反應,體內的金丹便已經萬分激動的旋轉了起來。凰火似乎也察覺到了這股精純至極的精華,拼命吸收起來。吞了一會兒,似是覺得不夠過癮,凰火乾脆從黎真的丹田中飛了出來,可惜它在飛出黎真體外後卻完全無法插入到這根光柱之中,只得又重新回到黎真的丹田,和黎真的金丹爭奪起從光柱中傳過來的精華。
胡毛毛被那根突然出現的光柱嚇了一跳,過來一看才知道是黎真。過了約莫半個時辰,黎真停下了默誦,體內靈氣聚成的陣勢就散了開來,光柱中的精華也開始慢慢向四周散去。黎真發現這種方法是直接撰取日精,幾乎一個時辰便能頂得上他過去一天,而且對周圍沒有任何的影響。不,甚至可以說更好。因為原來是將四周的精華聚集在他附近,現在四周的精華還在,散開的日精卻是額外多出來的。
胡毛毛就急著問黎真怎麼回事,黎真便告訴他,這是師父所授的金丹期後的修煉功法,把胡毛毛羡慕的,簡直不知說什麼好了。黎真又擔心剛剛的動靜太大,就叫來家中的下人,問他們剛剛有沒有看到什麼異狀,家中的下人卻是什麼也未曾感覺到。看來這光柱普通人是看不到的,這讓黎真心中安心不少,若是普通人也能看得到,那他就只能進山去修煉了。
光柱中提供的能量雖多,可是黎真卻不敢吸取太多,畢竟他上次被凰火灼傷過。體內現在還殘留了不少的熱毒,一直未能散去。雖說寶珠幫他修復了臟腑,但是也只是大概修復了下,許多細微的內傷還在那裡。黎真這會自然不肯吸收過多日之精華來加劇自己臟腑的負擔。
胡毛毛走後,黎真又進入了一次寶珠,這次他在那本書的第四頁,第五頁看到了不少從未見過的術法,這些正是他急需的,從澤雲那邊學來的都是些很一般的術法,沒多少殺傷力的。再好點的術法,人家也不會去教。
黎真將這些術法全數默誦下來,又一個個去後山試驗了一番,直到將身上的靈氣耗盡。這些術法的殺傷力確實極強,不過和凰火比起來就有些不夠看了。
最得黎真看重的便是其中的三個術法,一個是炙雷爆,以黎真現在的靈氣只夠引爆十次。對於陰邪之物最是見效,一個雷爆下去,方圓七八米內的物體幾乎都被炸成了齏粉,黎真特意放進去做試驗的鐵制農具在一個雷暴後一點影子也沒有了,黎真最後只找到了一些鐵粉。這個巨大的動靜讓莊內的人都嚇了一跳,好在有黎真留下的鬼僕解釋說這是主人在山上修煉,這才讓莊內的人放下心來。
而另兩個讓黎真看重的一個是殺陣,還有一個是輕鴻術。輕鴻術顧名思義,其實便是飛行之術,若是配合上禦風訣,便可日行數千里。只是這術法也是耗費靈氣頗多,黎真只試了小半個時辰,便覺體內靈氣有些供應不上,但是這種飛行的感覺卻是太過奇妙。在空中,黎真清楚的看到了周圍各處的穢氣越來越多。而在更遠的北方,一種極其不詳的氣息正在慢慢擴散著。
至於那殺陣,雖說黎真心中很是看重,但是短時間還是沒法使用,因為那殺陣需要的金精對黎真來說簡直就是個天文數字。煉製方法倒是不難,寶珠中寫的十分清楚。只是想弄到這些金精,最起碼也要耗費上數百噸的黃金。黎真打算等天下徹底亂起來之後,趁著朝廷無力控制的時候,去幾處官府控制的金礦轉轉,看能不能搞到些金精。這個殺陣一旦煉好,入陣的人只要修為沒到元嬰期的,一個都走不出去。
之所以只能困住元嬰期以下的,也是是因為黎真這個控制陣法的人修為有限,另一個方面的原因就是材料的限制了。金精只是煉製這殺陣最差的選擇。更多的東西是黎真聽都沒聽說過的,什麼玄天精鐵,九天炙銅。看的黎真只覺得自己是個土包子,什麼都沒見過。
習得了如此多的術法,黎真簡直心滿意足,到了夜間,他又引動了月華,還是一道光柱,只是這光柱柔和了許多,凰火有些看不上這股能量,但是多少還是吸了點。這股能量比日間的要舒緩許多,黎真練習整整一夜,感覺臟腑中的熱毒被沖掉了不少。
連著幾天修煉,因為金丹和凰火對靈氣的強烈需求,還有修復臟腑所需的大量靈氣,黎真就沒管外面受損的那些皮膚。那些被燒傷的傷口看起來還是十分的淒淒慘慘。不過黎真知道,他其實已經沒什麼大礙了,只是胡毛毛每次見他都是很是心疼。
過了大概七天,澤雲又過來了,這次他還是騎著白鶴來的。家裡的那群小的一見到空中的白鶴,頓時一個個如臨大敵一般。不過這次淨羽卻沒進黎家的後院,它就落在了黎家的大門前。
澤雲的師叔總共煉製出三十顆丹藥,拿走了三顆,還有二十七顆。黎真他們的是十八顆,這丹藥通體瑩紫,靈氣在丹丸四周氤氳浮動,才一打開,便是滿屋飄香。
煉製成丹藥後,靈氣就會十分的和緩。黎真直接服用了一顆丹藥。現在正值亂世,他沒有多少時間慢慢的修養,還是儘早將身體和實力都恢復過來比較穩妥些。
才剛人口,黎真便感覺到一股精純無比的靈氣直接沖入丹田和經脈中,這股靈氣是如此的磅礴。黎真的金丹和凰火俱是驚喜不已,一起吞噬這股精純至極的靈氣來。然而就算它們死命的吞吃著靈氣,還是有無數的靈氣在黎真的全身各處湧動著。胡毛毛都沒想到,這丹藥的靈氣會是這樣的可怕。
那些露著血肉的傷口正在迅速長出新的皮膚來,傷疤急速的掉落著,黎真的臟腑也在努力的享受著這股靈氣盛宴,而那股漏出來的靈氣幾乎彌漫了整個後院,空氣中的淡淡甜香讓家裡那群小的一個個陶醉不已,紛紛猜測這到底是什麼好東西。
要知道,修真者的身體對於靈氣的接受是極強的,就像是海綿和水一樣。若是有一個修真者出現在滿含靈氣的地方,即使他沒有主動運功吸取靈氣,那些靈氣也會慢慢的圍在修真者身邊,慢慢滲入到他的身體裡。可就是這樣,黎真身體還是不斷往外溢出些許的靈氣來,這些都是他來不及化掉的。好在漏出來的不算多,主要還是因為黎真現在體內有兩個靈氣消耗大戶。否則以現在黎真的修為,服用了這丹藥後,最起碼要浪費掉其中兩成的靈氣。
澤雲得了這丹藥後,還未曾服用過,他是打算尋個時間閉關煉化這些靈氣的。在看到黎真這服用後的效果後,這會澤雲真是恨不得立刻回師門去服用一枚丹藥。
一顆丹藥下去,黎真只覺得內傷全好,伸手一撫皮膚,那些傷疤全落了下來。胡毛毛面色古怪的看了黎真一眼,接著就默默扭過頭去,身子有些微微顫抖。黎真有些奇怪,“怎麼了?”難道他新長出來的皮膚有什麼問題麼。
“噗。”胡毛毛實在沒忍住笑了起來,黎真上次全身的皮膚都被凰火燒了,這幾天一直是黑黑紅紅的樣子,本以為好了之後還會是原來的模樣。結果這一顆丹藥下去,黎真身上的皮膚就換了一層。這新長出來的皮膚,白嫩嫩滑溜溜,特別是黎真這會頭髮眉毛還沒長出來,整個人看起來就跟個煮雞蛋一樣了。
黎真自己聚出來一面水鏡,這麼一照,頓時臉黑了。這是他嗎!他那古銅色的皮膚呢!這個跟煮雞蛋一樣的小白臉是誰!
澤雲是個老實人,馬上安慰黎真道:“道友莫急,下個月我便給道友送來催生毛髮的靈藥。道友塗上,不出三天就能長好。我那師叔因為沉迷煉丹煉器之術,最開始的時候經常燒到自己。這靈藥就是他特意弄的方子,治療光頭有奇效。若不是我還有事要辦,這會就可以回去給道友準備這靈藥。”
“那就多謝道友了。”黎真決定未來的日子裡,他都要去外面多曬太陽,把自己曬回古銅色。哪怕是禿頭,也不能當個白嫩嫩的禿頭!
“道友若是收妖除魔的話,不妨叫上我們。左右也是在家裡閑著無事。”黎真這是打算給他家的小凰火找食兒了,不能總讓它天天搶自己的靈氣吃,另外也是為了讓凰火趕快長大,畢竟這傢伙要不斷的燒東西才好長大。
“道友若是願意與我同去,那可真是再好不過了。”澤雲看起來很是高興,他沒想到黎真會提出來幫忙,這事說起來還是他的私事。他有一好友,叫華真,是個散修,當年他在外歷練的時候,曾經救過他。
其實當年若不是華真的性子太過古怪,他是挺想將華真帶入門中的。畢竟散修修行不易,丹藥法器都要靠著自己去一點點的尋,遇到麻煩也沒個幫手。就在昨天,澤雲收到了華真的玉簡傳訊,說他有了麻煩,遇到了幾個很是厲害的妖邪,想請澤雲幫忙。
澤雲當然不會推拒,當即就回稟了師父,收拾妥行裝準備出去,也是恰好,他師叔今天早上將丹藥煉製了出來。澤雲就打算先把丹藥送給黎真他們,再去華真所說的那個地方。
一聽說有妖邪可以燒著吃,凰火倒是很高興,就差沒在黎真的肩頭跳個小舞了。
只是小石頭心中卻有些擔心,不過他這擔心也沒說出來,只是默默的給他們多多的準備了家裡的各種吃食。
華真當時和澤雲說好要在在永州的四茗山的紫雲寺前見面,可是當澤雲他們趕過去的時候,卻並無人在。澤雲和黎真他們等了一天,那個華真也未曾出現。澤雲就拿玉簡出來聯繫華真,可卻是無人回應。
黎真安撫住有些焦急的澤雲,叫來寺中的幾個小沙彌,問這附近最近是不是有出過什麼怪事。那幾個小沙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是有些猶豫。黎真笑眯眯的拿了幾個果子出來,小沙彌們日常在寺中的日子也十分的清苦,很少能吃到新鮮的水果。這些小沙彌雖說知道這樣不太好,可到底是年齡尚小,喜歡甜食,就都紅著臉收了下來。
其中最大的一個小沙彌就偷偷對黎真道:“若是說怪事,其實前幾天這邊確實出了一件事,不過不知算不算是怪事。”
“當時是巡夜的時候,突然後山傳來一陣光,把半邊天都照亮了,紫中帶紅,好像晚霞一樣,亮了好半天,我們還以為是著火了呢。結果亮了沒一會兒就不亮了。當時寺中的不少人都出去看了,議論紛紛的,差點耽誤了早課。方丈因為這個事還很是生氣。不許我們去後山探看,也不許我們談論這個事。”
黎真一聽,就忙問那小沙彌,這是那天的事,發出亮光的地方又在哪裡?
小沙彌帶著黎真他們到了寺後,指著一個看起來十分險奇的山峰,“就是哪裡,大概在三天前。”
黎真道了謝,回頭對澤雲道:“時間上大概能對得上,要不咱們去那邊看看。”
澤雲連忙點頭,吹了聲口哨,淨羽從旁邊的溪水旁就飛了過來,嘴裡還叼著一條魚,一仰脖吞了,澤雲一躍,跳到了淨羽身上,黎真和胡毛毛也騰空飛起,三人直奔後面的那座山峰過去。
那座山峰長的十分險峻,大部分地方都陡峭的厲害,山上的植被也不多,向陽的一面只長了些雜草。可是現在這些雜草好像都枯死了,現在正是盛夏,這裡雨水又不算少,怎麼也不該枯死。旁邊的幾座山峰上都是鬱鬱蔥蔥,唯獨這裡禿禿的一片。胡毛毛拔了一株雜草,草根還有些濕潤,這些雜草應該就是這幾天才枯死的。看樣子這地方確實發生過什麼。
黎真和澤雲則四處尋找著鬥法的痕跡。澤雲走著走著,突然瞥見在一塊凸起的山石旁邊好像濺了些黑色的東西。等澤雲下去後就發現,這山石旁邊竟有一條窄窄的通道。澤雲招呼了下黎真他們,便先一步進了這通道。
通道中有股腐朽的臭氣,澤雲走了沒一會兒,突然前面閃過一道黑影。澤雲卻並沒有追過去,而是先拿了一只用羽毛紮成的小鶴,吹了口氣,將那小鶴放了出去。那小鶴十分靈活的飛了起來,它那兩隻黑眼睛此時變得十分有神采,好像活了一般,這正是澤雲分出的一縷神識,藏在這小鶴中。
小鶴飛了沒一會兒,就發現眼前出現了兩道岔路。澤雲猶豫了一下,就選擇了向左的岔道。這條道十分的長,幾乎讓澤雲有種不會到頭的感覺。黎真和胡毛毛這會也下來了,他們也沒打擾澤雲,就在旁邊守著。
一片淡淡的暗影從通道的上方慢慢的延伸著,朝著黎真他們靜靜的靠了過來,這陰影蔓延的速度並不算快,悄無聲息。
黎真突然打了個哆嗦,這是屬於修真者本能的預警,黎真幾乎想也沒想,就將丹田中的凰火召喚了出來,凰火還有些愣愣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歪著腦袋轉了一圈。這裡沒好吃的啊,空蕩蕩的一片。又找了一圈無果之後,凰火便忿忿的落在了黎真的腦袋上,現在這地方光溜溜,正好坐。
在凰火出現後,黎真又在手中聚出了一道炙雷爆。那片暗影早在凰火出現的那一刻,便消失的無影無蹤。胡毛毛嗅了嗅周圍,他並未嗅到陰氣的味道,也沒有聞到什麼妖修的味道,但是他是不會懷疑黎真的感覺的,金丹期修真者的感覺比他的要靈敏許多。
黎真心中卻是更加警覺,他從上山的時候,便已經將精神力放了出去。在他的精神力中,這座山峰是沒有什麼生物的,連蟲蟻的精神波動都沒有,這個山頭簡直就是一片死地。
第七十六章
通道越來越寬,由最開始只容一兩人的通道變成了近乎於三丈寬兩丈來高的通道。漆黑的通道中,似乎並沒有什麼異樣,突然,眼前的地面上出現了幾具散落的骨架,小鶴停下了動作,在它的前方,是更多的枯骨,正待澤雲欲仔細觀察的時候,眼前猛的一黑,那只小鶴竟嗤的一下,壞了。
澤雲一下就睜開了眼,“那下面有好多屍骨!我的鶴不知怎麼就壞了!”
屍骨?三人一致決定下去探查個究竟。凰火此時還是雞崽子的模樣,抱窩一樣的坐在黎真的腦袋上,一身紫金色的羽毛。這樣的凰火在日光下看起來很正常。但是一旦到了黑暗中的時候,就會看到這雞崽子渾身都透著光,好像個小燈泡一樣。三人都是修真者,視力本就極好,加上凰火這光,通道中的一切更是看的清清楚楚。
很快,三人就到了澤雲發現屍骨的那個地方,黎真用刀挑了一根骨頭,那骨頭的顏色有些微微的褐黃。骨質還算不錯,上面有點淡淡的臭味。前方的整個通道地面上都是散落的骨頭,密密麻麻摞的足有半米高。
凰火嗖得一下豎起了全身的羽毛,一臉厭棄的看著不知從哪裡飄出來的一些綠瑩瑩的小鬼火,這些鬼火並未帶來一絲溫度,反而讓這通道中的溫度下降了幾許。澤雲想也沒想,一道劍光過去,那些小鬼火被直接砍碎,從空中撲簌簌落下來一堆綠色的粉末。
這綠色的粉末是什麼?黎真剛要去看個究竟,就發現粘到那些綠色粉末的骨頭迅速的變了顏色,接著,從這些骨頭上又冒出了一些綠色的小鬼火。黎真心中一凜,這玩意,若是蔓延起來,到時只怕整個通道最後都是這種詭異的綠色鬼火。這種東西若是沾到了人身上……
想到這裡,黎真就命令凰火去燒掉這些屍骨。屍骨中的靈氣少的幾乎沒有,凰火不太情願的應了下來。晃悠悠的落到了屍骨堆上,只見‘呼’的一下,好像風火燎原一般,整片整片的屍骨轉瞬就被凰火燒城了灰灰。
凰火燒的速度極快,近乎一裡長的鋪滿屍骨的通道一下就被它清理了出來,而那些小鬼火還在空中晃悠悠的飄著,黎真揮了幾下刀將其打散。凰火晃回來之後,又變回了雞崽子的模樣,很委屈的看了黎真一眼,似是對吃了這麼難吃的東西感到不滿。黎真伸手撓了下它的腦袋,“一會找好吃的給你。”
澤雲則在通道中找到了他那只壞掉的小鶴,上面沾了點綠色的粉末,看樣子剛剛是被這鬼火沾到了。
三人繼續朝前走去,一片陰影出現在了他們的後面,覆在了那些落在地上的綠色粉末,等它將這些粉末吞噬乾淨後,又慢慢的朝前移動著。
走了沒多久,通道突然斷了,在三人面前是一道暗黑的幽谷,這幽谷深不見底,以黎真他們的目力竟完全看不到頭,而在斷掉的通道另一邊,是一扇石門,石門上繪著無數的惡鬼,這些惡鬼的眼睛好像一個個都在盯著通道另一邊的三人,黎真問了澤雲和胡毛毛,發現他們都是這種感覺。不知從哪裡傳來了哢哢兩聲響,像是什麼東西被人推動了一樣。
“你們聽到什麼聲音沒有?”黎真的話剛落,就見那石門動了一下,數隻惡鬼從上面跳了出來,在空中一個停頓後,接著就朝著三人撲了過來。澤雲劍光一揮,那些惡鬼的肢體被斬落了下來。這幾隻惡鬼大吼了一聲,接著,越來越多的惡鬼從石門中跳了出來。
“讓我來。”胡毛毛早在上次融合了凰火給的靈火種之後,就想試試自己的狐火現在到底威力如何了。他這火一出,空氣中的溫度驟然上升了不少,那些撲過來的惡鬼一個個在火中扭曲著,卻還是死命的朝著他們撲來。
黎真突然感到一陣心悸,回頭一看,一面巨大的暗影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他們的身後,眼看著就要籠罩在他們身上。黎真手中的那道炙雷爆從剛開始就沒有收起來過,從他最開始感覺到危險的時候,黎真就知道一定有東西在暗處盯著他們,這一路上,他心中總是有種隱隱的危險感覺,卻不知是什麼。
這傢伙還真能躲,這會是想趁火打劫吧!黎真手中的雷爆直接打在了那片暗影之上,這一下便炸掉了一大半的暗影,就見這暗影抖動了一下後,消失在了石壁中。
又躲起來了,話說回來,這東西到底是什麼?有些像當年遇到的影鬼,可是論危險感覺卻比影鬼要大的多。門上的惡鬼簡直無窮無盡,胡毛毛和澤雲也不知殺了多少了,兩人這會都有些疲累,黎真卻並未加入他們之中。這些惡鬼在黎真眼中就像是源源不絕的炮灰一樣,怎麼看都像是在消耗他們。
“你在這裡,若是剛剛那個東西還敢出來,你就燒死它,只要你能燒死它,我回頭就再找那樣的一株藤妖給你吃。”黎真吩咐了下凰火之後,便用了輕鴻術直接沖著那石門飛了過去。
胡毛毛傻了一下,他沒想到黎真會直接沖出去,伸手就要想去拉住黎真,可是黎真飛的極快,身形一閃已經沖到了惡鬼群中,那些靠上來的惡鬼被黎真盡數斬落,不過兩息,他便已經飛到了石門前。
石門十分容易就推開了,就好像推一扇木門一樣。黎真進去後,發現這裡面就是一個大殿,上面坐著一個紅衣人,臉隱在了暗處,對著闖進來的黎真,發出一聲怪笑。
“膽子挺大!”
黎真只是掃了他一眼,刀芒一閃,人就沖了上去,紅衣人忙向後一躲,他的臉此時便露了出來。
這傢伙長的極其古怪,似乎有三張臉都擠在了一個腦袋上,但是另外兩張臉卻都沒有眼睛,只有正中的臉上長有兩隻眼睛,一隻黑,一隻紅。這兩隻眼睛長的有些不太對稱,紅的那只比黑的那只要大上許多,還鼓出來了一些。
真醜,黎真心中暗念了一句後,又是一刀揮了過去,紅衣人的一雙手卻是突然暴漲,化成了兩隻鬼爪,‘當’的一聲擋住了黎真的攻擊。
“不知死活的小輩,今天你就做我血鬼王的點心吧。”紅衣鬼說著,一低頭,手指一點地面,四周突的一冷,從地面上突生出了無數的鬼手,緊緊的抓著黎真撕扯起來。
黎真刀一揮,鬼手紛紛斷裂,紅衣鬼卻是趁勢伸爪,抓向黎真的天靈蓋,就見黎真頭一歪,手腕閃電般的一動,不知怎麼就抓住了紅衣鬼伸出的那只鬼手腕,接著另一隻手將刀一丟,一個炙雷爆已經壓在了紅衣鬼的胸口,只聽‘轟’的一聲,紅衣鬼的胸口被炙雷爆生生炸出來一個拳頭大小的洞。
而黎真的手也沒好到哪裡,因為是貼著手炸開的,就算有靈氣護體,黎真的這只手這會也是血肉模糊。紅衣鬼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口,神情憤怒至極,他的臉抽搐著,扭曲著:“我要慢慢吃了你,我要一點點的啃了你,我不會殺了你,我要你親眼看著自己是如何被我吃掉的。”
黎真心中罵了句‘傻逼’,接著腳尖一挑刀身,火雲刀重新落入了他的手中。這個時候,紅衣鬼一低頭,手掌在地面上一砸,四周的洞壁上突然冒出來無數的惡鬼,這些惡鬼從洞壁上出來後,就奔著黎真沖了過來。黎真一閃,又在手中聚出了一道炙雷爆。這東西至陽至剛,正是陰邪之物的剋星,那些惡鬼被他一炸之下,全數灰飛煙滅。
就在紅衣鬼又是一低頭,準備將手按在地面上的時候,黎真心中冷笑一聲,身形一晃,沖到了紅衣鬼前面,一刀奔著那紅衣鬼的面門就過去了,紅衣鬼有些驚慌的躲了過去,這麼一打斷,他便沒能召喚出新的惡鬼。
黎真突然就笑了起來:“原來是這樣,你還真挺聰明的。”
紅衣鬼就有些心發慌,難道這人看出來了嗎,可他只當著這人的面召喚了兩次惡鬼,怎麼就會被看出來。這是他在詐自己吧,紅衣鬼剛一低頭,一道炙雷爆就丟了過來,他這次倒沒有像第一次那樣吃了那樣大的一個虧,及時向後退了數步,身上只傷到一小部分。
就在這時,黎真身後的石門突然響了一下,黎真也沒動,依舊和紅衣鬼對峙著,卻對身後人道:“這傢伙能召喚惡鬼,應該是用眼睛召的,只要對著它的眼攻擊就可以了。”
紅衣鬼心都涼了,他果然看出來了。他是怎麼看出來的,自己明明已經遮擋的很好了。
這次紅衣鬼召喚惡鬼的時候倒是沒有再低頭,就見他的那只黑色的眼睛一暗,四周溫度又開始下降,黎真又怎會讓他再召喚出一堆炮灰打手來,輕鴻術一起,手上已經聚出了一道炙雷爆,紅衣鬼想閃,卻被澤雲的一道劍光給攔了下來。
而此時炙雷爆已經貼到了他的臉上,紅衣鬼一臉的絕望,轟的一聲,炙雷爆將紅衣鬼的腦袋整個炸沒了。而他的那兩顆眼珠卻毫無損傷的落到了地上。這眼珠看著並不像是真正的眼珠,更像是寶石多一點,只是看著就給人一種很詭異的感覺。
胡毛毛想要拾,被黎真給攔住了,“這東西有些邪氣,最好不要用手碰。”說著,就用刀尖將這兩粒眼珠子挑到了玉瓶中。
“等出去再研究研究這到底是什麼東西。”黎真說著,將玉瓶丟到了乾坤袋中,這是從那魔教弟子手中得的,比他最開始得的要小了一倍。
澤雲好奇道:“道友是怎麼發現這召喚惡鬼的關鍵就在他的眼中的。”
黎真指著四周,“這山裡的陰氣其實並不算多,咱們進來之後,我就覺得這裡的陰氣不算特別異常,一路上只有幾處的陰氣濃些。”
“對。”澤雲和胡毛毛都點了點頭。
“那麼這種地方在正常情況下,是不應該會聚集這麼多的惡鬼。可是後來這石門上不斷冒出來的惡鬼,簡直無窮無盡一般。我覺得必定是有人在暗地裡召喚了這些惡鬼,所以就去推開了這個石門。”
“而這個傻逼。”黎真說順嘴了,發現澤雲一臉呆滯的看著他,估計這娃還沒見過修真者說過髒話,便立刻改口道:“這個所謂的鬼王,他從我進來後就一直想在我面前展示出他多麼的厲害。不過交手之後,我發現這傢伙的實力不過如此,有些色厲內荏的樣子。但是他能召喚惡鬼,這確實很讓我頭疼,雖說他本身實力不夠,但是架不住召喚的惡鬼多,俗話說蟻多咬死象。必須得想法子不讓他召喚惡鬼。”
“然後我就發現他每次召喚惡鬼的時候,都要低下頭,手一按地。這動作其實沒什麼特別,但是拿到這種情況下,就不太對勁了,我若是和人打鬥,怎麼說也不會動不動就低頭,除非他必須要低頭,或許召喚惡鬼跟他這個低頭就有關。
當我第一次用炙雷爆炸到他的時候,這傢伙第一反應是護住自己的眼睛。我當時心中就有了個推測,這傢伙的弱點,或者說他能召喚惡鬼的關鍵點說不定就在眼睛裡。後來我又扔了一次,他果然還是先去護眼。見到你們進來後,我便詐了他一下,這蠢貨果然就上鉤了。”
“道友好心細。只是這傢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怎麼會在這山峰之中的?”澤雲左右來回看了看,這地方怎麼看也不像是天然形成的。
這些事或許只有那紅衣鬼才知道,不過此時他已經被黎真給弄死了。澤雲和胡毛毛在這個大殿中試圖尋找出點線索來,黎真卻將這紅衣人的身體拖了出去。凰火這會還癡癡的守在通道的那邊,等著燒那陰影,見黎真拿了具鬼屍出來,歪著腦袋看了看。黎真問:“這個你吃麼,不吃我就用狐火燒了。”
凰火歡呼一聲,沖了上去,將這紅衣鬼燒了個乾淨,完了又表示,這個東西吃起來清清涼涼的,它不是特別喜歡,如果可以,以後還是多給它吃點暖乎乎的東西。
“你就知足吧。”黎真彈了下凰火的腦門,“那個陰影呢,它還沒出來麼。”
凰火有些惱怒的看了下四周,那個鬼太膽小了,一直都不肯出來。黎真笑了下:“不出來就不出來吧。”
凰火耷拉著腦袋,可憐兮兮的看了黎真一眼,黎真突然想起自己應承了這傢伙什麼,只要燒到那個陰影,就給它一頓大餐的。感情這雞崽子不是為了不能完成任務難受,是因為大餐落空。
“沒事,我在這邊得了兩個寶貝,回去看看,若是沒什麼用,就給你燒吃了好了。”黎真說著,拿了玉瓶出來,打開蓋子,讓凰火瞧了下裡面那兩顆眼珠子。這兩顆眼珠子上的氣息可比紅衣鬼身上的要強烈許多,凰火一眼就認定,這肯定是好東西,燒起來必定十分好吃,便上下左右繞著黎真飛來飛去,求黎真這會就給它。
黎真被凰火纏的不厭其煩,乾脆將它收回到了丹田之中,接著就準備回那個大殿,看看胡毛毛他們有沒有什麼新的發現。剛要走,突然發現腳下不能動了,那個陰影不知何時又冒了出來。已經覆在了他的腳上,正在向上蔓延。陰影吞噬的速度極快,轉瞬間黎真的身體已經有一半都在陰影之中了。就在陰影以為自己終於得手的時候,突然發現黎真的手心在冒光。是那炸雷,陰影一慌,就想逃走。
轟隆一聲後,凰火從黎真的丹田中飛了出來,對著那片奄奄一息的暗影就是一陣狂燒。
黎真用靈氣沖了一下已經開始僵直的腿,心中暗道,下次絕不用自己當餌了。原來剛剛黎真是故意拿了那對眼珠子出來,讓陰影知道,他們回去就會燒了這東西,想必這陰影一定會心急如焚。為了引那陰影出現,又特意將凰火收回去。就是為了勾得對方出現。沒想到這傢伙還是有一手的,他的身體這會還有些僵直。被那陰影吞噬的時候,黎真覺得只要再往上一些,或許自己就要糟了。
凰火燒完了陰影,十分得瑟的在黎真前面繞了一圈,又對黎真表示,自己已經完成了任務,所以那兩顆眼珠子可以給它燒了吧。黎真頓時哭笑不得,這傢伙,自己什麼時候說報酬是這個了,當即拒絕了凰火的要求。雞崽子忿忿的看了黎真一眼,你等著吧。
胡毛毛他們在殿中並沒有什麼發現。澤雲心中有些憂慮,到底華真去了哪裡,他們這邊快把這個山頭都搜一遍了。黎真勸了下澤雲,“這裡沒有,也不意味著華真道友就真的出事了,說不定華真道友是被其他的事引開了。我們再出去查一下。”
“也是。”澤雲也只能這樣安慰自己。黎真回頭看了眼那個大殿,皺了下眉。隨後沒說什麼便跟著胡毛毛他們一起走了。
三人從通道中出來的時候,發現此時正是深夜,萬籟俱寂。三人離了山峰,又回了紫雲寺,說不定華真在這裡留下過其他的線索。
這會寺門自然是緊閉著的。澤雲期間一直試圖用玉簡來聯繫華真,卻都是杳無音訊。黎真不是那種守規矩的,不打算在寺門前守一夜,直接跳到了寺裡。澤雲和胡毛毛一見黎真都這樣進去了,只好也跟著一起進去了。胡毛毛一進來就打了個噴嚏,他還是習慣不了這寺廟中的味道,白天的時候他就不太想靠近這裡,沒想到這會還是進來了。
紫雲寺只是個中等大小的寺廟,寺裡的僧人也就百十個左右,黎真沒花多少功夫就尋到了方丈的屋裡。
方丈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和尚,看起來十分的嚴厲。他看著這三個大半夜來敲門的人,一個道士,一個漂亮的少年,還有一個光頭,也不知是不是和尚。
“三位施主,不知這麼晚了,有何事來訪。”方丈挺淡定的問。
“大師,這麼晚過來真是多有打擾。”澤雲是個老實孩子,先給人道了歉。黎真和胡毛毛也忙跟著一起道了下歉。
“實不相瞞,我們來找大師,只是想問點事的。昨天,我們和一友人約在貴寺前見面,可是等了一天也不見他,後來我們就到處去尋了尋,卻是毫無線索。就想問問大師,這幾天貴寺是不是有人見過他。”
“你們的友人?”
“是的,我那友人,大概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