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多寶格公告:
新朋友們請先看「多寶格板規」來認識本站

天空好友隨意請自加
噗浪好友看情形,歡迎加粉絲,我很少發私噗
  • 158272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38

    追蹤人氣

superpanda--將軍總是被打臉(一)

轉載自秘密論壇

第一卷:軍校生活

1章:星際廢柴
吳橋坐在湖邊,望著遠處湖心上的人工小島。
遠處湖水裡仿佛還有一個天,雲影在其中有些悠閒地徘徊,陽光碎銀一般在水面上晃動,時不時地被鴨子的撲翅打亂。
空氣裡有甜甜的香,一切都是那麼美好。
吳橋歎了口氣。
在各種傳記中,世界上的重要人物遭遇不幸之時總是夜幕低垂大雨滂沱。吳橋剛剛經歷了一次突然而且嚴重的打擊,此刻天氣卻是暖得如同初夏,看來他註定不會在歷史上留下名字。
吳橋又想起了軍校拒絕信上刺眼的那句話:“根據體檢結果,決定不予錄取。”
他從沒想過會在體檢中的基因掃描這一關出現問題。之前,他的文化考試成績高居榜首,智商、冷靜程度、反應速度、意志定力等等嚴苛測試也沒難得住他,體檢中體力以及各項身體指標全部是“優”,本來以為一定可以順利進入軍校,沒有想到……卻在一向被視為是“走個形式”的基因掃描中慘遭淘汰。
三天之前看見螢幕上的數位時,吳橋都愣住了。
那上面清楚地顯示著:
【姓名:吳橋
戰場上拖戰友後腿幾率:99.5%
死亡幾率:99.5%
如未死亡,投敵幾率:99.5%
……
成為戰鬥英雄幾率:0.01%
結論是基於對過去無數軍人基因的統計和分析,不會有錯。
軍校在200年前建立了基因資料庫,錄入全部學生的基因資料以及畢業參軍之後的種種表現,成立實驗室分析基因與潛力之間的關聯。一切趨於成熟之後,從50年前開始,這種基於大資料的基因掃描和潛力判定被列為了體檢項目之一。不過,雖說這是項目之一,過去真正因為基因而不能入學的卻寥寥無幾,畢竟這是一個文明年代,學校不會輕易因為基因否定一個人所有的努力。
但是……吳橋資料實在太過驚世駭俗——堪稱有史以來第一廢柴。
考慮到那嚇人的拖後腿和投敵幾率,軍校在猶豫了三天后,最終沒有錄用吳橋。吳橋之前存有的一點僥倖心理被徹徹底底地擊碎,隨著一起灰飛煙滅的,還有他唯一的夢想——成為一名軍人。
吳橋在生命的前18年可以說是一帆風順,然而,就在18歲生日前夕,“生活”這個東西終於不耐煩地撕下了它的偽裝,露出了原本猙獰的面目。
人類發展了幾千上萬年,“生活”這件事似乎一點都沒變得容易,時不時地給人一次打擊,讓人總是無法如意,但又不至完全絕望,每個個體都不斷地追趕著自己渴望得到的東西,推動人類在漫漫長河中不間斷地向前進化。
吳橋心情正低落著,突然發覺有人走近。他回頭一看,發現是同班的蘇憶青。兩人座位相鄰,關係一直很近,說是最好的朋友也不為過。
“……嗨,”吳橋主動打了一個招呼,“你又蹺課了麼?”
“哈哈,”蘇憶青笑了笑,“裝了個病。”
吳橋搖了搖頭。
這蘇憶青,根本就是影帝,不,恐怕影帝在他面前都要自愧不如。演技出神入化,讓人深信不疑,每次裝病蹺課都能嚇到班裡的人,對他身體狀況無比擔心,不斷打他電話詢問情況。當然,蘇憶青也並不是每次都使用相同的理由,偶爾他會謊稱家裡有事需要處理,這些時候他甚至不用自己請假,只需向身邊同學透漏一二,很快就會有老師跑過來給蘇憶青一個擁抱,讓他立刻回家,並且很溫柔地告訴他家裡的事遠比課業重要。
蘇憶青在吳橋身邊坐下,很明顯是為了吳橋特意來的:“你也蹺課,真沒想到。”
“嗯。”吳橋垂著眼睛,“我只報了一個志願,剩下全都空著……軍校拒絕了我。”
軍校的招生一向比較早。再過一兩個月,其它學校的專業考試才會陸續開始。吳橋的志願表上只有個軍校,繼續上課的意義確實不太大。
蘇憶青也歎了口氣:“那也得確保畢業啊。”
“……嗯。只是今天而已,明天我會去教室的。”吳橋說。
蘇憶青想了想,突然拍了吳橋一下:“你別灰心!基因不能說明一切!”
“……哦。”
“我給你出個招兒吧!”蘇憶青露出陽光的笑臉,“幫你成為宇宙戰神!”
“……是什麼?”雖然不太信,吳橋還是問了一下。
“就是‘瞎他媽打’!”
“……啊?”
“對。”蘇憶青很肯定地點了點頭:“遇到對手你就瞎他媽打!招式無跡可尋不可預測,這樣對手就只有也瞎他媽打,然後,你就用你極豐富的‘瞎他媽打’的經驗去贏過他!”
吳橋:“……”
“總之,”蘇憶青拍了拍他的肩,“人類是有主觀能動性的,只要肯想,總有辦法,不要相信什麼狗屁資料。”
“嗯。”吳橋轉過頭去看蘇憶青,“謝謝你。”
“沒事。”蘇憶青站起來,“那麼我先回去。剛才已經說了生病,如果被人發現在這聊天,有損我的正面形象。”
“行了,我好多了。”吳橋眼瞳顏色很黑,“別擔心我,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應該……會好起來的吧?
經過蘇憶青的一番開導,吳橋覺得自己的確精神了些。
蘇憶青至少有一點是說對了,當一條路被封死時,總是可以走走其它的路,誰說沒有其它途徑可以到達終點?
還有0.01%的幾率能成為戰鬥英雄不是麼?為什麼要在這時候就放棄呢?
即使到了黃河,心也未必會死,何況試都不試?
成為一名軍人,是吳橋一直以來的希望。十歲那年,他在名為《星際讀者》的雜誌上看到一篇文章,上面有一句話對他影響深遠。這是一位東征西戰數十載的帝國將軍說過的話:“我不會選擇做個普通人。我拒絕用我的強大去交易一生的安寧。我無需在任何一個人面前發抖,我的國家無需在任何一個國家面前驚慌。”
從那時起,吳橋就嚮往著在星空中征戰。雖然,吳橋後來發現,《星際讀者》上的文章都是編的,那位將軍從來沒有發表過任何類似的言論。
那麼,吳橋想了一下,直接去參軍吧,從最底層的工作做起,這樣慢慢地,也可能會得到接觸到戰艦和機甲的機會。
吳橋心情好了很多。
他還是有希望的——有希望能親手終結戰爭。
……
吳橋一回到家就感覺到氣氛非常不對。
“爸爸、媽媽、姐姐。”吳橋依次喚了一聲。
“你這個倒楣蛋。”姐姐搖了搖頭。
“……”吳橋剛想說想參軍的事,就聽見了父母一聲歎息,“以後你要做什麼好?叫你多幾個意向,你這孩子卻偏偏不聽。”
其他志願一個沒報,就是說他無事可做……在這時代幾乎沒有體力勞動。
“我們想著既然不能立業那先成家也好,”姐姐繼續補充,“所以剛剛為你進行了次基因配對。”
“……什麼?”
基因配對,是指根據基因尋找適合的伴侶。年滿18歲的帝國公民即可提交基因資料,系統在資料庫中搜索,並鎖定全部匹配度超過90分的物件,將資訊發送給雙方。一般來說,一個人都會有多個“合適的對象”,至於挑選誰來成為伴侶,則是公民自己的權利,雖然系統會極力推薦分數最高的那個人。這種方式已經成了帝國公民尋找伴侶的普遍途徑,然而它並不是強制的,直到今天依然有很多人拒絕提交個人資訊,而是選擇自己身邊情投意合的人,雖然幾項大規模的調查結果顯示,經基因配對結合的人離婚率明顯更低一些,後代基因等級也要更高。
“你啊,”姐姐繼續說道,“竟然只配上了一個人。”
“……哦。”吳橋對此興趣倒是不大。
“我以你的名義發了信給對方。”
“……喂!”吳橋根本沒有這個意思,即使他能夠理解家人的想法。在這時代,早早成家的人還挺多的,他們就向古代地球人所做的那樣,在家專心養育子女,協助配偶在外打拼,政府也經常用“養育出優秀的下一代才是最重要的事業”之類的話來安撫這些男男女女們,當然,婚後兩人都在家裡靠著福利生活的家庭也存在著。
“我著急啊,就發信了。”姐姐解釋了下,“配上的是談衍!帝國最年輕的五星上將!”
“……帝國一共只有兩個五星上將好嗎?另一個已經120歲了。”
系統找到的竟是這個人,吳橋確實是有一些驚訝。
談衍,自從進了軍部之後,職位就像坐了火箭似的躥升,兩年之前更是因為立下戰功而一躍成為五星上將,今年也只有28歲而已。在人均壽命已經超過180歲的今天,他的人生才剛剛開始。
帝國的兩位五星上將,幾乎在任何一個點上都截然相反,其中最被人津津樂道的,就是談衍每一年的基因配對結果都是“0個”,而肖恩,18歲那年第一次配對就找到了600多個,之後越來越多,民眾戲稱其為“種馬”。要說唯一相同的點,就是軍事上的才能了吧,談衍和肖恩,都是吳橋一直以來的偶像。
現在,突然之間,就和婚姻扯在一起,實在感覺很不真實。
“一方面是因為對方是這個人……”姐姐再次開口,“另一方面,系統只為你找到一個人……我怕不趕緊他會被別人搶走……雖然感覺不太可能……不過以防萬一總是好的……”
“他看到信了嗎?”吳橋問。
沒看到的話,就撤回來吧。
“都已經回了。”
“這麼快?寫什麼?”
“……你自己看吧。”姐姐調出螢幕,“就是這一封。”
吳橋眼神掃了過去,發現上面就八個字:
【那個廢柴?給我滾蛋——】
“……”有史以來第一廢柴的事,原來都已經傳到軍部了啊……看來,在談衍的眼中,自己只是一個被軍校拒絕後的第一天就想結婚生子的有史以來第一廢柴而已。
“氣壞我了!”姐姐忿忿不平地道,“你的基因今天剛剛入庫,他好不容易配上一個人,居然這種口氣對你說話!”
“……”
“我再給他發信,讓他轉變想法。”
“不用。”吳橋抬眼看著自己姐姐還有父母,“沒有必要……因為我要參軍。”
2章:獨自參軍
在這高度科技化的時代,直接參軍並不是好選擇。沒有讀過軍校,對於科技不熟,只能做些最簡單的工作,晉升的機會相當地有限。
不過,吳橋沒有其他選擇。
他在畢業之後直接報名參軍,通過幾項簡單檢查之後就成為了一名底層軍人。底層軍人幾乎沒有什麼機會能上戰場,只是做些輔助工作,比如在軍營裡種菜養豬(……),所以並不會如軍校一般嚴格地篩選。
正式成為軍人之後有個面試。
面試之前,吳橋很認真地做了準備,希望能被分到一個相對“好一點”的差事。他對此還是挺有信心的,畢竟他的智商還有成績一直很好。
但是,事與願違,面試官只問了吳橋一個問題:“為什麼來參軍?”
吳橋給出的回答是:“因為我要改變世界。”
然後,他就被分配了最爛的工作——挖礦。
說這工作“最爛”,主要因為礦星環境極端惡劣,並且一年四季都是如此。如果說春風像媽媽的手,礦星上的春天就是殘暴後媽的手。
目前,被使用得最廣泛的能源就是“青砂”,青砂可以釋放大量能量,自200年前被發現以來,一直支撐著帝國的方方面面。
發現青砂的人名字叫秋豔庭。這個男人之前只是一所十八流大學的普通講師。他的朋友們知道他從小喜歡各種各樣的石頭,所以每次星際旅行都會隨手帶些石頭回來當作禮物。200年前的某一天,秋豔庭拿到朋友贈送的一個來自遙遠星球的禮物後,無意中察覺,如果使用某種特定粒子衝擊該物質原子的原子核,便能產生大量能量。因為石頭是青色的,他為其取名為“青砂”。
當時,傳統資源正面臨著枯竭,急需一種新的替代能源。青砂的發現消除了恐慌,從此被用於軍隊和民間。秋豔庭的名字被寫進教科書,成為了神一般的拯救了世界的人。
青砂只存在於幾個星球上,這些星球全部位於帝國邊緣地帶。只有帝國政府可以開採青砂,並且也只有帝國政府有權處理它們。帝國並不直接出口青砂的原材料,而是在共和國開設了公司,直接把控能源。
在共和國對帝國進行了蓄謀已久的突然宣戰之後,帝國減少了對共和國的能源供應,並且大幅提高了價格,然而共和國對於戰爭早有準備,在戰前已經囤積大量傳統能源,打定主意儘快結束戰爭。能源短缺給共和國民間帶去的損失要遠遠大於對軍方的,歷史上也一向如此,在物資匱乏的時期,百姓永遠要先遭難,因此,帝國在“人道”的壓力之下,最終還是逐漸恢復了對共和國的能源出口。雖然雙方簽了不能夠將能源用於軍事的協議,但是共和國是否鑽了什麼空子帝國也無從得知。
青砂的開採過程很繁複,即便到了今天,單純使用機器開發依然存在誤差,無法極其精准地將青砂與周圍的廢料區分並且分隔開來,並這會導致原材料的浪費。帝國政府曾經監督公司雇傭普通工人進行開採,後來不知為何,將這活兒移交給了軍部。
吳橋挖礦一年半,所有的人都煩他。
吳橋總是向長官們提出建議,講述他想到的可以改進工作流程、提高工作效率的新方法。而事實上,“礦工”裡面,除了吳橋,根本沒人想要改進工作流程、提高工作效率。大家只想安安靜靜混上兩年,然後使用“退伍軍人”這個身份,拿更好的福利,找更好的工作。是不是能多挖點礦,根本不是他們所關心的。
就這麼著,全隊好幾百人,每個人都討厭吳橋,提起他來全部評論都是“總起高調”、“就他事多”。
吳橋唯一一個朋友,就是另一小隊的多諾萬。
“喂,”在一個有些陰沉的天氣裡,多諾萬好奇地問道,“你為什麼會被派到這來?”
“嗯?”
“你看起來挺機靈的。”一般來講,被派來挖礦的都是體力很好但是不太聰明的人,因為幹這種活兒再聰明也沒有用處。
“……我也不懂。”吳橋是真不懂,“面試官只問了我一個問題,然後就決定把我派到這了。”
“什麼問題?”
“問我為什麼要參軍。”
“你怎麼回答的?”
“我說我要改變世界。”直到現在,吳橋依然以為這個答案非常普通。
“哈哈哈,怪不得他煩你!”多諾萬笑道。
“……”
“因為你這答案實在太煩人了!”
“……”
“不過確實像是你的風格,從你嘴裡被說出來也不意外。”多諾萬想了想,“你讓想混日子的人情何以堪?”
“……?”吳橋有點茫然。所有人都煩他,這點他很清楚,但他過去沒有想過說自己要改變世界也招人煩。
他真的是個一舉一動都招人煩的人麼?
正思索著這個很嚴肅的問題,耳邊突然傳來刺耳的警報聲:“所有人員立即避難……”
吳橋抬起了頭。
此時,集束炸彈、鐳射導彈等正從天而降。巨大響聲震耳欲聾,天空已被鐳射武器所發出的光束撕裂,炸彈引起的衝擊波席捲著周圍的塵埃,層層氣浪和煙霧籠罩了礦星的中心地帶,所有轟炸目標頃刻間被一片火海吞噬,逼人的熱浪衝擊著每一個人的神經。
“怎麼了?”多諾萬問。
“趴下!”吳橋喊道。
很顯然地,這顆礦星被襲擊了。
接著,吳橋便聽到了“pia”的一聲。
他轉過頭一看,身後是一架殘破不堪的機甲,剛剛是它落到地上所發出的聲響——那架機甲似乎正努力地對抗著入侵者。
片刻之後,機甲又是“rou”地一聲飛上了天空,看樣子是打算進行最後一搏。然而不幸的是,它剛一現身便遭到了對手圍攻。隨著一陣密集如雨的“biubiubiubiu”的聲音,機甲在半空中爆炸。在轟然的巨響中,各種零件散落,殘骸遍佈了至少一公里。
“我的天啊……”多諾萬捂住了自己的嘴。
“你快躲進最近的礦洞裡。”吳橋對多諾萬說。
“那你呢?”
“我還有點事情。”
“是什麼事?”多諾萬問。
吳橋沒有回答,弓著腰飛快地離開了。
他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他必須要去剛才那機甲落下的位置看看。
那個地方距離很近,並沒有過多一會兒,吳橋就到了目的地。因為剛才沉重機甲的突然降落,這裡的草木全都東倒西歪了。
在一片狼藉中,吳橋看見一個男人倚著一根樹幹。
他穿著帝國的軍服,臉上、身上都是血跡,似乎已經站不起來。
吳橋心想:果然,最後機甲重新沖上天空是在無人駕駛的模式下發生的,裡面的人在那之前已經逃了出來……既然這是帝國軍人,自己自然要救他的。
“喂。”吳橋拍了拍他的臉,“堅持一下,我帶你去礦洞。”
“……別碰我。”
吳橋再次拍了拍他的臉:“睜開眼睛。”
“你這傢伙……”
“我帶你進礦洞。”吳橋重複了遍,“你試著走一走。”
那人抬眼看了一看遠處,用很沙啞的聲音道:“我告訴你怎麼走。”
“……嗯?”
“不要進最近的那個礦洞,去離這不遠處的另一個。”
“為什麼?”
“我不想說太多,你照做就是了。”說完這句他就閉上了嘴,不願意再多吐一個字,身體狀況好像非常不好。
吳橋瞅了身邊的人一眼。
看來撿的傷患級別不低……永遠是高高在上發號施令的樣子,似乎完全就意識不到他需要靠自己來擺脫目前的危險境地。
吳橋沒有追問。他只是個底層軍人,根本沒有必要事事追問理由。
他們進了一個礦洞。
“你等一下。”吳橋說道,“礦洞裡有一些簡單治癒藥,我先去拿一些來給你治治傷。”
“……”
礦洞裡並沒什麼高級藥,也沒安裝任何的治療艙,有的只是很簡單的藥物,都是平時礦工可能會用到的。
吳橋喂了對方一些防止感染的藥,又在傷口上面撒了可以止血粉末,最後注射了止痛針劑。做完這些之後,吳橋停頓了下,複又開口問道:“就在這裡等嗎?”
“不。”
“那……?”
“這裡有條通道,我們需要進入地底深處。”
“什麼?”吳橋搖頭,“這裡沒有什麼通道,你說的是不可能的。”
那人又是不耐煩了:“你又能知道多少事?”
“我在這裡一年半了,所有一切我都知……”
話沒說完吳橋就閉嘴了,因為對方正艱難地前往礦洞深處。
到了一面牆前,那人拿出一樣東西做了一些什麼,他面前的牆壁分子竟然突然進行了重組,一條吳橋從來沒聽說過的通道赫然出現在了眼前。
吳橋瞪大了眼,眼瞳中倒映出那幽深的暗道——過去他從不知道這裡有個機關。
不算短的一段路,那人幾次輸入密碼、進行指紋識別以及瞳孔識別,最後終於進入了一個空曠的房間。
吳橋一踏進去,就被震懾住了。
——房間裡面有四架巨大的機甲。
吳橋完全難以相信,這裡會有這種東西。
金屬的外殼反射著冷光,在寂靜的房間裡散發著威壓感。
“這是……!”吳橋驚訝得不知應該說什麼。
“最新型的機甲。”
“我是在想,為什麼這裡會有機甲!”
“你說呢?”
“這是一個秘密研究基地?!”
“這不明擺著嗎?”
“……”吳橋忍不住想,這個帝國軍官的下級是不是總想揍他一頓。
這裡有個研究基地,吳橋完全沒聽說過。大概因為離能源近,所以才被選中的吧,如果另外搭建基地,源源不斷地輸送能源可能會引起敵軍的懷疑。
吳橋沉默了下,才又開口問道:“你到機甲這裡,是打算做什麼?”
“沖出去。”對方露出一抹淺笑,“對方目的就是這些機甲,這裡很快會被他們發現。我們用最好的一架逃出去,然後銷毀掉剩餘的三架。”
“銷毀……”吳橋重複了一遍這個詞。
“憑藉我們兩個沒法對付他們,再加上礦星的守備軍也不行。現在礦星通訊系統已被摧毀,我們必須儘快逃出礦星,向支援的艦隊說明一切情況——他們現在正在向這全速趕來。入侵礦星的是從沒見過的隱形式機甲,它能逃過目前帝國軍現有的偵查網路,我們是在來的途中偶然遇到他們。”
“你的母艦呢?”吳橋問。
那人緊抿著唇:“大概……已經不在了吧。”
“……抱歉。”
“到最左邊的機器前等我,我去開機。”
吳橋等了好一會兒,面前機甲眼睛突然亮了。
整台機器仿佛有生命般,在一連串的系統音中,一部分一部分地啟動著。
吳橋被帶著進入了機甲的內部空間。
這是他第一次真實地接觸到機甲。之前他在夢裡駕駛過無數次,真正坐在裡面之時,身上所有血液還是躁動起來。
“它叫鴉九。”
“鴉九?”吳橋問道。
“嗯,鴉九是古代一把名劍的名字。”
吳橋正琢磨著這個名字,就聽見鴉九突然發出了聲音:“身體狀況掃描……未能達到標準。”
吳橋心想,這是說傷得太重麼……?
“蠢貨!”吳橋只見身邊的人一巴掌拍在駕駛臺上,“快點啟動!”
機甲無情地發出了回復:“身體狀況掃描……未能達到標準。”
“再不解鎖現在就砸了你!”
“身體狀況掃描……未能達到標準。”
“……”
在可怕的沉默裡,吳橋冒死問道:“怎麼了?”
“我傷得重——機甲程式認為無法出戰,強行出戰幾乎必死無疑,這是它的一種保護機制。”
“那……現在該怎麼辦?”
身邊的人深吸了一口氣:“我指揮你操縱。”
“我?!”吳橋手指一僵。
這種事情是夢寐以求的,但從沒想過會在這種場合下發生。
“對,你。”
吳橋垂下眼看著操縱臺,只覺熱血翻湧,他猛地握緊了他的雙拳:“好。我來。”
“你駕駛過機甲嗎?”
“我經常打模擬遊戲。”
“……沒有一點實際經驗,就這麼乾脆地答應?你膽子可真不小。”
“……”吳橋確實一直自我感覺良好,相信自己最終可以實現一切的夢,吳橋只有被軍校拒絕時消沉過半天,之後立刻覺得這只是他不平凡人生中的一個小插曲而已,說不定還是命中註定的捷徑。他認為軍人應該冷靜自持,所以外表上極力保持著沉穩,其實內心每天都像打了雞血一樣。
他覺得自己不可能死在這種地方,至於為什麼不可能……反正就是不可能。
機甲掃了一下吳橋:“身體狀況掃描……符合最低標準。”
“……”
“現在開始進行設置。”
“嗯。”
吳橋聽見旁邊的人又開口說:“現在只能進行手控還有聲控,我們等下將會採用手控聲控同步進行。”
“嗯。”
“腦電波操縱需要長期的訓練,你現在絕對沒有可能做到的。”
“好。”
面前設置程式已被啟動,吳橋看著第一個步驟:“姓名輸入。”
吳橋使用鍵盤輸入他的名字:吳橋。
輸完名字後,剛抬起手指,就感覺有什麼不太對。
轉過頭一看,身邊的人正用一副“我真見了鬼了!”的表情看著他。
3章:逃離礦星
“你怎麼了?”吳橋問道。
“你叫吳橋?”
“對。”
“傳說中的那個吳橋?”
“……哪個?”
“戰場上拖戰友後腿幾率99.5%那個。”
“……確實是我。”原來這事傳的那麼廣嗎……?軍人們可真夠八的……
說完這句,他就發現對面的人又擺出了“這回死定!”的表情來。
吳橋想了一下,覺得此時告訴對方他預感到自己可以將敵人打得落花流水好像不太現實,雖然他真覺得一定不會出事——他怎麼可能這樣就掛了?
“你別急啊……”吳橋說道,“我只是個執行者而已,你指揮我操縱不是嗎?你說什麼我照做就是了。”
“……”
吳橋轉過頭去,盯著身邊的人:“如果你有別的辦法,我很願意配合行動。如果沒有別的方法,我希望你能相信我。”
兩人沒有信任,還談什麼合作?
“我知道了。”對方眼睛重新看向螢幕,“……我們繼續,我指揮你。不過,我並不是相信你,我是相信我自己。”
“……”這什麼人啊這是……
“機甲能量有限。”吳橋聽見對方又道,“需要進行設定。”
“怎麼設定?”吳橋看著螢幕上面那個圖表,有些茫然。
“操作上很簡單。只要將點數按你的需要分配到各個屬性上即可,機甲會根據你填寫的數位自動進行能量的梳理和供給。”
吳橋看了一眼,感覺好像在打遊戲一樣。
將屬性清單流覽了一遍,吳橋又徵詢著對方意見:“應該怎麼分配點數?”
“主要加速度和攻擊,確認之後,能量就會更多地被輸入到引擎和武器。這兩項是我們當前最需要的。先出其不意幹掉幾個對手,然後用最快的速度逃出去,防禦、持久等等差不多就行了,對於現階段的目的沒有作用。”
“好……”吳橋一項一項地看過去,“那,最後一項,智商重不重要?”
“一點都不。”
吳橋順手填上個“0”
“你瘋了嗎,沒有智商?!”
吳橋聽到這一生喝,頓時就覺得納悶了:“你說一點都不重要啊……”
“智商是0,意味著它連你的命令都聽不懂!”
“那,只是能夠聽懂命令的話,最低需要分配多少點數?”
“怎麼也要10吧?但是……”
“好。”吳橋填上了“10”,從另一項上減去了10,然後點擊“確定”。
旁邊的人再次炸毛:“我話還沒說完呢!”
吳橋沉默了下:“我以為你已經說完了。”
“你這爪子真夠快的!”
“……有什麼問題嗎?”
“它是弱智!”
“……有什麼問題嗎?”
“從沒見過這麼笨的機甲!它只會聽從你發佈的命令,如果你的反應慢了一點,它的機器腦甚至沒辦法自動做出最基本的應對!”
吳橋看著介面:“……那重新設?”
“沒辦法重新設。點擊確定之後,機甲能力、性格就會形成,並且開始累積戰鬥經驗,就像人類一樣成長、成熟。為了給它們安全感,建立機甲和駕駛者之間的羈絆,需要在特定情況下才能重新進行設置,絕對無法隨時隨地將機器人”殺死“重來。”
吳橋聽得一愣一愣的:“所以……它要笨一輩子?”
“對。”
吳橋又問出了那句:“那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先將就著唄,另外三架機甲機能遠不如它。”
“另外三架只能被銷毀了?”
“對……香辣肉絲號、京醬肉絲號、魚香肉絲號……只能被銷毀了。”
吳橋歎了口氣:“那你現在教我駕駛它吧。”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吳橋在非常有限的空間裡學習操作——從走、跑、跳躍、升空、空中移動,到調出各種武器、蓄能、瞄準、發射,再到閃避、變速……
鴉九自動程度很高,吳橋主要練習聲控,因為在練習不夠的情況之下,手動一定會變得手忙腳亂的。
行動定在夜半時分,那時敵方兵力最少。
設定了另外三架機甲的自動引爆後,鴉九悍然出擊,它從專用的軌道被彈射出去,銀色的閃光劃破礦星的天空。
吳橋一出去就看見了幾架正在附近搜尋的共和國機甲。
他快速地瞄準,早已蓄滿能量的電磁炮轟然發射出去,在磁力的加速之下,炮彈以每秒6000米的初始速度出其不意地擊中對方,爆炸的聲音打破了夜間的寂靜,鴉九強大的攻擊力洞穿了目標的防禦,將兩架距離最近的機甲擊倒在了礦星的土地上。
“快逃,別停!”
聽見這個聲音,吳橋繼續操縱。
他降落在一處很高的懸崖上,這是他出來前就想好的地點,因為這是他第一次接觸機甲,在空中發動攻擊準確度有限,最好能找個落腳點擊潰附近空中的目標。
才剛落下,就有兩架機甲以極快的速度飛了過來。
吳橋指尖微微發抖,盡最大的努力鎖定新的目標。
60千瓦的鐳射能量束被發射出去,一分一萬二、高密度的雷射光束灼燒著敵方機甲表面的材料,材料迅速融化,接著汽化,物質汽化猛烈噴射而形成的衝擊波洞穿了靶材。
吳橋繼續著他的攻擊。只是表面穿孔還不足夠……只有吸收了鐳射能量的靶材原子被電離,等離體雲膨脹所形成的應力波才能拉斷機甲的材質,徹底破壞那些金屬怪物。
然而吳橋沒能做到。
已經有了準備的對手展開了反光學系統。特殊的分子吸收了鐳射光束,能量在很短的距離內迅速地衰減著,同時人為製造出來的空氣高溫和人工類比出的大氣湍流改變了空氣的密度和折射率,熱暈和湍流效應使雷射光束劇烈地漂移、分散和抖動,在各種效果的疊加之下,鐳射武器的效用被減小了數十倍。
這次攻擊並不成功……
“換成電磁炮,能量蓄滿了!”旁邊的人給出指令。
吳橋立刻切換武器。
就在吳橋集中精力瞄準兩個敵人之時,突然感覺座位下面傳來一陣巨震,同時傳入耳朵中的還有不詳的巨響聲。
在被擊中的一瞬間,吳橋整個人差點被震飛出去,幸好座位上的安全帶將他牢牢地鎖死了。不過,饒是如此,吳橋的腦袋還是飛快地向一邊砸去,“砰”地一聲撞到了個什麼東西。
“你的破腦袋怎麼那麼硬!”
吳橋和人頭碰頭被磕得眼前直冒金星,好半晌才恢復視野,只來得及回了一句話:“……彼此彼此。”
這時鴉九猝不及防地向左側栽去。
原來,剛才被擊中的是它的一條腿。
原本支撐著它的雙腿差不多只剩下一條了,右膝那裡幾乎斷裂,金屬關節殘破得只剩下了一點點,下半條腿掛在那裡搖搖欲墜。
鴉九被偷襲了……
偷襲者就在後方很近的地方。
吳橋在身體栽倒前的一瞬間發出兩枚電磁導彈,前方兩台機甲展開護盾防禦,在強大的衝擊力下倒飛了數百米出去。
馬上就要摔倒……
“升到空中進攻。”冰涼的聲線傳來了指令。
“我不會在空中進攻……”空中操作難度遠遠大於立在地上。
“你趴地上更無法進攻!”
吳橋何嘗不知道這一點?
不能升空,不能趴下,也沒辦法維持站立……
兩枚電磁導彈已經發射完畢,依他的水準,從站著到栽倒這一瞬間甚至不夠完成武器的更換,更別提直接打爆身後的對手。
可惡……如果機甲可能單腿站立就好了……怎麼沒人想過這種情況?好吧,確實是想不到,有人不敢升空還能參與戰爭。
等等……
單腿?
千鈞一髮之際,吳橋執行了自己意圖。
他不停地按轉身鍵,讓鴉九以它依然完好的那一條腿為軸心,原地飛速轉了幾圈,然後朝著身後對手猛地踢出那條斷腿。在離心力的拉扯之下,斷腿“哢”地一聲徹底斷裂,飛出去的沉重下肢砸向了對手,對手顯然對這一招毫無準備,被那斷腿砸個正著,站立不穩轟然倒地。
趁著後方機甲倒地,前方兩架機甲為了防禦電磁炮而展開的護盾還沒徹底收回,吳橋將速度推到了最大,鴉九升空的火箭一般離開地面,向著礦星外部逃竄,升空時的氣流讓草木左右搖晃,在黑夜中仿佛一個個曈曈的鬼影。
吳橋雙手冰涼,只怕被人追上,然而鴉九速度上的優勢此時得到了充分的發揮,畢竟有將近一半的能量都被輸送到了這裡。
好難受……吳橋心想:以這種速度直飛到天上,果然身體會非常地難受。
“你怎麼了?”
“不太舒服……”
“你受傷了?沒傷到要害部位吧?胸腔腹腔都還好麼?哪不舒服?”
“我耳朵不舒服。”
“……”帝國將軍強忍著才沒有說“滾”。
“鼓膜像要破了……?”
“現在立刻張嘴大口喘氣,開啟機甲內部調壓裝置。”
吳橋一一照做。
在調壓裝置的説明之下,鼓膜內外的大氣壓趨向一致,吳橋終於是恢復正常了。
距離地面3000米,5000米,8000米,10000米……
“逃出來了!”在確保了安全之後,吳橋忍不住很興奮地大叫了一聲,“我能做到!我做到了!”
“……”帝國將軍沉默地盯著吳橋看了很久之後,才哼了聲,“這有什麼可得意的?我的指揮不會有錯。”
“……可我最後沒有按你指揮行事。”吳橋覺得那樣並不適合自己。
帝國將軍想了一下,最後終於下了結論:“我想那只是因為你撞了大運。”
頓了一頓,想要確認什麼似的,又補了句:“嗯,下次肯定就沒有這種好事了。”
“不會。”吳橋摸了摸操縱臺,“我想參與很多戰爭,並且要一直贏下去。”
“……”這意思是根本不信。
“鴉九,”過了幾秒,吳橋聽見身邊的人問道,“說下你的狀況。”
鴉九的機器腦立刻回答道:“疼!”
“扯淡,你又沒有神經,知道什麼叫疼?”
“別的方面……除了失去條腿,其他一切都好。”
“回去幫你接條新的。”
“嗯!”
“最後那個轉圈把腿扯斷的動作一定非常滑稽……”帝國將軍放鬆了些,“鴉九,他讓你做那樣的事,你不覺得難為情嗎?”
“……咦?”
“我問,你不覺得難為情嗎?”
鴉九還是那個:“……咦?”
提問的人終於放棄了:“……算了,你智商只有10。”顯然,10的智商是不會明白什麼叫難為情的。
鴉九:“……?”
那邊吳橋已經不再理會那一人一機甲的對話了。
他仔仔細細回憶和品味著剛才的經歷,完全沉浸在操縱機甲的感覺中出不來。
下達一個個指令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機甲一次次行動是什麼樣的……過去,從來不曾有些這些體會。
挖礦的一年半中,吳橋聽說了幾個礦工後來成為機甲製造師的事,吳橋覺得,成為個製造師也很好,似乎並不一定非常駕駛機甲。
現在,心態卻是全都變了。
一次都沒做過的事,可能也不會想要做,但是,很多事情,一旦做過一次,就再也忘不了當時的感覺了。
他就像個原始村莊裡的小村民,無意之中走到村莊外面,冷不防看見一輛燈火通明的列車在漆黑的夜中呼嘯而過,那種震撼和嚮往從此再也無法從心中抹去。
4章:到達基地
吳橋被指揮著設定好了自動駕駛模式。
總算可以喘口氣了……
身邊的人似乎也是同樣。此時,那人正微微地蹙緊劍眉,吳橋明白這是放鬆之後再次感到傷口疼痛。
“你沒事吧?”吳橋問道。
對方目光從眼尾處掃了過來:“沒事。你呢?”
認認真真看過之後,吳橋才發現他俊美到了囂張的程度,眉毛英挺,眼睛很亮,吳橋還沒見過比他皮相更好的人。
吳橋不自然地移開視線:“我也沒事。”
那人似乎想要確定一下,很仔細地將吳橋上下打量了一番,最後才終於點了一下頭:“只有腦袋上有一個大包。”
“是麼……”吳橋摸了摸自己的頭。
也不知為什麼,剛才被對方那樣看著,吳橋心臟砰砰跳了兩下。
“我和支援艦隊聯繫一下。”帝國軍官說著,打開了通訊儀。
很快,一個身影出現在了螢幕之上,是個很挺拔的軍人。
“談衍將軍!”那人似乎完全沒有看到吳橋,“您還好嗎?”
談衍思索了一下下,轉過頭來問吳橋:“沒死但是重傷,算好還是不好?”
吳橋呆呆地看著對方。
談……衍……?
怎麼可能?!
電視上根本就不是這樣的啊!
電視上的談衍,長相普通,但眉目中充滿堅毅,做演講時字句鏗鏘有力,手勢極多,說話不停,手也不停,兩隻手始終在空中飛舞,好像在翻花繩一般。對於這點,吳橋也是極崇拜的,他覺得將軍不愧是將軍,就連手勢都是那麼與眾不同,這種崇拜直到收到回信那天才被打消了些。
現在……竟然告訴他,眼前這個才是談衍?
“你怎麼了?”談衍問道。
“你…&hel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