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多寶格公告:
新朋友們請先看「多寶格板規」來認識本站

天空好友隨意請自加
噗浪好友看情形,歡迎加粉絲,我很少發私噗
  • 1581464

    累積人氣

  • 20

    今日人氣

    38

    追蹤人氣

superpanda-- 將軍總是被打臉(三)

轉載自秘密論壇
 
55章:發動總攻(下)
“我……”談衍猶豫了下,他是真的沒有想到吳橋只憑一個字就認出自己。
“上將?”
“我在這呢。”
“您怎麼會這這裡?!”
“我……”談衍說,“我想要在你身邊保護你。”
“……”要說心裡不受震動,那肯定是在說謊了。
“這是你第一次大戰,我是有一點不放心。”
“可是,”吳橋又是不明白了,“您為什麼不帶龍淵來呢?為什麼要開著這架普通機甲?像個普通戰士一樣參戰?”
“就是就是,”鴉九從一旁插嘴道,“您為什麼不帶龍淵來呢?”
“如果我用真實身份,”談衍回答:“指揮官就會成了我。”
“……”
“我沒不打算搶竇漿的指揮權。而且,因為我會一直都在第一編隊,我不隱藏自己的話,第一編隊的一號人物就不是你了,關鍵的決策者就會從你變成了我,這是你第一次指揮整支編隊,我並不想打擾到你。”
“上將……”吳橋心想:因為想保護我,又不想打擾我,所以才以普通戰士身份來到了這裡嗎?
“好,”那邊,談衍笑道,“吳準將,現在,八個超級駕駛已被擊落,請佈置接下來的戰術。”
“嗯?”吳橋這才意識到了,他的策略已經奏效。
接下來帝國在場面上佔據了優勢。
不過,戰況依然非常激烈。
這一階段的攻堅戰整整持續了八個小時,到了最後,所有人都是疲態畢現,大腦似乎已經不能轉了,幾乎完全是在憑著本能拼死撲騰。
在空中的機甲少了不少,地上佈滿了機甲的殘骸,炮聲隆隆,硝煙密佈,機甲爆炸之前乘坐逃生艙逃出來的雙方駕駛員在沙地上用槍械最後是匕首互博。
沙地上的他們動作早已變形,平時在訓練中學會的各種招數此時一個都想不起,就好像一個個還沒上學的孩子一樣,亂七八糟地攻擊著對方,一下一下隻希望能刺中對方,根本沒辦法思考出一套完整的計畫。
他們殺紅了眼,根本不顧生死了,也不知道什麼叫做害怕。
屍山血海,有一些人力戰而死。
而不管活的死的,往往都是血肉模糊,臉上五官都被濺滿了血,只能憑藉服裝上少數一點點還算乾淨的地方分辨是敵是友。
還有的人,正在憑著血肉之軀抵擋之時,有炮彈突然在身邊炸響。他們的耳朵被震得失聰,喧囂的戰場頃刻之間就如同畫面定格一般地安靜下來。
至於還在半空中纏鬥的機甲,八個小時過後,也幾乎都是彈盡糧絕的狀態,全部都是在用合金刀拼殺著。
帝國機甲沒有裝備如此多的炮彈,只能寄希望於快速得到補給。
駕駛員們試圖尋找機會回到母艦進行補給,可是實際情況卻比想像中的要複雜了很多,大多數時候都只能硬生生地挺著,幸好對方情況只會比帝國還要差。
首先,脫身需要戰友掩護,而他們未必能立刻找到提供掩護的人。
其次,母艦正與敵方對轟,而戰艦的武器能量巨大,能否平安接近母艦並且登陸也是一個不小的考驗。
第三,很多時候,他們已無母艦可回。
母艦那邊激戰更為慘烈,很多母艦已經徹底消失,自然也就沒有多餘補給物質。
那邊,各種粒子光束、粒子炮、等離子炮在遠處對轟,只是看著,就能感覺得到裡面的人此時正經歷著怎麼樣的緊張氣氛。
目前,雙方戰艦裝配的最主要武器均為荷電粒子炮和等離子炮。荷電粒子炮的原理是先用磁場加速電子產生絕對速度達到每秒幾十萬公里的高速電子束,然後再在發生裝置上用這些電子包裹住進來的粒子,加速離子,然後在接近出口時將電子消掉,只把質子束髮射出去。
而等離子炮,則是利用等離子本身高達數百萬甚至數千萬度的溫度,將它碰觸到的一切物質蒸發。然而,因為粒子之間的庫侖力,射出的粒子會像在空中炸開的煙花一樣四散而去,而且例子能量越高,散得就會越快越開,也並不是無敵的。
“竇漿,”談衍接通了竇漿的通訊,說,“對方對粒子炮的保護非常好,防禦罩的硬度很高,我們很難直接摧毀那些大炮。”
“是的,上將。”竇漿一向聲音低沉,低沉到了有時候都聽不清的地步,“我們一直試著打掉對方的粒子炮,可是想要做到這點卻是難於上青天啊。”
“我有一個方法,你可以參考下。”
“請您明示。”
“我指的是,不要直接試圖對方的粒子炮。”談衍說,“我計算了一下角度……如果以30度角攻擊左弦前部xxxx這一部位,那麼對方戰艦的荷電粒子炮就很有可能會被卡死,使接受了能量的粒子無法逃出發生裝置。”
“嗯?!”竇漿覺得震驚。他想,這也能算出來?
“其實也不是算。”談衍仿佛看出對方心裡所想,“更多是憑經驗。我曾經有幾次碰巧卡死了敵方的荷電粒子炮,總結經驗之後,得出了一些數字方面的假設。”
“……我很佩服。”
“然後,儘量與之保持距離。他們等離子炮能量很大,所以射程很短,只要我們留在對方等離子炮的有效射程之外,那麼,在對方荷電粒子炮被卡死的情況下,我們就可以用我們的粒子炮取得優勢。”
“是。”
談衍計算幾乎沒有失誤。
帝國戰艦開始猛攻敵人戰艦上的某一點,幾枚炮彈接連打在同一位置。那個位置並非非常重要,即使被擊中了戰艦也不會損失任何重要部件,更不會導致戰艦的報廢,所以防禦力並沒有那麼強大,僥倖被帝國擊中了幾次。
結果,就像談衍說的,敵方戰艦在被接連擊中幾次之後,荷電粒子炮突然就不好用了!
它剛出了一個空炮!
“卡住了!”竇漿大喊一聲,“上將,真的被卡住了!”
這個位置裡面深處,真的就是發生裝置!
因為炮擊所帶來的強烈震動,發生裝置上的出口管道發生了扭曲!
根據談衍給的建議,帝國戰艦開始占優。
不過,很快對方也明白了自己戰艦的弱點,開始有意地保護起那個位置。
不過,雖然通過這種方法,帝國減少了戰艦的損失,但機甲的補給還是很不足夠。
很多母艦已經湮沒在宇宙中,用於補給的彈藥隨著殘骸到處漂浮,有時被打中了,就會像被點燃的煙火一般發出一陣火光,隨後便消逝在了慢慢長夜中。
有些機甲幸運地得到了一兩次補充彈藥的機會,隨後就被告知,母艦那邊也沒什麼多餘的彈藥了。
連著兩次大戰,並且第二次竟然持續了八小時之久,遭遇了翔龍之翼極其頑強的拼死抵抗,這是帝國事先沒想到的,因此,一開始跟隨母艦被運送到這裡來的彈藥實際上並不夠用,兩次大戰中間補給艦送來的補給也沒使情況好轉多少,而很多母艦在戰鬥中被人擊又使本來就很緊張的情況雪上加霜。
幸好,就在帝國彈盡糧絕之際,這一階段的攻堅戰也進入了尾聲。
翔龍之翼的機甲駕駛者,或者被殺,或者被俘,或者投降,終於是幾乎看不見抵抗者了,只有零零星星的少數幾人還在頑抗。
那八個“妮可”,有六個被俘,吳橋也想不出帝國之後會如何處理她們。
而帝國軍,雖然炮彈打光,但是因為場面一直占優,死傷倒並不算是非常慘重。
接著竇漿就宣佈開始地面掃蕩。
他先讓第三部隊帶著材料下去,在滿目瘡痍的星球表面搭建了一個起落平臺。
做完這些之後,竇漿命令機甲騎兵登陸,正式開始對地面的地毯式搜索,要求務必找出所有隱藏在地下的翔龍之翼主要成員。
機甲騎兵遠遠不如戰鬥機甲體積龐大,攻擊力和防禦力都要差一些,主要用途就是地面戰爭。
此刻竇漿的策略是,重型武器不斷開火,實現對敵人的火力壓制,裝甲車居中來抵擋炮火,最後才是機甲騎兵。
他的這個計畫,可以最好地保護機甲騎兵。
這番搜索很快取得效果。
翔龍之翼的眾多參謀、武器研發人員、會計等等被一一揪了出來。
其中一個研發人員,手無縛雞之力,但是卻是拼死反抗,直接被打死了。
吳橋聽說,那人好像曾經是帝國的研發人員。
“……”
就在眾人以為找到組織首領只是遲早的事之時,一架通體漆黑的仿佛純黑烏鶇一般的機甲從一個眾人意想不到的地方突然沖出!
它的身後,還跟隨著兩架機甲!
三架機甲組成一個編隊,就好像是一群即將南飛的大鳥。
“捉住他們!!!”竇漿大喝一聲!
正在空中待命的吳橋他們立刻一個迴旋轉身應戰!
“竇漿中將,”吳橋說道,“我們這邊彈匣幾乎全都已經空了!”
“必須捉住!!!”竇漿大喊著,“那個就是組織首領!他一直在等這樣的時機!如果放了後患無窮,我們拼死也要完成任務!”
“……”吳橋見狀,立即迎了上去!
他沒有任何炮彈了,只能不斷糾纏對方,干擾對手逃脫線路,同時逃避敵人攻擊。
幾秒鐘後,他選擇了連接通訊,試圖用語言去擾亂對方。
“不要再做困獸之鬥了吧。”吳橋說道,“投降是你唯一的出路了。”
“滾開!”
“自古以來邪不壓正,”吳橋繼續說道,“你的下場只會是死。”
“正?”黑色機甲裡面的人頗為嘲諷地笑道,“帝國是正?”
“至少,你們不是。”
“哈哈哈哈!”對方發出了極為誇張的笑聲,“你多瞭解一下帝國再說這話不遲!”
“……”
“你可知道中立國的葡萄酒村?”
“……”吳橋不想回答,怕被對方在言語上掌握主動。
事實上,他是很清楚的。葡萄酒村,有著被稱為全宇宙中最好的葡萄酒,不過後來,因為一場天災整個村子盡數消失了
“你認為是因為天災消失了吧?我來告訴你真相吧……真相就是,當時帝國和共和國開戰,地點就在中立國附近的星域,共和國利用地形取得了優勢,而帝國……為了粉粹共和國部隊的側翼,繞到後方進攻對手,對於‘絕不會進攻中立國’的條約置若罔聞,不允許中立國的中立態度成為帝國取勝的障礙,並且相信弱小的中立國沒有辦法阻擊帝國!帝國入侵了中立國,借道葡萄酒村,一路碾壓過去,並且為了封鎖消息,殺了所有葡萄酒村的村民!他們何其無辜!沒錯,那次帝國取得大勝,因為共和國根本沒想到帝國會那麼做!”
“我不相信。”吳橋回答。
事實上,這些年,他也依稀聽到葡萄酒村是被帝國屠了的消息。帝國一直不斷澄清這點,告訴民眾,這些只是共和國為了取勝而採取的卑劣無恥的手段。
黑色機甲中的人又說道:“中立國沒有能力向帝國宣戰,弱小的它只能選擇吞下一切,但是作為葡萄酒村曾經一員,我決不允許帝國繼續存在!”
“算了吧你。”吳橋也說,“你正義的方式就是這樣?策劃各種活動,殺死無辜的人?製造那麼多噁心的昆蟲、甚至還損害克隆人大腦,將她們變成無情無感、無欲無求的戰鬥機器!這算什麼正義?!”
“哼……”那人回答,“我們殺死的全是帝國的中流砥柱,沒一個好東西!至於你所說的殘忍武器……哈哈,那些根本就全都是帝國弄出來的啊!”
“……什麼?”
“昆蟲和克隆人……全都是帝國想出來的主意呀!”
“……”
“剛才自殺了的武器研發人員……本來就是帝國軍部的人來著,後來不堪忍受研發活人兵器,才帶著他的八個妮可出逃的!”
“……”
“至於昆蟲,也是他將製作方法帶出來的。我想你不知道,帝國曾經使用昆蟲打過仗的,後廢棄,假惺惺地弄了一個什麼公約——我們技術哪有那麼強大?”
“你說……什麼……”
吳橋整個人失了神似的,放緩了動作停留在了半空中。
“哼……”黑色機甲中的駕駛似乎感到非常滿意。
吳橋曾經看過一篇報導。那是一個曾採訪過這個頭目的記者寫的,報導中說,每當論及帝國的壞處時,他都會顯得喋喋不休的,眼睛熠熠發光,而那體型相對瘦弱的身弱仿佛一下子就充滿了無窮的力量,回到了他風華正茂的少年時代。
大概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黑色機甲沒有對著吳橋開火,而是示威似的從失魂落魄的帝國準將面前掠過。
然而,就在黑色機甲掠過鴉九之時,原本動作遲緩的鴉九卻突然間像一隻正在捕獵的雄鷹一般迅速動了起來!
沒有武器的它,迅速地從黑色機甲背後抱住了它!
剛才吳橋是故意裝作了精神恍惚的!
事實上,他就是在等這個機會!
吳橋沒有拔合金刀,那樣動作實在太大,一定會被看透了的。
也正是因為手中沒武器,對方才會那麼有恃無恐。
“上將!”吳橋對著剛剛飛到他身邊的談衍說,“砍死他!”
剛才,談衍只是用刀,就解決了這首領的兩個同伴!
這三個字還沒有說完,吳橋就看見眼前紅色光芒倏地一閃,緊緊地刺進了鴉九正死死禁錮著的機甲的駕駛室中。
這個配合堪稱完美!
是他和談衍的第一次配合!
居然,就拿下來翔龍之翼的頭領了!
然後,沒等吳橋反應過來任何事情,他就感覺鴉九被人用一股極大的力氣從懷裡的黑色機甲身上剝開,接著只聽“咣”的一聲,鴉九胸口受了重重的一腳,一個倒飛跌出數十米,對方踹的力量之大,讓吳橋的腦袋嗡嗡作響,眼前直冒金星,完全反應不過來發生了什麼。
可是很快,眼前的情景就讓他被迫睜大了雙眼!
那架黑色機甲,在被談衍的合金刀刺中後,選擇了自爆!
他選擇了自爆!!!
隆隆的聲音仿佛一聲響雷,一團火光帶著黑煙向四周散去,機甲的脆片四處飛濺,宛如雨點一般地落在了這顆星球已經灑滿了血的土地上。
“啊!啊!啊!!!”吳橋瘋了一樣,不住地顫抖著,說,“鴉九……請你……帶我過去……”吳橋說的地方,有兩架機甲的殘骸。
一架的黑色的翔龍之翼的機甲,一架是最普通的帝國軍的機甲。
兩架機甲均已支離破碎,躺在地上,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生命的跡象。
吳橋已經沒有辦法再用腦電波來操縱鴉九了。
他甚至沒辦法手動去控制機甲——他的雙手抖得厲害,那樣絕望的宿命感再一次降臨。
他希望時間能停在這裡,似乎再一眨眼,就會又站在那間漆黑的屋子。
人都害怕未知,但是此時,吳橋希望事實永遠不要揭開。
吳橋只能用聲音讓鴉九下去。
吳橋根本看都沒看那家黑色機甲。
也不知道裡面駕駛是死是活。
作為一個帝國軍人,吳橋知道,他應該去確認一下。
然而他卻沒有。
在這一刻,吳橋發現,原來自己是個那麼自私的人。
在這樣的境況當中,他關心的只有談衍,或者說,他關心的只有自己。
過去,吳橋一直認為,他是一個每分每秒都能把國家放在第一位的人。
現在,他卻是再也不敢說這種話了。
死裡逃生?
這種奇跡真的有嗎?
吳橋下了機甲,臉上有很多淚,一步一步向著那架普通帝國機甲走去。
吳橋不明白,在那樣的生死關頭,談衍怎麼會那麼做?
談衍……明明是已經發現了。
他明明已經注意到不對了。
談衍憑著他豐富的經驗,感覺到機甲啟動了自爆。
而他做了些什麼呢?
就是把緊緊抱著黑色機甲的自己剝了下來,一腳給踢得遠遠的。
而他自己受到波及,殘骸掉落在了這裡。
“上將……上將……”吳橋踉踉蹌蹌地往前走,“別離開我……別離開我……你也沒了,我怎麼辦?”
鴉九變成縮小狀態,亦步亦趨跟著吳橋:“吳橋……吳橋……你冷靜點。”
這個時候,吳橋在模糊的視線中,看見帝國機甲的駕駛室動了一下。
動了一下沒有打開,接著又是動了一下。
艙門已經變形,還是沒有反應。
裡面的人用力晃了一晃艙門,這回,艙門總算是無力地被打開了。
吳橋看見那駕駛員從裡面爬出來,身上衣服破破爛爛,臉、脖子和手上都有血跡。
不過,從對方那看向自己的明亮的眼神裡,吳橋知道,自己重新擁有了他。
“上將……上將!”吳橋臉上都是眼淚,笑得非常難看,他感覺不到周圍的東西,眼裡只有對方,幾步跑到談衍面前,猛地撲進他的懷裡,死死地抱住對方不放手。
“喂……”
“上將……”
“嗯。”
“談衍……”
“嗯。”
吳橋想,老天是第一次聽見了他的請求嗎?
是他把過去所有的運氣都用在了此刻嗎?
“好了好了。”談衍拍拍吳橋的背,“別抱著了,那麼多人都在看著。”
“嗯……”
吳橋說著,伸出胳膊摟住了談衍的頸子,然後,確認別人都看不見什麼之後,在談衍的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
談衍:“……”
“以後……不許再做這種事了。”
“……”
56章:凱旋之後
談衍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吳橋咬得挺狠,談衍覺得有一些疼。
大概……是被咬破了吧。
“吳橋。”談衍又是安撫性地抱了抱他,“我沒事,我在這。”
“混蛋……”
“……”
“你自己走啊你……”
“……”
“你為什麼要做那種事啊……”吳橋問。
帝國上將,幹嗎送死?
“不知道,”談衍說,“沒多想。”
吳橋歎了口氣。
什麼叫“沒多想”?
在這一刻,吳橋覺得,自己真的是愛他的。
以前的吳橋,還有一點點稍微不確定,是因為一些事而決定試一試,此刻的吳橋,卻是實實在在地想要在一起,對眼前這人永遠不撒手。
“喂,”談衍壓低了嗓音說:“你再不放開手,我就想親你了。”
“……”吳橋最後又是緊緊抱了一抱,然後戀戀不捨地放開了他的手。
他又仔細看了一看談衍。
談衍的額角和嘴角全都磕出了鮮血,有種和平時不太一樣的感覺。
“對了,”吳橋又問:“你……你是怎麼逃出來的?”
“我踹了你一腳,借著反作用力,也儘量飛遠了,想要躲開爆炸。”
“……哦。”
“我說過的,我不捨得輕易死了。”
“……”吳橋知道,談衍剛才真的,離死只有一線之隔,與死神是擦肩而過。
“行了。”談衍不願再說這個,“我們查看一下黑色機甲裡面的人。”
“嗯。”
此時那架機甲,已經炸得不成樣子,機甲頭部滾出很遠,胳膊和腿也都斷成幾截,駕駛室已暴露出來,上面都是各種傷痕,仿佛破銅爛鐵一般,讓人根本想像不出一分鐘前它鮮活的樣子。
吳橋說完那個“嗯”字,重新登上鴉九,借著鴉九之力,撕開了黑色機甲的駕駛室。
裡面有個焦黑的人。
他被炸得已經看不出來本來樣子,焦黑外表上面有些一些紅色血液流淌。
作為那種恐怖爆炸的中心點,會這樣好像也是理所當然的。
帝國軍的幾人將屍體抬出來放置著。
“唔……”竇漿手裡拿著一張照片,還有一些資料檔案,仔仔細細地對比了一番,然後抬頭對談衍說,“沒有錯,就是他——這組織的首領。”
“不要那麼武斷,”談衍也低頭看著那屍體,“上dna測試。”
“好。”
竇漿點了點頭,命令人取儀器。
dna測試就這樣在大庭廣眾之下進行了。
“嗯……”大約半小時後,測試員抬起頭,“基本可以確定,和我們捉到的頭領的哥哥具有極大的親緣可能。”
“有極大的親緣可能?”談衍皺了皺眉,“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基本可以確定是兄弟的關係。”
“……”一年之前,帝國捉到了頭領的哥哥,頭領的哥哥並不知道很多事,最有用的東西竟然是dna
“這樣……”竇漿問談衍道,“可以斷定就是本人了吧?”
“我還是不太信。”談衍皺了皺眉,“他們實在是太狡猾。”
“您的意思是……”
“這是其他兄弟,還有克隆,都有可能。”
“那麼……”竇漿沉吟了下,“您打算怎麼做?”
“挖地三尺,徹底搜查,不要放過任何可能有的暗室。”
“……是。”
“在我看來,”談衍補充了句,“自爆的人只是替身,自爆這步也是早就決定好的,目的就是讓帝國降低警惕,以為首領已經死了,從而對待搜查不再那麼細心,他就可以僥倖逃脫。”
“所以您是以為,”竇漿再次確認了下,“真的首領還在裡面。”
“對。”
“我明白了。”竇漿對著機甲騎兵部隊大喝了聲,“繼續搜索!務必仔細!”
因為談衍的話,機甲騎兵再次開始地面掃蕩。
他們查得非常仔細,牆上每一條縫都動手去摸過。
然後,就在搜索進行了三個小時候,談衍得到消息,機甲騎兵在最深處發現了個非常隱蔽的小洞穴。
那個洞穴的門與外面的牆體顏色完全一致,均為土黃,不仔細觀察的話根本不可能辨認出來區別。
竇漿想,如果自己剛才斷定首領已死,說不定就真會漏洞這個地方!
“小心準備,然後突入。”得到消息之後,談衍對竇漿說。
“我知道的。”竇漿回答。
“那麼,預祝你們成功。”
“會的。”接著,談衍在關閉通訊前聽見竇漿大喊了一聲,“沖進去吧!”
僅僅十分鐘後,談衍便再次被竇漿連線。
“您的猜測分毫不差!”竇漿的聲音中興奮之情明顯,“真的首領在內藏著!”
“……”
“他自以為行動天衣無縫,認為派出敢死隊員冒充首領,我們的搜索就會變懈怠,實際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罷了!”
“嗯。”
“呵呵,”親自參與的竇漿又說,“您能想像到嗎,我們沖進去時,他的兩個情人竟然撲了上來,想要保護那個應該被極刑的!而那首領……將第三個情人擋在身前,將她作為人肉盾牌,推著想要逃出那個大門!”
“然後呢?”
“我們勇敢的隊員上前將他擊斃了。一人打出了致命傷,另一人補射三槍殺了他。”
“好。”談衍點了下頭。
此人一手建立組織,並且統治整整十年,到了最後燈盡油枯之時,竟和普通罪犯沒有區別。
“死”果然是最公平的一樣東西,任你生前是什麼樣,死時全都一樣顯得渺小。
“相貌與dna均顯示相符合,尤其相貌,氣質都像,這回應該不會再是陷阱了吧?”
“應該不會,”談衍淡淡地說,“把屍體抬上來,我們帶回帝國,然後連接軍部,彙報戰鬥結果。”
“是!”
在整個等待的過程中,吳橋一直靠著談衍,時不時地就問一句:您還好嗎,您疼不疼,哪裡感覺難受沒有,時不時需要坐著等……
談衍覺得,吳橋實在有些小題大作。
自己只是站著而已,能有些什麼事?
回程之前,談衍看了一看這顆星球。
無土不飲彈,無槍不沃血。
幸好,大部分是翔龍之翼那些成員的。
“找些布來。”談衍小聲問竇漿說。
“嗯?”竇漿問,“拿布做什麼呢?”
“叫剩下的士兵……”談衍回答竇漿,“拿布撿起我方陣亡將士在這的屍塊吧,用布包裹一下,全部帶回帝國按照最高待遇好好安葬。”
“是。”說完,竇漿命令眾人找一些布,根據軍服區分,將所有帝國軍人的身體帶走。
屍體很碎,他們撿了很久。
撿的時候,沒人覺得噁心不適。
所有人的心中只有尊敬以及傷感。
做完這些之後,竇漿宣佈全軍凱旋。
談衍要求在吳橋的艦上待著,竇漿雖然遺憾並且十分困惑,但也只能按照上將意思行事。
吳橋也是此次參加了行動的三個基地之一,談衍在他艦上留著倒也不能說是非常奇怪。
一回到主艦上,吳橋就趕忙拉著談衍坐下了。
“您,您覺得怎麼樣?”吳橋申請緊張地問。
“……真的沒事。”
“怎麼可能沒事!”那個可是爆炸!談衍被波及了,機甲摔到地上!當時,翔龍之翼黑色機甲中的駕駛員可是成了一塊焦炭!
“全是些皮外傷,看著嚇人而已。”談衍笑道。
“我不信。”
談衍歎了口氣:“你不親眼看看,是不會放心了。”
“嗯,對。”吳橋完全不知這是一個陷阱。
“好吧。”談衍故作無奈地道,“那你脫掉我的衣服看看好了。”
吳橋:“……”
談衍有些無奈地道:“不確認你不信,叫你確認你又不來,難道,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根本不管真相?”
吳橋小聲地道:“不是……”
“不是什麼?”
“不是……不管真相……”
“嗯。”談衍抬頭看著吳橋,“那你確認下吧。”
“……哦。”仔細想想,談衍說得也對。既然他不承認,自己又不放心,那麼除了自己看看,好像也沒什麼更好的辦法了。而且,自己親眼看看,也能掌握到更詳細的情況,而不是只有“輕”或者“重”這樣簡單的概念。
看看好像……也沒什麼……
吳橋滿臉通紅,根本就不敢看談衍那雙眼睛,一直很專心地盯著自己的手,將談衍軍服襯衣的扣子全都解開了。
再往下脫的時候,吳橋意識到了,有些布料與血粘在一起,很不容易脫得下來,於是他小心地用剪刀剪開周圍布料,再用溫水輕輕地按在粘連的地方,等血化開再將布料掀起。
目前,醫療隊的隊員不夠用。談衍說他只是小傷,要求醫療隊的先治別人。
將談衍的上衣除去之後,吳橋有些彆扭地站在那。
對方上身赤裸,胸膛寬闊,腹肌顯眼,吳橋想看又不敢看。
“你這是怎麼了?”談衍問,“我沒有說謊吧?”
“沒有。”吳橋搖了搖頭。沒有沒太敢看,可也是看了的,吳橋發現談衍身上確實沒什麼致命傷——談衍很會保護自己,沒有傷到任何重要器官。
過了幾秒,吳橋又說:“您……臉上身上有一些血……”
“嗯?哦,那就更沒事了。”
“我幫您擦下吧。”
“也好。”
吳橋擰了毛巾,沾了清水,小心翼翼地抹上去。
抹的時候,總是不能避免地碰到對方皮膚。
開始吳橋還會像觸了電一樣地將手一縮,不過後來,他也覺得有些習慣了這種碰觸,就只是紅著臉,一下一下地讓將血跡都抹下去,讓他的上將恢復平時乾乾淨淨的樣子。
這種肌膚接觸,對於吳橋來說,絕對是頭一回。
他覺得很不好意思。
不過,仔細想想,依他們的這樣關係,做些這樣的事,似乎也沒什麼可不好意思的。
“喂,吳橋,”最後,在吳橋完成“清理”,並給了談衍一件新襯衣讓他穿上後,談衍突然又抬起頭,說,“我想接吻。”
“哈?!”吳橋嚇了一跳。
“對。”談衍又說:“我想接吻……很想。”
“……”
猶豫了一下下,吳橋歎了口氣,捧起談衍的臉,輕輕地吻下去。
談衍剛剛為救自己而受了傷,他似乎也沒什麼可矯情的了。
親都不讓親下,有點說不過去。
談衍一碰到吳橋的嘴唇,立刻伸手鉗住對方下顎,輕輕用了點力,吳橋不自覺地將唇縫張大了,然後,他就覺得自己裡裡外外都被舔了。
“……”
一個吻結束後,談衍很是得意,有些懶地坐在那裡,滿足地曬著他的毛。
“那個……那個……”吳橋連說話都變結巴了。
上次的吻,只是蜻蜓點水,輕碰了下嘴唇,吳橋以為,這次也會這樣,沒有什麼區別。
誰知……卻是這樣的一個吻?弄得他呼吸都有一些困難了,兩腿發軟,連站都有一些站不住了似的。
吳橋覺得自己有點扛不住。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看著談衍眼神明亮,還在那邊看著自己,吳橋覺得非常窘迫,忙不迭地換了話題:“那個……上將。”
直到現在,他在緊張時,還是會叫談衍上將。
“嗯?”
“這次,我們基地損失很多機甲。”
“對。”很多機甲都被打碎,駕駛員們棄甲逃出。
“幸運的是,”吳橋又道,“大多機甲的駕駛員都化險為夷了。”
談衍又點點頭。
“那麼……”吳橋又問談衍,“所有失去機甲的人,都能立刻得到新的麼?”談衍並沒有想要哄吳橋,他直截了當地說:“我想是不可能。”
雖然,在剛才的氣氛之中,吳橋硬生生地拐到基地事務上面,讓他心裡有一丁點不爽,不過,作為帝國上將之一,面對基地負責人提出的這種問題,還是需要他仔細回答的。
軍部無法一次提供這麼多的機甲,機甲的製造是按批次的,總會有人先得有人後得。
聽到談衍的話,吳橋又確認了下對方的意思:“也就是說,有人可以先得,有人需要後得?”
談衍點了下頭。
“那……”吳橋有些糾結,“怎麼決定誰先誰後?”
“首先,按照級別,按照戰功,級別高的、戰功大的,可以先得。”
“這很合理。”吳橋點了點頭,隨後便又說道,“可是,此次,大部分失去機甲的都是普通的士兵,級別最低,也沒戰功,對於這部分人應該如何安排先後呢。”
“這個,”談衍看著吳橋,說,“國防大臣曾考慮過,並提出了解決方案。”
“是什麼?”吳橋問。
談衍回答了兩個字:“搖號。”
搖號?那是什麼?
談衍又解釋了一下:“就是一種抽籤,所有需要機甲的人,每人都能得到一個編號。”
“嗯。”
“然後,每來一批新的機甲,軍部就會舉行搖號,099個小球被放在專門的儀器裡面,搖號開始之後,就會有人走上臺上,讓那些球轉動起來,最後搖出一個號碼,所有編號尾號為那個號碼的士兵就可以領走當批機甲中的一個。至於沒有抽中的人,則要保留他的編號,參與下次搖號。到了下次搖號,上次搖出的球就會被拿出去,只搖剩下那些。”
“我明白了。”
吳橋想,這實在是沒辦法中的辦法了吧。
軍部大臣,頭腦果然與眾不同……
“之後你會很忙。”談衍看著吳橋說道,“安排受傷士兵,配置新的機甲,寫報告將奧利維爾和陸榮送軍事法庭,還有考慮整支艦隊將來應該何去何從。”
“……?”前三個,吳橋都聽得懂。
士兵需要養傷,機甲需要申請,奧利維爾和陸榮都已被控制……可是,最後一項什麼意思?
“也就是說,”聽了吳橋問的問題,談衍耐心地講了下,“目前翔龍之翼首領被滅,他們一夜之間元氣大傷,大概暫時沒法起什麼浪……那麼,你的那個基地,就不再需要那麼多人了,大概需要進行拆分,畢竟之前基地的主要對手就是翔龍之翼。這樣,基地中的一部分將士會留守基地,而另一部分就被會投入到其他的戰線中,比如,與某軍師匯合,參與對共和國的作戰。”
“對共和國……”
吳橋被這幾個字所吸引了。
他本人是並不喜歡留守基地只放哨的。
“所以,”談衍又說,“想想拆分方式,和你想做的事,儘快地告訴我,我幫你安排下,否則調令來了,就不太好再動。”
“……謝謝。”
“你現在有想法沒有?”
“沒有什麼想法。”總之,都是要和共和國打。
不過,吳橋想了一想,還是補充了句:“最好,可以和您距離近點。”
談衍聽見吳橋這話,輕笑了聲,吳橋又是感到有點尷尬。
小心思被人注意到,總是有一些尷尬的。
“好了您歇一下。”吳橋看了一看談衍,“我去轉幾個圈。”
“……哦。”
吳橋說的“轉幾個圈,”指得就是在儀器上被儀器固定著不停地原地轉圈,這是所有常在太空待著的人都必須做的事,因為,在失重的狀態下,鈣不容易沉積,身體的鈣質就會流失掉,只要經常轉轉可以對抗這種流失。雖然戰艦一直以水準為軸上下旋轉,製造出了微重力的效果,但對保持鈣質來說依然是不足夠的。帝國和共和國的戰艦中都會有這種裝置,所有將士每天都得上去轉轉。
“不用去那。”談衍突然說道。
“嗯?
“我來人工幫你轉轉。”
“……什麼是人工幫我轉轉?”
“你過來。”談衍說。
“哦……”
談衍一腳將凳子踢到一邊去,對吳橋說:“兩臂張開站好。”
“……”雖然並不明白,吳橋還是照著做了。
然後,談衍伸出胳膊,摟住吳橋的腰,向上稍稍用力,就將他抱起來。
“……喂!”吳橋驚道,“您還有傷!”
“我說過了不礙。”談衍笑笑,“全是些皮外傷。”
主艦上面是微重力,小於標準重力,抱一個人不會成為很大負擔。
“……”
“你準備好了麼?”
“嗯?”是要準備什麼?其實,吳橋還是不懂。
談衍沒再說話。
他就抱著吳橋,原地轉了一下,然後速度加快,將懷裡的人給悠了起來。
“喂!”吳橋伸手捉住談衍的肩。
談衍卻是並沒有停,又摟著他轉了幾圈。
被人這樣抱著轉圈,吳橋忍不住笑了出來。
談衍這個傢伙……
因為正在轉著,周圍東西全都看不清楚,就只有中間那個人的臉是清晰的。
同時,腰上那有力的手臂存在感異常地清晰。
“……”吳橋再次覺得,自己不對勁了。
他是和將軍分開太久了麼?要不然怎麼會……稍微碰觸一下,就會整個人都不太對了呢。
“那個,談衍。”被放下來之後,吳橋看著談衍,問:“您還記不記得……”
“什麼?”
“您曾經對我說……如果哪天我覺得我愛上了您,一定讓您知道。”
“對。”
“我覺得啊……”吳橋閉了閉眼,“可能就是……現在了吧。”
“……”
他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說,但是,這樣說應該是沒錯的吧?
談衍看了看他,沒說什麼,就只是問:“接吻好麼?”
“哦,好啊。”吳橋還是低垂著眼。
“那就張嘴。”
“嗯。”雖然是這麼說,吳橋動了動嘴,還是沒有張開。
談衍笑了一下,伸手摸了一摸對方的臉,然後湊了過去,再次壓上了對方的嘴唇。
“……”被人舔著舔著,吳橋覺得身上有點燥熱,伸手摟住了談衍的脖子,同時閉上了眼。
57章:慶祝儀式(上)
返程的這半天之中,吳橋一直黏著談衍。
他總是要抱著談衍,根本就不想撒開手。
晚上,在戰艦上吃晚餐的時候,吳橋帶著談衍走進了樓下的餐廳。
因為談衍也在他的艦上,他特意請廚師準備了飯菜,準備了與平時不同的飯菜,雖然這有濫用職權之嫌。
但是,談衍好不容易上來一趟,吳橋真的想要做些什麼。
談衍隨著吳橋坐在長官的那一桌。
“上將……”吳橋看著談衍,眼睛裡發著光,“因為您也隨行,我專門請廚師更換了菜譜。”
“哦?”談衍看了吳橋一眼,“你知道我最愛吃什麼麼?”
“知道。”吳橋也看向了談衍,“牛排、鵝肝、龍蝦,還有肉包子對不對?”
“嗯。”
說完,談衍就坐在他的椅子上,等待著那些他愛的食物。
吳橋有這個心,談衍心裡挺美。
並沒有過很多時間,菜就一一地上來了。
談衍一看就愣住了。
因為,所有的菜,全都是他最最討厭吃的,可以說是從來都不會碰。
談衍想:這些綠油油的東西是什麼?看起來是在是噁心得不行。
哦,天啊,還有他最討厭的沙拉,不管蘸什麼醬都難以下嚥,簡直就和吃草是一樣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