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多寶格公告:
新朋友們請先看「多寶格板規」來認識本站

天空好友隨意請自加
噗浪好友看情形,歡迎加粉絲,我很少發私噗
  • 1574714

    累積人氣

  • 3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溪石--千秋(一)

轉載自秘密論壇
 

1
半步峰,顧名思義,腳下進退方寸之地,往前半步即是萬丈懸崖,其上怪石聳立,異木橫生,其下霧靄茫茫,神呼鬼立,嶙峋險惡,天地不接。
懸崖前面,另有一座山峰,名曰應悔峰,卻比半步峰還要更加險峻高聳幾分,壁立千仞如刀削,仿佛無可立足之地,縱有些許蒼翠,亦是根生石外,不假土壤,令人望之不寒而慄,悔不該登上此峰,應悔之名正源於此。
兩峰之間有一道天塹,由上往下看,雲海凝滯,不知深淺幾何,隱約還能聽見渴虎奔猊,川流不息的水聲,尋常樵夫獵民尚且不敢攀登,就連先天高手立于此地,只怕也會生出幾分人不勝天的感慨。
然而就在雲霧之下的崖底,江水與山壁之間,有一條狹長崎嶇,由怪石壘成的石道,此時卻有兩人一前一後走在上面。
江水洶湧,奔騰而去,浪花不時卷起,拍打在又濕又滑的石頭上,人在上面行走時稍有不慎,即便不落入江中,也會被江水濺濕一身衣裳,但若儘量將身體往裡靠,又會碰上傾斜陡峭,石面凸起鋒利的石壁,總之必然左支右絀,狼狽不堪,絕無可能像眼前兩人一般瀟灑飄逸,閒庭信步。
“聽聞二十年前,玄都山祁真人正是在此處應悔峰峰頂敗退突厥第一高手狐鹿估,逼他立下二十年內不入中原的誓言,只可惜當年弟子年紀尚幼,無緣得見,想必那一戰定是精彩絕倫。”
說話的年輕人跟在後面,二人腳步不快不慢,卻始終維持著三步之遙。
前面那人的步伐小,意態悠閒,真正是如履平地,後面的年輕人步伐略大一些,單看雖也飄飄若仙,可若兩相對比,不難發現其中細微差異。
晏無師哂笑一聲:“放眼天下,當年的祁鳳閣的確稱得上第一人,狐鹿估不自量力,自取其辱,怨不得旁人。只是祁鳳閣要端著道門的清高架子,不肯下死手,卻偏偏要立什麼二十年之約,除了為玄都山埋下後患,又有何助益?”
玉生煙好奇:“師尊,難道狐鹿估的武功果真很高?”
晏無師:“我現在與他一戰,亦無必勝把握。”
“竟有如此厲害?!”玉生煙悚然動容,他自然明白師尊功力何等高深,那狐鹿估能得到晏無師這一句評價,這必然也是一個相當恐怖的水準,說不定天下前三也排得上號。
晏無師語氣淡淡:“否則我為何會說祁鳳閣為自己的徒子徒孫留下無窮後患,二十年前的狐鹿估,雖然略遜祁鳳閣一籌,可這種差距,在二十年的時間內,並非不可消弭的,如今祁鳳閣已死,玄都山再也沒有第二個祁鳳閣了。”
玉生煙輕輕吐了口氣:“是啊,祁真人是在五年前登遐的!”
晏無師:“玄都山現在的掌教是誰?”
玉生煙:“是祁鳳閣的弟子,名曰沈嶠。”
晏無師對這個名字沒什麼反應,他跟祁鳳閣僅僅打過一次交道,那是在二十五年前,而當時沈嶠才剛剛被祁鳳閣收為入室弟子。
玄都山固然有“天下第一道門”之稱,但在如今閉關十年剛剛出關的晏無師看來,除了祁鳳閣之外,玄都山已無一人堪配當他的對手。
可惜祁鳳閣已死。
見師父興致寥寥,玉生煙又道:“聽說狐鹿估的弟子,如今的突厥第一高手,左賢王昆邪,今日也在此處應悔峰山頂約戰沈嶠,說要一洗當年的恥辱,師尊可要前去看一看?”
晏無師不置可否:“我閉關這十餘年,除了祁鳳閣之死,還發生了什麼大事?”
玉生煙想了想:“您閉關後不久,齊國新帝高緯登基,此人耽於聲色,奢靡無度,十年間,齊國國力急劇下降,聽聞周帝宇文邕正籌謀伐齊,只怕過不了多久,北方就要為周國所並了。”
“祁鳳閣死後,天下十大高手的排位亦有所變動,其中青城山純陽觀易辟塵,周國雪庭禪師,以及臨川學宮的宮主汝鄢克惠,是公認的天下前三。這三個人,又正好代表了道、釋、儒三家。”
“不過也有人說,吐谷渾的俱舍智者應該名列前三,還有狐鹿估,若他這二十年內有所精進,此番再入中原的話,說不定天下第一也能拿下,可惜他到底是突厥人,中原武林總還是有些忌憚的。”
說罷這些,玉生煙見師父還在繼續往前走,忍不住又勸道:“師尊,今日昆邪約戰沈嶠,想必又是一場難得的精彩。沈嶠此人深居簡出,自接掌玄都紫府以來,更少與人交手,只因他師父祁鳳閣赫赫威名,他也被排上天下十大,師尊若想瞧一瞧玄都山的底蘊,今日一戰便不容錯過,眼下應悔峰頂,怕是已經擠滿前來觀戰的高手了!”
“你以為我今日來此地,是為了觀戰的嗎?”晏無師終於停下腳步。
玉生煙有些忐忑:“那師尊之意是?”
當年他拜入晏無師門下時,也不過七歲出頭。三年後,晏無師與魔宗宗師崔由妄一戰落敗,負傷閉關,這一閉就是十年。
十年來玉生煙雖然照著晏無師的交代繼續修習,也走了不少地方,進境今非昔比,早已躋身江湖一流高手,但師徒畢竟十年未見,總有些生疏隔閡,加上如今晏無師境界越發高深莫測,玉生煙心中的敬畏之情也就越發深厚,以至於平日在旁人面前瀟灑倜儻的做派,在師尊面前卻變得束手束腳。
晏無師負著手,語氣淡淡:“祁鳳閣與狐鹿估一戰我早已看過,沈嶠和昆邪俱是他們的徒弟,又還年紀尚輕,縱然再厲害也不可能超越當年祁狐二人的盛況。我帶你來此,乃因此地水流湍急,地貌險峻,上接天蘊,下通地靈,最宜練功領悟,我閉關之時,無暇顧及你,如今既然已經出關,便不可能放任你在目前進境上徘徊不去。在沒有悟出《鳳麟元典》第五重之前,你就在這裡待著罷。”
玉生煙忽然覺得有些委屈,這十年來他雖然在外行走,于練功上其實一日不敢懈怠,現在不過二十出頭,《鳳麟元典》就已經練到第四重,在江湖上也算是年輕一輩有數的高手了,自覺還是比較滿意的,誰知到了師尊嘴裡,卻似乎毫無可取之處了。
似乎察覺到對方的情緒,晏無師嘴角掠起一絲嘲諷的笑意:“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就已經突破了第六重,你有什麼可驕傲的,與那些小魚小蝦比,不如與我比?”
雖則兩鬢星白,但這並不妨礙他的魅力,俊雅容貌反倒因為這抹似笑非笑而越發令人移不開眼。
一襲白色袍服被風刮得獵獵作響,人卻依舊巋然不動,單單是負手立在那裡,便已有了傲視天下的無形氣場與威懾,令人倍感壓力。
站在他對面的玉生煙,此時便覺有股撲面而來的窒息感,逼得他不得不後退兩步,誠惶誠恐道:“師尊天縱奇才,弟子怎敢與您比!”
晏無師:“用你最厲害的手段招呼過來,我要看看你這些年的進境。”
自出關之後,玉生煙還未被試過武功,聞言有些猶豫,又有些躍躍欲試,然而他在看到晏無師臉上一閃而過的不耐時,那僅剩的一絲猶豫也消失殆盡。
“那就恕弟子無禮了!”話音方落,他身隨意動,衣袂揚起,也不見如何動作,身形便已經到了晏無師近前。
玉生煙抬袖出掌,在旁人眼裡,他的動作毫無力道,有如春日拈花,夏夜拂塵,輕飄飄不帶一絲煙火氣。
然而身處其中,才能感覺到隨著他那一掌出來,以他為圓心的三尺之內,草木俱動,江水逆流,驚波沛厲,浮沫揚奔,氣流澎湃而起,悉數湧向晏無師!
但這股懸江倒海一般的氣流到了晏無師跟前,卻仿佛被無形屏障擋住,紛紛往兩旁分去。
他依舊站在那裡,甚至連身形也未動搖分毫,只待玉生煙的手掌到了眼前,方平平無奇地伸出一指。
只一指,不能再多。
就是這一指,便將玉生煙的攻勢生生凝練於半空。
玉生煙只覺自己拍出的那一掌,掌風忽然悉數回流,撲面而來的是比方才自己所出還要厲害數倍的逆流反噬,不由大吃一驚,足下借力,忙忙抽身後退!
這一退,就一連退了十數步!
直至在石頭上立定,他依舊有些驚悸難平:“多謝師尊手下留情!”
他這一掌,放眼江湖已經很少有人能夠接下來,是以玉生煙先時也不無自得之意。
然而晏無師僅僅只憑一指,就逼得他不得不撤掌自保。
幸虧師尊是在考驗他的進境,沒有乘勝追擊,若換了敵人……
想及此,玉生煙不由驚出一身冷汗,再也不敢洋洋得意了。
目的達到,晏無師知道他已然警醒,也無意多說:“莫要浪費了你上乘的資質,過些日子我會前往突厥一趟,你於此地悟出第五重後,若是無事,就去找你師兄,勿要在外多作遊蕩。”
玉生煙恭恭敬敬地應下:“是。”
晏無師:“此地景致天成,少有人至,我欲遊覽一番,你就不必……”
話未說完,不遠處頭頂傳來一陣動靜,二人循聲望去,便見一人仿佛從上面跌落下來,撞斷重重枝椏,最後直接摔落在崖底,落地時的那一聲悶響,連玉生煙也禁不住低呼。
從那樣高的山峰上摔下來,即便是先天高手,只怕也很難保住性命罷?
更何況這人肯定不會無緣無故落崖,必然是受了重傷所致。
“師尊?”他望向晏無師,請示道。
“你過去看看。”晏無師道。
對方一身道袍多處破損,想是落下來的時候被枝椏石壁劃到的,血痕血水交錯縱橫,血肉模糊,連原本的容貌也看不大出來。
人早已昏迷無意識,聯手中的劍也抓握不住,落地的同時,劍就跟著落在不遠處。
“怕是全身許多骨頭都碎了。”玉生煙蹙眉察看了一會兒,嘖嘖惋惜,又去摸他的脈象,覺得好像還一線生機。
但這樣一個人,即便救活過來,只怕也生不如死。
玉生煙畢竟出身魔宗,再如何年輕,善心也有限,所以即便此刻身上有大還丹,他也沒有掏出來給對方服下的意思。
只是……
“師尊,今日是沈嶠與昆邪約戰之日,此人從上面落下來,莫非……”
晏無師走過來,沒有去看人,而是先撿起他的劍。
劍鋒冷若秋水,毫髮無損,倒映著江水霧靄,似乎也泛起絲絲漣漪,靠近劍柄處有四個篆體小字。
玉生煙湊過來一看,啊了一聲:“山河同悲劍!這是玄都紫府掌教的佩劍,此人果然是沈嶠!”
再看重傷瀕死的沈嶠,又覺得不可思議:“祁鳳閣武功天下第一,沈嶠是他的入室弟子,又接掌了玄都山,怎麼會不濟至此?!”
玉生煙蹲在沈嶠前面,皺著眉頭:“難道昆邪的武功已經青出於藍,超越他師父狐鹿估了?”
換作是玄都山任何一個人掉下來,晏無師都沒有再看一眼的興趣,但多了一個掌教的身份,沈嶠畢竟不同。
他將那把山河同悲劍丟給玉生煙,又看了沈嶠面目全非的臉片刻,忽而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先拿出大還丹給他服下。”
2
晏無師絕無可能親自背著一個重傷瀕死的人回去,即使這個人是玄都山的掌教。
有事弟子服其勞,於是這個任務就落在玉生煙身上。
浣月宗在半步峰附近的撫寧縣有座別莊,沈嶠全身骨頭幾乎碎盡,背著這麼個人走並非易事,還要小心力道不要令他傷勢更重,饒是玉生煙輕功步法一流,也花了近一個時辰才抵達別莊。
晏無師先行一步,此刻已經優哉遊哉地在喝茶了。
“師尊,您真要救沈嶠?”玉生煙將人安置好之後,便過來覆命。
“你覺得不該救?”晏無師反問。
“他筋脈斷了十之八九,骨頭多處碎裂,內息固然尚存一二,但就算救得活,武功只怕也很難恢復了,更不必說摔下來時後腦勺也摔破了,指不定醒來之後就變成傻子了呢!”
晏無師微微一笑,笑容卻毫無暖意:“祁鳳閣的徒弟,玄都山的掌教,執正道牛耳,號令天下,無上榮光,一朝落敗,連廢人都不如,即便重回玄都山,也不可能當掌教了,他醒來之後知道自己的處境,不知會作何感想?”
玉生煙唏噓:“說得也是,尋常人尚且接受不了這種落差,更何況沈嶠這樣的天子驕子,站得越高,摔下來就越慘烈!”
他旋即疑惑:“不過話說回來,沈嶠既然是祁鳳閣的弟子,又能接掌玄都山,名列天下十大,武功必然不凡,昆邪就算能打敗他,又如何能夠讓他敗得這樣慘?難道昆邪的武功比當年的狐鹿估還要高?”
晏無師又笑道:“這個問題,等沈嶠醒過來,若他沒有變成傻子,你可以問問他。”
玉生煙發現自打撿了沈嶠之後,師尊的心情似乎就變得很不錯,笑的次數也比之前多了。
但這絕不至於讓他產生師尊對頭一回見面,連樣子都沒看清的沈嶠就有好感的錯覺。
他試探地問:“師尊救沈嶠,是否想讓玄都山欠我們一個人情?”
晏無師饒富興致:“他若是戰敗而死,也算一了百了,可當他醒過來,發現自己非但沒死,而且還失去以往所擁有的一切,身受重傷,筋脈盡斷,武功全失,心裡會是什麼感受?越是位高權重,就越是接受不了這樣的打擊,他必然由此心志崩潰,到時候我再將他收入門牆,將昔日道貌岸然,心地仁厚的玄都山掌教,慢慢調、教為世人眼中不擇手段的魔門弟子,這難道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麼?”
玉生煙聽得目瞪口呆:“……要是他變成傻子了呢?”
晏無師輕描淡寫道:“那就隨便找個地方活埋了罷。”
玉生煙遲疑道:“師尊,沈嶠此人身份特殊,我們為何不用他來與玄都山交換一個人情呢?便是為了玄都山的名聲著想,他們定不可能放任自家掌教流落在外罷?”
晏無師微哂,換作大弟子邊沿梅在此,就絕對不會問這種幼稚可笑的問題,玉生煙還是太嫩了些。
但他今日心情還算不錯,也不吝解答:“你也知道沈嶠名列天下十大,縱然深居簡出,沒多少人見過他出手,但能接掌祁鳳閣的衣缽,又能差到哪裡去?昆邪畢竟不是狐鹿估,到了先天高手這樣的境界,就算沈嶠敗給昆邪,要全身而退也不難,緣何會落到如此境地?”
玉生煙畢竟還不算傻到底,聞言便接道:“這其中必定發生了什麼變故。若是這變故發生在玄都山內部,就算我們將沈嶠交出去,對方也未必會認,到時候很可能人情沒拿到,反而沾了一身腥。”
總算不是無可救藥,晏無師睨了他一眼:“有我在,浣月宗就無須看任何人的臉色,更無須去換什麼人情。”
沈嶠身份雖然特殊,於他而言,也不過是新奇些的玩物罷了。
這話極為霸氣,但今時今日的晏無師,的確是有說這種話的本錢。
十年前,他與魔門之主崔由妄一戰,雖落敗負傷,但崔由妄也不是毫髮無傷,而當時崔由妄的功力便已深不可測,與祁鳳閣並駕齊驅,天下間難有敵手。
十年之後,崔由妄和祁鳳閣俱已身死,晏無師卻因參破《鳳麟元典》第九重而更上一層樓,功力進境雖一時還無從得知,但總不會比十年前更低。
如今天下知道他重現江湖的人寥寥無幾,否則只怕會更加熱鬧。
說不定天下十大也要重新排名了。
想及此,玉生煙心頭一熱,有些激動:“您閉關時,合歡宗三天兩頭來找麻煩,弟子與桑景行交手過一回,還受了傷,不得不遠走江湖,是以方才在外頭遊蕩這麼些年,幸好您老人家回來了……”
外人所稱呼的魔門,其實只是一個泛泛的稱呼。
最初的魔門指的是鳳麟洲日月山的日月宗,後來日月宗一分為三,變成浣月宗、合歡宗、法鏡宗三支。三支雖然同屬魔門,但彼此也是面和心不和,明爭暗鬥從來不斷。
十年前晏無師閉關之後,眼看浣月宗群龍無首,合歡宗便意欲將浣月宗併入門下,不過浣月宗門下弟子人數不多,兼之分散各地,首尾難顧,大弟子邊沿梅行事低調,暗地裡也給合歡宗門人找了不少麻煩。
彼此兩相抵消,合歡宗倒也沒能占多少便宜。
反倒是玉生煙因為入門最晚,年紀又輕,很是吃過幾次虧。
如今晏無師出關,浣月宗眾人就像終於有了娘的孩子,自然歡欣雀躍。
晏無師道:“沈嶠的傷勢,尋常下人照料不來,你留此關照幾日,直至他醒轉,便回半步峰下,務必將《鳳麟元典》第五重參悟。”
玉生煙恭恭敬敬應下:“弟子遵命。”
……
沈嶠傷勢很重,不過臉上的傷痕多是落下來時被劃的,將血水清理之後,就露出本來的面目。
即使臉上有傷痕,腦袋上也包紮一圈紗布,仍舊無損其俊美,無論鼻樑的弧度,還是緊抿的嘴唇,都有幾分禁欲冷清的味道,十分符合旁人心目中對玄都山道士不食人間煙火的印象。
不難想像,當這雙眼睛睜開之後,將會起到何等錦上添花的效果。
玉生煙能被晏無師收為弟子,自然不可能相貌醜陋,他本人遊歷天下,也算見識過不少絕頂美人,但對著沈嶠這張傷痕累累的臉,他依舊出了好一會兒的神,方才拿起藥膏,開始給他上藥,一邊暗自惋惜。
即便斷骨可續,經脈可接,但受到重創的五臟六腑卻不是那麼好修復的,更何況修為大減,往後恐怕連常人都不如,再想想自己辛苦練來的武功一夜盡喪的情景,玉生煙就覺得無法想像和接受,易地而處,沈嶠受到的刺激只會比他更甚。
可惜了。玉生煙看著對方蒼白無血色的臉,搖頭暗道。
晏無師之所以會出手救人,僅僅是出於一時的心血來潮,人救回來之後,一切就成了玉生煙的責任,他從不過問半句。
撫寧縣是個小縣,原本沒什麼人光顧,但因為半步峰那一戰實在太轟動,這幾天陸續有不少江湖中人從半步峰下來,途徑撫寧縣順道投宿停歇一夜,玉生煙偶爾出去也能聽回來不少消息。
譬如沈嶠與昆邪一戰十分精彩,可惜沈嶠畢竟不是祁鳳閣,比起其師相差甚遠,而昆邪雖然還不如其師狐鹿估,但天分資質極佳,所以沈道尊非但不敵,還被打落山崖,屍骨無存。
在此之前,聽說昆邪大喇喇向沈嶠下戰帖,不少人都義憤填膺,又躍躍欲試,想挫一挫突厥人的氣焰,然而在這一戰之後,眼見連玄都山掌教都一敗塗地,那些原本想要出頭的人自然紛紛退卻避讓,不敢再掠其鋒芒。
經此一役,昆邪聲名鵲起,已經取代沈嶠,躋身天下十大,據說他此番來中原,將會陸續挑戰中原高手,下一個目標,很有可能就是周國的雪庭上師。
自晉人南遷,五胡亂華,天下再沒出現過大一統的局面,如今北有周、齊,南有陳朝,突厥、吐谷渾各據邊陲廣袤土地,諸門派世家各為其主,儒釋道門戶分立,涇渭分明。
玄都山作為道門之首,自祁鳳閣起,便堅守中立,不涉世俗權力之爭,如今沈嶠為昆邪所敗,生死未卜,玄都山還不知將由誰繼任,繼任者亦不知會否延續前代的立場。
作為身處漩渦中心的主角,沈嶠卻一直躺在榻上,每天任由玉生煙和別莊下人為其上藥換衣,無知無覺,無悲無喜,渾然不知外界發生了何事。
直到半個月之後,他才頭一回有了動靜。
被下人急忙請過來的玉生煙看著沈嶠慢慢睜開眼睛。
“你受了重傷,斷骨尚未長好,最好別亂動。”
對方微微蹙眉,嘴唇闔動了一下,似乎想說什麼,旋即又面露茫然。
別是真撞成傻子了罷?
玉生煙思忖,一邊問:“你還記得你叫什麼名字不?”
對方動作遲緩地眨了一下眼睛,然後慢慢地搖了搖頭,弧度輕微得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失憶了?倒也正常,畢竟腦袋受了那麼嚴重的創傷,玉生煙還記得沈嶠剛被背回來的那一天,後腦勺上一道又深又長的豁口,幾乎都能瞧見底下森森白骨了。
“這位仁兄……”對方說話極為吃力,他須得湊近了方能聽清。“我眼前一片黑暗,許是瞧不見東西了……”
玉生煙不由吃了一驚,敢情沒變成傻子,倒成瞎子了?
3
“你叫沈嶠,原是我浣月宗門下弟子,因故受了重傷,幸而我路過發現,及時將你救回來,傷了你的那些仇人是合歡宗的,我也打不過,只能先帶了你跑,等你養好傷,武功恢復之後再去找他們報仇罷。”
玉生煙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沈嶠居然也聽得一臉認真。
末了問:“那……我應該如何稱呼你?”
玉生煙:“我姓玉,玉生煙,是你師兄。”
這話說得實在虧心,玉生煙今年二十出頭,沈嶠容貌雖然不顯年紀,但他是祁鳳閣的弟子,又執掌玄都山五年,怎麼也不可能比玉生煙更小。
玉生煙這明顯是欺負人家眼睛瞧不見,故意在稱呼上占了個便宜。
沈嶠也真乖乖地叫人:“師兄好。”
“……”看著他一臉純良,玉生煙莫名感覺有點心虛。
他打了個哈哈:“乖,既然你還不能起身,就好生躺著養傷,等傷好了,我再帶你去拜見師父。”
沈嶠:“好。”
他閉上眼睛,不一會兒又睜開,雙目因為失去焦點而顯得渙散,眼中也不復神采:“師兄……?”
“還有事?”玉生煙自忖憐香惜玉,見狀又是暗道一聲可惜,心想堂堂天下道門之首的掌教淪落到這般田地也是可憐,換作對方昔日執掌宗門,功力全盛時,也不知是何等風儀氣度。
沈嶠:“我想喝點水……”
玉生煙:“先別喝水了,等會藥就熬好了,你現在得把藥當水喝。”
話剛說完,婢女便端著藥湯過來,也不知是不是因為方才給沈嶠胡亂編造了一通身世,激起玉生煙難能可貴的愧疚之情,他接過湯碗,讓婢女在後面將沈嶠的脖頸用枕頭墊高,然後一勺勺親自喂他喝藥。
沈嶠全身骨頭雖然沒有碎盡,可也差不離了,加上筋脈受了重創,生機幾近斷絕,能夠一個月內就醒過來,已經是托了他原本底子好的福,如今沒有躺上起碼三個月,是別指望能動彈的。
玉生煙拜入晏無師門下,雖然練功上吃盡苦頭,但魔門素來作風奢靡,他吃穿用度比之世家公子也並不遜色,更不必提親自給人喂藥,動作再小心,偶爾也會灑落一些在沈嶠的衣襟上,但沈嶠卻仍舊喂一勺喝一勺,沒有露出任何不滿的表情,喝完藥還朝他露出一抹感激笑意:“謝謝師兄。”
溫和乖順,俊美可親。
縱然這笑容的弧度並不大,但也足以讓蒼白的臉染上溫暖色彩,邊上婢女悄悄紅了臉,忙移開視線。
他什麼也不問,玉生煙反倒有點奇怪,換了自己一覺醒來什麼都不記得,又失明又受傷連床榻都下不了,便是不神智崩潰,怕也不可能如此平靜。
“你怎麼不問我你的傷勢幾時可以恢復?”
“有師父和師兄在,你們定然為了我的事情四處奔走,勞累費神。”沈嶠咳嗽幾聲,傷口因為被牽扯到而皺起眉頭,“我若是問了,豈非更傷你們的心?”
似乎從未見過如此體貼細心為別人著想的人,又或許是因為對著他那張臉實在有點心虛,玉生煙一時語塞,不知說什麼才好,半晌方道:“那你好生歇息,我便不打擾你了,明日再來給你上藥。”
沈嶠:“多謝師兄,還請師兄代我問候師尊他老人家一聲。”
“我會的。”玉生煙忽然覺得繼續待下去反而徒增尷尬,摸摸鼻子,丟下這句話便離開了。
他本還有些懷疑沈嶠失憶是不是裝瘋賣傻,但自那天起,他幾乎每天都會去探望沈嶠,對方就像頭一回清醒時的那樣,溫和,樂觀,對玉生煙充滿感激。
玉生煙說什麼,他都照單全收,毫無懷疑,純良得如同一張白紙。
在可以稍稍下床走動之後,沈嶠還提出要親自去拜謝“師尊”晏無師。
……
如果玉生煙不提醒,晏無師還差點忘了沈嶠的存在。
十年閉關,天下變化許多,不是旁人嘴裡一兩句話就能表述的。
天下門派眾多,各有支持的勢力與政權。
齊國高氏一族荒誕不經,歷代皇帝也多愛親近魔宗,到了高緯這一代,他與合歡宗走得很近,合歡宗也因此在齊國勢力大漲;
在周朝,原先宇文護掌政時是尊佛的,因此雪庭上師也被尊為大周國師,但後來宇文邕當政,風向就為之一變,這位元皇帝不通道也不信佛,甚至下令禁佛禁道,佛門勢力也大不如前。
至於南方的陳朝,則以儒家的臨川學宮為首,宮主汝鄢克惠一心輔佐陳主,深受倚重。
晏無師還沒閉關之前,曾以另一層身份在周國為官——輔佐當時的魯國公宇文邕。後來他與崔由妄一戰,受傷遠遁,臨走前亦交代大弟子邊沿梅留在宇文邕身邊。
如今他重新出關,自然要到周國走一趟,拜會已經登基稱帝,並從宇文護手中奪回大權的宇文邕。
這些年北周一步步壯大,卻非其它國家所樂見,不單如此,連儒釋道三門對這位周國皇帝也並不親近,只因宇文邕禁佛禁道,亦不允許儒門在大周開設講壇,廣收門徒。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浣月宗接近支持宇文邕,而宇文邕也需要浣月宗來維護統治。
與宇文邕會面之後,晏無師離開北周,順帶去了一趟玄都山,又去會了會那個據說打敗了沈嶠的突厥第一高手昆邪。
彼此交手一回,昆邪敗北,“魔君”晏無師之名重現江湖,天下震動,都道魔宗自崔由妄之後,又要出一位令人忌憚的強者。
只是這次沒了祁鳳閣,怕能與之匹敵的人又少了一個。
在晏無師看來,昆邪的身手固然高,資質也足夠好,但還遠遠不如當年的狐鹿估,就算跟現在天下十大榜上有名的其他人比,也不能算出類拔萃,這樣的人能夠將玄都山掌教打成重傷,本身就是一件挺蹊蹺的事情。
但這並不是他關心的重點,沈嶠受傷到底有何內情,與昆邪又有沒有關係,晏無師沒興趣多作瞭解,他拿昆邪開刀,僅僅是為了讓別人知道自己重出江湖的消息,昆邪最近剛剛打敗玄都山掌教,風頭正盛,是最合適的人選。
更重要的是,晏無師這一次出門最大的收穫,不在於揚名立萬又或是打敗昆邪,而是獲知了《朱陽策》其中一份殘卷的下落。
五十年前,相傳一代大家陶弘景在茅山上遇仙,得授《登真訣》。此書共四部分,陶弘景將其中三部分整理成冊,起名《登真隱訣》。
另有一小部分,因內容晦澀不明,多與天人修煉有關,陶弘景便將其單獨成書,再從中加入自己畢生所學精華見解,這便是後來赫赫有名的《朱陽策》。
陶弘景學究天人,他本人雖然是道士,卻精通道、釋、儒三家,又得丹陽仙師孫游岳畢生所學,一身武功出神入化,連祁鳳閣都要甘拜下風,天下第一無可爭議。
既有這樣的來歷,《朱陽策》自然是人人爭相覽閱的寶笈,據說若能將《朱陽策》五卷悉數參悟領會,便可窺破自古以來習武之人的終極,得以進入一個全新的境界,便是白日飛升亦非不可能。
可惜陶弘景羽化登仙之後,茅山上清派便因涉入朝局而受到牽連,門下弟子各有立場,加之後來梁朝陷入內亂,《朱陽策》五卷流散各地,不知所蹤。
直到數十年後,祁鳳閣親口承認自己一身武功,除了玄都山本身的傳承之外,還有來自《朱陽策》的助益,這才使得《朱陽策》的下落陸陸續續傳了出來,傳聞其中一卷為周國所藏,一卷為浙江天臺宗所有,一卷藏于玄都山,另外兩卷則至今去向成謎,數十年來杳無音訊,遍尋不獲。
藏在周國皇宮裡的那一卷《朱陽策》,晏無師早年因緣際會曾見過一回,他閉關之後修為精進,更勝以往,其中也不乏那一卷《朱陽策》的功勞。
只有親身體會,才能知道《朱陽策》到底何等精妙,窺一見百,《朱陽策》凝聚陶弘景畢生心血,集合了儒釋道三家心法武功,彼此互補融合,可謂圓融無缺,若能得見其餘四卷,別說問鼎武道至尊指日可待,就是像傳說中那樣窺透天道,天人合一,也不無可能。
晏無師這趟出去,原本就是想趁著玄都山群龍無首,人心惶惶之際潛進去尋找《朱陽策》殘卷,卻沒想到陰差陽錯,在與昆邪交手的過程中,他發現對方的身手雖傳承自西域一脈,內功真氣卻若有似無,仿佛與他同出一源,晏無師心下便懷疑當年狐鹿估能與祁鳳閣堪堪站成平手,又只落敗半招,極有可能是得了《朱陽策》之助的緣故。
昆邪作為新一突厥代的高手,假以時日,未必比不上當年的狐鹿估,西域心法與《朱陽策》的結合,既然可以造就出一個狐鹿估,就可以造就出第二個狐鹿估。
這勾起了晏無師極大的興趣,所以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他一路跟著昆邪,興致一來就讓人家和他打架,昆邪打又打不過,跑更跑不過,整個人都快崩潰了,最後索性直接回突厥去了。
晏無師暫時還沒有追到突厥的打算,便又優哉遊哉回了別莊來。
一回來,就聽徒弟說沈嶠蘇醒並能下床行走的消息。
沈嶠過來的時候,手裡拄著根竹杖,一步一步,走得雖慢,卻很穩。
邊上還有婢女攙扶,一邊小聲和他說明別莊裡的路徑。
“拜見師尊。”婢女指明方向之後,沈嶠朝晏無師所坐之處拜了一拜。
“坐。”晏無師放下手中棋子,對面的玉生煙一臉慘不忍睹外加如獲大赦,明顯棋面正處於下風。
沈嶠在婢女的攙扶下坐定。
他醒來之後,腦中對許多事情的記憶都是模模糊糊的,甚至不記得自己的姓名來歷,對於晏無師與玉生煙二人,更是毫無印象。
“身體感覺如何?”晏無師問。
“多謝師尊關懷,弟子已經可以下床走動了,只是手腳依舊綿軟無力,武功……好像還未恢復。”
晏無師:“手。”
沈嶠乖乖將手遞過去,手腕命門隨即被捏住。
晏無師檢視片刻,原本漫不經心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意外。
他意味深長地看了沈嶠一眼,後者因為目不能視,表情顯得有點空茫無辜。
晏無師問:“你自己可有感覺不適?”
沈嶠想了想:“每到午夜時分,身體便時冷時熱,胸口悶痛,有時會痛至難以行走的地步。”
玉生煙補充:“弟子找大夫看過,大夫說可能是師弟受了重傷的緣故,須得慢慢恢復才行。”
這聲師弟倒是叫得無比順口,晏無師微哂,對沈嶠道:“你的武功並未完全廢掉,我發現你體內尚有一縷真氣,若強似弱,假以時日,未必沒有恢復的可能,不過我浣月宗不養廢物,我有一樁差事要讓你師兄去做,你就跟著去打打下手罷。”
沈嶠:“是。”
他沒有問是什麼差事,就像先前對玉生煙那樣,別人說什麼他就答應什麼,其餘時間都坐在那裡,安安靜靜,沒有多餘的舉動。
然而晏無師並沒有因為沈嶠現在虎落平陽就心生憐意,對方的弱勢只會讓他萌生更濃郁的惡意,越發想要將這一片純白徹底染黑糟蹋。
“那你先回去歇息罷。”他淡淡道。
沈嶠聽話地起身行禮告辭,又在婢女的攙扶下慢慢離去。
晏無師將視線從對方的背影收回來,對玉生煙道:“你先不必急著去半步峰了,直接去齊國一趟,將諫議大夫嚴之問滿門殺了。”
“是。”玉生煙想也不想便答應下來,“此人得罪了師尊?”
晏無師:“他是合歡宗門人,也是合歡宗在齊國的眼線之一。”
玉生煙聞言也興奮起來:“是,合歡宗囂張已久,元秀秀趁您閉關之時,多次找浣月宗的麻煩,若不還以顏色,豈非顯得我浣月宗太無用了?弟子不日便出發!”
頓了頓,他笑容稍斂,疑惑道:“師尊要讓我帶上沈嶠?他武功全失,只怕半點忙也幫不上。”
晏無師似笑非笑:“你既叫了他這聲師弟,總該帶他去見見世面,武功還未恢復,殺人總還是可以的。”
玉生煙聽明白了,師父這是將沈嶠當作一張白紙,想將他徹底染黑了,有朝一日就算沈嶠真正清醒過來或者恢復記憶,做過的事情早已不可挽回,到時候便是他再想回歸正道也不可能了。
與他們一樣有何不好?行事不擇手段,隨心所欲,不被世俗規矩捆綁,玉生煙更相信人性本惡,每個人心底都有陰暗面,只看有沒有機會激發出來罷了,那些所謂道門佛門儒門,滿口仁義道德,慈悲為懷,說到底也不過是借著大義名分掩蓋自己的私欲罷了,更不必說天下逐鹿,勝者為王,哪個國家的統治者不是雙手沾滿血腥,誰又比誰清白多少?
“是,弟子一定會好好教導師弟的。”
4
玉生煙帶沈嶠出門的時候,並未與他說明此行的目的。
撫甯縣離齊都鄴城並不算,原本以玉生煙的腳程,三五日便可抵達,但顧慮到沈嶠的身體狀況,特地放慢了速度,七日後方才到達鄴城。
然而即便行程再慢,以沈嶠目前的身體而言,依舊不適合長途跋涉,剛到鄴城便病倒了,發起低燒。
浣月宗門下弟子不多,卻不缺錢,在鄴城也有宅子,玉生煙與沈嶠二人在那裡落腳,宅子的主人是晏無師,僕從們見了玉生煙和沈嶠,自然口稱少主人,安排得妥妥帖帖,無微不至。
沈嶠一路上話不多,玉生煙讓走就走,讓停就停,連生病的事情也沒說,還是玉生煙主動發現的,詢問起來,沈嶠便笑道:“我知師兄此行出門,是要完成師尊交代的差事,我如今一介殘廢之軀,幫不上忙已經十分愧疚,又怎能再給師兄添麻煩?”
說這話的時候,他面色冷白,偏還帶著溫和的笑容,看上去頗有幾分可憐可愛。
玉生煙畢竟還不是晏無師,難得升起一絲不忍。
“你身體有恙但說無妨,我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不過師尊交代的任務還須完成,他讓我們去做的事,我已經打聽過了,嚴之問雖為合歡宗門人,家中妻兒卻不諳武功,他本人在門中也只能算二流高手,嚴家沒有防備,單憑我一個人便可輕而易舉達成,但既然師尊要求滅他滿門,屆時我帶你一併過去,等我殺了嚴之問,再抓個婦孺給你下手便罷了。”
沈嶠顯然還是頭一回知道晏無師交代的任務竟然是這樣的內容,他面露意外:“敢問師兄,合歡宗是什麼來歷,我們與嚴之問又有何仇怨?”
玉生煙想起他現在還一無所知,便給他解釋:“我們浣月宗,還有合歡宗,法鏡宗,皆出自鳳麟洲日月宗。後來日月宗分崩離析,便分裂為這三支。照理說,我們同出一源,本該一致對外才是,但誰都想統一聖門,尤其是合歡宗,他們宗主叫元秀秀,門下弟子與她一樣,向來喜歡利用美貌來達到目的,但這些人武功不弱,你以後碰上了,最好離遠點。”
“這元秀秀還有個姘夫,叫桑景行,曾是崔由妄的徒弟,這對狗、男、女狼狽為奸,勾搭在一塊,成日算計這算計那,還趁著師尊閉關十年,屢屢想要將咱們浣月宗吞併。”
沈嶠點點頭:“不過嚴之問既然只是合歡宗的二流高手,又有齊國官員的身份在,想必從前沒找過浣月宗的麻煩,師尊為何還要對他下手?”
玉生煙似笑非笑:“師弟,你這一受傷,簡直與小白兔一樣了!嚴之問身份特殊,先前以齊國官員的身份作掩護,很少有人知道他是合歡宗的人,若是殺了他,一來可以殺雞儆猴,震懾敵人,二來合歡宗知道我們對他們知之甚詳,必然不敢再輕舉妄動,三來他們趁著師尊不在,屢屢找我們的麻煩,如今師尊出山,若不還以顏色,豈非人人都以為浣月宗好欺負了?當年崔由妄死後,浣月宗原本便是日月三宗裡實力最強的,也是最有希望統一聖門的,只是後來師尊受了傷,方才不得不遁世閉關,給了合歡宗可趁之機。”
沈嶠:“那法鏡宗呢,他們沒找過我們的麻煩嗎?”
玉生煙:“其實這三宗之中,除了合歡宗人多勢眾之外,法鏡宗與浣月宗一樣,門下子弟分散各地,各行其是,平日裡一般不會湊在一起,師尊出關之後,只通知了我一人,我方才會趕過來。至於你,”他輕咳一聲,“你自然是因為受了傷的緣故。所以,總的來說,三宗雖然彼此並不和睦,但也只有合歡宗屢屢挑事,最為過分。”
沈嶠歎道:“冤有頭,債有主,合歡宗既然以元秀秀為首,師尊為何不直接找元秀秀?即便找上嚴之問,他的妻兒既非江湖中人,又何必將他們牽涉進來?”
玉生煙撥弄了一下床前的流蘇,不以為意:“師尊既然有命,你我遵從便是,何必問那麼多?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若不殺嚴之問妻兒,難不成是等著他們日後來尋仇麼?”
他說罷起身:“好了,這事也不急,離初七還有幾天,這兩日你且好生歇息,待你病癒了,我讓人帶你在這鄴城四處走走,在我看來,當今天下都城裡邊,鄴城奢華不遜建康,又比建康多了幾分豪邁高闊之意,值得一逛,尤其是城中的煙花之地……”
玉生煙雖然不過二十出頭,卻是個風流之士,他隱匿身份在南陳論詩談詞,結交名士,也有不小的名氣,此時興致勃勃正待說下去,忽然思及沈嶠現在的狀況,縱是有心估計也無力,便及時住口,意味深長笑了一下:“你眼下得了失魂症,忘記前塵過往也無妨,總而言之,我浣月宗門下多是風流倜儻,隨心所欲之人,以後有的是機會能慢慢體會。”
晏無師在外行走,用的身份是謝姓富賈,這座宅子掛的便是謝宅。
玉生煙經常不在,只留下個沈嶠,待人和氣,偏又體弱多病,令府中下人不免同情幾分。
尤其是那幾個近身服侍的婢女,幾日下來,對沈嶠已經親近許多,更將這齊國京城,謝宅附近的風物人情都細細說來給他解悶。
身體好些,閑來無事時,沈嶠也請他們帶自己出門走了幾趟,發現鄴城果然如玉生煙所說,白玉為道,琉璃雕瓦,齊國高氏乃漢化鮮卑人,城牆建築,服飾風情,自然也保留了許多鮮卑族的遺風,比起南邊的精緻典雅,又多了幾分疏闊豪邁,據說同樣的酒,在鄴城酒肆裡賣的,比在建康城裡的還要濃郁醇厚一些。
寬袍大袖,襟飄帶舞,雲鬢花顏,寶馬香車,便是沈嶠目不能視,也能從鄴城大街小巷帶著暖香的氣息中感受到這座都城的繁麗榮華。
婢女扶著他進了藥堂,在偏堂坐下歇息,前者則拿著方子去抓藥。
藥是給沈嶠抓的,他現在幾乎成了藥罐子,每日起碼都要灌下一大碗藥湯,晏無師雖然無意好心為他恢復武功,不過也沒有放任沈嶠繼續半死不活下去,他現在喝的藥,主要是調理氣血經脈,壯骨溫陽的。
沈嶠如今的情形,內息空蕩蕩的半分也無,加上記性全失,武功一時半會是不用指望了,不過他眼下能行走無礙,活動自如,還是拜這幾個月的調養所賜。
今日婢女出來抓藥,他便也跟著出來透透氣,殊不知雖然眼睛看不見,看著又病怏怏,但人在藥鋪裡坐著,也吸引了不少目光。
沈嶠這張臉原就生得好看,現在雖然消瘦一些,也無損容止風儀,一身普普通通的竹葉青袍服,發不戴冠,只以木簪固定,安然閑坐,靜靜不語,聽婢女與藥鋪掌櫃說話,嘴角泛起細微的笑意。
晏無師似乎並不擔心沈嶠出門在外被認出來,直接就讓他在外頭露面,也未吩咐玉生煙遮掩其容貌。
因為無論接掌玄都山前後,沈嶠都很少下山在外露面,據說連玄都山門下弟子,也未必個個都認得這位新掌教,在那之前,玄都山廣為外人熟知的幾名弟子,最後卻都沒有接任掌教之位,反而由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沈嶠當了掌教,個中緣由,也許只有已經仙逝的祁鳳閣本人才知道了。
二來那天昆邪約戰沈嶠,半步峰上地方不大,只容得下兩人而已,餘者觀戰人等,都在對面的應悔峰。相隔一段距離,旁人未必能將沈嶠的形容牢記於心,而且現在大病一場之後,沈嶠神態精神也大不如前。
不過這些緣故,都只是玉生煙自己猜的。
玉生煙私下甚至覺得,以師尊那性子,沈嶠之於他,估計只是個心血來潮,可以被調、教玩、弄的物件而已。
“郎君,藥抓好了,我們走罷?”
沈嶠點點頭,婢女扶著他往外走,二人剛走到藥鋪門口,便聽見有人道:“這位郎君丰姿神秀,我竟未曾見過,敢問高姓大名?”
聲音不掩驚豔,婢女的腳步一頓,沈嶠便知道對方這是在與自己說的。
“在下沈嶠。”
“原來是沈郎君。”女子的嗓音清脆悅耳,活潑跳躍。“沈郎君可是在京人士,又或者出自哪家世族?”
婢女附于沈嶠耳邊悄聲道:“這位是韓總管家的女郎韓娥英。”
韓總管不是誰家的總管,而是齊國侍中韓鳳,此人在齊國甚為顯赫,其子娶了公主,又與穆提婆、高阿那肱並稱齊國三貴,權傾朝野,作為韓家的女兒,韓娥英自然也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沈嶠含笑道:“早就聽聞韓娘子大名,只是如今沈某身患眼疾,未能一睹韓娘子風采,萬望見諒,等改日沈某病癒,再登門拜訪。”
韓娥英也注意到他目無神采的模樣,不由有些惋惜,心道好端端一個美郎君卻是個瞎子,便意興闌珊道:“也罷,那你好生養病罷,小憐,你去跟掌櫃的說一聲,讓他拿些人參過來,給沈郎君帶上,都算在我賬上!”
沈嶠:“多謝韓娘子,來而不往非禮也,沈某也有回禮,還請笑納。”
韓娥英來了點興趣:“噢?是什麼?”
沈嶠:“阿妙,你將車上那個匣子拿過來。”
婢女應了一聲,趕忙跑去將沈嶠所說的匣子取過來。
沈嶠雖然目不能視,但他說話溫文,談吐含章,自有一股能讓人生出好感的氣質,連韓娥英這樣驕縱任性,會在大街上隨意攔下美男子調戲的嬌嬌千金,對著他也不禁放輕了語調。
婢女取了匣子回來,沈嶠與韓娥英也正好結束了寥寥幾句話題,彼此告辭,韓娥英問了沈嶠的住址,還說改日要登門拜訪,這才上馬告辭離去。
回到謝宅,玉生煙知道了此事,不由嘖嘖稱奇:“你倒是能耐,出門一趟,便能結識一個韓娥英,此女是泰山碧霞宗趙持盈的師侄,武功不咋的,卻虧得有個好爹和好師門,讓她能在這都城裡橫行霸道。”
沈嶠笑道:“我瞧著她也還好,不算如何霸道。”
玉生煙哈哈一笑:“她倒是個美人,可惜性子令人沒法消受,這齊國都城裡沒一個人不這麼覺得,也就只有你會說還好了!”
沈嶠笑而不語。
5
這段小插曲過了約莫三天,正是玉生煙預定動手的日子。
齊國京城鄴城內外因正月剛過沒多久,元宵又未至,城中俱是一派喜氣洋洋。
嚴之問的官階並不高,合歡宗將他安插在這個位置上,想必也只是為了多一層朝中耳目。他本人武功不高,又毫無防備,單憑玉生煙現在的身手,只怕比喝一杯水也麻煩不到哪裡去。
不過既然晏無師有所吩咐,玉生煙還是帶上沈嶠,又讓他在嚴宅門外等著,自己直接躍上嚴宅屋頂,悄無聲息摸向嚴之問的書房。
按照先前得到的消息,嚴之問此人武功二流,但頗有幾分狡猾,所以才能在合歡宗裡謀得一席之地,玉生煙殺他只為敲山震虎,在此之前並未太將此人放在心上,可等到進去之後才發現不對勁。
嚴宅裡的下人倒是還在,護院也不時在週邊巡邏,但無論書房或者臥室,玉生煙都沒找到嚴之問的蹤影。
不單是嚴之問,連他的妻妾兒女,也都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玉生煙的身形如幽若影,沿襲浣月宗一脈縹緲詭譎的風格,輕飄飄地進了內宅,又攔下一名下人,點了他的啞穴,對方猶墜夢中,尚且來不及作出反應。
“嚴之問呢?”
那下人睜大了眼,發現眼前這個俊美的年輕人竟能輕而易舉制住他,不由驚恐起來,卻說不出話。
玉生煙對他微微一笑:“你告訴我,嚴之問和嚴家的家眷都去了哪裡,我不殺你,不然就算你呼救,我也能把這一府上下都殺乾淨,你可明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