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多寶格公告:
新朋友們請先看「多寶格板規」來認識本站

天空好友隨意請自加
噗浪好友看情形,歡迎加粉絲,我很少發私噗
  • 1579405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38

    追蹤人氣

白虹明玥--瀟灑的荷包蛋

轉載自秘密論壇 

01
瀟灑的荷包蛋是一個遊戲名,這個遊戲名的主人叫季淡。
季淡這個名字毫無疑問是一場杯具加洗具。
季淡的父母相親結婚,婚前沒有什麼感情,婚後又覺得性格不合,勉勉強強在一起過了幾年生了季淡這個實在談不上“愛情結晶”的娃之後就拆夥了。季淡也就給隨隨便便起了這麼一個名。
從小到大,季淡最常得到的綽號是雞蛋,有時候加上形容詞,就是臭雞蛋。
這對一個幼稚園裡拖著鼻涕的小屁孩來說,被同班的小朋友們叫做臭雞蛋這種事的殺傷力大概比廣島原子彈還要大,儘管那時候他還不知道什麼是廣島原子彈。
不過這個綽號被叫久了以後,季淡也就習慣了淡定了,甚至自己的QQ名就叫雞蛋。
正如有人說過,生活就像強姦,假如不能反抗,那就只好享受。
季淡一度把這句話當做簽名。
QQ上有好友看見了,就在群裡說了個冷笑話:被強姦的雞蛋那不應該是荷包蛋麼?
因為這個冷笑話,季淡又改名叫做荷包蛋。
季淡的人生確實談不上太好。父母離異多年,各自組了家庭,對他實在感情淡薄,除了每個月的生活費外,幾年也見不到一次。季淡小時候是奶奶拉扯大的,季淡乖巧懂事,從小就是刻苦學習天天向上的好孩子,奶奶一直以他為傲,對他最大的期望就是考入重點大學T大經濟系。
季淡其實不喜歡理科,他想讀中文系,但是為了奶奶,他在高考時候選了理科,最後不負眾望的考入了T大經濟系,只是在收到錄取通知書的那天奶奶病逝了。
人生老病死,這是常理,季淡難過,但也沒有辦法。
只是奶奶走了,他那麼努力考入的T大經濟系,對他就顯得很沒意義了。
渾渾噩噩進了T大,開始了大學生活,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把自己的空虛精神寄託在網遊上。
帶他進網遊世界的是QQ上認識的一個好友,那時候幾乎全中國的電視臺都在滾動播放大長今,好友給自己起了個名叫珍貴的麵粉。然後叫季淡統一格式,季淡在建立角色的頁面上猶豫了半天,最後輸入了:瀟灑的荷包蛋。
這個名字,很好很強大。珍貴的麵粉事後評價。
“所以我叫瀟灑的荷包蛋。”季淡給自己加了一個BUFF以後在YY上說。
“要說格式統一,珍貴和瀟灑也不是很般配啊,再說我也沒看出來你哪裡瀟灑了。”耳機裡傳來悅耳的女聲,那是正在和季淡組隊做日常任務的月亮。
“隨便起的,你就不用深究了吧。”
“哈,不過說真的,第一次看你這個名字就覺得莫名喜感。瀟灑的荷包蛋,不如叫灑鹽的荷包蛋更好啊,哈哈哈哈。”
從聲音上聽,季淡可以隱約想像出一個禦姐的形象,當然從實際的行事作風看,月亮也很禦姐,她不但是本服最優秀的法師之一,同時還是公會兩位副會長之一,在副會長季淡和會長珍貴的麵粉這兩個傢伙不管事的情況下,其實公會基本上都是禦姐月亮在做主。
所以公會成員最常說的一句話是:代表月亮懲罰你。
第一個說這句話的人,事後在公會列表裡發現自己的名字後面多了一行注釋:美少女戰士。欲哭無淚。
季淡練的是牧師,珍貴的麵粉是戰士,戰法牧鐵三角,從新手村開始,三個人幾乎都是一起組隊練上來的。
不過最近的狀況則變成了只有季淡和月亮兩人一起做任務。
“說起來,最近麵粉在忙什麼?”無聊的打了個呵欠,拉過來一圈怪,月亮開始放群體攻擊術,對於一個各大副本裝備刷齊聲望全滿的法師來說,日常任務這點怪實在不夠看,砍的都快睡著了。
“大概在帶徒弟吧……”季淡竭力讓自己的口氣表現的不確定,但實際上他很清楚珍貴的麵粉在做什麼。
帶徒弟,或者說追MM
“徒弟?你是說暗香浮動?我不知道原來可以滿級還不出師。”月亮打開公會列表,果然麵粉和暗香浮動在同一個地圖。
“雖然系統規定五十級出師,不過也不可能一出師就不管了吧。”季淡試圖為麵粉解釋。
“管到滿級了。”
“呃……她裝備不太好。”
剛說完這句話,就看到公會頻道裡刷出消息。
珍貴的麵粉:雞蛋,月亮,刷碧空。
“碧空啊,真不想去。”月亮在YY裡抱怨。碧空是這遊戲五大副本之一,以迷宮複雜BOSS變態而著名,月亮早就刷到吐,畢業之後就再也不去了。
季淡猶豫了一下,說:“去吧,反正日常也做好了。”
“那好吧……”
於是季淡和月亮解散了隊伍,加入了麵粉那一隊。
一隊四人,除了鐵三角,還有麵粉曾經的徒弟暗香浮動。月亮一看就明白了,碧空裡出一把牧師的法杖,正是練牧師的暗香浮動所需。
“原來是帶她刷法杖啊……”
“就當帶公會新人了。”季淡安慰月亮。
“這新人好大的面子。”月亮冷笑。
可不是,讓公會會長和兩大副會專門帶副本刷裝備,這待遇可不是隨便哪個新人能享受的。
不過這話月亮只在YY裡抱怨,並沒有當著麵粉和暗香浮動的面說。
隊伍還有一個空位,公會裡人都各自有事,麵粉抓不到人,只好在世界頻道裡喊:刷碧空,有T有奶有打手,隨便來一個老手。
過一會,一個叫藍精靈的弓箭手加入了隊伍。於是五人小隊集合開打。
02
遊戲裡的裝備,大抵上來說分成兩類,一類是怪物掉落,一類是玩家製造,各有優劣。單就治療系牧師來說,目前看來是玩家製造的春風套裝各項屬性最好,春風套裝包括長袍、褲子、腰帶、護臂和鞋子五件,而其他部件,大眾則普遍認為還是BOSS那裡掉的比較好。
玩家做裝備雖然沒有成功率的問題困擾,但是因為圖紙和材料的難得,所以也不是那麼容易,能夠在遊戲裡穿一套春風的牧師屈指可數。
所以當月亮進副本以後,看到站在那裡身穿全套春風的暗香浮動時,忍不住在YY裡說:“裝備不好的新人?”語氣之中不無諷刺。
“大概是新做的吧……”季淡心情複雜的看著那套閃亮亮的套裝。
季淡也是牧師,但是他沒有春風套。
做套裝的材料一直沒有收集齊,雖然月亮說她可以支援一點,不過季淡想月亮的小號也要攢材料做套裝,再說自己也沒理由去依賴別人做套裝,現在身上裝備也不差,並不急著要,慢慢來吧。
沒想到暗香浮動連春風套裝都有了。
月亮和季淡這頭私聊歸私聊,但都沒有在遊戲裡多嘴,倒是那個弓箭手開腔,在隊頻裡說:春風套,有錢人啊。
暗香浮動發了個笑臉,回答:還得多謝親愛的麵粉哥哥。
珍貴的麵粉:沒啥,可以用G買來的,都是小事情。
說的輕描淡寫,但一套春風單材料大概也要近萬金罷,這在大眾普遍為買一匹千金馬而肉痛的消費水準下,那真是很奢侈。
碧空這個副本,是以一個小型迷宮作為開始,玩家首先要拿到隨機分散在迷宮中的三把鑰匙,這三把鑰匙分別對應三道門,每道門後又各有一個大迷宮,三大BOSS就在這三個大迷宮之中。
第一個小迷宮裡沒有小怪,所以為了節約時間大家都分散開找鑰匙。
月亮和季淡一邊各自走迷宮,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繼續閒聊著。
“其實麵粉說的也沒錯,世上可以花錢買到的,都是小事,真正珍貴的東西是錢買不到的。”月亮在YY裡評論,“一萬金看起來很多,不過實際換算下來也就一百多塊吧,只是喝個下午茶的錢而已。一套春風換個親愛的麵粉哥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還真是便宜呀……”
雖然官方不支持遊戲幣和現實人民幣的兌換,不過通過點卡實際上還是能夠變相的進行兌換,最近的比例大概是1001的樣子。
在遊戲裡,一個男人為了某個MM花大量的金錢和精力,那就等於在說“我要追這個MM”,大家心知肚明,月亮當然也司空見慣。
和季淡他們不同,月亮年長幾歲,工作顯然不差,有錢有閑,一百塊對季淡來說意味這一禮拜的伙食費,對月亮可能真就是和兩三好友在咖啡店裡喝個下午茶的錢。
如今這個世道,動輒以成百上千的各色化妝品名牌包包乃至珠寶首飾作為追求女友的禮物,花個一百塊就能追到MM,那還真是成本低廉,也只有遊戲裡才會這樣。
不過季淡不能確定的是,月亮口裡的這個便宜,究竟是對於麵粉還是對於暗香浮動。
甩了甩頭,這樣想不免過於陰暗惡毒,季淡心裡暗暗慚愧。
“你……好像不太喜歡暗香?”季淡問。
“這個嘛,本來是不想說的,背後道人是非總是不太好。不過有機會的話,你還是提醒下麵粉的好,你的話他比較能聽進去,我也不希望他被騙。”月亮猶豫了一會這麼說。
“被騙?”
“沒記錯的話,你和麵粉應該都在讀大三吧。”
“嗯,是的。”都說大學裡日子好混,一眨眼都混到大三了,可是人生的方向在哪裡,季淡不清楚,只能依舊沉迷在遊戲裡空虛度日。
“別看暗香一直哥哥、哥哥的叫你們,搞不好她比我還大。”
“不會吧,她不是大一麼?”月亮是25歲還是26歲?季淡有點記不清了。
“前陣子她在群裡發照片,說是最近在學校裡拍的。但是我正巧知道,她那張照片背景裡的一棟老樓,八年前就拆掉了。如果照片上那個MM真的是她,那今年保守估計也有個289歲吧,要是結婚早,孩子都會打醬油了。如果那不是她,那就更成問題了。”
季淡很震驚。
“這種細節,你怎麼會注意到的?”
“哼哼,因為那張照片拍的就是我母校呀,那樓是我進大學以後看著拆的。”
世上居然還有這麼巧的事情。
年齡什麼的,其實大家也不是很在意,就算知道月亮要大他幾歲,但在遊戲裡一樣是好朋友。不過季淡想到一個大自己七八歲的女人還裝嫩喊自己哥哥,就有點汗毛豎起了。
這個事情要不要和麵粉說?季淡有點遲疑,麵粉現在顯然正在興頭上,如果說的太直接了,會不會讓他很受刺激?
還是看情況吧,找機會委婉的給麵粉提個醒吧。
不過季淡又忍不住陰暗的想,誰叫你去追暗香浮動,被騙活該。
他季淡,也不是真的聖母。
還在暗自冷笑,就看見螢幕上跳出麵粉發在隊頻裡的消息:我拿好了。雞蛋?月亮?
月亮:沒有。
藍精靈:我也找到一把。
螢幕裡那個頭上頂著瀟灑的荷包蛋這個名字的白衣牧師又拐過一個彎,看見前面赫然一個寶箱。
第三把鑰匙也找到了。
重新在迷宮中心集合,打開第一道大門之前,大家先商量了一下戰鬥配置。
季淡的牧師號雖然沒有春風套,不過裝備也算是很好的,單加副本綽綽有餘,暗香浮動這個牧師就顯得有些多餘,月亮建議,讓暗香浮動也跟著打怪吧。
牧師也分兩個方向,加血或者暴力,不指望暗香浮動有多暴力,但聊勝於無,多一個人傷害輸出,多少可以提高一點打怪刷副本的效率吧。
這是合理的建議,暗香浮動本人也沒意見,於是就這樣決定了。
03
進了門以後,月亮才知道自己的提議錯的有多離譜。
迷宮裡小怪一般三兩紮堆,在只有一個T的情況下,常規打法總是法師先控制住一個,大家集中火力把戰士拉住的怪幹掉,再滅法師控制的那個。
鐵三角三人組是老搭子,沒有特別說明的時候,默認都是月亮控制最右一隻,藍精靈雖然和他們不熟,但他也是副本老手,麵粉打哪個他就跟著打哪個。
可偏偏暗香浮動這個聊勝於無的偽DPS非但沒有提高隊伍效率,還險些引發團滅。
因為她該打的不打,不該打的亂打……
原本已經被月亮控制住的怪,咆哮一聲對著暗香浮動撲了過去。暗香浮動嚇的到處亂跑,一邊狂打999999
季淡把當前目標切換到暗香浮動,這時耳機裡傳來月亮的聲音:不要救!
猶豫了一下,螢幕上那個一身春風套的牧師MM已經被怪啃倒在地上,月亮緊接著重新控制住那只暴走的小怪。
月亮是對的。如果季淡給暗香浮動加血的話,怪的仇恨就會轉移到季淡身上,而奶媽的仇恨失控,往往會導致整個小隊的失敗。
這個時候,還是乾脆犧牲掉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來的好。
剩下的四人隊,小小的混亂了一陣後重新調整好,總算有驚無險的結束這波戰鬥。
暗笑浮動躺在地上,很哀怨的打了一行字:瀟灑哥哥你為什麼不救我。
季淡看著“瀟灑哥哥”四個字,想到月亮前面講的話,忍不住寒了一下,頂著一身雞皮疙瘩回復:不好意思,剛才顧不過來。
放了一個復活術把暗香浮動拉起,重新給她加滿血補好狀態。季淡想了一下還是好心提醒暗香浮動。
瀟灑的荷包蛋:開怪的時候你看好麵粉的目標,跟著他打就可以。
暗香浮動:嗯,我知道了。
珍貴的麵粉:有我保護你,別怕。
暗香浮動:^_^
回答的很輕巧,但實際開打卻不是那麼一回事,幾個回合以後,大家都頭大了。連麵粉都忍不住說:香香你還是加血吧。
不指望她救死扶傷力挽狂瀾,多一點奶水總不會有危險吧……
可事實證明他們還是錯了,加血居然也會出狀況。
眼看著因為好心為她擋怪的藍精靈血量直線下降,暗香浮動一邊狂加血,一邊說:奇怪,怎麼這個怪這麼厲害?
季淡抽空給藍精靈一個持續回血,把目標切換到暗香浮動,很無語的發現暗香浮動的當前目標是怪。
系統預設,當目標是怪物時釋放加血這類技能,效果都是落在施法者自己身上。
一直在給自己加血,正在藍精靈當然血量只減不增。
季淡把這個狀況和月亮說了。
月亮密了麵粉,於是麵粉又去和暗香浮動悄悄話。
珍貴的麵粉:香香,打這麼久也累了吧,休息一下。等下你跟著我們就好。
暗香浮動:沒關係麼?
珍貴的麵粉:沒關係!
於是整個世界太平了。
月亮在YY上冷笑:果然是來帶新人的。
04
帶一個什麼都不會只會幫倒忙的新人不可怕,按照某人的話說,打BOSS的時候讓她站在門外就好。但如果這個新人忍者了,那就很可怕。忍者是一種絕對不能原諒的行為,因為前者屬於個人能力問題,而後者代表一個人的品格問題。
一路打到最後一個BOSS,在暗香浮動站在遠離BOSS攻擊範圍之外什麼也不幹的情況下,四個人以超強的戰鬥力和技術順利砍倒了BOSS,麵粉上前一摸,摸出一個加速度加爆擊的戒指。
雖然沒有職業限制,但這個戒指的屬性更適合刺客和弓箭手用,而且是目前整個遊戲裡出的加速度加爆擊屬性最好的戒指之一,簡單來說這就是刺客和弓箭手們的來刷碧空的主要目的。
藍精靈很高興,刷了無數次碧空,終於可以畢業了,於是他高高興興的投了骰子,雖然他今天RP比較差只投了個10點,不過沒關係,因為隊裡沒有刺客和他來競爭這個戒指。
但是緊接著他看到暗香浮動投了一個87點(需求),拾取綁定。
他發現今天不是RP有點差,是非常差。
這戒指的掉落率有多低?多不容易才能刷到?就這麼給一個小牧師拿走了,而且這個牧師還全程跟隨啥都沒幹!
藍精靈當場就克制不住,開始親切問候暗香浮動全家。
季淡和月亮都頭疼了,鑒於人是麵粉帶來的,他們不約而同把這個難題丟給麵粉去處理。
事情最終以麵粉代暗香浮動賠禮道歉並且送給藍精靈一個屬性稍次但勉強也過得去的戒指勉強收場。那個戒指是麵粉前陣子刷到的,雖然屬性不是頂好,但是因為非拾取綁定可以自由交易,本來是打算賣錢的,現在只好作為賠禮了。
事後季淡終於還是忍不住教育了暗香浮動,這種亂ROLL東西的行為是忍者行為,要被人嚴重鄙視的。
暗香浮動很無辜很委屈的說:我不知道我不能拿,前面打怪出的東西你們不是都讓我拿麼?
季淡無語,那是因為那些裝備他們都不需要,所以就讓給你的,姐姐!
本來以為這件事情就此結束,不過幾天以後又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轉變。
這晚上天麵粉不線上,季淡仍然是一邊和月亮組隊刷日常,一邊和月亮在YY裡閒扯。剛打完一個怪,忽然看見一個弓箭手帶著一個牧師從旁邊跑過。
再仔細一看,螢幕上那個一身亮閃閃春風套的美女牧師是暗香浮動。而她跟隨的那個弓箭手,叫藍精靈……
“咦?”季淡很驚訝。
“怎麼了?”月亮問。
“剛才跑過去的好像是暗香浮動和上次那個被她拿了戒指的弓箭手。”
“我沒注意,往哪裡跑了?”“好像是去沼澤。”
兩個人很八卦的上馬往沼澤跑,轉了一圈,在一處水潭旁邊看到了正在打怪的藍精靈和站在旁邊的暗香浮動。
“真的是他們,他們兩個組隊!”
還有什麼比這更勁爆的。
正在考慮是不是要假裝路過,倒是暗香浮動先看見他們了,還主動打招呼。
暗香浮動:瀟灑哥哥你也來這裡做任務啊?
瀟灑的荷包蛋:呃,是啊,好巧。
月亮:你和藍精靈一隊?
暗香浮動:是啊,藍哥哥真是好人。
藍精靈:我反正也要做日常,順便帶香香做幾個任務。
季淡和月亮相對無語。
那天藍精靈因為被暗香浮動拿了戒指而親切慰問暗香浮動全家的原句季淡還沒忘記呢,這才多久,暗香浮動居然就把藍精靈給搞定了!
只能說,暗香浮動很強大。
月亮感慨說:男人都有一種想要被依靠的心理。
05
季淡覺得,暗香浮動確實是個很神奇的女人。她能面不改色的裝嫩扮可愛做天真狀,把一干男人吃的死死的,撒撒嬌就有人帶她練級帶她做任務帶她刷副本,說幾句好話灌點迷魂湯就有人不計前嫌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月亮說的對,男人都有一種想要被依靠的心理。而暗香浮動非常能夠滿足男人的這種心理。
所以,拿暗香浮動和月亮放在一起比較的話,月亮是在一起讓人很舒服很放心的夥伴,雖然不乏有人欣賞,可太過獨立的結果是往往更容易讓人把她當哥們當兄弟。而暗香浮動則是讓人想要保護想要憐惜的對象。
就是季淡自己,在知道暗香浮動的年齡真相之前,也常常因為暗香浮動哥哥長哥哥短的幫了許多,有時就是她犯了錯,也看在是小女孩的份上一時心軟就原諒了。
所以月亮真是一針見血。
想到這裡,季淡不免感到喪氣,所以這就是自己暗戀註定無望的原因。
因為他是一個男人,不可能成為暗香浮動那樣讓人想要保護想要憐惜,不可能滿足男人那種想要被依靠的心理。
何況,他這樣的性向在現實社會依然是非主流的。還有什麼比暗戀一個直男更杯具無望的事。
其實對於麵粉的感情,也不是說絕對的愛情,更多的可能是一種心靈上的慰籍。麵粉在他人生最迷茫的時候出現,把他帶到了網遊這個可以暫時逃避現實的世界,和他一起戰鬥一起成長一起分享快樂,這些對別人來說也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於他而言,恰恰正是沉浮掙扎在汪洋中時抓到的一塊浮木。
而現在這塊浮木就要被人抽走了。
理智告訴季淡,他應該放手,和麵粉註定是沒有結果的,他的人生也不應該這樣一直沉迷下去。但是感情又讓他放不了手,因為一想到自己是輸給一個裝嫩的老女人,就覺得太不甘心了。
“不就是裝蘿莉嘛。”季淡口氣中多多少少帶著些嫉妒。
“你說的真直白。”月亮對暗香浮動多少也表示有些不屑。這種感覺,怎麼說呢,就是明明是和你一起並肩奮鬥至今的戰友,卻忽然被個騙子勾走,不免感到很不痛快。
做完日常以後,兩個人回城,月亮要出差一周,為了第二天早起趕飛機,也早早下線睡覺去了。
季淡一個人在主城漫無目的的閒逛,想到麵粉和暗香浮動,心情越發鬱卒。
不就是裝蘿莉嘛……這樣反復想著,等他回過神的時候,發現自己正停留在創建人物的介面上,無意識中,已經創造出一個窈窕美女來,額頭點綴著白色晶石,白色長袍勾勒出玲瓏曲線,標示著她的職業為牧師,這樣的裝扮,看起來清純聖潔中又隱約帶著一點嫵媚性感,不得不說這遊戲在人物造型的設計上很是用心。
滑鼠指向這個美女下方的小方框,就只剩下輸入角色名了。
季淡先在到底要不要建這個角色上猶豫了半天,又在到底起什麼名字上糾結了許久。
最後在方框裡輸入了兩個字:瀟荷。
回車確定,螢幕上畫面切換,讀完進度之後,季淡發現這個小美女站在新手村的廣場上,頭上頂著“瀟荷”兩個字。季淡恨不得買塊豆腐一頭撞死,怎麼會起了個這麼沒創意的名字,難道是因為當久了雞蛋的緣故……
如果被麵粉他們看到,一眼就能認出來吧。
螢幕上,瀟荷美人站立廣場久久不動,季淡認真考慮,現在砍號還來得及。
06
結果季淡還是讓瀟荷美人去接了新手任務。
因為就在他想刪號的時候,忽然有人發來了組隊資訊。
“巧克力甜甜圈邀請你加入隊伍,是否同意”
季淡愣了一下,下意識把視角往旁邊周圍拉了一圈,看見有個金髮帥哥朝自己跑來,身上穿著聖騎士的新手服,頭上還頂著剛剛發出來的消息泡泡:美女,一起組隊嘛,有很厲害的哥哥帶哦~~
季淡被那波浪形寒了一下,這口氣怎麼看著像拿著棒棒糖誘拐幼女的怪蜀黍。
滑鼠移到那個聖騎士身上,螢幕右下角顯示出他的資訊:巧克力甜甜圈,1級聖騎士。
季淡默了,1級新人也算“很厲害的哥哥”麼?再說這名字也太青春可愛了吧,和聖騎士這個職業放在一起看起來真不和諧。(叫瀟灑的荷包蛋的牧師難道就和諧了?)
隨手點了拒絕,季淡想還是乾脆刪號算了。
可就在要調出系統功能表的瞬間,又一條組隊消息發過來了,依然是巧克力甜甜圈發來的。這回他已經跑到季淡旁邊,圍著螢幕上那個叫瀟荷的美女牧師亂蹦亂跳。
巧克力甜甜圈:美女,組嘛~~
季淡點拒絕,巧克力甜甜圈又邀請。
一連三次,季淡終於投降了,在巧克力甜甜圈再一次的邀請下,季淡點了接受。
一進隊伍,就看到巧克力甜甜圈的歡呼:終於把美女組進來了!哦耶!
草莓布丁:耶耶耶,耶你個頭。
巧克力甜甜圈:乃嫉妒我啊。
草莓布丁:嫉妒你個頭。
巧克力甜甜圈:乃就會說頭。
草莓布丁:你個頭你個頭你個頭,我就愛說怎麼樣?
季淡被“頭頭頭”搞得頭大,揉揉太陽穴,究竟是加了個什麼隊伍啊?
一看隊伍列表,加上自己一共四個人,除去正在說話的巧克力甜甜圈和不停你個頭的草莓布丁,還有一個叫提拉的法師沒有出聲。
草莓布丁是2級法師,提拉也是法師,不過是滿級,季淡看了一下提拉的血和藍,看數值估算一下,裝備應該比月亮只好不差。
看這個樣子,多半是大號帶小號,只是不知道巧克力甜甜圈為什麼一定要組他。
季淡不知道,在他收到組隊邀請之前,這個隊伍裡有這樣一場對話。
巧克力甜甜圈:有新人哎,是個牧師MM耶,我們組她吧。
草莓布丁:組你個頭,這年頭哪裡還有新人,肯定是小號啦,弄不好還是人妖。
巧克力甜甜圈:不像小號,我看她站在出生點都起碼五分鐘了,要是小號早就沖出去接任務了。
草莓布丁:就算是新人,也不能證明不是人妖。
巧克力甜甜圈:遊戲而已,不要這麼計較嘛,不管是男是女,乃當她是MM她就是MM咯。
草莓布丁:就算不是人妖,我們幹嘛要組個不認識的?
巧克力甜甜圈:乃真傻,蛋糕等級這麼高,不多個新人分一下,我們得到的經驗都很低,等下任務做完還沒到十級就慘了。
草莓布丁:傻你個頭。
於是,在草莓布丁的默許下,季淡就這麼莫名其妙的進隊了。
看著在隊伍頻道裡噴口水的兩個甜品,季淡完全插不上嘴,只好默默跑去接新手任務。
這時候一直沒說話的提拉出聲了。
提拉:這又是誰的小號?
草莓布丁:不認識的。
巧克力甜甜圈:是個新手MM哦,我看她一個人什麼都不懂就組進來了,反正你帶兩個也是帶,帶三個也是帶,多一個人我們還多一點經驗拿。美女,提拉很厲害的哦。
最後這句話顯然是對季淡說的。
季淡遲疑了一下,作為最基本的禮貌,這個時候他應該出聲打一下招呼,不過他又想到,現在他可是頂著一張美女皮,如果是MM的話,應該怎麼打招呼呢?
季淡想到了暗香浮動。暗香浮動嘴很甜,見人就叫哥哥,麵粉哥哥,瀟灑哥哥,藍哥哥……以此類推,他是不是應該叫:提拉哥哥,甜甜圈哥哥,草莓哥哥……寒死。
季淡抖了抖,最後還是乾巴巴的打了三個字:大家好。
顯然這句話太過簡短被人直接忽略了。
提拉:也好,我去問問會裡還有誰要練小號。
過了一會,提拉說:沒了,我們開始吧,牧師去接任務,知道怎麼接嗎?點頭上有金色星星的NPC對話。
季淡囧囧的看他們對話,誰告訴你我什麼都不懂連接任務都不會?
但他們顯然沒有聽到季淡的心聲,巧克力甜甜圈一跳一跳的跑到季淡旁邊,說:就是這個NPC啦,和他對話。
季淡很鬱悶的又回了三個字:我知道。
07
眾所周知,那些什麼隱藏任務啦新手村一呆幾個月啦是YY小說才會有的事情。新手村的任務總是很簡單,最初幾級總是很容易練,尤其是在有一個滿級法師帶的情況下。
對付那些一級的兔子二級的狗三級的野狼四級的野豬……提拉甚至都不屑於用高級法術,直接法杖敲一個倒一個,帶著三個小號迅速的把新手村掃蕩一遍之後,三個人就跟坐直升飛機一樣唰的升到十級,該出新手村了。
從村長那裡接受任務以後,季淡跟著巧克力甜甜圈和草莓沿著道路往鎮上跑,提拉則華麗麗的召喚出他的飛行坐騎獅鷲,丟下一句:“我在前面等你們”就迅速的閃人了。
巧克力甜甜圈咬牙切齒:蛋糕你太不講義氣了!
草莓布丁嫉妒的釘稻草人:鄙視故意炫耀獅鷲!
遊戲裡的坐騎系統,一共分為三個檔次。
三十級以下,沒有坐騎,開地圖全靠兩條腿跑,當然速度也很慢。三十級開始才有坐騎,從馬到老虎有大約六七種,有些可以直接買到,有些是做任務刷副本才能得到,還有就是職業特有,速度其實都一樣,差別只是外表而已。
到七十級的時候,又有更高級的坐騎,和三十級坐騎差不多,只是更華麗更貴更快。以上這都是只能在地上跑的。
而最後一種,是要滿一百級時候才可能得到的飛行坐騎,也是移動速度最快的坐騎,這是只有刷副本才能得到。五大高級副本裡,各BOSS除了掉落極品裝備之外,還會隨機掉落官方名為“神聖之魂碎片”的東西、因為外形酷似石頭,而被玩家俗稱石頭。
名字是官方的噱頭,當然依照慣例還配有一段狗血背景故事,但簡單來說就是,收集一定數量的石頭以後,可以去特定的NPC那裡兌購寵物蛋孵化飛行坐騎,沒錯,還是要花錢,而且更貴,說白了無非就是官方刺激消費的手段。
坐騎的品種從普通的蝙蝠老鷹一直到飛龍都可能隨機孵化,實際的屬性其實都是一樣的,差別只在於外表和概率。想當然,越是看起來拉風的坐騎比如飛龍,得到的概率越低,這個完全就是拼人品,獅鷲不算最稀有,不過也可以算少見了。季淡那個牧師大號也只有最普通的蝙蝠而已。
所以提拉的獅鷲很讓人眼紅。
提拉:哇哈哈,來追我啊。
提拉這句話,讓季淡在之前一個小時內心中才建立起的一個個性深沉實力強大人品可靠的提拉法師形象瞬間崩潰。
所謂的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這句話不是沒有道理的。
升級的過程很簡單,三個小號接任務,然後關門放提拉,巧克力甜甜圈和草莓布丁就坐在安全的地方噴口水聊八卦,就差沒拿出包瓜子磕了。
季淡想做人妖,可又拉不下臉學暗香浮動那樣說話,也不知道到底要怎樣說才像一個真正的女生,所以本著少說少錯的精神,儘量保持沉默看他們說。
所以從他們的對話裡不難瞭解以下情況。
巧克力甜甜圈和草莓布丁是四季輪回公會的,因為滿級太過無聊於是相約練小號。
四季輪回在本服也算中上規模,季淡的大號有時候也和這公會的人組過,不過因為季淡他們公會本身是個小公會,遊戲裡的現實情況也不像YY小說那樣幾大勢力縱橫交錯鉤心鬥角活脫脫一部戰國史詩大片,所以季淡這個副會長實際上和其他公會的高層接觸也不多,大多只是你認識我我認識你這樣。
而提拉則屬於另外一個和四季輪回規模差不多的公會八十五度西。
這名字取自近年出現的一家人氣麵包店85℃,據說因為會長酷愛此店麵包,建會時力排眾議,起了這麼個RP名字。提拉是元老級人物,但是一直閒散慣了,所以在工會裡沒有職務。
提拉還有個刺客小號叫米蘇,據說是在會長拿破崙的強烈要求下建的,也因為這個大號加小號,好友一般都管提拉叫蛋糕。
三人是遊戲裡認識的好友,所以巧克力甜甜圈和草莓布丁要練小號,就拉上了提拉來帶,起了這兩個甜品名字,也是為了向提拉米蘇致敬。
簡單來說,三個囧人。
08
這天晚上提拉一直把三個人帶到十五級,看著時針已經超過十二點指向一點,就是夜貓子也差不多該洗洗睡了。
跑到最近一個主城之後,巧克力甜甜圈和草莓布丁帶著季淡去開銀行倉庫,還唯恐瀟荷小美人錢不夠用,硬要塞五十金給他。
這五十金,對滿級的人來說可能還不夠一次洗點的錢,但對一個真正的新人來說,那就是比身上全部家當都要多很多的鉅款。
季淡覺得這樣不太好,看到交易面板的時候,他腦中一瞬間就想到了無數人妖騙錢騙裝備遭人唾駡的案例。
瀟荷:謝謝。我錢夠了,不用。
季淡點了拒絕。
他顯然忘記了巧克力甜甜圈契而不舍死纏爛的作風。
交易視窗再一次彈出。
巧克力甜甜圈:賣剛才那點垃圾才幾錢,不夠開倉庫的啦,這點小錢收下吧。
草莓布丁:現在我相信真的是MM了。
提拉:口胡,拿我的錢做人情。
巧克力甜甜圈:荷MM,這是蛋糕哥哥送給乃的見面禮哦,表客氣收下吧。蛋糕再給我一百金。
提拉:你怎麼不去死。
巧克力甜甜圈:順便做十二個包給我們。
提拉:本人已死,有事燒紙。
在巧克力甜甜圈的堅持下,季淡終於還是收下了那五十金。盛情難卻,如果再拒而不收,未免顯得太矯情。
快要下線的時候,巧克力甜甜圈又突然說:蛋糕,你收荷MM做徒弟吧。
瀟荷:?
季淡打這個問號的意思是想表示為啥要收他做徒弟,但其他三個人顯然誤解為瀟荷美女不知道收徒是什麼意思。
於是巧克力甜甜圈又好心為季淡講解起師徒系統。天花亂墜的說了一大通,最後還不忘推銷,說:蛋糕很厲害的哦,又很富,荷MM跟著他,從此以後吃香喝辣,穿金戴銀,榮華富貴享受不盡。
草莓布丁:享你個頭,你當山大王娶姨太太啊。
提拉:美人你就從了我吧。
瀟荷:……
草莓布丁:蛋糕你真要收徒?
提拉:我要攢聲望換烈焰。
提拉說的烈焰,是一個加火焰傷害的戒指,也算是法師的極品裝備之一,必須達到魔法學院聲望崇敬才能買,所謂的魔法學院的聲望,是對應法師、術士、牧師這三個法系職業完成相關任務而獲得的聲望,收徒也屬於其中一種任務。相應的,遊戲裡還有遊俠聯盟、皇家衛隊等系統組織供對應職業刷聲望換裝備,說白了都是遊戲商吸引玩家的噱頭。
接著,螢幕上就彈出了消息:提拉要收你為徒,是否接受?
09
季淡最終還是接受了提拉的收徒。一方面大概是因為今天晚上開人妖號又莫名其妙被組隊帶練乃至塞錢,被這一連串的事情搞到麻木,反正也已經人妖了,也就不差多一個師父了。當然另外一方面來說,主要還是提拉表明了因為想刷聲望所以才收徒的目的,既然各取所需,季淡也就不跟他客氣了。
多了一個師父,又在巧克力甜甜圈的糾纏下和三人互加好友,甚至被迫約定了第二天上線的時間,季淡終於能下線了。
返回到角色選擇介面,季淡看著那個名叫瀟荷的15級小牧師,長長的松一口氣。
切換到大號瀟灑的荷包蛋,季淡再次登錄遊戲,午夜一點,遊戲裡已經很冷清了,公會線上的人更少,只有小貓兩三隻,季淡上線他們也沒有說話,很可能是在掛機。
季淡晃了一圈,看見好友列表都暗著,有點失望,終於意興闌珊的下線了。
第二天和平時沒有區別,渾渾噩噩的上完課以後,不到下午三點就回到家裡。這個家本來是季淡和奶奶的家,就在T大旁邊,這也是奶奶很期望季淡考T大的原因,離家近,不用住學校,可以每天回來。但現在奶奶不在了,二室一廳的房子季淡一個人住不免顯得冷清,家也不能稱之為家了。
季淡隨手把課本和外套丟在沙發上,就鑽進房間開電腦上遊戲了。
一上線,就看見珍貴的麵粉在公會頻道裡召喚他。
珍貴的麵粉:雞蛋,你總算來了!
瀟灑的荷包蛋:?
麵粉這句話讓季淡心裡有那麼一瞬間是覺得有些竊喜的,這讓他覺得麵粉在等他,麵粉需要他。
珍貴的麵粉:來聖殿,就差你一個了。
季淡看到這句話的同時,螢幕上彈出了麵粉邀他組隊的消息。季淡想也沒想就點了同意。進了隊以後,才知道什麼叫失望。
隊長是麵粉,排在麵粉下面的一個隊友赫然就是暗香浮動。
季淡忍不住嘲笑自己笨,早就該想到,麵粉最近一直在帶暗香浮動,不用說刷聖殿又是為了暗香浮動。
聖殿出什麼?季淡開始想,上上次系統升級,增加了幾件各職業的裝備,聖殿的二號BOSS貌似會出一把紫色牧師杖,這把牧師杖可以在法杖和魔杖兩種形態間轉換,既能治療又能攻擊,顯然是牧師們居家旅行殺人放火的最佳選擇。無奈掉落率實在太低,季淡剛更新時候刷了幾次都沒有刷到,後來對這把杖的想念也就淡了,命裡有時終需有,一切隨緣吧。
其實一般情況下,為了避免分贓不均,組隊儘量組不同職業。但暗香浮動裝備差了那麼一絲絲,最重要的是操作簡直令人髮指,饒是麵粉顯然也沒有被愛情衝昏頭腦,知道靠暗香浮動這個小牧師加血那是萬萬不行滴,所以看到季淡上線立刻就組了他來。
除了暗香浮動以外,另外兩個分別是法師和刺客,都是工會裡的人。
暗香浮動一如既往的嘴甜,看見季淡進隊了,就喊:瀟灑哥哥好。
伸手不打笑臉人,何況暗香浮動跟他也無冤無仇,頂多只能說是季淡單方面把她當情敵,季淡一個男人當然不可能對著這麼個MM小雞肚腸(儘管明知道她比自己大好幾歲,但還是習慣性把她當小MM對待),也只好發了個笑臉表情作為回應。
儘管他的內心無比鬱悶。
10
就像絕大多數狗血劇一樣,在四人打怪一人跟隨的情況下隊伍順利的推倒了老二,然後華麗麗的出現了那把牧師們的終極追求——紫杖祈福。
季淡正準備按下需求,這時候隊頻裡跳出了暗香浮動發出的消息。
暗香浮動:祈福好好看哦,瀟灑哥哥我想要祈福啊~~給我吧,好不好嘛~~
與此同時季淡還收到了來自麵粉的密語。
珍貴的麵粉:香香裝備差,讓讓她吧,回頭我陪你再來刷。
珍貴的麵粉:對了,我前幾天打到兩塊綠石頭給你留著呢,正好你法杖附魔用,附好也不比祈福差。
一邊是“小MM”動之以情,一邊是好兄弟曉之以理,到這份上,季淡還能說什麼,如果硬要拿,不免傷感情,傳出去說他和個“小MM”爭法杖,更顯得氣量小沒面子。
真是打落牙齒和血吞,眼睜睜看著那把閃閃發亮的祈福被暗香浮動拿走。
這件事後來被月亮知道,月亮說:你跟她客氣毛啊,她只需要天籟就可以了。
天籟是去年萬聖節的節日任務獎勵,是一把非常非常非常好看但是沒有任何屬性的法杖,簡單來說就是裝飾品。
沒有拿到祈福,季淡情緒異常低落,心不在焉的打完副本以後丟下一句我先下了就匆匆退隊下線。
麵粉很莫名,說:雞蛋今天怎麼這麼早下?
同隊的刺客無極說:有女朋友了吧哈哈哈。
法師愛迪生說:看來是了,雞蛋昨天下線也比平常早。
珍貴的麵粉:什麼,他都沒告訴過我,太不講義氣了!不行,下次看到他要嚴刑逼供。
暗香浮動:麵粉哥哥,我還有兩個日常沒做。
珍貴的麵粉:走,我帶你去做。
愛迪生:無極,去不去刷碧空?
無極:那裡太變態,我不去了,我去收點藥水。
隊伍裡四個人哈啦了一番,也就各自散了。
其實季淡沒有下線,返回到人物選擇介面,他又換了小號重新進了遊戲。
和提拉他們約定的時間還早,季淡在城裡轉了一圈,學了兩個生活技能,索性一個人去城外練習採集。
城外四個方向,大致對應不同的等級怪物區。東面是新手村和小鎮,也就是昨天季淡他們一路過來的地方,南北則分別適合20級上下和30級上下的玩家練級,對應等級的任務也集中在那裡,往北是四十級區域,再過去就通往另外一個大陸了。
考慮到自己目前的等級,季淡很務實的選擇了往東南方向去,這一路上有不少草藥和礦石,一直走會走到海邊,海邊有一些等級不高的小怪,運氣好的話會爆出值錢的珍珠。
就這樣一路採集,慢吞吞的跑到海邊,現實時間晚上六點,也正是遊戲裡的黃昏時刻。
如今這年頭,網游開發商都卯足了勁把畫面做的華麗再華麗,逼真再逼真,顯然這個遊戲也不例外,美工在每個場景上都大下功夫。波瀾壯闊的海面,緩緩下沉的落日,金色的餘輝灑在海面上,配合了海浪的聲效與大氣的背景音樂,恨不得讓人一頭鑽進顯示器裡,親身感受一下海邊落日之美。
季淡看了好一會,才方向海邊還站了一個人,滑鼠點過去一看,居然是提拉。
很明顯,提拉正在釣魚。
季淡再靠近點一看,發現提拉居然裸奔狀態,全身上下只有一條系統保留的白色三角褲。
提拉:喲!
季淡還麼出聲,提拉倒先發現他了。
瀟荷:你在幹嘛?
提拉:釣魚呀。
瀟荷:釣魚為什麼要脫衣服?
提拉:【害羞】在海邊當然要穿泳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