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多寶格公告:
新朋友們請先看「多寶格板規」來認識本站

天空好友隨意請自加
噗浪好友看情形,歡迎加粉絲,我很少發私噗
  • 1579405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38

    追蹤人氣

零誓--網游之農為本(上)

轉載自秘密論壇

1.千年以後
“唐醫生,我想問一下我的醫療費用是怎麼支付的?”
齊軒忐忑不安的瞪大眼睛,不算小線條也硬朗的嘴唇稍微張開,心裡直打鼓,緊張死了。也不知道他當初的存款還能不能用啊?不會剛醒過來就背了一身債吧?!!!
要說齊軒整張臉上最惹人矚目的就是那雙大大的杏眼了,一雙黑亮的大眼忽閃忽閃的,尤其是他眨巴著大眼看人的時候總是很容易讓人心軟,也幸虧他劍眉闊口,鼻如懸膽,臉型方正,十分英挺,而他的身高也能號稱一米八了,才沒讓他的外貌流於女氣。
不過,現在他這幅樣子,倒是有幾分惹人憐愛。
外表溫和儒雅的唐醫生微笑著看著病床上緊張兮兮的齊軒。
“是用您千年前的存款,當初您有三千萬英鎊的存款,換算成現在的信用點就有三千億信用點。”
英俊而風度翩翩的唐醫生繼續微笑著說道,看到齊軒驚喜的睜大他那雙杏眼,唐醫生嘴角的笑意加深了一些,可還沒等他從資產劇增的驚喜中清醒過來,這位看似和藹可親的醫生就又把他打下了地獄。
“不過,扣除您的治療費用之後就只剩下一百萬信用點了。”
哢嚓一聲,一道晴天霹靂正正的劈中了齊軒!!!
三千億,一百萬……六個字在他頭腦裡無限迴圈中……
“為什麼,花了,那麼多啊?!”這句話說得真是無語凝咽啊。
“治療您的疾病當然不用很多,只要幾百萬就足夠了。可是根據您的協定內容,我們為您做了頂級基因改良手術,這項手術是目前最頂級的基因改良手術,花費也不是一般人能承擔的起的。當然,您是承擔的起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齊軒突然覺得唐醫生讓人如沐春風的笑容卻讓他渾身發冷。
TAT,早知道就不加上那一條了……
兩條寬頻淚具現話在齊軒的臉上。
“其實,您不用覺得後悔,要知道頂級基因改良術雖然花費不少,可是卻是物有所值的。現在您的壽命已經達到五百年了,也就是說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您起碼還有四百八十年的壽命。”
“什麼?!花了三千億居然才增加了四百年壽命!”
以前看多了仙俠小說的某人激動的大叫道。
唐醫生微笑著的嘴角拉平,“才四百年?”單純為了保持儒雅的形象而掛在鼻樑上的鏡片莫名的閃過一道光。
齊軒小朋友明顯比現在的人類保留了更多的獸性直覺,身體微微一顫,他縮縮脖子,“呃,我是說真是太好了。其實我是想問現在一個人一個月最少要花多少錢,哦不,多少信用點?”
對他的態度感覺還算滿意的唐醫生臉上這才又掛上了迷人的微笑。
“這個嘛,我不是很清楚你的標準。現在的公民是分三個層次的,救濟民,公民和貴族,三個階層由著不同的生活水準,以後您可以自己去天網查的。”
啥?連貴族都出來了?!
真是驚悚!
這算是社會的進步還是倒退啊?
“那貴族有什麼特權嗎?比如說可以殺了其他兩個階層的公民不算犯罪,或者是搶了他們的東西白搶之類的……”
齊軒怯生生的問道,天地啊神啊,怎麼想他都撈不上貴族啊,還是一千年以前的老古董,不會被欺淩的很慘吧?
唐醫生對他的“奇思妙想”十分驚奇。
“怎麼可能!要知道現在是講究人權的,所謂三個階層最大的不同主要體現在他們生活所能享受的條件不同而已。比如說,救濟民所能居住的區域只能是三個救濟區,公民是五個平民區,而貴族居住在兩個貴族區。很多東西在救濟區是沒得賣,舉個簡單的例子吧,比如說新鮮蔬菜,在救濟區就沒有賣的,當然你可以選擇從公民區或者是貴族區購買讓人送到救濟去,而且,蔬菜的品種和品質公民區和貴族區兩個區也是不同的,而且從不同的區運送要付出不同的運費,這個價格也是不菲的。先不說運費,但是蔬菜的價格就不是一般救濟區居民能夠承受的。”
連菜都吃不起?!
不會這麼慘吧?!!!
“主要是因為他們把信用點都用在了虛擬實境的遊戲中,在遊戲裡能夠體會到真實的感覺,吃的東西和現實裡味道一樣,但是價格就相差很多了。畢竟在遊戲裡只要不是什麼都不幹就吃飯的錢還是綽綽有餘的。”
“那還好,謝謝您了唐醫生。”
不自覺的,齊軒用上了敬語。
“不用,這是我應該做的。”
唐醫生仍舊笑的溫文爾雅,讓人如沐春風。
***********************
“您好,請問有什麼需要服務的嗎?”
外表漂亮性感的虛擬公務員小姐甜甜的微笑著,聲音婉轉清脆,語氣溫和,態度恭敬有禮,讓人受用極了。
齊軒見了人家好懸腿沒軟了。
真是漂亮啊!
生活在未來的人真幸福!
這廝完全忘了對方是虛擬人物,瞪大了眼睛,猛盯著對方看,差點沒流口水。>-<他該慶倖的,對方不是真人。
“先生?”
“嗯?哦,我來更新一下自己的身份資訊,領取一個腕式光腦,清查我的資產,順便申請——”下面的話,說的有些艱難,不過混到齊軒這個份上沒什麼比活下來更重要了,“申請政府救濟。”
對方本來就是沒有人類感情的虛擬人物,即使齊軒申請了政府救濟,她也沒有露出任何瞧不起的神色。
不過其實也沒什麼好瞧不起的,在3010年的現在科技和經濟極度發達,幾乎完全達到了自動化,工作崗位進一步減少,不少人沒有工作只能申請政府救濟。
現在仍然講究人權,不過階級倒是益發的盛行起來。
不過齊軒還不清楚啊,他只知道,他生活的二十一世紀初靠政府救濟才能生活並不是一件光榮的事情。所以,這位虛擬公務員小姐的態度讓齊軒松了口氣,身為一個大男人竟然淪落到需要政府救濟才能活下去的程度,可真是讓人鬱悶啊。
“指紋核對中,虹膜核對中,樣貌核對中,DNA從中央智腦提取核對中,身體素質掃描中——姓名:齊軒,性別:男,年齡:1020歲,身體素質:二十歲,有無進行過基因改良:頂級基因改良,剩餘身體活力:480年,身體資料已更新!學歷:無,工作經歷:無,工作:無,婚姻:無,住所:無,信用點:100萬,其他資產:無,資產資料已更新。”甜美的聲音傳進齊軒的耳朵裡,其他都還好,為什麼他的學歷竟然是無?!
他讀了十幾年的書啊!!!學歷竟然是無?!
雖說,他上的是一千年前的小學中學大學,那些知識如果拿到現在的確可能連小學都沒辦法畢業,可哥是,他畢竟也讀了十幾年的書啊,竟然就這麼被否定了,嗚嗚嗚,早知道就不那麼辛苦讀書考大學了!
還有年齡,那可是囧囧有神貨真價實的一千多歲啊!沒想到他居然也有成為王八的那一天——俗話說的好啊,千年王八萬年龜……
隨即,齊軒又懊惱起來——啊呸呸,漫天神佛啊,他不是想罵人,剛才那句話只是震驚過頭亂說的,不要報復他啊——可憐的孩子,已經被那1020的年齡給震的神志不清了。
“齊先生,經過調查,您沒有任何生存技能,沒有工作,沒有房產,沒有穩定收入,的確符合獲得政府救濟的條件。本來鑒於您的信用點數額過大,只能得到最低級的救濟,但資料顯示,您屬於特殊人群,可以得到最高級的救濟。最後,您的居住地為東區D街十棟3010室,每個月能得到2000信用點的救濟款。您的新腕式光腦會在兩個小時內送達您現在的所在地。”
從病房提供的光腦裡退出來,齊軒愣愣的躺在病床上。
他從前是個普通人,一輩子裡碰到的唯一一件不普通的事情就是他好不容易奢侈了一次出國旅行的時候買了張彩票,居然中了大獎!
一下子成了億萬富翁的他本來以為自己的好日子終於要到了,可是沒想到的是,還沒等他過上奢侈的生活,就在一次體檢中檢查出他得了絕症!
沒過多久,就躺在病床上動彈不得了。
早知道成為這樣的億萬富翁齊軒寧可自己還是個普通人。
最後,沒有任何生存希望的他在醫生的建議下選擇了冰凍自己,等將來有一天醫療科技能解決自己疾病的時候再解凍醫治。
然後,前幾天他醒了,醒來之後才知道自己已經被凍了整整一千年。根據他一千年前簽的協議,醫院為他進行了最高規模的治療,包括了治癒他的疾病和進行了頂級基金改良手術。
後來,齊軒才知道這裡最低救濟為每個月一百個信用點,這一百個信用點足夠一個成年男子買營養劑,水電費,省著點用的話還能餘下來幾個信用點。
他還知道了以他腦子裡的知識在現在的社會裡完全沒有任何生活技能,而他所有的財產加起來也不過是一百萬信用點。你別看一百個信用點就能過一個月,可那是什麼生活啊!
吃的只能吃營養劑,用電用水還要省著用,生活中幾乎沒有虛擬實境遊戲以外的任何享受和娛樂……
好吧,幸好還有虛擬實境遊戲。
這麼想著,齊軒的腦海裡又浮現出那天的情景了。
——
“虛擬實境遊戲?!”
“是啊,齊先生,難道你們那個時候沒有遊戲嗎?”
唐醫生反問道,言語中帶著一絲好奇。畢竟不是誰都有機會見到活生生的一千年的“古董”的。
“有是有,不過好像很少有人靠遊戲為生。玩遊戲的一般都會被當成是不務正業。”
“什麼?!”唐醫生反而很驚訝,“玩遊戲居然被當成不務正業?!”
“很奇怪嗎?”
“當然,因為現在虛擬實境遊戲能達到和現實21的時間比,相當於延長了二倍的時間,這就變相的延長了一個人的壽命,所以很少有人不進入遊戲。”
齊軒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他覺得自己一下子被巨大的幸福擊中了,整個人都暈乎乎的,恨不得立刻進入遊戲裡玩上一番。
“有這麼好的遊戲嗎?那我也要玩!”
“當然,過一會兒你到天網上申請資料更新和政府救濟的時候記得申請一個新的腕式光腦,有了那個就可以進入遊戲了。不過,遊戲時間是有限制的,每天只能最多在遊戲裡待上十六個小時。幸好的是,玩遊戲的時候身體是處於深度睡眠狀態的,所以其他的時間可以幹些別的事情。比如你,可以在天網上學些東西。”
“嗯嗯,那唐醫生,你介紹一款比較流行又好玩的遊戲給我吧。”
“《世界》。”
《世界》就是一個真實的世界的意思,它是由天網主腦盤古主持開發的遊戲,而盤古是管理整個人類聯盟所有天網的超級智腦,集合了整個人類聯盟最高的智慧,所以《世界》也是目前最好的遊戲,能容納所有星球的玩家共同遊戲,遊戲地圖包括人類已知的所有星球。而且包含了很多元素,也由很多發展方向,各種喜好的人都能在遊戲裡得到快樂。
政府當然不會開展遊戲幣兌換現實信用點的業務,那樣可能會造成整個人類聯盟的金融崩潰。不過,天網有一個專門的交易平臺供人們進行遊戲幣的交易——齊軒覺得吧,那地方有點像當初他那個時代的淘寶網上的點卡交易。這個平臺,每天《世界》遊戲幣的交易量可是十分驚人的。
事實上絕大部分每天無所事事的救濟民們都會在《世界》裡玩滿十六個小時,以期能賺到一些多餘的信用點。
不過有一點卻讓齊軒感到意外,他一直以為不管怎麼說既然把民眾分為了三個等級,那麼必然是存在不公平的,甚至法律上也有不同,但是並不是這樣。
不管是權利和義務方面,三種民眾都是一樣的。
之所以會分成三個種類是為了適應現代社會形式,也為了便於管理和資源配置——官方是這麼說的——但是,不管什麼時候,有權有勢的人總能高人一等。
不過,現在這個什麼階級之類的關係到整個人類聯盟的東東實在不是齊軒所能關心的,所以,在確定了他不會在某天在大庭廣眾之下因為某種莫名其妙的原因被某位貴族給廢了之後,他就不再關心這些事情了。
他已經決定了,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他要當個完完全全的宅男,反正吃的用的都可以從天網上訂購外賣,這個世界,真是宅男的天堂!
從天網上得到的資訊,齊軒比較過,現在的信用點的購買力類似於當初的人民幣,而消費水準則相當於上海北京這樣的高消費城市,所以兩千信用點一個人生活還不用付房租的話還是夠花的——只是生活不會很奢侈罷了。
剩下的那一百萬信用點,他直接存到了中央銀行裡,以後應急用。
2.進入遊戲
“哇,哇,真的是虛擬實境!”迫不及待的的齊軒傻乎乎的使勁踩了踩腳下的土地。他所在的是一個繁榮的古香古色的小村子,腳下是青石小路,熟悉的感覺讓齊軒紅了眼圈。
怎麼可能不想念啊!雖然一千年前沒有虛擬實境遊戲,沒有這麼發達的科技,政府也不能讓他什麼都不擔心就能安安穩穩的當宅男,可是,那是家啊!
親人,朋友,甚至連想到那個時候空氣污濁而喧鬧的城市都已經在千年的歲月裡灰飛煙滅了,什麼都沒有,現在的齊軒除了自己之外什麼都沒有了……
“這個地方真好!” 現在,這個很有江南小鎮感覺的村子倒是讓他覺得萬分的親切。
齊軒傻呵呵的笑了起來,根本就不在乎其他人看傻子似的目光——也許應該說,他根本就沒注意到別人的目光。
彎腰在地上抓了一把土,黑色黏稠的土壤在手中真實的觸感又讓他狠狠的感慨了一番。
“這種土拿來種地應該很好吧。”
嘴裡小聲的說了一句,記得小學的時候學過一篇課文名字就叫《黑土地》,指的就是這種樣子的土吧?
嘿嘿,我記性可真好,一千多年前的課文還能記得。記得他小時候,有句話來形容東北肥沃的土地都是用“黑土地”來形容的。
——齊軒對自己的記憶力很自得,完全忘了所謂的一千多年對他的記憶來說也不過是十幾年而已……
“小夥子,你怎麼知道這是好土?”
正很狗血的感動於土壤的真實觸感的齊軒被一個蒼老的聲音驚醒。
轉過頭一看,正好看到一位,呃,老人。看那花白的頭髮和鬍鬚確實是老人沒錯啦,不過皮膚也太好了點。說白了,看鬚髮,這位“老人家”像是八十歲的,但是看皮膚的話,大概只有三四十歲左右就撐死了。
難道——齊軒的大眼一亮,這位是傳說中的鶴髮童顏的高手?!
想到這裡,他的精神一振,眼神晶亮的看向老人家。
“這個,我是看顏色和觸感的,真要讓我說出什麼道理來,我也說不出來。”齊軒貌似憨厚的抓抓頭,他哪說得出來啊,他只是偶爾在網上流覽的時候曾經看過一些土壤介紹,現在完全不記得了,剛才那個黑土的常識還是小學課本印象太深才能回想起一點的。在這方面,他只能算個半吊子中的半吊子。“不過,這土比較適合種水稻什麼的,如果是西瓜的話就不行了,西瓜之類的要沙性土。”
——齊軒很喜歡吃西瓜。
聽了這話,老人家看向齊軒的神色越加的和藹。笑眯眯的捋著長長的鬍鬚,微微點頭,那沉穩和藹的神態更讓齊軒堅定了他是隱世高手的念頭。
“嗯,小夥子,你很有前途啊,要不要當我的徒弟?”
老人繼續捋著鬍子,仍舊笑得很和藹的問道。
齊軒聽了大喜,忙不迭的點頭。
“好好,當然好。”
“那好,從今天開始小夥子你——你叫什麼名字?”
“齊軒。”
“嗯,從今天開始齊軒就是我農老漢的大弟子了!”
說完,老人家高興的拍拍齊軒的肩膀,厚實的手掌有力的拍在他的肩膀上。齊軒的杏眼都快笑成月牙了。
果然不愧是千年王八啊,這麼快就散發王八之氣了。呵呵——他開始幻想起自己在遊戲中叱詫風雲稱霸天下的一天了。
“小齊啊——”自稱農老漢的老人叫醒陷入了幻想中的齊軒,“既然拜我為師了,那就從現在開始跟著我學本事吧。走走,跟我到我家,我送些禮物給你。”
齊軒更是喜出望外,嘴裡毫不客氣的說道:“那就謝謝師父啦。”
“不用不用,呵呵,你可是我的第一個弟子,我可要好好的教你,你呢,也要好好的學,不能怕吃苦,要知道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啊……”
農老漢絮絮叨叨的說著,師徒倆一路走著來到一座典型的農家小院。農老漢伸手一推,木門吱呀一聲打開了——齊軒覺得木門和門打開的時候發出的聲音真是太有感覺了,就是那種古香古色的鄉土氣息。真棒!
雀躍的跟在農老漢身後進入小院,齊軒近乎貪婪的看著在三十一世紀已經絕跡的風貌,越看越覺得親切。
看看,小院整整齊齊的,四間正房,一間儲物的偏房,剩下的還有幾畦菜地,綠油油的蔬菜長勢正好,有些還在開著各色的小花,漂亮極了。
另一邊則有一個草木做成的牲口棚,裡面一頭牛和一匹馬正悠閒的甩著尾巴,分別在各自的簡樸的石槽裡吃著喝著。
雞鴨被分開圈養著,大的領著小的,嘰嘰喳喳嘎嘎的吵得正歡。還有一個豬圈,裡面幾頭大肥豬正哼哼唧唧的養膘。
“這裡真好!”
感覺真自在——齊軒感慨的說著,比起冰冷的三十一世紀,這裡舒服的簡直讓他也想哼哼了。
“齊軒,你考慮好了嗎?一旦成為我的弟子就要專注于這個職業,其他的戰鬥或者非戰鬥職業都只能算是副職,而且,我們這一職業一開始的時候很辛苦——”說到這裡,農老漢也許是怕齊軒被嚇跑,又安撫的說道:“當然,達到一定的高度之後,我們這個職業可就風光了,又輕鬆又有前途。到時候不知道多少人會求上門來找你啊,而且,身為專業人士,我們也是有些特權的。”
齊軒迫不及待的點頭,“嗯,嗯,師父,我已經下定決心了,吃苦什麼的我都不怕。”
“那好,那你就成為第一個就職農學家的異民了。”
農老漢非常滿意的笑著點頭,回到正房再出來之後手裡拿著幾樣東西。
接著,齊軒的耳邊傳來了系統的聲音,“玩家西齊東軒拜農學宗師農老漢為師,習得初級種植術,初級養殖術,現在級別為農家子弟一級。因為您是第一位就職農學的玩家,特獎勵一個無限制的農場。”
農,農學?!
齊軒傻眼了,這個農學不會是他想的那個農學吧?
這時農老漢高高興興的遞給齊軒一把鋤頭,一個木桶,一小袋貌似是什麼植物種子的東西……
“師父——”
“什麼事?”
“我就這麼就職農學了嗎?”
“當然。徒弟,你這可是拖了我的福了,要知道我可是世界上唯一一個達到宗師的農學家,可以直接收徒。剛才我看你看土壤的樣子就知道你是真的喜歡這些東西,而且看你還有些這方面的基礎,我才會選擇你當我的徒弟的。我們農學別人說起來不過是種種糧養養雞鴨之類的東西,很多人都看不上。可他們哪知道,這個世界絕大部分的糧食蔬菜和其他食物都是我們這些農學家提供的!所以,徒弟——”
齊軒懵了,搞了半天看似農家老漢的農老漢確實是個農家老漢,他以為的絕學是沒有的,他以為的高手是虛無的,他以為的王八之氣是自作多情的……
呆滯的目光看向農老漢,老人家依舊笑眯眯的捋著鬍子,對徒弟異樣的表情神態似乎一無所知。
“師父,您是不是故意的?”
“是的。”
農老漢很乾脆的點點頭,老人家的表情轉為沉痛:“哎,你不知道啊。現在的人們不知道怎麼了,對於種地竟然都是一無所知。一看見鋤頭什麼的,連怎麼用都不知道,還來問我老人家這是什麼東西!真是豈有此理!”
人家都三十一世紀了,農業上的事情根本就不用人工,農場上只要設定好程式就完全不用理會,誰還知道鋤頭這種東西啊!
“你就不同了。你小子剛來村子,看你拿著土壤的神態我就知道你肯定是懂得,而且很喜歡種地。”
你誤會了,其實我只是看到這幅情景有些感慨而已——
“現在看你連鋤頭和這些東西都認識的樣子,看來我的選擇是沒有錯的。”
……
齊軒已經無語了。
“那我還可以就職別的職業碼?”
“這個嘛,只要我同意的話就可以的。”
農老漢又開始笑呵呵的捋起鬍子,不知道為什麼,齊軒覺得他現在的笑容和曾經的唐醫生有些類似的感覺。
“那師父——”齊軒朝農老漢討好的笑著。
農老漢雙手背到後面,說實話,這位老漢是真不像一位農家老漢,鶴髮童顏不說,他的身姿也太挺拔了,大概現在的老人家都是這樣的,但和齊軒記憶中的不同。齊軒記憶中那些農家老漢精神頭也很足,但是卻沒有這種氣定神閑意氣風發的感覺。他們是憨實的,帶著一種農家人特有的老實巴交,臉皮不像某些文學作品上寫的像老樹皮一樣,但絕對不會這麼好。
不過那畢竟是一千年前的樣子了,這個遊戲的設計員疏忽了這個小細節也並不算犯錯。而且,自家師父,怎麼也算得上是一位高人了吧,雖然是農學方面的高人。
“我們農學這個職業呢,一共有農家子弟,農民,農業技術員,農學家,農學宗師這五個層次,每五十級可以進階一次——”
“什麼?!五十級?”
怎麼這麼多,開玩笑的吧?!
老人家瞪了齊軒一眼,“你以為這是一般人學的種植術或者養殖術嗎?我們這可是正正當當的職業,正職!當然和別的職業一樣每五十級進階一次了!”
再次傻眼。
齊軒連忙呼喚出自己的屬性欄:
人物:西齊東軒
等級:一級
職業:主職——農學,副職——
職業稱號:農家子弟
主屬性:精神——10,力量——7,體質——9,敏捷——6
副屬性:智力——10,悟性——10,根骨——9,福緣——8
技能:初級種植術——0%,初級養殖術——0%
……
很好很強大的屬性點——基本上屬性都是根據人物本身確定的,齊軒會有這麼強大的屬性完全歸功於唐醫生給他做的頂級基因改良手術。而福緣則是隨機的,能得到8點,就只能說是這傢伙的運氣了。
“非戰鬥類的副職你可以隨便就職,不過戰鬥類的就只能等你達到農業技術員的水準之後才能就職了。我們農學的就是佔便宜啊,一般人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擁有兩個正職的,我們在農學之外可是還可以擁有一個戰鬥職業的正職,很好吧?”
看完自己的屬性點之後,齊軒就聽到了這句話。
天知道他達到農業技術員的時候別人都已經到什麼程度了,齊軒覺得自己真是欲哭無淚了。
雖然,他進遊戲之前也沒想過要稱王稱霸,可也不能就窩在地裡種地啊。媽的,早知道當初就不費勁考大學上大學了,反正到了現在學歷完全不被承認,到頭來還是個種地的。其實種地也不是不好,齊軒絕對不是歧視農民,他就是懶……種地可是體力活,想當初他考大學的動力就是不想再到地裡幹活了……
其實,齊軒並不討厭玩副職,相反他挺喜歡那些不用費腦子直接點滑鼠就能升級的副職,早在被冰凍之前齊軒選擇網遊的時候總是會看這個遊戲的輔助技能(種植,縫紉,鍛造,製藥這類的技能)可玩性強不強,如果輔助技能好上手而且夠好玩的話,他就會很高興的進入遊戲,然後花上大把的時間埋頭練習這些輔助技能。
當然,他在所有的遊戲裡都是一個無名的小蝦米,但是卻很會自得其樂,玩的很開心。
這次難得的虛擬網遊當然也不會例外。
齊軒沒有虛擬網遊經驗,以前的遊戲也從沒重視過戰鬥職業,即使勉強自己就職戰鬥職業也不會有多大的成就——這可是虛擬實境遊戲,跟真正的世界一樣,而且更加的混亂和沒有規則,沒有實力是很容易被欺負的。所以還不如選擇一個他比較喜歡的類型,老老實實的窩起來,信用點嘛,能賺就賺,不能賺他也不會被餓死的。
不過,他本來想做的是醫師的,畢竟玩遊戲各種藥需要的量肯定很大,當醫師怎麼都有錢賺。
要不,當個鐵匠也行啊。
無論怎麼想,齊軒都沒想過就職農學。
現在,上了船了,下船肯定是不用想了。但願這個職業不會太累,也不會太難,升級能快點——當然了,如果能多賺點錢就更好了。
“師父,為什麼您教給我的兩個技能都是初級的?您不是說您是唯一一個農學宗師嗎?”
齊軒看到自己的技能等級,不由得苦著臉說道,他的悟性可是10啊,而且還有個宗師級的師父,學到的技能等級怎麼也應該是中級或者是高級的吧。
“這我知道,可那和你的技能等級有什麼關係?”
“您那麼厲害,我的悟性又這麼高,您傳給我的技能至少也應該是中級的吧?”
農老漢眼睛一瞪,齊軒很配合把臉上的表情從理直氣壯變成心虛,老人家才滿意的開口:“不是我說啊,你還一點基礎都沒有,怎麼可能一下子就到中級?你聽誰說的可以一下子到中級的?你的悟性高,我是宗師也不過是能讓你以後進步的速度快一點……”
隨著老人家的絮叨,齊軒耳邊傳來系統的聲音:“玩家悟性10,師父等級為宗師級,達到要求,技能熟練度增長速度加快,為原本的二倍。”
聽得齊軒喜上眉梢啊,要知道技能越是到了後面就越難升級,這二倍的速度可比什麼直接升到中級好多了!
3.開始種地
“徒兒啊……”農老漢的一張老臉突然笑得像花一樣,口氣親昵的叫著齊軒。
齊軒冷不丁的一聽,打了個激靈,“師父,您叫我小軒就好。”——您又不是美女,這麼親熱的口氣我可消受不起——這句話是某人在心裡腹誹的。
“好吧,小軒就小軒。那麼,小軒,你是第一個就職農學的異民,大神給你什麼獎勵了?”
老人家的口氣仍然很和藹,和藹的有點過分。
幹嘛?齊軒防備的看著農老漢。
農老漢眼一瞪,鬍子差點沒翹起來,“你這個臭小子,那是大神給你的獎勵,難道我還能搶走不成?”
齊軒不放心的打開自己的屬性單,仔細的閱讀了名下的農場的屬性——
無限制農場:具有唯一屬性,歸齊軒所有,不可交易,不可進行贈送,可以交給系統回收。(齊軒評價:真黑!)
介紹:該農場有可以無限開發的資源——僅限農學職業所需自然資源,包括但不僅包括各種土質的土地,水源,河流,湖泊,森林等,且該農場會隨著主人技能等級的增加而進化。
其他請玩家自行發掘。
齊軒評價:賺到了!!!雖然不太明白那個進化是怎麼回事——)
“竟然是這個!!天啊,真是……”
在齊軒把屬性面板展示給農老漢看過之後,這老頭差點沒蹦起來,激動的臉紅脖子粗的,臉上青筋都出來了。
齊軒趕緊把屬性面板給收了起來,免得師父激動過頭要有個好歹他罪過就大了。
不過,一種喜悅的心情開始在齊軒的心中蔓延開來。
農學宗師也激動成這樣的東西啊,肯定了不得!
系統真是夠意思!
估計應該是那個進化和無限制的屬性是好東西。
“師父……”
農老漢回過神,歎了一口氣。
“你這塊農場可是整個世界裡唯一的一塊無限制的農場。小子,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代表著只要你能力足夠就可以開發出無數的土地,種植無數的農作物,養殖無數的牲畜家禽。它是所有農學家心中最珍貴的寶物了啊,我這個世界唯一的宗師級農學家都沒有,竟然給了你這個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發揮它作用的毛頭小子,可真是……哎,暴殄天物啊!”
什,什麼叫暴殄天物?!說的也太過分了,好像吃定了他學不好農學似的,不就是種地嘛,反正是體力活,肯出力氣就行了唄。
“你以為農學是那麼好學的嗎?裡面的彎彎道道多得很!尤其是一開始的時候,是最難進步的!哎,就是不知道你爭不爭氣?要是不爭氣,為了那塊地我也要清理門戶!”
說著,農老漢瞪圓了老眼,惡狠狠的盯著齊軒。
齊軒額頭冒出冷汗——“我發誓,一定努力!”
農老漢眯起老眼,盯著齊軒看了好一會兒才意味不明的點點頭。
“嗯,那就好。既然我收你為徒了,農學這個職業就正式開始授徒了。以我的身份和你的悟性,應該不會有人能超過你的速度吧,只要你足夠努力!嗯?”最後威脅性的哼了一聲。
“那是當然,我保證第一名。”齊軒忙不迭的回答,嗚嗚嗚,他還是喜歡以前電腦上那些完全沒智慧的NPC
“玩家西齊東軒接受爭當第一的任務,在達到農學家之前要在所有就職農學的玩家裡保持領先。”
系統的甜美的聲音又在齊軒耳邊響起,可是他現在很想罵娘!
“師父,我們快點進行教學吧。”
聽到系統提示之後,齊軒急切的說道。
這個狗屁任務既沒有失敗的懲罰也沒有成功的獎勵,可齊軒很懷疑,失敗了懲罰很嚴重,成功了獎勵很輕描淡寫,完全是霸王任務嘛。可他有什麼辦法?為了那塊無限制的農場也拼了!
實際上,齊軒是個很簡單的人。說白了就是腦子裡只有一根筋,一次只能考慮一件事情。
現在的他已經完全忘了自己一開始並不想就職農學的事情了,只是一門心思的想要保住系統贈送的連世界裡唯一一個農學宗師農老漢也垂涎萬分的寶貝農場。
所以,他並沒有想這個任務失敗了說不定就能擺脫農學這個職業了,而是急哄哄的想快點開始學習。
“你跟我來。”
農老漢先出了門,沿著讓齊軒頗為喜愛的青石小路向前走去。
“師父,我們去哪?”
“去你家。”
“我家?”
“當然,你不是要在本村務農了嗎?每個家你怎麼在這裡長期居住?”
“——師父,這是我家?!”
“嗯。”
齊軒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茅草屋,如果非得加個形容詞的話應該說是搖搖欲墜的茅草屋,看看那兩扇門板,快要爛了吧?會不會一推就掉下來了?
“不喜歡?”
廢話,這麼破的房子神經病才會喜歡吧?
齊軒老實的點點頭。
“是很不喜歡。”
“那沒辦法,你現在對本村沒有任何貢獻,只能分配到這種房子。”
得,來到共產主義社會了。
“不用擔心,這房子不會倒的。”農老漢笑的眼睛眯了起來,親切的拍拍齊軒的肩膀,“以後跟村子裡的其他人混熟了,你可以跟他們學些東西來修葺房子。”
看著明顯很高興的農老漢,齊軒很無語——就為了那麼個農場,師父你至於這樣嘛!
笑的合不攏嘴的農老漢大大咧咧的一推那扇在齊軒看起來就快要掉了的木門,走了進去。
還真是簡陋啊,齊軒覺得自己一下子從三十一世界回到了十世紀。
一個原色的木桌,雖然不至於壞了,不過肯定不是新的。還有一個木墩子做成的凳子,一個木櫃,旁邊一張木質單人床,一張竹席鋪在上面。還好,枕頭和被子是用布和棉花做成的……囧,齊軒覺得自己對物質的要求已經達到古代(對二十一世紀而言的古代)樸實的農民兄弟的超低要求了——能活下去就好。
“打開那扇門。”農老漢指著背面的牆上的一扇木門。
“那是什麼門?”
“是連接這裡和你的農場的門,只有身為主人的你才能打開。嘿嘿,就算不是我的,可我能進入這個傳說中的農場也能讓那些老傢伙們羡慕死。”農老漢喜形於色的說道,一把花白的鬍子激動的快要飄起來了。
農老漢的心情立刻感染了齊軒,他抱著近乎虔誠的心情,推開了土坯牆上那扇看起來比門口那兩扇爛木門好的多的實木雕花門……
呃,眼前是一片無邊無際的草原。
野草長得半人高,隨著吹過來的風起舞著。
像是另一個世界。
齊軒傻愣愣的後退一步,發現自己根本就是還在那個破破爛爛的茅草屋裡。
“這——”
“這就是我們農學子弟的優待之一了,這個牧場就是屬於你的王國。”農老漢眯著一雙老眼,有些得意的說道,“看看!這麼大的一片土地,完全是屬於你的!你這個是無限制的農場,土地能夠無限制的增大,只要你能耕種,還可以根據你的需求變化不同的地形和氣候環境。所以我才說,給你是浪費啊。你小子,如果敢不給我升到農學宗師,我非廢了你不可!”
齊軒屏住呼吸。
這哪是牧場啊,簡直就是一個小型王國啊!
雖然沒有別人,但是看著這麼大一塊地,齊軒就覺得眼饞外加心潮澎湃。
是我的!這些都是我的!
“好了,別發呆了,快點幹活吧。”
看著徒弟發愣的樣子,農老漢也笑了,當初他第一次見到自己的牧場的時候也是這個樣子。
“幹活?”
“當然,要把這些草拔掉。這麼好的草扔了浪費,待會送到我那裡喂牛吧。”
農老漢理所當然的說道。
“那我不能養牛嗎?”
“能啊,我可以教你,不過你有錢買小牛嗎?還要建牛舍,其他飼料,防疫的藥物……”
“——我還是從頭開始吧。”
“好了,快拔!我給你的是白菜種子,是最好照顧的一種蔬菜了,大概能種兩畝地左右,你就先拔出兩畝半左右吧。”
“——師父——”
“什麼?”
“一畝地是多大啊?”
“笨蛋!!!”
——
齊軒扛著一根木頭走在去村裡木匠劉大叔家的路上,他現在正用照顧白菜的閒暇時間跟村子裡的木匠,藥劑師,縫紉師,廚師……學習。
天地作證,他不是想把所有副職一網打盡啊!!
天知道這個遊戲有多真實。
吃的,用的哪一樣不要花錢?!
他的房子要修——木匠劉大叔;鋤頭和其他陸續從師父那裡買來的農具要修——鐵匠穆大哥;衣服被子破了和一些乘東西用的布兜——裁縫馮大姐;吃不起飯,只好去外面挖點野菜,逮只兔子,釣個魚啥的,但是要自己做還要去學廚藝,於是——廚師萬師傅;最後,買農具、布匹、調料、礦石……的錢,是從藥師華大夫那裡當學徒打工賺到的……
生活啊!
齊軒這些日子的日子過的,簡直是——
為什麼啊為什麼啊為什麼啊???
從師父那裡拿些種子廚具之類的東西還要錢?——那是齊軒到目前為止最大的支出了,到現在為止他還欠著師父五個金幣呢。
現在他扛著的木頭就是村子附近的樹林裡自己伐來的,因為用劉大叔的木料是要錢的。
哎……這日子沒發過了。
哪都用錢,偏偏他現在一點錢都沒有。幸虧師父那裡可以欠帳還不用利息……幸虧那是他師父,賴多久都不會有催帳的。
“小軒——”和藹慈祥的華大夫叫住了齊軒。
“什麼事,華大夫?”
齊軒停住腳步,其實華大夫根本就不用召他做學徒,只是聽說他生活困難特意幫他忙的,而且他在華大夫那裡真的學到很多現實裡的醫學知識。
在三十一世紀中醫的理論已經完全得到了證實,據說連內力什麼的都是真實存在的。
齊軒從華大夫那裡學到的就是中醫知識——說起來華大夫姓華,不會是華佗的傳人吧?
(— —|||其實所有新手村的大夫都姓華!)
說實話,雖然在這裡過得又窮又辛苦,可是齊軒還是喜歡這個遊戲。因為在這裡有人關心他,和他交談來往。身為村子裡的一員,他得到了全村人的幫助。比起外面冷冰冰沒有任何一個認識的人的三十一世紀,這個虛擬的世界對他而言反而比較真實和親切。
“是這樣的,我這裡有些甘草的種子,你能不能幫我種上,長成之後我會回收的。”
齊軒一愣,然後樂呵呵的答應了。
“當然可以,不過您可得教我種甘草。”
齊軒在華大夫這裡打工也有一段時間了,知道他有收購藥草的管道,這次怕是特意弄了些甘草種子給自己吧,畢竟甘草比白菜貴多了,種植起來卻不難。
“好的,那你從劉詢那裡回來之後就來找我吧。”
劉詢——劉大叔,劉木匠。
“沒問題,我很快就回來。”
“喂,那邊的小子。”
一個大大咧咧趾高氣昂的聲音從齊軒背後傳來。
齊軒一愣,因為他前面和旁邊都沒別人。對方應該是在叫他,可是他在這個遊戲裡除了村子裡的人誰都不認識,更別說對方語氣還這麼惡劣。
“前面那個背木頭的小子!”
齊軒沒回頭,繼續往前頭。開玩笑,就你那語氣還想讓人理你?
正想著從木頭後半截傳來一個力道,齊軒身子給帶的一歪,差點沒摔了。不過木頭是咣當一聲掉地上了,雖然人沒事,木頭摔一下也不會怎麼樣,可誰被突然來這麼一下子也高興不到哪裡去啊。
“操,你幹什麼?”
一張口就罵上了。
要說齊軒這人,是標準的遇強則強遇弱則弱的典型。像前面的唐醫生和村子裡的這些人是真關心他,給過他幫助,他是知道的。所以,從來都是裝傻充愣,脾氣收的好好的。
可不認識的人,上來又是這麼不客氣,齊軒的暴脾氣可就忍不住了。
你算什麼東西啊,也敢在我面前蹦躂!
“你才操,媽的,小子你說罵誰?”
“剛才誰無緣無故差點讓我摔了我就罵誰!你誰啊你?”
梗著脖子,齊軒一點都不服軟,對對方比他高出快一頭粗出快一倍的身材完全無視。
在這個村子裡,這些玩家,他還真是誰也不怕,就算到了外面誰這麼欺負他,他也不能忍!
要不乾脆把卵蛋縮起來裝人妖得了!
“老子可是——”
“滾,我管你是誰!你是誰老子,我是你祖宗!”——從歲數上來說,這句話硬要說的話,勉強可以不歸進罵人的話裡面……
滿臉橫肉的男人頓時怒了,這麼個小個子也敢跟他耍橫,別以為他不知道,這小子根本就不是什麼NPC,他就是一個菜鳥玩家。
蒲扇似的大手頓時就朝齊軒扇了過來。
4.新的朋友
齊軒早就戒備上了,哪能就這麼給他扇了。
身子靈活的一躲,然後直接一腳就踹了過去。
結果——沒踹到!
齊軒經過基因改良手術之後身體素質的確很不錯了,但是他畢竟沒什麼打鬥的經驗。這裡又是遊戲,對方的級別顯然比齊軒要高。
沒打兩下,齊軒就頂不住了。
一下子被人家給打中胃部,身體一個趔趄倒在地上,劇痛從被擊中的地方傳來,隨之而來的還有一股強烈的噁心的感覺。齊軒彎下腰,抱住肚子,勉強移開身體,避開了打向他腦袋的一拳。
那人得勢不饒人,魁梧的身子立刻逼了上來,準備一下子打倒齊軒。心裡決定在村子裡雖然不能殺人,可也要這小子嘗嘗什麼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
“住手!”一雙粗糙黝黑佈滿了燒傷和灼痕的大手有力的捉住了那人的身體,巧妙的鉗制住他,讓他無法動彈。
“穆大哥!”齊軒抱著肚子一屁股坐到地上,抬頭正好看到抓住對方的那人。
幫了齊軒的正是村子裡的鐵匠穆大哥。
穆鐵瞪圓一雙銅鈴大的眼睛,粗壯有力的手臂制住剛才欺負齊軒的人,轉頭問道:“小軒,這是怎麼回事?”
齊軒揉著肚子站了起來,氣衝衝的上來就給了被穆鐵抓住的大個子一拳,力道十足的一拳讓那人的臉頓時腫了老高。
“誰知道他發什麼瘋!我剛才好好的走在路上,他就突然沖上來給差點把我拽了個跟頭。”
嘴上說的怒氣衝衝,眼神也惡狠狠的,不過齊軒倒是沒有趁著對方不能動上去再給他幾拳。
“你到底是什麼人,想幹什麼?”
“老子是天地盟的人,我警告你快點讓這個混蛋放開我,要不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