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多寶格公告:
新朋友們請先看「多寶格板規」來認識本站

天空好友隨意請自加
噗浪好友看情形,歡迎加粉絲,我很少發私噗
  • 1576900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38

    追蹤人氣

零誓--網游之農為本(中)

轉載自秘密論壇
 
32.親密接觸
“我帶你去逛街。”
一句簡單明瞭的話,讓齊軒華麗麗的囧在當場。
一個大男人對另一個大男人面無表情非常坦然的說“我帶你去逛街”,別不彆扭啊!!!!!
“我好像出現幻覺了,呵呵——”說完,齊軒就往自己的臥室走去,心想,就算是幻覺或者做夢也應該夢到唐風和小逸啊,怎麼會是唐天麟出現呢?!
走著走著,齊軒停住了,不是自主的。他的衣領被人從後面揪住了,然後,衣領被鬆開了。一雙修長漂亮的大手伸到他前面,開始一顆一顆一顆的解開他的上衣,齊軒眨眨眼,溫熱的感覺從那雙大手不經意的碰觸中傳遞到他的身上。齊軒傻了,現在是什麼情況?一雙手,雖然的確很漂亮,手指纖長沒有老繭,骨節分明帶著男人的硬朗,雖然是淺淺的古銅色但皮膚很細膩,可是,齊軒就是覺得不對勁。
當那雙手完全解開了他的上衣,摸上他褲子上的拉鍊的時候,齊軒反應過來了——唐天麟在脫他的衣服啊!!!
“你幹什麼啊?!!!”齊軒手足並用的掙脫開唐天麟的手臂,連滾帶爬的逃到自己臥室門口,警惕的盯著他,臉都白了。
想到剛才的事情,齊軒抖了抖,身上立刻起了一群雞皮疙瘩。
“給你脫衣服。”細長的眼睛一挑,唐天麟沒有計較齊軒的反應,自顧自的走到沙發上坐下,穩如泰山。
齊軒咽了口口水。
“脫,脫我衣服幹什麼?”
“換衣服。”
“換衣服?!”
“不換衣服怎麼出去逛街,難道你要穿著睡衣出去?”唐天麟理所當然的反問。
齊軒看著他那張死人臉上理直氣壯的表情,驚恐漸漸褪去,怒火漸漸燃燒起來。
這傢伙是來找打的吧,一大早——其實已經中午了——來他家,來耍著他玩的是吧?耍著他很好玩吧?!
“你這個混蛋!”越想越生氣的齊軒忍不住爆發了,轉眼從瑟縮的小白兔變成了噴火龍,“耍老子很好玩嗎?”直接從門口沖到坐在客廳的唐天麟的面前,一把揪住他整潔而一塵不染的衣領。
被抓住的唐天麟沒有半分狼狽。
“這就是你對待關心自己的人的態度?”
“狗屁,你關心我才怪!肯定是昨天談判失敗了,來找茬的吧。我就知道你是個小心眼的男人,一個大男人小心眼到這種程度,你還是不是男人啊!!!”
齊軒怒吼道。
唐天麟伸出手,輕鬆的掰開齊軒的手,站了起來,健壯的身軀仿佛要籠罩住齊軒也並不矮小的身軀似的,這個男人總是能無時無刻的散發著令人懾服的氣勢。
“唐風這幾天不能來,你如果太久不說話很可能會得失語症。另外,自從你醒過來之後也沒有出去過,本來想帶你出去玩玩的。不過,現在看來是我多事了。”
說完,唐天麟也沒給齊軒反應的機會,徑直離開了他的房子。
留下齊軒呆呆的站在原地,反應不能。
難道誤會人家了?
被留下的齊軒有些苦惱,他是不太喜歡這個嚴厲冷漠的死人臉的,但是如果人家真的是一番好意來找自己卻被那樣對待的話,好像有點,說不過去啊。
心裡很有些忐忑的齊軒開始在客廳裡繞起圈子來。
越想就越覺得不安,越內疚。想道歉,可他不知道怎麼找唐天麟啊。
“早知道就不那麼衝動了。”最後,垂頭喪氣的齊軒總結道。
回到遊戲裡的一瞬間,齊軒的腦子裡閃過一道靈光。
現實裡找不到,那遊戲裡總找得到了吧。
他飛快的沖出農場,按照記憶中的路線來到不遠處的唐天麟的房子前面。
伸出手就想敲門,可是又猶豫了。
感覺唐天麟不是那麼容易原諒別人的人啊,可是如果不道歉那不就根本就沒有被原諒的可能了嗎?
問題是,原本也沒想跟他有什麼牽扯,原不原諒也就無所謂了。
可是做錯了事,怎麼能不去道歉呢。
齊軒開始在唐天麟的門口轉圈圈,就是不敢去敲那個門。之前一把揪住唐天麟的衣領那是超常發揮,實際上這孩子對唐天麟還是很忌憚的啊。
正猶豫著,彷徨著——
唐天麟的房門一下子打開了,齊軒給嚇了一大跳,往後一蹦差點沒摔了。
“一大哥?!”
“老大叫你進去。”唐一面無表情的說道。
“呃,”門開了,齊軒反而有點不敢進了,從儲物空間拿出木板寫道:“其實,我也沒什麼事。哈哈,要不——”以後再說吧——
後面的話沒說完,唐天麟就出現了。遊戲裡的他穿著一身黑色的盔甲,這種黑色冷厲而凝練,穿在他的身上自然流露出一種攝人的氣勢。
可偏偏這麼有氣勢的唐天麟一出現,齊軒的心反而定下來了。不就是道歉嘛,誰沒道過啊,沒什麼大不了的。
昂首闊步的走進唐天麟的房子,跟在沒說話轉身就走的唐天麟的後面,直到到了他的臥室外面。
唐天麟從臥室裡拿出一把刀,雪亮的鋒芒差點晃花了齊軒的眼睛。閃著寒光的刀握在唐天麟的手裡分外的有威脅力,起碼齊軒有點被嚇到了。
雖然覺得唐天麟應該不會殺他,但一個高大冷漠的男人拿著這麼一把明晃晃的刀正對著自己,怎麼都還是有點肝顫。
唐天麟目光炯炯的盯著神色有些瑟縮的齊軒。
他當然知道這個男人在心虛,那天他本來是想到唐風被派出去執行任務,不能再繼續陪著齊軒說話了,才刻意過去找他的。順便——也想看看在只有齊軒一個人的時候能不能把上次談判時定下的約定進一步完善一下,上次齊軒急吼吼的來了又走了,很多細節方面的東西根本就沒有談清楚。
唐天麟放開手裡的武器,轉而開口邀請齊軒進屋——既然主動來了,就把事情談好再走吧。
“請進。”語氣淡淡的,並不熱情,但也不會很冷淡。
跟平時一樣,這讓齊軒松了口氣。平時齊軒是完全不怕唐天麟的,但問題是他現在正處於愧疚之中啊,畢竟人家一番好意,他卻沒領情還把人家從家裡趕出去了。
“上次我們說的事情一些細節上的東西還需要確定一下。”唐天麟對有些拘謹的齊軒平淡的說道。
齊軒一愣,上次——好像一確定自己終於戰勝了唐天麟,他就欣喜若狂的離開了,其他的細節啊什麼的還真沒考慮過。
想到這裡,他點點頭。的確,細節方面的東西確實需要確定一下。
“首先,大方面來說唐氏要負責你經營農場所需要的花費;而你,所需要做的就是留在唐氏家族裡,好好的經營農場,儘快升級。”
唐天麟抬起一條長腿,搭在另一條腿上,條理清晰的說道。
齊軒點頭。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並不是一個公平的交易。畢竟唐氏付出的和你所要付出的不成正比,但是”話鋒一轉,打斷了齊軒即將出現的激動,“從收益上來說,唐氏的收益已經遠遠超出了付出的。這是我能夠同意這個要求的根本原因,這點你很清楚,我很清楚。唐風——也很清楚。”說到唐風的時候,唐天麟的語氣明顯變冷,有些咬牙切齒的味道。
但願我還能見到活著的唐風——齊軒在心裡祈禱著。
“在大方面不變的基礎上,我們有些細節方面的東西可以談談。比如說,你農場裡的產品,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們唐氏要擁有優先購買權。另外,希望能有一定的折扣。”
齊軒考慮了一下,拿出木板開始寫字。
“藥材要優先給華逸。”
給唐天麟看了之後,齊軒沒理會他的反應,繼續埋頭寫字。
“優先購買權得看情況,折扣也一樣。”
沒有唐風這個朋友在,齊軒談判的時候少了很多心理負擔,從而少了很多顧忌。既然唐天麟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齊軒自然也不會客氣了,雖然沒有一口氣回絕唐天麟提出的所有要求,但是也和回絕差不多了。
唐天麟也沒預料到齊軒會一下子變這麼多。
“什麼情況呢?”
齊軒有些苦惱的皺眉,不能說話真麻煩。不過誰叫他的喉嚨受傷了,只好低下頭寫啊寫,木板本來就不大,齊軒寫的字又不小,小木板一塊塊的遞到唐天麟的手上。
“我不是想將來故意為難你們,看情況就是看情況。打個比方說,某天我師父想要農場裡的糧食,而你們也想要,而且你們需求又不是很迫切的話,我會把糧食給師父。但是,如果你們有優先購買權的話,那不就是限定我必須給你們了嗎?我不喜歡那樣,感覺受到了太大的束縛。我不想有一天這個約定造成了不好的後果。”
唐天麟沉默了一會兒,抬頭,目光中竟然露骨的透著一種鄙視的味道。
不知道為什麼,齊軒在被他用這種目光看著的時候,第一個反應是心猛地往下一沉,而不是被看輕而產生的憤怒。
“你很天真。我從一開始的時候就知道,不過沒想到你會天真到愚蠢的地步。”唐天麟冷冷的說道,眼神稍微收斂了一些,但讓有著比以往更加濃厚的高高在上的意味,“如果沒有簽訂優先購買權的話,萬一哪天我們的敵人利用這一點搶先買走我們急需的物品,你認為如何?或者該說,你不是天真而是自私冷漠呢?唐氏的生死本來就和你無關,是這樣嗎?”
犀利的言語讓齊軒噎住了,他其實不是這個意思。唐氏,唐天麟在他心裡的確是一種沒什麼好感,很複雜很冷漠的存在,但是他也不會無情到這種程度。如果真的有那種情況的話,他寧可毀約也會顧著唐氏的生死的。可是,轉念一想,既然他可以為了唐氏毀約,那麼自然也可以為了更重要的農老漢毀約。剛才寫下的那些話就變得毫無意義了。
齊軒張了張嘴,卻發現自己好像沒辦法說什麼,解釋什麼。
難道他真的是自私了?
33.瘋狂升級
人有親疏遠近,就算是下意識的偏向農老漢又有什麼錯呢?
齊軒只是剛開始被唐天麟的話套住了,沒過多久就反應過來。可即使如此,他還是不由得苦笑,唐天麟並沒有全力對付他——這點齊軒還是很清楚的——可他還是差點就被套住了,真是不小心點不行!
心裡這麼想著,馬上就把想法表現在臉上了。齊軒的表情變得戒備起來,看的唐天麟直想歎氣——世界上原來真的有這種傳說中的心裡想什麼就把表情寫在臉上的人嘛,他還以為這種人種只存在于文學作品中呢。
兩人又是一番唇槍舌戰,最後才確定下來,並且寫成了正式契約:唐氏家族擁有齊軒農場產品的優先購買權——唐天麟提醒了齊軒——基本上以齊軒的個性真的是朋友或者是在乎的人的話,農場的東西他肯定是白送的,根本用不著購買,而需要像齊軒購買東西的勢力和個人中唐氏家族算得上是和他最親近的了。所以,這個優先購買權根本就沒有他想像的那麼嚴重。
“而且,以你的個性如果真的對我們不滿的話絕對能做出寧可白送人也不賣給我們的做法,這點你不用擔心。”——唐天麟是這麼說的。
齊軒深以為然,並引以為傲——他可不是用錢就能收買的!
至於折扣的問題,齊軒堅決不鬆口,可他哪是唐天麟的對手,三下兩下就被騙的許下了一個八折的優惠,並且量大的話還會更加優惠。
等寫字寫的手腕酸疼的齊軒走出唐天麟的屋子之後,他才清醒過來,恨不得仰天大吼——被奸商奸了啊!!!!!該死的唐天麟,你給我等著!
雖然夢想著有一天能報復回來,可齊軒還是決定自己一個人的話還是少出現在死人臉奸商的面前。
回到農場,齊軒筋疲力盡的倒在上次華逸和唐風留給他的高級床墊上。好累啊,談判果然不是人幹的。
昏昏欲睡了好一會兒,齊軒掙扎著從軟綿綿的床墊上爬起來,想著什麼時候有空了在農場裡也弄間木屋,那樣住著才舒服。
最近大概不行,他正忙著升級。今天寫字寫的手腕快斷掉的時候,齊軒才徹底感覺到聲音對他的重要性,說什麼也要儘快升級,儘快把自己治好!
爬起來,來到一片稍微有些沙性的土壤前。這種土當然是種西瓜的了,又大又甜的西瓜,翠綠的皮,鮮紅的瓤,黑亮的瓜子——在井水裡浸一會兒,又甜又涼,真是享受啊!
西瓜可是齊軒的最愛,好久沒吃了,說什麼也要種上一些。更重要的是西瓜是一種比較好種植又省工的作物,還有甜瓜,齊軒也很喜歡。
至於果樹,暫時是不用想的。在齊軒農場裡現有的科技水準下果樹對人工的依賴太大,只有一個人的齊軒是忙不過來的。
再來是甜瓜,葡萄,荷花——弄了個天然湖,很大,大的都快沒邊了——齊軒早就想弄了,荷花不怎麼用照顧,荷葉可以入藥,荷花可以用來做菜,蓮藕和蓮子都是上好的食品,湖裡還能養魚呢。以前他根本沒有財力弄一條船,種了荷花養了魚也弄不出來。現在有唐氏家族,一條船肯定不是問題,不弄白不弄。
至於陸地動物,農老漢只給了他雞鴨,至於牛馬——農老漢說怕他養不好,沒給。
西瓜,甜瓜,葡萄,水稻,小麥,白菜,韭菜,胡蘿蔔,荷花,雞鴨魚……頓時把農場裡目光所及的範圍給占得滿滿的,把齊軒的時間也給占得滿滿的。他整天忙得腳不沾地,累的到了晚上倒頭就睡。
“再這樣下去我就成了舊社會的農奴了啊,什麼時候才能翻身農奴把歌唱啊!!!”齊軒不止一次的在心裡哀嚎,他現在不止白天,連晚上都要勞動到很晚,因為他一下子弄了太多的東西,超過了他本人能夠料理的數量,不得不延長勞動時間。
“小軒啊!!!”一團金黃色的小肉團跳進累的快趴在地上的齊軒懷裡,在農場待了快一個月的齊軒還真沒見過自家寵物幾次。這小傢伙每天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反正每次回來的時候都是圓滾滾的,也沒見它掉膘,齊軒也就放心的讓它在農場裡四處亂跑了。反正這是他的農場,也沒什麼危險的生物。
小兔眼睛裡掛著兩泡淚水,可憐兮兮的鑽進齊軒的懷裡不肯出來。
齊軒拿出小木板,“怎麼了?”
三個大字外加一個問號,遞到被強行從齊軒懷裡揪出來的小兔面前。
小兔看了看木板上的字,眼淚刷刷的往下流。
“小軒你欺負兔啊,我怎麼會知道你們人類的文字啊!!!”
齊軒一下子囧了,這個小傢伙會說人話,就很順理成章的覺得它識字了。原來不識字嗎?
那怎麼辦?
手溫柔的撫摸著小兔,試圖安慰本來就心靈受傷剛剛又被自己主人傷了第二次的小兔。
小兔趁機又窩進齊軒的懷裡。
齊軒發現之後,又囧了。
他每天忙得滿身大汗,而且都兩天沒洗澡了——兔子的嗅覺很差嗎?
有些困窘的齊軒動了動鼻子——好像沒太大的味道。還好,還好……
小兔金燦燦肉滾滾曾經讓華逸十分垂涎的小身子在齊軒懷裡鑽啊蹭啊,撒夠了嬌才哼唧著說出自己剛才這麼驚慌的理由。
“剛才有只老鷹想要捉我!媽媽啊,好大的一隻老鷹啊,幸虧我跑的快。”
想到剛才擦著自己的長毛過去的銳利鷹爪,小兔肉肉的身子抖了抖。
在外面它是王級boss,可在這個農場裡,它可是除了跑得快點,能加速農場時間流速和生物生長速度之外就沒有比的特殊能力的普通兔子啊。被老鷹抓到可一點辦法都沒有!
自認是只普通兔子的會說話的王級BOSS哭訴完之後,再次窩在齊軒懷裡安撫自己受到驚嚇的幼嫩心靈。
老鷹?!
齊軒愕然,第一次去那座萬米高的山上種植藥材之後他一直覺得那裡不對勁。後來才想到,是因為那座山上沒有半點動物的痕跡,植被很繁茂的山上除了風吹動樹葉的聲音之外沒有半點蟲鳴鳥叫,更沒有其他任何動物存在的痕跡。
後來很長的時間裡,齊軒仔細觀察過後得出結論,這個農場裡真的沒有動物的痕跡。怎麼現在突然跑出一隻大鷹呢?
不過,奇怪歸奇怪,可自己懷裡正在撒嬌的小傢伙可不能不安撫。
齊軒走到胡蘿蔔種植區,把似乎聞到了胡蘿蔔的香氣而探出頭,眼睛亮亮的小兔放在地上,對著它指指已經成熟的胡蘿蔔。
小兔眼睛更亮了。
“隨便吃嗎?”
齊軒微笑著點頭。
小兔歡呼一聲,三下兩下蹦到胡蘿蔔的田地裡。
齊軒跟在它後面,見它喜歡哪棵就給它拔出來。最後,拔了一捆,抱到田邊,用水渠裡清澈見底的水洗乾淨了,放到小兔的窩裡。
小兔幸福的蹦到被堆成整齊小堆的胡蘿蔔上,打著滾。
“小軒最好了。”
……
第二天,齊軒把收穫的胡蘿蔔放在儲物空間裡,一個多月以來第一次走出農場。收穫了胡蘿蔔之後,加上他之前的努力,已經到了三十級。
收到萬師傅消息說自家徒弟累的面黃肌瘦快不成人樣而擔心不已的農老漢走進農場的時候正是晚上,而齊軒卻沒在休息,而是正在修補雞舍的柵欄。農場的範圍太大,齊軒是不能對雞鴨進行放養的,不過也因為如此,加大了齊軒的工作量。因為如果放養的話,他就不用餵食和建築雞舍了。
看到累的神色憔悴的齊軒,農老漢嚇了一跳,怎麼才幾天沒見徒弟就真變成這個樣子了。眼睛一瞄,把齊軒種植養殖的東西盡收眼底,農老漢就明白了。
“小軒啊,你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
農老漢語重心長的說道。
齊軒正累的巴不得直接躺在雞舍裡睡覺呢,現在聽到師父這麼說,心裡有了點盼頭。眼含期盼的看向農老漢——
“咳咳,動動腦筋,想想辦法,這麼大的空間,你一個人不管怎麼樣都忙不過來的。對吧?”農老漢對齊軒眨眨老眼。
齊軒眼一亮!
這表示他可以找人來幫忙種植嗎?
農老漢沒接著往下說,按照正常途徑現在齊軒是沒有能力找人幫忙的。不過,如果他和被他找來的人自動觸發條件的話,提早找人幫忙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礙于系統規則農老漢不能說的太白,不過話說回來,他說的已經很清楚了,畢竟連齊軒都聽懂了。
齊軒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出現在農老漢的面前,臉上滿是驚喜的神色。張了張嘴,嗚嗚咽咽的也沒發出聲音,只能拼命對著農老漢笑。
看著變成“熊貓”的徒弟,農老漢那個心疼,心裡只怪自己怎麼沒早點來。
“師父,謝謝啦。我馬上去找人!”飛快的在黑板上寫下這些之後,齊軒立刻準備閃人。
誰知道一下子被農老漢拉住衣領,“你小子還是先去休息一下吧,要不然別人看到你這個鬼樣子還以為農學家多累呢,都不敢來了怎麼辦!”
齊軒自然明白他是希望自己先好好休息一下,心裡暖洋洋的,笑著,腳下虛軟的像踩在棉花裡一樣,深一腳淺一腳的躺到床墊上,一秒鐘內陷入了香甜的睡夢之中。
34.雜亂一章
齊軒正在給雞鴨剁菜,是一些長在田邊的野菜,正好可以拿來喂雞鴨。
接下來他還要給菜地澆水,給西瓜和甜瓜掐苗,免得光長秧子不長瓜。之後是收割水稻,水稻再次成熟了,長勢和產量比上次還要好。碩大的稻穗上的稻粒顆顆飽滿,金燦燦的看著就喜人。
一個金色的小球蹦蹦跳跳的跟在他身後,乖巧無比。
不知道是不是被上次的老鷹嚇到了,這次小兔回來之後就沒再消失過。不過大概是因為每天的運動量少了許多,吃的卻沒少,原本就肉肉的兔子越發的往球狀發展著,讓齊軒不禁擔心,這小傢伙會不會哪天就蹦不動了。
結果,正想著呢。小兔就不知道是不是被地上的土疙瘩絆倒了,也不用辛苦的蹦了,直接滾到了齊軒腳邊,停住。
齊軒歎息——竟然會有被土疙瘩絆倒的兔子——還是兔王——兔子一族的前途堪憂啊。
是不是該給它減少點食量順便多多運動減減肥呢?
雖然現在圓乎乎的樣子挺可愛的……
小兔暈乎乎的起身,似乎意識到自己剛才的行徑實在太丟兔臉了,一直沒敢抬腦袋。
齊軒站在原地考慮了一會兒,最後歎了一口氣,無奈外加哭笑不得的把地上沒臉見人的金色小肉球從地上撈了起來,抱在懷裡。難得的出了農場回到自己的房間。
小兔感覺到齊軒走動間的震動,探頭探腦的露出頭。發現齊軒正拿出一塊布和一包陣線。
齊軒的手藝不好,他也沒做過正經的針線活,但針線還是會用的。三下兩下,一塊布就被他做成了一個很醜很醜,針腳大小不一並且呈現不規則鋸齒狀的小背篼。
做好之後,他抬起小兔金燦燦的小腦袋,把小小丑醜的背篼套了上去。
“幹什麼?”小兔雖然是兔王,但畢竟不是人類,沒有人類的審美觀,可是突然脖子上掛了一個背篼在身上有些不習慣,不由得掙扎了幾下,卻被齊軒用柔和的力道給鎮壓了。
齊軒抱起背著灰色背篼的小兔回到田裡,走向已經成熟的番茄,大個的番茄長勢很喜人,紅彤彤的看著就十分誘人。這種番茄個大,味道酸酸甜甜,可好吃了。
莫名其妙的小兔被放到了番茄地邊上,齊軒熟練的摘下一小堆番茄。把其中一個放在小背篼裡,然後指指小兔的窩。
“你讓我自己送回去嗎?”
齊軒讚賞的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拍拍小兔的腦袋,不小心力氣大了點,差點把小兔拍了個跟頭。
做完這些之後,齊軒就回去繼續收割水稻了。
小兔也很喜歡吃番茄,他相信那個小傢伙會老老實實的把番茄一顆顆的運回窩的。嗯,是一顆一顆的,因為那個小布兜大小每次只能裝一顆番茄。
呵呵,運動減肥可是最安全最有效的。
於是在齊軒埋頭收割水稻的時候,一個金黃色的小團脖子下套著一個灰撲撲的小布兜,一蹦一跳的開始了運送大業——需要說明的是,齊軒特意選擇了一處離小兔的窩最遠的地方放番茄。
當齊軒結束收割的時候,小兔正四肢打開,軟綿綿的肚皮朝著天,累的快要吐舌頭了。
齊軒把它抱起來,順手又摘了一個番茄,遞到兔嘴邊。
雖然剛才表現出了一幅完全沒有力氣,已經筋疲力盡的樣子,可番茄到了嘴邊小兔還是迅速的張開嘴,咬了一口遞到嘴邊的美食。
齊軒看它吃的香甜,不由得有些疑惑——原來兔子也是喜歡吃番茄的嗎?
雖然得到農老漢的提示可以找人幫忙種植,可是齊軒根本挪不出時間來去找人。他又實在不怎麼想找唐氏家族的人,所以,這事就這麼拖下來了。
一直到齊軒把地裡的水稻收割完,打成大米之後才真正有了些空閒的時間。
把大米收起來放進儲物空間,美美的休息了一晚之後,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儀錶,換上乾淨的衣服,齊軒走出自己的小屋。
優哉的走在路上,齊軒渾身輕鬆。畢竟他很長一段時間以來都每天累死累活的,好久沒這麼悠閒了。
“小軒!”
一個甜脆的聲音叫住了齊軒,齊軒回頭。
是許久沒見的甜杏,小丫頭一點都沒變,還是一副調皮的表情。蹦蹦噠噠的朝齊軒跑來,臉上掛著甜甜的笑容。
齊軒不由自主的露出一個笑容,他挺喜歡活潑可愛的甜杏的,這個女孩就像個調皮的小妹妹一樣。
“呦,好久不見!”
站在齊軒面前,甜杏笑著,小手兩指併攏劃過。
齊軒笑著點頭,把懷裡的小兔放在自己肩膀上,好在小兔現在夠小,放在肩膀上小心點也不會掉下去。
甜杏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金燦燦的肉球兔給吸引走了,一雙大眼眨也不眨的盯著小兔。
“好可愛……我能抱抱嗎?”渴望的看向齊軒。
齊軒正拿出木板想告訴這個小丫頭自己暫時不能說話的事情,沒想到小兔對她的吸引力竟然這麼大。
“小軒——”
還沒等他回答,一個甕聲甕氣的聲音突兀的出現,高大健碩的身影出現在兩人的視線裡。
是穆鐵——杏花村的鐵匠。
穆鐵粗獷的臉上充滿了驚喜,直直的沖了上來,啪一下一巴掌差點把齊軒拍到了地上。
“哈哈,你小子自從走了之後就沒回來過了吧。真是,這麼久都不回來看看我們!”
雖然一上來就打了齊軒一巴掌,可那態度明擺著沒拿他當外人。
讓一旁的甜杏看的羡慕外加驚歎——什麼時候她也能和NPC能關係這麼好就好了!小軒果然很厲害啊!崇拜!!!
“我最近正忙著升級,達到二階就能治好嗓子了。”齊軒掏出另外一塊小木板,在上面寫了遞給穆鐵。
甜杏不解的問道:“小軒,你幹嘛不說話?”
齊軒笑著搖搖頭,拿出自己剛才已經寫了一些字的木板,把自己受傷的經過簡單的寫了一下遞給甜杏。
結果小女孩眼淚汪汪的看著他,讓齊軒有些哭笑不得。
他的聲音沒了,很不方便。可是,齊軒心裡很明白,這只是暫時的,所以心裡雖然著急,但也沒因此絕望傷心過,而且唐風還經常在現實裡找他聊天。這些天下來,除了不方便和自己手腕受累之外,其他都還好。
伸出手,彈了甜杏一個腦殼。
“痛痛,臭小軒,我是在心疼你啊。有我這麼好的朋友,你該覺得慶倖!”
甜杏瞪圓眼睛,捂著額頭,委屈的說道。
“對了,小軒,我有件事想找你幫忙。”
沒等齊軒對甜杏說什麼,一邊的穆鐵就神秘兮兮的拽著他走到遠點的地方。
說實話,一個粗壯的大男人一副神秘兮兮的樣子實在有些不好看。可那雙大手跟鉗子似的,抓齊軒抓的牢牢的,他根本就擺脫不了。只好丟給甜杏一個等等我的眼神,乖乖的跟穆鐵走了。
“是這樣,我有個朋友,想讓你幫忙照顧一下。就讓他去你的農場吧,我保證他不會給你添麻煩。要不然就讓他幫你種地吧,聽說你那邊最近快要忙死了不是嗎?”
齊軒喜出望外,真是旱逢及時雨,想什麼來什麼。
再次拿出小木板——“人可靠嗎?”
“絕對可靠!老實,力氣大,能吃苦,幹活的時候絕對不會耍滑頭。還不要工錢,你只要負責他吃住就行。”穆鐵胸脯拍的山響,信誓旦旦的保證。
“那你把人帶來,我再去問問師父的意見。”小木板再次出現。
“這個沒問題,那小子你師父也知道,他肯定會同意的。那就這麼說定了啊,我過兩天就把人帶來。”
齊軒大大的點頭。
穆鐵一高興,又一巴掌拍在齊軒肩膀上。哈哈大笑著離開了——
齊軒捂著隱隱作痛的肩膀,苦笑。
穆大哥的力氣,還真是誇張。把他哄高興了要挨疼,讓他不高興了也要挨疼。哎——
“小軒!”一邊的甜杏湊上來,一雙黑亮的大眼熠熠發光,“剛才那個大塊頭找你神秘兮兮的說什麼了?是不是有什麼任務?”
任務?
剛才那個算是任務嗎?
齊軒茫然。
甜杏一問他才想起這裡是遊戲,不是現實世界,那麼剛才穆鐵的拜託實際上是一個奇特的任務嗎?
想到穆鐵剛才的神色表情和他由衷的關切,希望得到幫助時的迫切,齊軒下意識的搖搖頭。
回過神之後,查看過自己的任務列表,齊軒忍不住咧開嘴笑了起來。
任務列表裡沒有這個任務,很好,很好!
“不是任務,他讓我幫個忙而已。”齊軒遞給甜杏的小木板上寫著這麼一句話。
甜杏失望的低頭,“還以為有什麼神秘任務呢。不過,小軒,我終於知道你為什麼能和他們關係那麼好了,不是任務你還肯幫忙,的確很夠意思。要是一般玩家,一看沒什麼利益,又是NPC的請托,才不會理人呢。”
“對了,小軒,我介紹一個朋友給你認識。”說完,甜杏笑嘻嘻的說道,拉起齊軒朝萬師傅的小飯館走去。
正好齊軒這次出來的目的地也是那裡。
“我說,咱們倆可真有默契,本來我正要發資訊找你出來呢。”
35.佳人來訪
美女!
第一眼見到端坐在有些破落的小飯館裡的那個女人的時候,齊軒的心裡只剩下了這兩個字。
到了三十一世紀,容貌醜陋的人已經很少,但極品美女也同樣不多。
像眼前這個美得如夢似幻般的,齊軒還真沒見過。
“嘿嘿,大美人哦。我夠意思吧!”甜杏見齊軒一副癡癡呆呆的樣子,得意的笑道。
齊軒回過神來,臉立刻紅了。
剛才他的行為確實不怎麼禮貌。
那位端莊而嫺靜的超級美女卻沒有怪罪,嘴上帶著一抹足以讓人沉淪的微笑,“小杏,這位就是你說的朋友嗎?”聲音也同樣的甜蜜動人。
面對這樣的美女,齊軒也不由得有些羞澀和緊張,他憨憨的抓抓頭,有些不知所措。他從未接觸過這樣美麗的女人。
“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呢,是煙雲閣的副閣主大美女笑菲然。菲菲,這位就是我跟你說的唯一的一位農學家了,他叫西齊東軒。我都是叫他小軒的,哈哈。”
笑菲然臉上明媚動人的笑容加深了幾分,清澈美麗的大眼不著痕跡的打量著齊軒。
“你好,很高興認識你。目前遊戲裡唯一的一位農學家,你可真是厲害。”語氣溫柔帶著幾分恬靜,裡面帶著幾分誇獎的意味,一時間讓齊軒有些飄飄然了。
“不知道小軒你有沒有意思來我們煙雲閣發展呢?”
和溫柔的外表相反,笑菲然十分直截了當的拋出了橄欖枝。
齊軒一愣,眼睛下意識的看向笑的很甜美的甜杏。
“小杏,你是煙雲閣的人?”寫上這幾個字之後,把木板遞給甜杏。
甜杏嘟起嘴搖搖頭,“我不是啊,我是生活職業者聯盟的人,才不想摻和進什麼勢力裡呢。麻煩死了!”
齊軒苦笑——你覺得麻煩,難道我就不覺得麻煩了嗎?
小女孩就是小女孩,怎麼都會有點任性……
笑菲然顯然因為齊軒的表達方式而有些驚訝,不過以她的聰明自然很快瞭解到齊軒是不能說話才會這樣,眼神裡不由得帶上了幾分同情的色彩。
如果齊軒是真的不能說話了,發現對方同情自己說不定反而會翻臉。但現在他只是暫時失聲而已,所以對這位美女的同情心,他還是覺得十分欣賞的。一個美人,還擁有一顆美好的心靈的話,總會再給她增加幾分吸引力的。
“對不起,我拒絕。”小木板上寫著齊軒的同樣乾淨俐落的拒絕。
甜杏有些著急了,剛想開口,笑菲然揮手示意她不要開口。
“如果你是擔心唐氏家族的話,那就沒什麼必要了。雖然我們煙雲閣目前實力比他們稍微差了些,不過相互之間還是有些情面的。”
齊軒搖頭。
他並不是因為很喜歡唐氏家族才加入幫派,這是真的,他的加入更多的是看在唐風和唐醫生的面子上。可好歹唐氏還有唐風這個全心全意幫助自己的好友,而煙雲閣呢,什麼都沒有!
唐氏家族是個大勢力,有太多的複雜和陰暗,跟它相比勢力相差不大的煙雲閣就沒有那些了嗎?
齊軒不相信沒有!
“不是因為這個,唐氏其實還不錯。我還不想離開!”——木板遞給了笑菲然,不過她旁邊的甜杏也看到了這句話。
死人臉確實很奸詐,甚至之前他還被奸了一次。可對方卻一直都沒對他做一些過分的事情,作為一個大勢力的首領來說,對方也算得上是仁至義盡了。整個幫派裡也沒有人對他這個莫名其妙冒出來佔據幫派駐地重要位置的人騷擾或者是試探。
其實已經不錯了。
齊軒拿出另一塊木板,寫了一些字遞給甜杏。
“小杏,我知道你關心我,也知道你一直對唐天麟沒什麼好感。不過,其實唐氏已經給了我很大的自由,而且,當初我加入唐氏絕大部分原因是因為唐風這個朋友的勸說,其實我比你更嫌那些勢力麻煩。所以,以後不要再做這種事情了。另外,我不喜歡懷有別的目的接近的人。不是單純交朋友的人以後也別帶來了。”
這是齊軒對朋友所能說出的最重的話了,也很不給笑菲然的面子。
雖然對方是個女人而且是個大美女,可是齊軒就是不喜歡別人懷著其他目的接近自己。如果一開始沒有目的,但是後來發現了自己的用處,在維持兩人友誼的基礎上稍微的用一下齊軒的能力——就像唐風一樣,他還覺得好一些。可顯然笑菲然不是這樣的,她一開始就是沖著齊軒農學家的身份來的,那麼,也就無所謂面子不面子的了。
給她面子就是給自己找罪受!
在兩個大小美女反應過來之前,齊軒離開了小飯館。走了沒兩步,直接鑽進了萬師傅家的後院。
才總算松了口氣,美女是好看,可是還是遠觀比較好。尤其是這種看起來就不簡單,不好對付,別有目的的美女。
“小軒,你欠人家錢了?”萬師傅笑的賊兮兮又帶著幾分曖昧的走過來,臉上的表情讓齊軒瞪了他一眼。
???
“人家守在我家後門口等你呢,大美人啊。順便告訴你一句,那邊還圍了很多年輕男人。”
萬師傅的話讓齊軒開始頭大,都那麼明顯的拒絕了,怎麼還不行嗎?
萬師傅明顯的在幸災樂禍,每過一會兒就向齊軒報告一次大美人的動向和周圍圍觀人群的數量。
真是讓齊軒頭疼死了。
最後,打開自己的好友名單,點開唐天麟的名字。
“我被人圍住了,杏花村,萬師傅家後院。”
簡單的一句消息,齊軒又猶豫了好一會兒才確認發送了。
如果不是唐風不在,他絕對不會找唐天麟的。
可問題是現在唐風不在,要請走那位煙雲閣的副幫主還得重量級的人物才行。
唐天麟來的很快,沒過多久,齊軒就聽到外面傳來了一陣喧嘩聲,然後是唐天麟低沉的聲音。
“不知道煙雲閣的副幫主來這裡有何貴幹?”
“據我所知,這裡並不是唐氏家族的地盤,而是一個新手村,難道我來這裡還需要唐幫主允許嗎?”笑菲然自然不是簡單的角色,不會被唐天麟嚇到,她的聲音仍舊婉轉動聽。
“我當然沒權利不允許別人來新手村,不過有個人有權。”
“哦?誰?”笑菲然有些意外的聲音傳進齊軒的耳朵裡。
“我!”
老村長?!
齊軒差點沒叫出來,怎麼老村長也來了。上次那個金剛是要傷害他,所以才會被趕出杏花村。可現在人家笑菲然沒做什麼啊!
“咳咳,”老村長有些虛弱的聲音繼續響起——要不是齊軒曾經看到他把穆鐵推了個跟頭的話,肯定會相信他老人家是真的虛弱的——“雖然本村沒有明確拒絕外人和已經離村的異人回來,不過我們是不歡迎的。這點唐幫主做的很好,雖然是鄰居,可是他的手下從來沒來騷擾過我們村子的安寧。當然了,你們非要來,我們也沒權利趕你們走。但是!現在你已經騷擾到本村村民的正常生活了,那我這個村長就有權利請你離開了。”
“可我只是站在這裡等人而已。那人不肯出來見我……”笑菲然有些委屈的說道。
齊軒從外面那些圍觀人的騷動中就知道笑菲然絕對達到她說這句話的目的了。
“那位兄弟是我們唐氏家族的人,而且,據我所知煙雲閣是不收男人的不是嗎?還是,你們只收達到一定本事的男人?”
唐天麟的話一下子扼住了笑菲然的弱點。
的確,自從煙雲閣成立之後,無數的男人希望加入,但沒有人能夠例外。
現在,笑菲然親自前來請一個男人加入煙雲閣?!
唐天麟話裡的意思讓周圍的人更加譁然起來——這可是個大新聞,要是真的的話,煙雲閣可是會得罪不少人。
“我只是想知道他為什麼要躲著我,跟幫派無關。”
笑菲然絕口不提自己曾經要求齊軒加入煙雲閣的事情。
“那麼副幫主是覺得世界上只要是男人就應該成為你的裙下之臣嗎?”逮住她話裡的漏洞,唐天麟毫不客氣的開口進攻。
“不,他是不同的。”
齊軒在院子裡面對萬師傅曖昧的目光以手撫額,事情為什麼會發展到這種程度啊?
唐天麟也有些意外笑菲然為了維護煙雲閣的形象連自己的清譽都不顧了,到了這種程度他倒不好順著這個話頭接下去。
萬師傅後院的木門吱呀一聲打開一條縫,一塊木板從縫隙裡探出來。
唐天麟上前,在笑菲然之前接過木板。
銳利的細眼盯住那張木板。
“他說不會加入煙雲閣的。還有,你的確是個美人,不過他自認平凡,在你面前會有壓力,尤其是你別有用心還極富心機的情況下。”
說完,唐天麟扒開那條門縫進了萬師傅的後院。
除非得到允許,正常情況下玩家是無法進入NPC的房屋的。其他沒有得到允許的玩家只要眼睜睜的看著唐天麟進到那個院子,兩分鐘後帶著一個被一件大大的黑色披風——很明顯是唐天麟剛才披著的那件——渾身包的密不漏風的人從院子裡走出來。
然後,兩人在手下的保護中,在眾目睽睽之下,揚長而去。
被眾人忽視的角落,老村長捋著鬍子,笑眯眯的顯得十分開心。
“不錯,不錯,這小子還真不錯。夠膽,用完老頭子我就扔到一邊了。呵呵——”
“這位老先生,我們幫主說您的人情他記下了。”
……
這一天,最大勢力之一的煙雲閣的副幫主笑菲然跑到一個新手村倒追一個男人(或女人?!)的消息以驚人的速度傳遍了整個星球。
36.山裡有狼
笑嫣然是一個嫵媚性感的女人,也很會使用自己外貌上的資本,有人說她擁有讓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發狂的本事。
現在,笑嫣然的心情並不是很愉快。她一向掛著嫵媚笑容的俏臉現在全無半點笑容。
煙雲閣副幫主倒追男人倒追到新手村,還被人家拒之門外的消息已經傳遍了整個遊戲。煙雲閣苦求一個男人入幫,人家卻半點都不理會的消息也傳遍了整個遊戲。
這顯然是有人在推波助瀾!
否則事情不會流傳的那麼快,那麼廣。
不是唐天麟!
笑嫣然很肯定。
唐天麟對那個人有著前所未有的保護態度,這說明兩點:一,那個人很重要;二,那個人的實力很弱。不過,也正是因為這種保護態度,讓笑嫣然確定唐天麟不會故意散播那些對煙雲閣不利的消息。
畢竟,這些消息傳出後那個人就成為了眾矢之的,眾人好奇和矚目的對象。對唐氏家族和唐天麟來說,這並不是他們想要的。而且,在擁有絕對的實力之前,唐氏家族是不會因為那些算不上衝突的小矛盾得罪算得上是星球幾大勢力之一的煙雲閣。
總而言之,這件事唐氏家族應該不用付太大的責任。
可是,難道她們煙雲閣就應該嗎?
雖然聽說是遊戲裡的第一個農學家,但誰知道那個農學家是幹什麼的,有什麼用。要不是甜杏那丫頭老嚷嚷著說她朋友在那邊肯定被欺負,她們煙雲閣怎麼會莫名其妙的去招攬一個男玩家,最後還搞成這個樣子!
那該怪一心想幫朋友的甜杏還是有些魯莽了的菲菲?
“菲菲,你是不是真的喜歡上那個男人了?”
要不然笑嫣然怎麼也想不明白一向對男人無動於衷的笑菲然為什麼會做出守在人家門口堵男人的事情。天知道,她第一次聽到這件事的時候差點把杯子給摔了,怎麼都沒辦法相信。
笑嫣然雖然是個嫵媚漂亮的女人,而且身居高位,還是一個純女性幫派的幫主,但她並不反對男女情愛,如果笑菲然這個被她看做是妹妹的同伴真的喜歡上了那個男人,她甚至還願意給這位平日裡忙碌不已的副幫主放個假,讓她專門去追夫。
不過,對於那個農學家笑嫣然實在是沒什麼好感。如果可以,她還是希望自己的得力助手沒有喜歡上那人。
幸好,笑菲然一向不會讓她失望。
她搖搖頭,白淨的臉上有著淡然的冷靜,就像這兩天傳聞中的主角不是她一樣。
“這件事是我的錯,不過流言終究是流言,只要我們和唐氏家族不予理會,即使有人推波助瀾也無法流傳多久的。不過,大姐,有件事你注意到沒有?唐天麟對那個齊軒很重視。”
笑嫣然自然知道的,從一開始她就注意到這點了。
“唐天麟是個無利不起早的人,他這麼重視那個農學家肯定是有原因的。要麼,就是他還有別的本事,要麼就是農學家這個職業——很重要。”
笑菲然優雅的拿起放在桌邊的茶杯,在溫婉的外表下散發著幹練的氣勢。
笑嫣然則慵懶的斜倚在一張貴妃塌上,渾身上下都充滿了女性魅力。
“的確,那你問過甜杏了嗎?”
“她說齊軒沒有別的本事,除了農學家之外也沒有其他的技能。也就是說,單單農學家這一個職業就讓唐天麟這麼重視了。還有,齊軒曾經跟天地盟的金剛結怨。”
“那個草包?!”笑嫣然的美目中閃過一絲不屑。
“不錯,就是他。而且,有情報顯示,當初唐氏家族的那塊駐地令也和他有很大的關係。”
“哦?”笑嫣然在榻上翻了個身,心裡覺得有些驚奇,“這件事之前的情報裡倒是沒提過。”
笑菲然搖搖頭,“正因為我們得到的情報裡從來沒有出現過這個西齊東軒,才更能說明唐天麟對他的重視。呵呵,西齊東軒,真是簡單的字謎。”
所以,齊軒的名字從一開始就被笑菲然知道了。
當然,隨著笑菲然事件的出現,他的名字還會被更多的人知道。
“這些都是甜杏那丫頭告訴你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