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多寶格公告:
新朋友們請先看「多寶格板規」來認識本站

天空好友隨意請自加
噗浪好友看情形,歡迎加粉絲,我很少發私噗
  • 1576900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38

    追蹤人氣

零誓--網游之農為本(下)

轉載自秘密論壇
 
61.事件過去
“呐,小東西,做個交易吧。你跟我走,我就放了他。”
藍袍人悠閒的面對齊軒露骨的憤恨,臉上帶著令人著惱的愜意笑容,眼神裡有著毫不掩飾的惡意和蔑視,就像捉弄自己爪下的老鼠的貓。
可惜,他今天要捉的是兔子,而且並沒有在他的爪下。齊軒出乎對方意料的笑了。
“笨……蛋,”聲音刻意拉的長長的,齊軒突然收斂了所有的惱怒,“這可是遊戲!你以為是在現實裡嗎?實在不行強行下線不就行嘍。切,蠢驢!”說完,還不屑的哼了一聲。
齊軒這麼說除了打擊藍袍人之外,無非也是想提醒唐四,他可以強行下線。他不知道強行下線會有什麼後果,但想來這個遊戲這麼真實,遊戲製作者應該知道比較真實的世界裡總會發生一些黑暗並且會真正傷害到人的事情,所以強行下線不應該有太大的懲罰才是。
果然,唐四聽了眼神一閃。
“呵呵——”又是帶點沙啞,讓齊軒憎惡的無以復加的笑聲,“這麼一來你倒是提醒了我。”那人的手靈巧的拂過唐四的下巴,哢嚓一聲,唐四的嘴再也合不上了。
“你大概不知道吧,雖然可以強制下線,但是如果在戰鬥狀態下,這個身體還是會留在原地點。這張臉,長的不錯啊。”完全不在乎手上的人恨不得食其肉寢其皮的眼神,他在唐四依舊面無表情的臉上撫過,溫柔的就像是在愛撫情人一樣。“身子也很柔韌呢,是我最喜歡的類型。”
他的聲音更沙啞了,然後在齊軒愣神中,一把捏住唐四結實的屁股,大力揉捏著,唐四依舊面無表情,只是眼神變得空洞了。
“可惜了,遊戲裡有親密限制,不能脫下他的衣服,享受他下面的小嘴了。不過,用這裡我也不在乎呢。”藍袍人在數字軍團和齊軒恨不得將其挫骨揚灰的眼神中,將手指插入唐四的嘴裡模仿某種運動,曖昧的抽插著。然後——倡狂的哈哈大笑!
齊軒向前踏出一步,可身體卻被唐二拽住了,他的心在顫抖著揪著疼。怎麼會有人無恥惡毒到這種程度!
可唐二卻沒說話,也沒動。
唐五唐六依舊在跟黑衣人打鬥,兩個人被纏的緊緊的,但是卻開始拼命的攻擊,寧可以傷換傷也要在最短的時間裡消滅敵人!唐二自己要保護齊軒,如果他離開的話,萬一再有個高手過來趁機擄人……
只要再拖延一段時間!
再一會兒!
老大就會帶人過來了。
唐二明白這一點,可是他相信,對方也知道這一點!
“小齊軒,再跟我做個交易吧。你跟我走,我就痛快的放了他。如果交易不成功,我也不吃虧,今天就讓他用嘴滿足我,然後,這段錄影會在最短的時間裡傳遍整個宇宙。”
齊軒的臉頓時一白,立刻感覺到唐二拉著自己的手握緊了,緊到快要把他的手臂握斷。可是,他現在也已經顧不上手臂的疼痛了,本來已經做好的即使唐四犧牲也不心軟的決定動搖了。他已經沒得選擇了。
唐四可以死,但是不可以承受這樣的侮辱!
“你的面孔我們已經看到了,你以為自己逃得過唐家的追殺嗎?”唐二突然開口了,說話出乎意料的流利。
那人卻毫不在意把手指從唐四的嘴裡抽出來,在他的衣服上擦掉手上的唾液,然後聳聳肩。
“你以為我在乎唐氏的追殺嗎?”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不在乎唐氏的追殺,你也不可能躲得過的!不要以為唐氏不會為了一個小小的守衛大動干戈,當年羅伯茨家族我們不也照樣為了一個普通嫡系子弟惹翻了嗎?”唐二的態度是堅定的,要論護短,這個世界上唐氏家族絕對是數一數二的!
聽了唐二的話,藍袍人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無跡,神色變得陰霾而怨毒。
“你不配提起羅伯茨家族!你們這些卑劣的黃種人,下賤的狗雜種!應該被完全消滅的害蟲!”
他激烈的咒駡著,手腳並用的踢打著唐四!在將臣領昏暗的三層裡根本就看不出一個人的膚色——除非他是黑人,不過,現在大概可以確定了,這個白癡瘋子是白人!
聽了他的咒駡,齊軒衝動的上前,卻被唐二拉住了。
因為身為兄弟的他知道,對於唐四來說這樣的痛比剛才的侮辱要好受多了。
“唐四沒辦法自殺嗎?”齊軒不怎麼抱希望的問道,能自殺的話唐四可能早就行動了。反正這是遊戲,又不是現實。
“他用了毒,還點了穴,小四已經完全不能動了。”
眼見唐四被打得直嘔血,唐二握緊空著的拳頭,牙齒咬的咯咯響,他何嘗不心疼。要是讓大哥(唐一)知道了……
“你是羅伯茨家族的?唐家記住你了!”現在最重要的是拖延時間,也幸虧面前這個有點腦殘……
藍袍羅伯茨似乎對唐二因憤怒而暴起的青筋感到十分有趣,他停下毆打唐四的動作,咯咯咯的笑著,很開心的樣子,開心的有些癲瘋。
“知道我的厲害了吧?雜種!我們白種人才應該是這個世界的主人——”羅伯茨神態倨傲的瘋狂大笑著,原本清秀的面容變得猙獰,對於另一邊被唐五唐六聯手打擊的快沒有還手之力的黑衣人同伴沒有絲毫關注。
他將唐四按倒,讓唐四的臉正對著自己的胯下,“怎麼樣?我數到三,你不過來的話,他就要服侍我了。雖然這是他的榮幸,可是我其實不太想讓黃狗碰我啊。一——”
齊軒突然冷靜下來,語氣急促的對唐二說:“放開我。”
唐二的手顫抖了——“二——”
齊軒掙扎了一下,唐二神色急劇變幻之後,放開了齊軒,齊軒往前邁了一步。
“誰說你可以這麼欺負我家兄弟了!”一個冷的像是南極冰山的聲音傳進所有人的耳朵裡。
聽到這個聲音,齊軒緊張的心一下子放鬆了,緊繃的身體在瞬間放鬆之後差點沒一下子軟倒在地。
那個藍袍羅伯茨一看就是個變態,誰知道自己落到他手裡會是什麼結果?想到剛才唐四的遭遇,他簡直不寒而慄。
所以這個時候,齊軒看向唐天麟的目光簡直可以說是感激涕零的。
一陣風飄過,還沒等齊軒反應過來,藍袍人那邊已經傳來兵器相交的聲音。原來是唐風飛快的沖了過去,一柄窄劍用的出神入化,打得藍袍人不斷的向後退去。
唐天麟抽出他的刀,一個閃身,刀光一閃,跟唐五唐六對打的黑衣人就從中間被劈成了兩半。
齊軒臉一白,感謝這個遊戲有視覺保護系統,不會出現太過真實的血腥場面。
藍袍人再傻也知道現在事不可謂了,他手上驀地出現一把匕首,朝著唐四的頭刺去。
叮一聲,匕首被另一把黑漆漆的匕首擋住了。唐一全身冒著寒氣的加入了戰鬥,他拼著自己受傷也要攻擊到藍袍人,最終在唐風的配合下,一匕首砍下了藍袍人挾持著唐四的手臂。在他的慘嚎聲中,唐四到了唐一的懷裡。
然後,唐一就抱著唐四離開了戰圈。
原本助攻的唐風也開始大力進攻起來。
齊軒呆滯的看著唐四狠狠的吐出嘴裡的血沫,然後更加兇狠的吻上了唐一的唇。
“他們——”
“消毒。”
“……他們——”
“是一對沒錯。”
“你們——”
“我們不會反對,他們受到的訓練已經足以讓他們不至於讓感情影響工作。”
“……”
“你,討厭男人之間?”
齊軒猛搖頭,“怎麼會,我只是覺得有點驚訝。畢竟平時一點都沒看出來,哎呀,我平時還老愛纏著一大哥,沒給他惹麻煩吧?”
“這個你不用擔心,他會搞定小四的。”
誰在跟我說話?齊軒這才反應過來,連忙回頭。
“呵——”
唐天麟剛毅的臉近在咫尺,齊軒小小的抽了一口氣,臉上莫名的覺得有點熱。
“那個人會施毒!”齊軒突然想起這件事。
“沒事,剛才華嬴風給了個解毒丸,華家秘制,不會有事的。”
唐天麟眼睛森然的盯著已經被唐風削掉兩條胳膊,渾身血淋淋的羅伯茨。
“他真的是羅伯茨家族的?”
“這個需要調查,不過是也不奇怪,羅伯茨家族和我們已經是死敵了。”
“這個遊戲不太對勁。”齊軒突然冒出來這麼一句。
唐天麟有些驚訝,不知道小兔子又看出什麼來了。怎麼他們倆的事情上沒見他這麼敏銳啊!!
“怎麼?”
“你們,他們對我的態度。我不過是個農學家,現在而言最多的就是幫忙駐地升級。可是據我所知這個升級是升級的科技方面的東西,也就是說即使不升級也不會過分影響幫派生存。也就是說,升了,對幫派大大有利,不升也沒有壞處。唐氏家族重視我很正常,但連羅伯茨家族和你們都重視到這個程度就不正常了。”
唐天麟點點頭——背景音樂為羅伯茨的慘叫聲——他又被跟唐四親熱完的唐一削掉一根腳趾,唐一還嘟囔呢,嫌唐風砍那兩條手臂太痛快了,應該一塊骨頭一塊骨頭的敲掉才對!
“還有呢?”
“他——”齊軒指著羅伯茨,“為什麼寧可這麼痛苦也不肯下線呢?”
其實這一點這裡的人都有點奇怪,誰知道齊軒剛說完這句話,藍袍人的身體就定住了。眼神空洞癡呆——下線了。
好了,現在大家知道為什麼他不下線了,因為他根本就忘了有下線這件事!
“對不起——”齊軒小聲的囁嚅著對唐一說道,都是他多嘴,害一大哥沒辦法盡興的給小四報仇。
“我們走吧。”
經過這麼一出,唐天麟也不放心把齊軒放在三層了,況且對方竟然會派了這麼一個腦殘的人來進行這次活動,他怎麼想都覺得事情不對頭,還是把自家兔子放在身邊比較放心。
“唐一,唐四,從現在開始放假!這是命令!”
從齊軒眼中收到了激動,感激和讚賞目光的唐天麟對自己下的這個命令更滿意了。
“唐天麟——”
齊軒突然止住腳步,叫了唐天麟的名字。
“什麼事?”
“我會努力提高自己的能力的,辛苦沒關係,甚至痛苦也沒關係。請你幫我吧!”
(羅伯茨為什麼會這麼腦殘,後面會給出解答的,大家先不要著急)
62.農場變異
凱德·藍茵·羅伯茨,男,32歲,羅伯茨家族族長費爾·蒙那哥·羅伯茨十六子,狂熱的種族主義者,即使在羅伯茨家族這個種族主義家族中也是瘋子一個。變態,瘋狂,愚蠢,卻自視甚高,剛愎自用,雖然是族長的兒子在家族卻沒什麼地位,只是因為他是族長正夫人的小兒子,而他同父同母的哥哥漢恩·藍茵·羅伯茨也是羅伯茨家族的下任繼承人,這個漢恩是一個蛇一樣陰冷的男人,身手高強,狠毒聰明,對凱德這個笨蛋弟弟還是不錯的,所以羅伯茨家族裡的人對凱德還算可以,起碼沒有人會去招惹他。
——以上,是唐問查出的藍袍人的資料。
“嗯……”齊軒正在跑步,身上帶著十公斤的負重,目標是一萬米。唐天麟跟在他身邊,剛剛說完藍袍人的資料。
他的眼睛裡閃過一絲厭惡。
對於敵人可以折磨可以殺戮,但是凱恩·藍茵·羅伯茨的手段齊軒卻是不能接受的!
尤其是物件居然還是他很喜歡的數字軍團,雖然知道他們都很堅強,唐四實際上也沒怎麼吃虧,可齊軒心裡還是覺得很不舒服!
他才剛剛開始跑而已,還很輕鬆。
“那小四和一大哥沒事吧?”
“他們能有什麼事,小四可沒你想像的那麼脆弱,那傢伙‘消毒’之後就已經沒事了。他是個男人,不用太擔心。現在,大概正想著怎麼報復那個羅伯茨呢。”
“那個蘿蔔絲家族可真是個變態家族!”齊軒狠狠的唾駡一句。
蘿蔔絲家族?!
唐天麟被這個稱呼囧了一下。雖然是敵對關係,可羅伯茨家族畢竟是人類數得上號的世家之一,唐天麟還真沒聽過有人這麼稱呼殘暴的羅伯茨家族。不過——聽起來不錯!
十公斤的負重並不是很多,可那得看什麼時候。
唐天麟讓齊軒在農場裡修葺了一個標準操場,圓形,圓周為一千米。
一萬米就是十圈,跑的時候還不讓用內力。
齊軒好歹也改良過基因,還修煉了內力,內力多少會有改善身體狀況的作用,更何況他還做了一些基本功訓練,練習了一段時間的柔術。所以,他第一圈跑的很順利,大氣都沒喘;第二圈的時候,跑得很高興,因為他自認為體力有了重大進步;第三圈的時候微微喘氣,開始覺得身上的十公斤負重是個負擔……等到第八圈的時候他已經氣喘如牛,呼吸的時候總覺得嗓子裡有股甜味,懷疑是不是乾澀的嗓子加上急促的呼吸以致于喉嚨的毛細血管破裂了。
可他還是堅持下來了,這樣的苦頭對一個大男人來說實在算不上什麼。
接下來唐天麟教了他一套拳法,名叫羅漢拳,齊軒不知道這個羅漢拳和當初那個少林武學有什麼關係,但是套招數一招一式盡顯剛猛之勢威武之姿。齊軒很喜歡這種感覺的拳法,學的很用心也很努力。
幾天前,將臣領四層的BOSS已經被唐華兩家聯手幹掉了,最後一刀是唐老大動的手。這時就能看得出唐老大與齊軒完全相反的超級運氣了,那只被圍攻的BOSS倒下之後,一地閃爍著光芒的高級裝備幾乎晃花了在場的人的眼睛。
不出所料的,他們在那堆裝備裡找到了駐地令,然後一群人無聲無息的回到了幫派駐地。至於後面的幾大勢力還能不能打到駐地令,如何打到就不關唐氏和華氏的事情了。
當天,華嬴風帶著所有人回到他們的星球,華逸也走了,走之前把一些藥品的煉製方法教給了唐氏的藥師。
這樣一來,沒了朋友的齊軒反而能心無旁騖的專心修煉了。
練功很苦,修煉內力反而成為了一種休息。
最痛苦的要數實戰了,齊軒現在還處在空手搏鬥的實戰訓練中,據那些唐家的“教官”說現在用兵器怕一個不小心把他砍死了。
這實戰可不是耍花腔,而是實實在在的打鬥。拳拳到肉,打鬥的時候拳腳擊中骨肉的聲音能讓人牙根發麻。齊軒差不多每天都帶著一身的青紫,往往是被這個人打出來的淤青還沒消下去,第二天就又被另一個人打出來的給覆蓋住了。弄得齊軒最近老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變成“雜色人”,身上紅紅紫紫的煞是好看。
唐天麟教給齊軒的招式總共也不過是那一套羅漢拳,但曾經熟讀所有經典武俠玄幻仙俠小說的齊軒卻知道即使是一套拳法,全吃透了也不容易,但同樣的完全吃透之後威力也不小。
所以,他沒有任何怨言的老老實實的練著同一套羅漢拳。
每次實戰中都竭盡全力,戰後則不斷的反思整個實戰過程中自己得到的經驗和教訓。
不怕吃苦,又知道努力,一段時間之後,他的實力倒是真的有了一個明顯的成長。
齊軒得到的卻不僅僅是實力的增長,同樣的還有唐家人的進一步認可。
能夠被唐天麟帶進遊戲又委以重任的唐家子弟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他們天分本就高人一等,即使這樣,他們現在的實力也是自己努力得來的。所以,對於齊軒的勤奮,努力,堅韌,他們心裡很認同。
尤其是唐力,最喜歡齊軒的一個就是他。
唐力是個粗豪的人,他的實戰訓練就是一個字,打!
拳拳到肉,毫不留情。
若非現在只是招式訓練而沒有武器和內力,否則齊軒說不定已經被他打死過不知道多少次了。
可齊軒從沒退縮過一次,往往是剛被打的全身顫抖著蜷縮在地上,可一會兒之後就又掙扎著爬起來,繼續沖上來。不怕打,不怕痛,決不退縮!唐力喜歡的就是這樣的性子,現在他已經完全認同齊軒這位大嫂了!
齊軒的這種打法也讓不少人吃驚,畢竟所有人都知道齊軒的性子是兔子型的,可每次戰鬥中都突變成拼命三郎誰都會吃驚。
偏偏這小子的進步也很快,他的實戰訓練中的對手都是唐家精英,戰鬥風格也是各式各樣的。齊軒也從這些戰鬥中學到了很多東西,連戰鬥風格都不例外,剛猛的,柔韌的,猥褻的……還經常在戰鬥中變幻風格,到後來,一些人跟他戰鬥的時候都覺得頭疼——少出力吧,又不一定打得過他,多出力吧,又怕把他打死了。
“軒,當初你師父是不是說過給你找一個宗師級的師父?”
齊軒進行完體力訓練之後,唐天麟讓他進行內力修煉,最後給他按摩放鬆。
“嗯,怎麼了?”
“這個師父還是要找的,起碼你要就職一個戰鬥職業。”
“為什麼?”
“戰鬥職業每升一級可以獲得五個屬性點,而且不同的職業有不同的加成。比如說戰士可以加成力量和體力,盜賊可以加成敏捷和精神,道士可以加成精神和體力……”
“五個屬性點!!那生活職業者不是很吃虧嗎?”
“對生活職業者來說屬性點其實也沒什麼用處。”
“雖然如此……”
“而且,生活職業和戰鬥職業是兩個不同的體系,也就是說如果獲得兩個職業的話就相當於升一級獲得八個屬性點。”唐天麟解釋道。
“那不是很佔便宜?”齊軒被唐天麟按摩的渾身酥軟,懶洋洋的說道。
“也不是。生活職業者並不多,而且升級並不是很容易,再說就職兩種職業的人真的很少。況且,級別和屬性點在這個遊戲裡並不代表一切。”唐天麟倒是說的滿不在乎,他現在的級別只在遊戲裡占了中上水準,可他的實力在所有玩家中絕對排的上號的。
唐天麟見齊軒慵懶的風情,心神一蕩,按著齊軒大腿的手直接就往兩腿之間去了。幸好立刻回過神來,又回到了原來的地方。
“哦。也就是說對現在的我來說級別啊,屬性點之類的東西還是挺需要的。是吧?”
“嗯。”
“咚咚咚——”
門外傳來敲門聲,“請進。”
“東家——”再次改口的齊一走進門來,這個時候齊軒已經八十級了,雇傭的農民達到四十個,加上農民們帶過來的親屬,周圍倒是形成了一個小型村落。
“什麼事?”
“我們種植的水稻裡有一些異種,希望東家過目。”
齊一恭敬的說道,隨著齊軒級別的提高,農民的智商也在不斷的提高。
房間裡的兩人這才注意到齊一手裡還抓著一個袋子。
接過袋子打開一看,發現是一些稻穗。只是這些稻穗和一般的稻穗不同,微微泛著金色——是金屬光澤。
“這是哪來的?”齊軒從裡面拿出一個稻穗,摘下幾粒稻粒,剝掉外皮,發現裡面的大米並不是白色的,而是微微泛著金色。
“這是自家地裡種的,所有地裡也不過出現這麼些金色稻粒。我看著不同尋常就拿來給東家看看。”
齊軒好奇的丟了一個探查術,“額的神啊!!”
金稻(可繼續種植):農學家農場中種植的普通水稻進化植物,製成食物之後不僅可以提供飽食度,還可增加氣血和療傷之用,製成不同的食物能起到不同的功用!
齊軒和唐天麟面面相覷,當初唐家可是為了幾個加血的藥方把寶貴的遊戲裡的第二個駐地令便宜賣給華家了啊!
可現在,居然種水稻都能種出加血和療傷功能的來,還真是有種——不知道該驚喜得到寶物了,還是遺憾當初做了虧本買賣。
“我去告訴師父。哈哈——”
齊軒噌一下子從床上跳了起來,穿上鞋就跑了,唐天麟都沒機會拉住他。
“還有事嗎?”
“這個——”這位天天來,齊一最近智商大漲自然看出自家東家和這位關係不是一般的密切——雖然他也經常把東家打得鼻青臉腫——但床都上了——雖然往往是按摩,沒有其他事情,但這張床除了這二位其他人可沒上過。所以,齊一已經把唐天麟當成未來夫人看待了。
他當然不知道其他人不上不是齊軒不讓,是他們自己不敢!
“既然是未來夫人,應該沒關係吧。
其實和自家東家一樣單純的齊一輕易的下了這麼個結論。
“其實其他東西也有異種出現了。”說完,齊一從門外拖進來三個大筐,裡面有農場現有的各種蔬菜水果糧食魚肉蛋……
63.齊家夫人
“師父!”齊軒一手抓著裝著金稻的袋子,沖進農老漢的小院。農老漢正在拿著一把青草喂著牛欄裡的一頭母牛,對齊軒的到來完全沒有任何反應。
“師父?”
眼見農老漢反應不對,齊軒立刻止住了興奮,小心翼翼的走上前。
農老漢慢條斯理的喂完牛馬羊雞鴨鵝,菜地裡也澆完水。
齊軒老老實實的跟在他身後,苦著一張臉,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事情了。要知道,農老漢對他來說可是唯一的至親長輩了。
把小院裡的東西都收拾好,農老漢在水井邊上洗過手,才挑著眉看向齊軒。
齊軒連忙挺胸抬頭,表情可憐兮兮外加茫然無措。
“你還記得有我這麼個師父啊?”
農老漢拿眼角白了齊軒一眼,充分的表達了自己對他的不滿,“你自己說說你都多久沒來我這裡了!”
說完,老人家不再理會齊軒,背著手慢慢的朝自己的房間踱去。
齊軒趕緊屁顛屁顛的跟在農老漢身後,“師父,我最近焦頭爛額的,也不知道在忙些什麼,可卻什麼時間都沒有。”
說著,齊軒想到最近莫名其妙的攻擊,追殺,搬家和學武臉上不由得露出苦笑。雖然如願以償的學到了武功,可他心裡還真沒覺得怎麼興奮。總覺得學了之後,事情更麻煩了。
“到底出什麼事了?”農老漢本來還想再讓這小子著急一下的,可聽齊軒說的挺嚴重,他倒是深沉不下去了。
跟著農老漢走進屋子,在一個原木棕褐色圓桌旁坐下,齊軒倒了兩杯涼茶,一杯先遞給農老漢,另一杯放在自己面前。然後,才把最近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講給農老漢聽。
“這麼說來事情確實有些不同尋常。”老人家沉吟了一會兒後做出結論,“你們世界裡的事情我不太清楚,不過這個世界裡農學家的確還沒到能從根本上震動這個世界的程度。按理來說,那麼大的勢力不應該再對你下手。雖然你有一定的優勢,但農學職業已經開啟一段時間了,他們想要培養一個農學高手也不難,不一定非要執著於你。”
齊軒猛點頭。
“所以說,肯定還是跟你們那個世界有聯繫。這件事你還是要問唐家小子,他肯定知道。”
齊軒一下子垮下肩膀,“他不肯告訴我,總說什麼時機還沒到。”
農老漢對此不好發表意見,想到剛才齊軒所說的話,紅潤的老臉上露出一個曖昧的笑容,“你說你做夢夢到他對你告白了?”
唐家小子有希望了啊!
農老漢其實是有點驚訝的,畢竟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家徒弟這麼快就動心了。
齊軒臉一紅,“做夢也不代表什麼!”
“那你臉紅什麼?”
“我只是奇怪為什麼會夢到他喜歡我,我可是喜歡女人的。”嘴硬的強調。
“咳咳——”這個時候了還嘴硬,農老漢開始同情唐天麟了,“你來找我什麼事啊?”
“哦,是這樣,我的農場裡種出一些金稻。”齊軒得意洋洋的拿出裝著金稻的袋子,遞給農老漢。
農老漢一挑花白的眉,“不錯啊,這麼快就種出金稻了!那其他物種應該也有變異品種了吧?”
“不知道,拿到金稻之後我就馬上來您這了。您瞧,我對您多孝順,有這種好事第一個就想找您分享。”齊軒笑的十分諂媚。
“哼——拿我當小孩哄嗎?”
農老漢故作不悅的輕哼一聲。
“我能進去嗎?”唐天麟站在小院外面低喊。
“這些都是齊一給你的,不過你沒來得及看。”
同樣坐在圓桌旁邊的唐天麟拿起齊軒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
齊軒有些不自在的盯著他喝下去,心想那可是我喝過的,你這種大少爺對這種事不是應該很忌諱嗎?
“鑒定一下吧,我不會鑒定,不知道這些東西的功效。”
齊軒頓時顧不上那杯涼茶,蹲在三個大筐旁邊挑挑揀揀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起身。
“植物類的主要增加氣血和體力,動物類的增加精神和敏捷。”
唐天麟雖然外表還是淡淡的,但心裡很是興奮。現在還不知道效果,不過很顯然這些東西的價值幾乎是無可估量的。心裡暗自歎息,這只兔子怎麼越來越寶貝了呢?本來就招了不少人來搶,這下子恐怕招來的人只會越來越多了。
齊軒完全不知道唐天麟在想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他現在心裡可是滿滿的興奮!
這些變異的東西可都是錢啊!怪不得是金色的呢!
“我馬上回去,讓大家加大變異產品的開發力度!哈哈,這次就都先留種了,唐天麟等下次收穫的時候再拿些給幫派的廚師去試試效果。”
說完,東西收收放進儲物空間裡,齊軒一溜煙的跑了。
等齊軒回到農場,把齊一叫過來,把事情教給他。
“你找什麼呢?”
見齊一老往自己身後看,齊軒疑惑了。
齊一縮回脖子,“夫人沒跟你一起回來嗎?”
夫人?那是啥?
“什麼夫人?”
“唐少爺啊,他不是東家的夫人嗎?”齊一是老實人,齊軒一問,立刻就回答了。
“誰?!”齊軒差點沒給嚇死!
“唐,唐少爺——”再笨也看得出齊軒反應不對了,齊一有些戰戰兢兢的回答道。
“噗哈哈好——唐天麟?”齊一點頭,然後齊軒捧腹大笑,“哈哈哈,那個唐天麟?我夫人?老婆??”想到唐天麟穿著女裝,一臉小媳婦樣的站在自己身邊的情形,齊軒先是被雷了一下,接著又撲哧一聲大笑起來,“哈哈哈哈,齊一,你太天才了!”
他抹掉眼角笑出來的淚,拍拍齊一的肩膀。
齊一完全搞不懂東家的反應,見他又開心了,也跟著呵呵傻笑了幾聲。
“出什麼事了,這麼開心?”
唐風從外面就聽到齊軒瘋狂的大笑了。
“風,你來啦。你知道剛才齊一說什麼了嗎?哈哈哈——他居然說,哈哈——居然說唐天麟是我,是我老婆!!好笑吧?哎喲,肚子好疼……”
唐風聽了詫異的看向齊一,又看看齊軒——不會吧,難不成連智商不如常人的齊一都比齊軒敏銳?
“齊一,你怎麼會這麼認為的?”
“是這樣的……”
經過一番這樣那樣的解釋,齊軒和唐風才總算搞清楚這件事的原因。
整個就是一個時代落差的烏龍。
齊一被創造出來的時候,遊戲裡的年代大概相當於十幾世紀的古代,也就是說思想比較保守,於是看到齊軒和唐天麟經常在床上廝磨——其實是在按摩——就以為兩人有親密關係,本來兩個男人之間是不存在曖昧的問題的,可偏偏遊戲製造者們是土生土長的三十一世紀人,男男之間完全正常,十幾世紀和三十一世紀兩個時代的思想一交融,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齊軒和唐風相互看了一眼,嘴角抽了抽,萬般感情最後匯成一個字——囧!
“齊一啊,這就是你的錯了,怎麼也應該你家東家是唐夫人啊。跟我家老大在一起的話,小齊怎麼可能在上面呢?”
唐風當著齊軒的面十分感歎的說道。
老實人齊一漲紅了臉,急忙告退了。
齊軒腦門上N根黑線,“滾!混蛋!為什麼我就非得在他下面啊!!老子在也在上面!!!”
唐風斯文俊逸的臉上掛著與他氣質不符的猥褻笑容,好吧,掛在他臉上就叫曖昧了,“嗯,原來小齊你這麼開放啊。居然喜歡騎乘式,老大真幸福……”
迎接他,是齊軒的拳腳,今天的實戰課提前開始了。
齊軒現在可不是當初那個一下子被唐風給甩出去老遠的菜鳥了,在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疼的精神狀態下,拼著受傷不怕,拳頭硬是連連在唐風引以為傲的俊臉上留下了不少到此一遊的痕跡。尤其是印在唐風兩隻眼睛周圍的兩個黑眼圈,十分具有喜劇藝術效果。
“喂喂,我警告你不准打臉。”
齊軒對唐風的嚷嚷置之不理,攻擊的重點繼續放在他寶貴的英俊的富有魅力的臉上。
再又挨了兩圈,臉上加了兩塊青紫色的“腮紅”之後,唐風決定不再忍耐了,他不過是說出了事實而已,雖然確實可能小小的傷害了小齊彆扭的男性自尊,可難道他還以為自己能壓倒老大——騎乘式和類似姿勢除外——這麼說來,他還是讓他提前面對事實呢,怎麼說也不應該再付出自己寶貴的臉來當代價啊!
這年頭老實人真是不能當了!——即使從嬰兒時期算起不管從任何方面任何角度算都算不上老實人的唐風憤憤不平的想著。
“再打我就翻臉了!”
再次警告之後,仍然臉部危機仍然得不到緩解的情況讓唐風爆發了,三分鐘之後,齊軒渾身青紫的被扔了出去。
眼睛周圍是和唐風如出一轍的黑眼圈,嘴角破裂,舔上去會嘗到微微的血腥味。氣喘吁吁,身上沒有半點力氣,並且疼的再也爬不起來……
“你這個混蛋。”即使已經被打的起不了身,齊軒嘴裡還是含糊不清的罵著。
唐風也跟他一樣毫無形象可言的躺在地上,乾燥的淺色土路其實並沒有想像中的髒。
他的嘴角勾起一個愉悅的弧度——小齊似乎並沒有對他和老大在一起這件事有所排斥了,只是對上下問題比較在意。
不過,在唐風看來,他和唐天麟之間的上下問題是完全不需要考慮的。
嗯,也許將來攛掇小齊反攻會是一件不錯的娛樂,這樣既能欣賞老大被小齊追著要反攻的苦惱,又可以看到小齊反攻不成被收拾的有趣樣子,還可以報今天被打的仇,怎麼都值了。
腦海中擅自想像著齊軒反攻不成被做的直不起腰的樣子的唐風帶著淡淡的笑意,滿意的閉上眼睛。微風帶著清新的感覺從躺在地上的兩人身上拂過,很舒服——個屁,被打的地方疼死了!!!
該死的混蛋!
齊軒和唐風不約而同的在心裡痛駡了對方一句。
“趕快起來修煉內力。”唐風放鬆的躺在地上催促著同樣躺著的齊軒。
齊軒狠狠一咬牙,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他現在一動身體就沒有不疼的地方——盤坐在地上,開始修煉內力。
唐風繼續閉著眼睛休息,悠閒的感覺總是會讓人忘記時間的流逝。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睜開那雙細長的眼睛,支起上半身看向遠方。
一個純白色的身影漸漸的出現在他的視線裡,一身雪白的衣袍一塵不染,挺拔的身軀邁著堅定的步伐,身上散發著貴族般優雅的氣質。一雙天藍色的眼睛在陽光下似乎熠熠生輝一般的,就像完美的藍寶石,迷人極了。純白的顏色,優雅的氣質,平靜溫和的表情,使他整個人帶上了些許禁欲的感覺。
“請問,你是哪位?”來人十分禮貌的向滿身狼狽的唐風詢問。
“你是成毅?”
“是的。”優雅而矜持的微微頷首,成毅關注的看向齊軒。
“我們剛才在進行實戰訓練。”唐風淡笑著解釋,笑起來的時候不小心牽扯到臉上的痛處,頓時齜牙咧嘴起來。
成毅微微一笑,高貴中帶著的淡淡的疏離感褪去了不少,看向齊軒的目光也很柔和。
“他早就想學武了。”
“是啊,終於能得償所願了,加上最近受了些刺激,所以特別的努力。”齊軒看起來絕對比唐風要淒慘的多。
成毅卻微微皺了皺眉,“可是他現在才接觸武學……”
唐風明白他說的是什麼,點點頭,“他還有時間,可以慢慢成長沒關係。”
唐風注視著陽光照耀下的成毅,心裡不由得讚歎對方出色的容貌。虧那個蘿蔔絲家族還敢號稱是狗屁阿波羅家族,人家成毅這樣的才真正配得上阿波羅這個稱號呢。
“小齊還有一會兒才能醒,你在這等他一會兒吧。”
“好的。”
“成?你是成家的人嗎?”不習慣仰視別人的唐風從地上站起來,有些好奇的問道。
“如果你說的是天風星的成家的話,我並不是。我的家就在這個星球上,雖然是貴族階層,又有古英國皇室血統,但並不是什麼大家族,只是一個很小的家族,包括祖父母,父母和我們兄弟三人而已,只是家裡比較注重貴族教育,大概跟古英國的貴族血統有些關係吧。”
“怪不得你的氣質和禮儀舉止看起來都比較偏白種人。”
成毅搖搖手,“我其實只有不知道多少代以前傳下來的一絲白種人血統罷了。家裡會有這樣的禮儀教育也是一直一來的習慣,事實上,家裡的孩子懂事之後有機會選擇是否接受貴族教育。畢竟我們只是普通家庭,其實這種教育並不是必要的。不過因為傳承下來的貴族氛圍很濃,加上父母從小言傳身教,家裡倒是很少有人拒絕。”
唐風算是看明白了,成毅看似優雅疏離的貴族外表之下也是個跟齊軒差不多的白兔,不僅單純還很坦白。
該說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嗎?
64.成毅告白
鼻青臉腫的齊軒樂呵呵的招待很久沒見的成毅,紅瓤黑子的西瓜擺在齊軒自己簡單製作的木盤上,紫色的葡萄個個晶瑩剔透誘人口水,水蜜桃色澤光亮桃形飽滿,湊近了一股濃濃的桃香撲鼻而來……
見齊軒忙得跟個陀螺似的到處給自己找吃的,成毅的心裡不由得升起幾分暖意。
他這次來齊軒這裡也是有幾分不得已的,不過現在看來是來對了。
成毅雖然外形俊美氣質突出,但從小並不怎麼受歡迎。畢竟他只是個平民,貴族階層裡再平凡不過的平民一員,可是身上卻有著世家子弟都不一定有的貴族氣質,舉止優雅高貴,待人接物彬彬有禮舉止有度,從不會做出有失分寸的事情。這樣一個人在平民的環境裡,短時間裡可以吸引一些目光,但時間長了就會慢慢的被周圍的人排斥在外,尤其是在孩子圈裡。
所以,實際上成毅也是一個孤獨的人,雖然他自己可能並不怎麼期待周圍人的認同和友誼。
不過齊軒不一樣,他自己是一個有些懶散的人,卻從來不會強迫成毅跟他保持同樣的步調。雖然不理解成毅的堅持,卻不會試圖改變他,也沒有試圖東施效顰的學習成毅的舉止。
他們兩人相處更多的是在保持各自步調的基礎上形成了一種微妙的平衡,對成毅和齊軒來說都是新鮮也不錯的體驗。
所以,他們兩個當初相處的平淡也愉快。
這次成毅來之後,兩人更是發現,雖然也挺長時間沒見面沒聯繫了,可是見了面之後兩人更加的默契了,對對方也更有好感。
“我被一個人纏上了。”成毅很坦白,或者說他的教養讓他不能撒謊。
“那就在我這裡待著,反正只要我不允許誰也進不來這裡。”齊軒信誓旦旦的保證,“不過,是怎麼回事?”
“我不是在進行鐵匠修煉嗎,也有了些進步。然後,有一次去挖礦的時候碰上一個人,然後他非得纏著我幫他打造武器。可是我覺得自己現在的技巧還不足以為他量身打造一把武器,所以拒絕了。”
不知道想起什麼,成毅的臉微微一紅,語氣也不是那麼的抱怨,只是有些無奈。
齊軒卻粗心的沒發現這一點。
“你沒告訴他自己實力還不夠嗎?”
“說了。”
“那他還纏著你啊,這人也太不識相了。”
齊軒很義氣的打抱不平。
成毅聽了表情突然變得有點尷尬。
“也不是,他其實說過他不著急,只是我覺得他應該有一柄天底下最好的劍。可是,我現在卻打不出天底下最好的劍。”
“那說明你很有潛力了啊,實力也很高。所以,對方才會一定要你打造武器!”齊軒心想沒想到成毅打鐵這麼厲害啊,還沒怎麼著呢就有人上門求武器了。
想想自己認識的人裡生活職業者包括自己在內也不過三個,可是華逸和成毅好像都比他厲害啊。真有點傷自尊,自己出了武學之外也該在農學上努力一下了吧。
“是這樣嗎?”成毅被齊軒說的一愣,若有所思起來。臉色卻越發的紅了起來,他可是以為那人對他——原來是他自作多情了嗎?
也是了,那人明明那麼冷漠,出了變強心裡再也容不下其他的一絲一毫,恐怕確實是像小軒說的那樣吧。
這麼想著,成毅卻驚訝的發現自己心裡除了尷尬之外,居然還有一絲失落。
世界上最悲慘和尷尬的事情之一大概就是你以為對方喜歡你,結果卻發現對方對你無動於衷,你卻已經動心了。
“當然嘍。”齊軒大大咧咧的回答,沒注意到成毅有些不妥的神色,“你就放心在這待著吧。不過,你能放得下自己的事情嗎?”
成毅卻霍得一下站起身來,“我有些話要跟他說,說完之後——”俊美的臉上掛著黯然的神色,“可能要打擾你一段時間了。”
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四合院。
齊軒楞了一下,越想越覺得成毅剛才的神情好像有點不對勁啊,連忙抬腳跟了上去。
等齊軒跟著成毅走到四合院的門外,成毅正面對著一個男人。
一個不像人的男人。
“小成?”齊軒小心翼翼的叫著成毅的名字。
不是他膽小,是成毅對面的男人太詭異了。冷漠的人齊軒見過,唐天麟是一個,剛見面的時候那叫一個冷,看著就很厲害的樣子,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讓人很不爽。唐問是一個,那個據說負責情報方面事物的青年一直都是面無表情,冷淡極了。
可這個人不同,他的冷讓齊軒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那雙漆黑如墨的眼睛裡空洞的沒有任何存在,那一身淩厲的氣質簡直讓人汗毛都豎起來了。他整個人繃得緊緊的,給人一種他隨時可能進攻,而且一旦進攻必然是殺招的感覺。
危險!
危險!!
危險!!!
齊軒的心裡不停的叫囂著這兩個字!那人輕描淡寫的一眼就讓齊軒本能的想要後退。
“他叫你小成?”那人毫無感情的看了齊軒一眼,問著成毅。
成毅點點頭,齊軒說過他有個叫小逸的朋友了,為了避免重音所以決定叫他小成。
他雖然覺得小成好像有點跟自己不搭,不過齊軒好像叫的很高興的樣子,他也就隨他去了。況且,他以前同學朋友間似乎都有一個昵稱的,所以總的來說,齊軒叫他小成,成毅還是答應的挺高興的。
想到這個成毅對齊軒微笑,齊軒雖然不知道他什麼意思,不過也跟著傻呵呵的笑了起來。
唰——
一柄劍唰一下刺了過來,齊軒猛地向後一閃,可緊接著就是另一劍……
“住手!”成毅有些氣急敗壞的聲音傳來,那柄細長的劍險險的停在齊軒胸口心臟處。
齊軒出了一身冷汗,大白天的他招誰惹誰了,怎麼好端端的就來了個殺手。被雖然停手了,但仍試圖用目光殺死他的某人看的渾身發冷的齊軒心裡萬分不解。
“仇劍,你幹什麼?!”
成毅擋在齊軒身前,可他的行為卻讓那個叫仇劍的男人的目光又冷了幾分。
齊軒抖抖,老老實實的站在成毅身後,他是不怕死,可明顯對方是誤會什麼了還硬上去找死那不是白癡嘛!
仇劍只是板著臉拿眼神殺死齊軒。
“他是誰啊?”齊軒拽拽成毅的衣擺。
“那個讓我幫他造武器的人。”成毅說完,回過頭面對仇劍,“我已經跟你說過了,我現在沒有能力鑄造你的武器。”
仇劍不屑的瞟了齊軒一眼,齊軒一愣——我招誰惹誰了,你個混蛋!差點沒一衝動沖出去和他拼了。
“我知道,我等你有能力。”
說完,仇劍手一伸把成毅從齊軒身前拽到自己身邊,伸手拂拂齊軒剛才拉過的衣擺,像是上面有什麼髒東西似的。
齊軒鼻子差點沒氣歪了。
“為什麼非得要我呢?我說過了,有需要的話我可以請師父給你——”
仇劍猛地一抬頭,冰冷的目光看向成毅。
“我不要別人!”
齊軒張大嘴,現在是什麼情況,怎麼跟他想像的有點不一樣啊。
成毅聽了仇劍的話心猛地一顫,幾乎覺得自己對仇劍有什麼不一樣的意義了,可是想到齊軒剛才的話,心又沉了一些。
“我有句話要跟你說。”成毅滿臉視死如歸的表情——齊軒語。
“什麼?”
“我喜歡上你了,但是不管怎麼樣你的武器我都會給你鑄造的,所以你不需要勉強自己。”
成毅臉紅著,抬起頭,和仇劍對視的眼睛卻沒有退卻。
“你以為我會為了一把武器勉強自己?”仇劍冷漠的冷哼一聲。
成毅臉一白。
齊軒被剛才的告白雷到了,反應不能中——
“以後別和那小子太親近,我不喜歡。”仇劍淡淡的說完,拉住成毅的手。
這是什麼意思?
成毅不解的抬頭。
&ld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