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多寶格公告:
新朋友們請先看「多寶格板規」來認識本站

天空好友隨意請自加
噗浪好友看情形,歡迎加粉絲,我很少發私噗
  • 15774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8

    追蹤人氣

白虹明玥--暴力奶媽

轉載自秘密論壇

01
陳葉禮拜五回家的時候,看見陳凡已經坐在桌前打遊戲正起勁。
湊過去一看,畫面倒挺漂亮,就問:“這什麼遊戲?怎麼從來沒見過?”
陳凡正被三隻怪圍攻,也顧不上回答,他一激動,鍵盤就按的劈啪響,陳葉看他打,在旁邊笑:“不知道還以為非主流在打勁舞團呢?你這什麼職業,怎麼這麼菜?打半天都打不死怪。”
“你才非主流!”陳凡忍不住回了一句。
好不容易搞定三隻怪,陳凡回程,把角色停在雜貨商面前,一邊點交易,一邊說:“我跟你說,這是新出的遊戲,今天第一天內測,我好不容易搞到號。”
“內測啊,反正等公測的時候要刪檔,玩了也是白玩。”
陳凡以一副“我鄙視你”的表情瞪了陳葉一眼,說:“什麼叫玩了也是白玩?首先這是不花錢享受遊戲的快樂,是白白給你玩。再說,內測是給你提前熟悉遊戲,讓你公測時候能夠領先一步。最後,這次聽說有可能不刪檔,很多人都搶著要進來呢,淘寶上面賣內測帳號最高已經標價一千塊了。”
“神經病,一千塊一個內測帳號,哪個傻叉買?”
“一千塊的沒人買,不過一百塊的有人買。”
“有錢沒處燒的。”
“有錢人多唄。”
確實,喜歡在遊戲裡燒錢的人滿世界都是,不過好在陳凡雖然愛玩遊戲,但經濟觀價值觀還比較正常。
陳葉看了一會,說:“你怎麼又建了個人妖?”
螢幕上一個身材高挑的美女正在城裡到處跑,白色的裙擺隨著跑動飄啊飄,露出長長的美腿。
再仔細看,陳凡選了個淡紫色長髮、紫色眼睛的美眉,臉頰上還畫了漂亮的圖案。
頭上頂了個很……平凡的名字,就叫“平凡”……
說實在的,這名字和這角色的樣子不太配,女人不是比較喜歡名字起的很唯美麼?
陳凡把“我鄙視你”換成了“我受不了你”。
“你傻啊,現在頂著花裡胡哨的名字一看就是人妖,真正的MM名字通常會起的比較正常。”
簡單說就是他要做個高級人妖。
陳葉也受不了陳凡這種執著於做人妖的趣味,跑去外面看電視了。
和陳凡相反,他不大玩遊戲。以前被陳凡拖去玩魔獸,結果進去以後,陳凡又嫌他練級慢,就把他給甩了,讓他一個人慢慢玩。陳葉一個人慢慢磨,別人法師七天六十級,他術士硬是練了四個月才封頂。等他練到六十,陳凡沒耐心等資料片了,毅然轉戰其他遊戲,陳葉繼續一個人玩,到後來覺得沒意思了,也就不玩了。事實證明,陳凡的決定是明智,玻璃渣不斷放鴿子,一年後才開了第一個資料片。一年裡,陳凡已經又轉戰了兩個遊戲。
陳葉電視看到一半,電話響了,陳凡忙著打遊戲肯定不會接,陳葉接起來聽,是陳媽媽打回來的,說晚上和他爸去吃喜酒,不回來吃飯了,冰箱裡還有點飯菜,叫他們兄弟倆微波爐熱一下吃。
陳葉接完電話,剛放下,電話又響了,以為還是陳媽媽打來,結果是找陳凡的。
他在客廳裡扯了嗓子吼了聲:“陳凡你電話。”
等了一會聽見那頭陳凡接電話了,才把話筒放下。
過幾分鐘,就看見陳凡急急忙忙跑出來,一邊套外套,一邊說:“我回學校一趟。”
“週末學校還有事?”
陳凡罵罵咧咧:“我靠,鬼知道他們在搞什麼,不早說,我都回來了再叫我過去,這學生會真不是人幹的,老子當初就不應該進去。”
以陳凡的性子,只要考試不掛科,能像個普通大學生一樣過完大學生涯就行了,他的課餘熱情都投入到遊戲裡了,學生會這種事情本來應該和他八竿子打不著。只是前兩年,被個師姐硬是發掘出才能來,連哄帶騙威逼利誘把他拉了進去。待久了,雖然嫌學生會事煩,但也不好意思說走就走,反正今年已經大四了,按照慣例,五年級的時候就可以辭退學生會職務。也就幾個月了,忍忍就過去了。
陳凡穿好衣服,又回頭叮囑陳葉:“我把帳號密碼抄在桌上了,你幫我練一下級,內測一共就十天,好不容易搞到的帳號可不能浪費了!”
陳葉點點頭,說知道了,目送陳凡出門,繼續躺回沙發看電視。
練級……算了吧,反正陳凡很快就會回來的,讓他自己練好了。
一個人吃完晚飯,洗完澡,剛剛開電腦上網逛逛論壇,陳凡電話來了。說:“爸媽回來了嗎?回來你跟他們說一下,學生會這邊要搞活動,估計整個週末泡湯了,我這禮拜就不回來了。”
陳葉“哦”了一聲:“那你保重。”
剛要掛電話,又聽見陳凡在那邊哇哇喊,拿近話筒,聽見陳凡喊:“別忘了給我練級!等我過兩天忙完了,我要上線檢查成果!你要不好好練,我跟你沒完!”
陳葉掛一臉黑線,只好在電話這頭對著話筒點頭:“知道了,我幫你練就是了。”
放下話筒,一看才七點多,論壇上也沒什麼新帖看,得了,幫陳凡練級吧,省得他回頭囉嗦。
進了遊戲,陳葉把菜單都點了一遍,算是大概瞭解了,陳凡這個號是祭祀,就和魔獸裡牧師差不多,反正主要技能就是給人加血加狀態復活什麼的,俗稱奶媽,怪不得剛才陳凡打怪慢,奶媽攻擊力低情有可原,畢竟又不是魔獸裡還有個暗影形態。
看等級,才十二級,已經出了新手村,在城裡接了一堆任務,陳葉把任務挨個點了一遍,看基本上都是要去塞的,就找了空間傳送過去。
走出要塞,野地上爬了怪,一看是任務之一,那就開打吧。
注:陳凡讀建築系,五年制。
02
陳葉幫陳凡練級的這個遊戲叫永恆,陳葉自己琢磨了一圈,看起來無非就是接任務、打怪或者收集物品、然後交任務拿經驗,操作和魔獸也大同小異,所以他也懶得上官網研究了,就當魔獸打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內測的關係,遊戲裡人很少,頻道裡也沒人說話,感覺不像在玩網遊,像在打單機遊戲。
但是陳葉倒不覺得有什麼不好,他早就習慣一個人玩網遊了。
這還得說到陳葉曾經玩得最投入過的網遊魔獸上去。陳葉在魔獸裡練的是術士,練之前也沒有多想,只是覺得術士那身紅色新手服挺順眼,就選了這職業。可進去以後,才發現入錯了行。
陳葉是被陳凡拖去的,所在伺服器是最早開放的伺服器之一,老人多新手少,偶爾見到個低等的還多半是小號,二十級就被幾個大號帶著往血四裡沖,誰理他啊。陳葉這個真正的新人被自己那沒良心的雙胞胎弟弟甩了,所以往往都是一個人練級。再加上當時術士這個職業在魔獸裡有個公認的稱號——副本棄兒,看字面的意思就可以理解陳葉的艱辛了。
簡而言之,因為客觀條件限制,培養了陳葉的獨立精神,養成了單練單刷,把網遊當單機遊戲玩的習慣。
這回幫陳凡練祭祀,雖然祭祀攻擊力弱了點,但好歹可以自己給自己加血,實現自給自足,效率雖然低,但反正他本人是不著急的,慢慢練吧。
要塞外面的怪,都是比“平凡”低一二級的非主動攻擊怪。陳葉平均打一隻怪,要硬抗著被啃掉一半血,耗掉四分之一的藍,放五六次目前唯一學會的攻擊法術。打完以後,“平凡”HP低了,就會駐著法杖彎腰喘氣,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只好自己再施法補血。
如此打到第五只怪的時候,藍就快用完了,陳葉看著那怪也沒多少血了,就以奶媽之身抗著怪,掄起法杖猛砸,砸了兩下,總算解決掉了。
他看了下旁邊視窗顯示的戰鬥資訊,發現原來法術傷害只比物理傷害高了一點點。但是法術要有施放時間,普通攻擊不需要,簡單說就是,平均他放兩個法術,起碼就能砸三棍子,這麼簡單小學算術題,陳葉用膝蓋想也知道答案了。
也就是說,至少在現階段,用法杖砸怪比放攻擊法術殺怪效率要高。
於是乾脆也別用法術了,直接拿法杖砸就是了……
練了一晚上,一路砸到十五級,不知不覺跑到新地圖上,這回地圖上都是主動攻擊怪,陳葉小心翼翼一個個引過來敲頭。
這時候旁邊過來一個法師正被怪追,陳葉點到他身上,看只剩一絲血皮了,就當做好人好事,順手給他加了血。
那法師兩記法術解決了怪,回頭對陳葉打了個謝字,接著陳葉就看到一條組隊邀請的消息彈出。
這還是他進這遊戲來,第一次遇到人要跟他組隊!
心情有點激動,有點受寵若驚,連忙就點了確定,完全忘記了其實奶媽在網游裡總是受歡迎的……
進隊伍一看,對方叫KIC,比他高一級。
陳葉問:“我們打什麼?”
KIC好像不大愛說話,就打了兩個字:繼續。
繼續的意思,陳葉理解為就是繼續打這附近的怪。看了一下自己的任務列表,有兩個任務都是打這裡的怪,當然毫無異議,就跟著NIC開始打怪。
陳葉以前打魔獸單刷居多,但偶爾也和人組過,基本上還是瞭解奶媽應該幹什麼。簡單說絕大多數情況下就是站後方,給隊友加血加狀態,其他就甭管了。
於是KIC在前面打怪,他就站後面給KIC加血。
KIC的技術看起來還不錯,多數情況下怪還沒近身,就打的差不多了,所以血掉的不算快,陳葉加血加的很輕鬆,輕鬆到有點慚愧了。
他感覺自己就好像不幹活白蹭人經驗一樣。
於是看著KIC血還挺多,陳葉把目標切換到怪身上,開始放遠程攻擊法術。
法術一放出去,他就意識到壞事了!
放錯目標了,把旁邊的怪給引了過來,而且還不知道怎麼搞的一下子來了兩個。
這下一邊要給人加血,一邊又被兩隻怪打,陳葉畢竟沒有當奶媽的經驗,一下子慌了,開始滿世界亂跑想擺脫這兩隻怪,亂跑的結果是開火車,撐了沒幾下,“平凡”一聲慘叫,倒在地上,螢幕也變成了灰色。緊接著,看見KIC也掛了。
第一次組隊,第一次團滅……
從復活點出來,陳葉看到KIC站旁邊,很是愧疚,這次團滅完全就是他引起的,害人家掛了掉經驗,連忙在隊伍頻道裡打了一串字道歉,說:不好意思,我第一次組隊,不大會操作,害你也死了。
KIC依然言簡意賅,回了三個字:沒關係。
陳葉正松一口氣,想說那我們接著打吧,這回我保證就老老實實在後面加血別的啥也不幹了。就看見KIC在原地消失了,隊伍頭像上顯示,對方已離線,陳葉變成了隊長。
原地等了一會,也不見KIC重新上線,陳葉默默無語的解散了隊伍,結束了第一次組隊經歷。
看來,還是一個人單練比較適合他。
繼續拿棍子敲頭去吧。
03
KIC離線後,陳葉一個人才練了幾分鐘,聽見外面有動靜,知道是父母回來了,探出去看果然如此。於是乾脆回程下線。
跑到客廳裡和陳爸爸陳媽媽拉家常。
陳媽媽問:“小凡呢?”
陳葉就把陳凡的話轉述一遍,大概是學生會經常發生此類臨時“加班”事件,陳爸爸陳媽媽也不覺訝異,都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在他們看來,陳葉和陳凡這兩個孩子都是屬於不需要操心的類型。
陳凡比較好動,但還好長大了也比較懂事情,不會去惹是生非,看在他功課還算不錯,又是在學生會裡混的,打網遊這愛好也就容忍了。孩子大了,總不能什麼都管,何況陳凡還沒沉迷到要讓父母在楊教授哪裡哭訴:“我兒子本來是個天真可愛的孩子,魔獸世界把他從人變成了一頭魔獸!”的境界。
至於陳葉,那就更省心了。陳葉的個性,說的好聽叫溫吞,說的不好就是遲鈍。
簡單舉例說,叫他收衣服,他會說好,然後看看天色,覺得還早,不急,於是等他想起來收衣服的時候,天早黑了。就是這樣。所以陳凡要他幫忙練級,說一遍不夠,還要打電話來提醒,就是這個道理。
除此之外,他沒有什麼大缺點,倒是有一樣絕大多數父母都喜歡的優點——會讀書。他就是這樣的性子,溫吞歸溫吞,但要麼不做,要做就一定會很認真很投入,所以他從小到大都是愛學習的典範,一路直升上來,到了大四時候,也毫不意外的取得了保送本校研究生的資格。
反正家境尚可,供養的起,孩子愛讀書就讀唄。陳爸爸陳媽媽出去,人家說:“哎呦,聽說老陳你家陳葉保送研究生啊,恭喜恭喜!我家XX要也能像小葉那樣我就省心了,那小子,從小就只知道玩,從來不肯好好讀書……”
這時候陳爸爸陳媽媽連忙謙虛的說:“哪裡哪裡,我家小葉那是運氣好。你家XX腦筋活絡,以後是要賺大錢的……”互相一番客套。
陳爸爸陳媽媽說的謙虛,可這心裡那叫一個舒坦啊,多長臉呀!
陳葉和陳凡都是在本市的學校,通常週末回家。一禮拜沒見了,陳爸爸陳媽媽自然對陳葉的近況關心一番,大四到了下半學期,陳葉除了要寫畢業論文外,已經沒別的事了,近來風平浪靜,也沒什麼好多說的。閒聊幾句,三人都覺得累了,看看時間也不早,陳爸爸大手一揮,很有氣魄的說:“大家洗洗睡吧。”
於是一家三口都洗洗睡了。
這時候,陳凡在學校裡一邊趕工做活動海報,一邊心裡還惦記著陳葉給他那人妖祭祀號練級練的怎樣了。
第二天週末,陳凡起的晚,陳媽媽已經做了一桌好菜,一家人圍桌坐了個三缺一,陳媽媽念叨著:“前天人家帶來的大閘蟹,小凡運氣不好吃不到嘍。”
陳爸爸倒是很無所謂的說:“反正現在也不是吃螃蟹的時候,少吃一頓也不要緊。”說著就把本來應該屬於陳凡的那只也給了陳葉。
陳葉啃兩隻螃蟹,一頓飯吃了一個多小時。吃完了看外面天氣好,就借著幫忙倒垃圾打醬油順便去社區裡溜達了一圈。
溜達回來,再看看電視吃吃零食,又到晚飯時候了。
陳葉在餐桌旁坐下,心裡想,真是一眨眼整個白天就晃掉了。
吃完晚飯,陳凡又打電話過來了,還是來催促陳葉練級的。
陳凡問陳葉練到幾級了?
陳葉猶豫了一下,跟陳葉說十六級了。其實他還沒到十六級,但是想想好像經驗條快滿了,應該很快就能升十六級吧……
“什麼!”陳凡在電話那頭哇哇大喊,“你打了一天一夜才升了四級!”
陳葉很心虛的想,其實才三級。
他小聲辯解:“我還要吃飯睡覺呢。”
事實上是,他一共就打了一晚上,他自己覺得一晚上能升三級,已經是很快的了。
陳凡忍不住做了個“我鄙視你”的手勢,又想到陳葉隔著電話也看不到,於是只好狠狠的“切”了一聲,說:“大哥,你知不知道我前面十二級打了多久?半天,就昨天下午回家到出門,才幾個小時,我都練到十二級了!你打到現在才三級,你是不是還覺得自己練的挺快的?”
陳葉心想,是挺快的啊。
以他以往的練級速度來看,是很快了。
但他也心虛不敢直接跟陳凡講。
陳凡聽那頭沒了聲音,他也知道陳葉就是這樣的,還能再說什麼呢。平了氣,說:“那好吧,你繼續給我練,速度啊大哥!”
不管怎麼說,有陳葉代練,哪怕一天就升一級,也比他自己沒時間上線一級也不能練強吧。本來也沒太指望陳葉,將就著吧。
掛了電話,陳葉只好開機上線練級去。
一個人埋頭苦練“打狗棒法”,棍子敲著敲著給他敲出心得來了。
首先他發現了一個偷懶的辦法,原來只要按一下攻擊,“平凡”就會自動持續的攻擊一直到怪被敲死才會停下動作。
很快他又發現了一個提高敲頭效率的辦法。原來在打怪的時候,會隨機掉落一種看起來像魔獸裡靈魂碎片一樣的東西,他本來不知道這有啥用,但他後來發現原來把這些碎片裝身上,攻擊的時候就會提高傷害值。當然這是屬於消耗品,每攻擊一次就消耗一塊,而且僅在進行物理性攻擊時消耗。打一下用一塊,那當然是用的很快,但好在他接著又發現,原來雜貨商那裡就有賣,五十金十個,便宜的很。
他升了等級,做了幾個任務,其中得到的獎勵是一把不錯的法杖,攻擊力可以,自己又附了加攻擊的魔石,於是打的更歡了。
按照道理來說,他這樣打速度也確實不算慢,一晚上升個幾級問題不大。但他一路上看到材料就忍不住去想采,花花草草礦石水晶,這一來打怪升級的效率又大大降低。練到快半夜,竟然十七級都還沒到。
這時候他站在要塞裡,正猶豫著要不要下線,忽然看見旁邊跑過一人,一看名字,還是認識的,是KIC.再看KIC的等級,二十八級。
陳葉無語了……
04
大抵來說,人們總是對“第一次”有特殊感情。所以陳葉對這位第一個在永恆裡和他組隊的玩家也有一種特殊情結。
於是他忍不住給KIC發了條消息,因為他其實也不知道要和KIC說什麼,於是又道歉了一次,說:昨天不好意思。
等了一會,也不知道是KIC沒看見這幾個字,還是看見了懶得理他,反正沒有任何回應,陳葉眼睜睜的看著KIC張開翅膀直接飛出了要塞。
自覺有點討了個沒趣,陳葉摸摸鼻子,下線了。
禮拜天和禮拜六過的沒什麼區別,不過陳葉自覺練級速度過慢,唯恐陳凡電話追魂,吃完午飯就上線打怪去了。
他一路敲棍子慢慢的磨,升到了十八級,看看任務列表,有幾個主線任務都是十七、十八級的任務,在同一個地點圖爾辛,陳葉決定去做那幾個任務。
再次路過要塞門口時,看見迎面跑出來一個男戰士,陳葉隨手一點,看見是個十級戰士,看來是剛剛出新手村。再一看名字,他囧了,叫NIC.“敢情這是KIC的兄弟啊。”陳葉心裡默默的想。
跑到圖爾辛,在入口處又接了兩個任務,陳葉選了最近一個怪,看等級是十八級和平凡一樣,陳葉放心了,自從他發現原來這遊戲裡奶媽是可以穿鎖甲的,裝備就全部從布衣換成了鎖甲,雖然難看了一點,但防高、耐打,抗個同級或高一級的怪麼問題。
陳葉給自己加好狀態,拎著棍子,對準目標沖上去開打。
結果,沒想到這怪竟然特別猛,三刀就把平凡砍翻了。
陳葉還麼反應過來,螢幕已經變成了灰色。
不可能啊,明明是十八級的怪,怎麼會這麼強?
一直到第三次復活被怪打死,陳葉才意識到,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精英怪……
簡單來說,雖然對方也只有十八級,但絕對不是他這個十八級奶媽可以單挑的物件。
怎麼辦?還是想辦法和人組隊吧。
於是陳葉跑回要塞,這天明顯玩家比前兩天多了很多,要塞裡來來去去不少人,陳葉在公共頻道裡打了一句:十八級祭祀求組圖爾辛。
網遊中,畢竟總是缺奶媽的,俗話說戰法牧鐵三角,這三個職業是最被需要的職業,尤其奶媽單練很難,更顯稀缺。於是陳葉很快就收到了組隊邀請。
陳葉看了一下隊伍,一隊六人,加上自己職業齊全,大家等級都差不多,他進去的時候,隊長正在隊伍頻道裡說話,告訴大家這幾個任務的具體位置,顯然對這幾個任務很熟悉了。
陳葉心裡挺高興,看來進了個不錯的隊。
在圖爾辛門口集合,陳葉跟著隊友們往裡面沖,這回與他一個人打簡直天壤之別,一隻精英怪沖過來,隊友們配合默契,三兩下就把怪滅了。
陳葉只要戰在後面給隊友加加血就好,而且因為配合的好,他加血也很輕鬆。
他很激動,這還是第一次正二八經當奶媽,很有成就感。
打了幾隻怪,這一小隊人馬沖到第一個任務點,大家正回好藍準備開打,陳葉忽然聽見“滴”的一聲輕響,螢幕黑了。
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的時候,就聽見陳媽媽在外面客廳裡喊:“怎麼停電了?”
陳媽媽看的電視劇正放到高潮呢。
怎麼停電了……
陳葉也很鬱悶。
跑出來看,陳爸爸也從書房裡出來,研究了一下,很淡定的說:“不是跳閘,我去外面看看。”
這時候陳葉已經聽見樓上樓下有人在喊:“怎麼搞的?停電啦?”
看來起碼這棟樓都麼電,幸好現在還是白天,不至於黑燈瞎火。
過了一刻鐘,陳爸爸從外面回來,說:“好像是社區的線路出故障,物業已經保修了,天黑之前應該會來電吧。”
雖然這樣說,不過為了以防萬一,陳媽媽還是從櫥裡找出了備用已久的蠟燭。
好在電力部門搶修效率頗高,一個小時不到,整個社區恢復了正常供電。
陳葉趕緊開機上線,不出意外的,早就被人請出了隊伍。
又不認識的,誰會等你一個多小時啊……
更鬱悶的是,上線就發現自己站怪堆裡,還沒來得及逃,就被一群怪圍毆致死。
回到要塞復活點,陳葉讓“平凡”重新恢復好。然後再一次求組。
一直陳媽媽喊他吃晚飯的時候,陳葉才鬱悶的退出遊戲。
為什麼組個隊就這麼難。
第一次組,停電掉線;第二次組,斷網掉線;第三次組,電腦死機掉線;第四次組……
最後一次組……他終於沒掉線,他的隊友全部掉線了……
他覺得,自己身上一定是有厄運詛咒或者解散光環。
上天註定他只能走孤獨的單刷之路。
05
陳葉很鬱悶,陳凡更鬱悶。
好不容易搞定學生會這攤子事情,準備好諸如速食麵壓縮餅乾等“長期備戰食物”,剛剛在宿舍電腦前坐下,正要上遊戲,這時候同寢室的李峽晃了過來。
李峽看了一眼遊戲的登入介面,隨口問了一句:“你課程設計做好啦?”
陳凡頓時就呆住了。
建築系每個學期都會有幾次課程設計,課程設計並不難,給予的時間也是很寬裕的,通常會有一個月左右。但是幾乎所有的建築系學生,總是習慣性在期限最後幾天裡通宵開夜車趕這項作業,這就和總是把暑假作業放最後一天做是一樣的情況。
陳凡這才想起來,這周該交課程設計了,而他連一草都還沒有畫……
人生最大悲劇,莫過於此!
他很鬱悶,但是課程設計直接關係到期末成績,不得不做,相比之下,遊戲是必然要暫時放棄的。起碼在把圖趕出來以前,是不可能上遊戲的。
於是他又給陳葉打電話。
陳葉那邊剛剛吃完晚飯,就接到陳凡電話,陳凡第一句話問:“幾級了?”
陳葉小小聲回答:“十八。”
陳凡默,雖說沒有對陳葉的練級速度報太大期望,但是陳葉也實在是太慢了吧。
好吧,姑且不管有多慢,總歸是在往上爬,陳凡又問:“你什麼時候回學校?”
陳葉想了一下,說:“禮拜二吧,我禮拜二下午有課。”學校哪有家裡好吃好喝來的舒服,要不是每週還有零星幾節課,加上陳葉要去學校圖書館查資料寫畢業論文,他恨不得家裡蹲算了。
陳凡想了想,說:“我這兩天要做課程設計沒時間上,你去學校記得把安裝程式拷去,繼續幫我練級啊。”
“不是吧……”陳葉心想,還要我練啊!
“我回學校還要寫畢業論文,沒有那麼多時間打遊戲。不如就放幾天,你有時間的時候再自己上來玩。”
陳凡“切”了一聲:“你那畢業論文過兩個月才交,至於連玩遊戲都沒時間嗎。再說內測一共就十天,等我圖畫好再上,黃花菜都涼了。”
陳葉心中默默的想:雖然說畢業論文要過兩個月才交,但要是現在不寫,一拖再拖,最後多半就和陳凡現在的狀況一樣,最後幾天裡狂趕。
陳葉和陳凡剛好相反,陳葉就是那種按部就班,從暑假第一天就開始按計劃寫作業的學生。而陳凡,通常會在暑假最後一天把陳葉的作業拿來抄一遍。
陳凡聽電話那頭陳葉不吱聲,連忙又說:“好啦,兄弟一場,這點忙就幫幫小弟吧。老媽在冰箱裡藏了大閘蟹,我把我那只給你。”陳凡慷慨的借花獻佛。
他那只大閘蟹陳葉昨天就已經吃掉了……
這算是吃人嘴短麼。
“好吧,我儘量。不過我回學校以後,只能晚上上線,你不要嫌我慢,你要嫌我慢就自己練去。”陳葉終於還是妥協了。怎麼說呢,其實他對遊戲也不是很抗拒,甚至覺得還是挺有意思的,但陳凡催魂逼命一樣的要他練級快快快,他就有點受不了了。
“知道啦,我不催你就是了。那就拜託了,老哥!”陳凡在電話那頭笑的諂媚,可惜陳葉看不見。
放下電話,陳葉看看電腦,好吧,反正也沒其他事情,繼續上線遊戲。
陳葉上線以後,想了想,精英任務是主線,必須得做,但是以他現在的RP又組隊不能,怎麼辦?
想來想去,也許把等級練高了,就能單獨一個人做那幾個精英任務。
於是飛到海岸結界塔,接了那裡的任務開始打怪。
海岸結界塔這裡,是個很適合陳葉單刷的地方,怪的等級和他差不多,但都是非主動攻擊怪,可以讓他一隻只慢慢打。門口守衛那裡接到的打螃蟹的任務,是可以重複接一百遍的……他可以不停的打不停的打,雖然等於是在種地,但好歹還能安慰自己這是在做任務,有任務經驗和獎勵拿。
另外,海岸景色優美,待在這裡心情也會比較開朗。
陳葉覺得,遊戲裡設計的一些小動作很有意思。比如下雨的時候,“平凡”會拿出一片很大的葉子撐在頭上擋雨,或者站在水裡,“平凡”會彎腰在水裡撈魚玩。現在站在沙灘上,“平凡”也同樣不會呆呆站著不動,而是開始在自己身上東拍西拍,好像在說:“衣服上好多沙子哦!”
陳葉覺得很好玩,也不打怪了,就讓“平凡”停在沙地上,看她拍身上的沙子。
幸虧現在還沒有開始收費,不然陳葉這種行為陳凡看見了,肯定會說:“浪費點卡。”
不過就算浪費點卡又怎麼樣呢?陳葉覺得遊戲是娛樂,當然是自己怎麼高興怎麼玩,難道只有一個勁的砍怪升級刷裝備才叫玩遊戲麼?
他倒情願東逛逛西逛逛,截張圖拍個照,對他來說這才叫玩遊戲。砍怪升級只是不得不做的事情,而不是唯一可做的事情。
在海邊玩了一會,陳葉看看經驗條,再加把勁今天晚上應該有希望升到十九級,於是讓“平凡”重新拎著狼牙棒開打。
沒錯,平凡的武器已經從棍子升級的左手狼牙棒右手盾牌了,陳葉發現,原來這遊戲裡奶媽竟然可以穿鎖甲,還可以一手拿棍一手拿盾。
虧他還一直以為,牧師是布衣系的。
鎖甲其實不適合法系,因為精神低,但是強在防禦高,陳葉心想反正那法術很殘不用也罷,於是毫不猶豫換了一身鎖甲,頓時變成一皮粗肉厚的TANK,抗起怪來明顯輕鬆很多。
加上新換了戰棍——真的很像狼牙棒,大有利器在手,天下無敵之感,敲怪敲的分外有效率。
敲的正歡,忽然看見螢幕一角閃起一連串華麗的技能光效,陳葉視角轉過去一看,忍不住感歎一聲: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
KIC的“兄弟”戰士NIC.一樣是練級,人家下午還是十級,現在已經十七級了。
陳葉又無語了……
06
陳葉在海岸結界塔默默的敲怪,身邊不遠處是NIC.相比之下,NIC的技能就要華麗的多,手中長柄武器連揮帶掄,每一招都帶著五顏六色的閃光和聲效,不但好看,而且效率十分的高。簡單來說,同樣一隻怪,NIC四五招就搞定,陳葉要敲十來下。
海岸這裡,怪多人少,連浮在水裡的箱子也是怪(陳葉覺得這箱子怪十分囧)。他和NIC兩個人互不干擾,各打各的。
陳葉一邊打怪,一邊時不時偷偷的觀察NIC,有時候看NIC連續打了好幾隻怪以後血量少了一半,就給他丟一個治療。
NIC也沒什麼反應,血滿了就跑旁邊繼續打。
不知不覺一個小時過去了。
NIC連續和幾個NPC對話以後,飛走了。陳葉知道,他是這裡的任務做完了。
於是海岸邊又只剩下陳葉一個玩家。
陳葉一個人繼續種地。他心裡還覺得挺奇怪:這兩天不是人多了麼?怎麼海岸這裡只有他一個人。
後來,他才知道,原來這遊戲有一種東西叫頻道,伺服器會根據人數情況,在玩家登入時隨機分配,玩家當然也可以自己切換到其他頻道去。不知道這算不算陳葉人品好,他經常被伺服器送到人最少的七頻道……
陳葉升級越來越慢,這也是意料中的事情。因為網遊本來就是開頭等級容易升,越往後每升一級所要經驗越高,升級相對就越來越難。
到禮拜一下午的時候,陳葉還是停留在十八級,他覺得在海岸結界塔這裡持續“種地”也有點無聊乏味了,於是換了個地方練。
可跑到營地那裡,打了沒幾個怪,他覺得還是回海岸吧。無他,密密麻麻一片主動攻擊怪,稍不小心就會引到好幾隻,陳葉連著被推倒輪X了幾次以後,就對這地方絕望了。
可是重回海岸,陳葉麼打多久,實在有點疲掉了,想了想,決定還是下線吧。
禮拜二回了學校,四人的宿舍竟然只有他一個人。同室的其他三人家在本市,他們都沒有考研,這陣子忙著找工作,學校裡這幾節課反正也已經是可上可不上的,何況每週就禮拜二,禮拜四,禮拜五三天一共五節課,大家一邊罵學校排的啥鬼課表,一邊就乾脆能翹就翹,非必要情況整周整周不來學校。
至於畢業論文,到最後兩個禮拜,網上搜點資料粘帖複製拼接修改一下就好了,反正只要不是抄的太明顯,導師多半會睜隻眼閉隻眼放行的。
也就只有陳葉,還乖乖的來上課,去圖書館查資料認認真真寫論文,這年頭,像他這樣的學生已經不多了……
晚上一個人在寢室裡也沒什麼事情幹,於是在筆記本裡裝了遊戲,上去繼續練級。
他在海岸結界塔這裡一連打了四個晚上,到禮拜四的時候才過二十級,期間他又去圖爾辛試了一次,還是鎩羽而歸,只好繼續回來種地。
看看時間,快十點了,再看看經驗條,還有一半才能升級,陳葉琢磨著自己還是下線算了。估計陳凡明天交了作業,就該沖回家上遊戲了,他好歹也給陳凡練到二十級了,就這麼著了。
正要準備下線,忽然看見飛行點下來一個玩家。頭上赫然頂著三個字母——JIC
陳葉囧了,這是怎麼了,大家都喜歡用IC麼?
JIC是個十八級弓箭手,下了飛行點立刻和NPC對話,然後就往沙灘上的怪奔去。
還沒沖到怪附近,忽然停了下來,人物轉向了“平凡”。
JIC:你怎麼還在這裡?
JIC頭上出現這一行字。
陳葉坐在電腦前,呆呆的張大嘴。他把鏡頭左右拉了一遍,周圍只有他和JIC兩個玩家,這句話是對他說的?
JIC這話是什麼意思?陳葉忍不住打了一個問號在螢幕上。
JIC:你禮拜天就在這裡打了吧。
平凡:……
陳葉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心裡想,他怎麼知道?
順手就在頻道裡打:你怎麼知道?
電腦螢幕上,JIC是一個又高又帥的銀髮男人,穿著緊身皮裝,站在沙灘上,正無聊的從地上抓起沙子,讓沙子從手指縫裡滑落,然後拍拍手。
陳葉知道,這也是系統設計的動作。這個動作讓JIC看起來好像很有玩心,但實際上JIC說話很直接,他的說話和這些小動作一點也不搭。
JIC:我看見的。
平凡:哦……
陳葉心想,大概JIC來這裡做任務時候他在打怪,所以JIC看見他,他沒看見JIC.連忙又接著解釋:我在練級。
JIC:二十級應該去新地圖。
平凡:我還有幾個任務沒有做……
JIC:圖爾辛?
平凡:是啊……
陳葉大吃一驚,心想我還沒說你怎麼就知道了?
其實要塞附近的任務,即使祭祀攻擊力差,但慢慢磨一個人還是都能勉強完成的,但只有圖爾辛的精英任務,祭祀確實很難一個人完成。所以陳葉一說還有任務,是人就會猜是圖爾辛。
螢幕上突然跳出一個訊息方塊,上面寫著“JIC邀請你組隊,是否同意。”
陳葉愣了一下,下意識點了同意。
然後就看見隊伍頻道裡,JIC打了幾個字:我帶你。
07
陳葉糊裡糊塗的和JIC組了隊,JIC在隊伍頻道裡問他,圖爾辛的任務做了多少?
陳葉看了一下任務清單,圖爾辛的系列任務挺長,之前的屢次組隊雖然總是一次次的因為人品問題而半途夭折,但好歹多多少少也讓他把前期的幾個任務完成了。陳葉如實把自己的進度告知JICJIC沒有發表什麼意見,只打了一個字:走。
於是陳葉跟著JIC直接從海岸結界塔旁邊一條小道進了圖爾辛。圖爾辛這塊地圖區域不小,一共有三個入口,離要塞最近的一個入口算是正門罷,而陳葉和JIC現在走的這個,就算是中門了。中門進去,基本上就是陳葉接下來要做任務的地方。
陳葉看著地圖上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的精英怪,再看看走在自己前面的JIC,不由咽了下口水,小心翼翼的在隊伍頻道裡發了條消息。
“就我們兩個?”
JIC腳步沒有停,但隊伍頻道裡很快出現幾個字:不組野隊。
陳葉囧了,心想:我們倆這難道不是野隊?
所謂的野隊,通常就是指幾個陌生玩家的臨時組隊,因為彼此不熟悉,配合默契度通常都比較低,效率難以保證,再加上遊戲裡什麼人都有,往往還會發生諸如搶裝備道具之類的RP事件,所以多數玩家都不會太喜歡野隊。陳葉也不是很喜歡組野隊,但是打這種精英任務,一個人打不過去,既沒有朋友也沒加工會,形勢比人強,有時候也不得不組野隊,只不過人品差到一定程度,想組野隊也求而不得。
難得有人要主動帶他,陳葉心裡自然是十分感激,但是又覺得只有兩個人的隊伍,也太勉強一點了吧……
JIC態度強硬,他沒好意思把心裡話說出來。只能心理安慰自己,能打就打吧,不能打大不了一死……遊戲而已嘛,不用太看重。
出乎意料的是,JIC竟然十分的厲害,帶著陳葉一路往怪堆裡闖,沿路的怪都被JIC有驚無險的一一解決掉。
陳葉跟在後面加血,一開始看JIC被怪圍殺血掉的飛快,難免有些手忙腳亂,好幾次加血來不及,全靠JIC自己及時灌紅藥水才沒掛掉,不免讓陳葉感動十分愧疚。小規模戰鬥告一段落,陳葉連連在隊伍頻道裡道歉。
JIC沒說什麼,就回了他四個字:專心打怪。
陳葉覺得JIC大概是在怪他,又好像帶著點不耐煩,於是也不敢多說話了,只能默默的跟著JIC前進。
好在怪打多了以後,陳葉也漸漸跟上JIC的節奏,祭祀現階段的技能,說白了無非也就那幾個,除了加BUFF之外,就是回血,回血有兩種,一種施法時間短冷卻時間短耗魔少加血少,一種施法時間長冷卻時間長耗魔多加血多,陳葉只要根據JIC的血量變化輪流放這兩個技能就好。
他一邊機械的輪放這兩個技能,一邊不由想到以前玩魔獸的時候聽人說,牧師的技能很簡單,只要123321哪個冷卻按哪個就好……
不管這句話有多少誇大程度,陳葉現在確實是1212只按兩個對應快速鍵。
於是打著打著,就一路打到了小BOSS面前。
JIC停下腳步,對陳葉說:“回藍。”
陳葉哦了一聲,剛才技能放的太順手,倒一時沒有注,這才後知後覺的注意到自己的藍已經快見底了,意連忙原地坐下回藍。
JIC就在原地轉動身體,陳葉估計他是在查看周圍有沒有小怪,以免等下打BOSS的時候突然冒出幾個小怪引發團滅。
坐了一會,陳葉回好藍站起來,JIC二話不說,就奔BOSS去了。
JIC打怪的技巧實在是華麗的沒話說,很快BOSS就被磨去一小半血,陳葉一邊欣賞JIC打怪,一邊給他加血,戰鬥正高·潮,忽然BOSS身子一轉,直奔陳葉來了。
JIC在後面連放技能,怎麼也拉不住BOSS,轉眼BOSS就沖到陳葉面前,一刀就砍了陳葉三分之一的血,陳葉一下子慌了。想給自己加血,技能吟唱到一半就被BOSS又一刀打斷,再想逃的時候,又發現自己中了減速遲緩的技能,再挨了兩下,就被活活打死了。
螢幕一片灰暗。
BOSS打死陳葉,回頭再去追JIC,但是JIC已經及時避遠了。最終BOSS放棄了追殺,回到原地。
JIC跑回平凡的屍體旁,放了個復活石,讓陳葉復活了。
陳葉知道,自己掛掉不能怪JIC,是他加血太多仇恨高了,把BOSS引過來的,JIC畢竟不是專業拉怪的戰士,一旦BOSS被引到陳葉這裡,就很難拉回去。
果然,兩個人打還是太勉強了一點。陳葉心想。
JIC站在原地沉默了一會,在隊伍頻道裡說:“你在這裡等一下。”
然後,陳葉就看見JIC退出隊伍,下線了。
08
陳葉看著JIC下線,乖乖的站在原地等啊等。
等了一刻鐘,沒有等到JIC,倒等來了一隊玩家。這顯然是個野隊,從他們身後跟著的一串並且數量還在持續增加的精英怪看,就知道他們的配合實在不怎麼好。
所以,當他們經過陳葉身邊的時候,不出意外的都倒地上了,很快,隨之而來的怪群也順便把陳葉給推倒了。
沒有人來救他,陳葉只好回到要塞裡的復活點。然後又一個人飛去海岸結界塔,站在中門外繼續等JIC.又等了半個小時,JIC依然不見人影。再看時間,已經快十二點了,陳葉歎口氣下線了。
他有一種被拋棄的感覺。
可又忍不住為JIC的失約找理由來安慰自己。
說不定是停電了,這種事情他自己不也遇到過麼?再說了,JIC要是不想帶他,一開始就不需要主動和他組隊,何必組了他再丟下他這麼麻煩。唔,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所以才沒有來。陳葉這樣想著,心平氣和的睡覺去了。
其實他猜測的也基本上沒有錯。
十二點一刻,某個戰士上線了,在搜索“平凡”無果後,心裡略感到有些愧疚。
不過電腦突然當掉系統莫名崩潰這種事情,實在是屬於不可抗力……
陳葉的屢次組隊失敗,有一個術語可以解釋,叫做:連續小概率事件。但簡單來說,還是屬於人品問題。
第二天是禮拜五,對陳葉來說,這又是和往常沒有什麼大區別的一天,而對陳凡來說,這顯然是讓他既期盼又不期盼的一天。
期盼當然是因為過了這一天,課程設計作業交掉,他就可以回家玩惦記了一禮拜的遊戲了。不期盼是因為之前每天晚上通宵開車趕設計作業,恨不得禮拜五永遠也不要到。
不過無論如何,時間的流逝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所以這天終於還是來了,而陳凡在連續數天開夜車後好歹也把該交的作業交了,一下課,立刻沖回寢室拎包走人。
奔回家,冰箱裡翻了點麵包牛奶啃了幾口,電腦前坐下開機上線,這時候下午一點不到,陳葉下午還有兩節課,算上路上的時間,最快也要四點才能回來。
陳凡上線以後,先看了一下人物狀態,二十級的小祭祀站在要塞裡,陳凡翻了個白眼,知道陳葉速度慢,不過慢到這程度,他還是忍不住要鄙視一下下。
再看裝備,全是垃圾……
陳凡一邊翻包,一邊嘀咕:“這什麼?破裂的骨頭,殘缺的角,史萊姆的黏液……些垃圾留著幹嘛!”
立刻跑進商店裡一口氣全部賣掉。
其實陳葉留的也不全部都是諸如骨頭黏液這樣的東西,有些烹飪裁縫等生活技能用的材料他不知道陳凡需不需要,就儘量都給他留著了。但顯然陳凡不需要這些,他壓根就不打算練生活技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