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多寶格公告:
新朋友們請先看「多寶格板規」來認識本站

天空好友隨意請自加
噗浪好友看情形,歡迎加粉絲,我很少發私噗
  • 1581464

    累積人氣

  • 20

    今日人氣

    38

    追蹤人氣

漫漫何其多--暴君(下)

轉載自秘密論壇
 
第八十二章
翌日一早一封來自皇城的信函送到了褚紹陵的大帳中。
這次的書折是皇帝親批的,雖不是皇帝的筆跡但下的是皇帝的龍紋大印,褚紹陵心中冷笑,不容易,竟讓他挺了過來。
皇帝不過還是那幾句話,讓褚紹陵不可任意妄為不可貪功冒進,不可大肆屠戮不可挑起禍端,褚紹陵連細看都欠奉,隨手扔在了一邊。
與皇帝的信函同來的還有褚紹陶的密信,褚紹陵當著衛戟的面將蠟封搓開打開信件兩人同看……
皇帝昏迷了兩日後就醒過來了,但虛弱的很,下不得床,沒人扶著連起身都難,一開始太后見皇帝的神情實在不好還不欲將下毒之事跟皇帝細說,想等著皇帝養過來些再提那些醃臢事,沒承想皇帝剛一醒回過神來就命人詔褚紹陵回皇城,說是要徹查太子謀逆之事。
再沒有更滑稽的笑話了,皇帝竟是懷疑是褚紹陵給自己下的毒,還要將已經在陣前的褚紹陵叫回來受審。太后實在忍不住了,直接命宗人府的人將前因後果都跟皇帝說了,太后也懶得再為褚紹阮遮掩了,太后原本是怕讓皇帝的身子經不得雪上加霜,誰想到皇帝竟能懷疑到褚紹陵身上,宗人府審理此案的官員將物證人證都擺在了皇帝面前,直言不諱:二皇子褚紹阮弑君,若不是御醫救治及時,此刻應有大事。
皇帝怎麼也沒想到竟是褚紹阮害自己,一陣怔忡後“哇”的吐了一大口血,御醫連忙送了藥上來,忙忙亂亂的折騰了半日才將皇帝的氣順回來,皇帝急怒攻心,這會兒吐了一口血後竟是清醒了許多,愣愣的看著宗人府送上來的褚紹阮的口供發呆了半晌,太后心裡五味雜陳,低聲勸道:“罷了,你就當白養了這個兒子吧,精心精意的寵了他這麼多年,誰想到竟會反過來咬你一口!別怪哀家說你……皇帝,睜睜眼吧,你當日如何待皇后的?皇后對你可曾有過半點不敬?你這些年是如何待麗嬪和褚紹阮兩個的?他們又是如何回報你的?!”
皇帝忽而想起那日在太廟中自己對褚紹陵說過的話,那日皇帝因為褚紹陵不肯承諾善待褚紹阮而大罵褚紹陵是“養不熟的白眼狼”,如今因果報應,竟是讓自己吃了苦果,皇帝頭中一蒙,當即昏了過去,再救回來時半邊身子已然癱了……
“皇帝的病癒發嚴重了……”衛戟小心的看著褚紹陵的臉色,“殿下是否要寫封請安摺子送回去?”
褚紹陵將褚紹陶送來的信燃了,冷笑道:“我給他寫摺子不是請安,是催命呢……不必理會,今日出擊喀拉卡什,哪有功夫理會他!”
褚紹陵如同沒這回事一般,整兵點將,責令當日午時出戰。
褚紹陵這次師出有名,遼涼人膽敢派刺客來襲虧了理,褚紹陵也不再客氣,直接整點了六萬兵士,誓要在天黑前將遼涼人趕出喀拉卡什。
衛戟的六千精兵被分做前鋒,出征前褚紹陵將自己的幾十個親衛分給了衛戟,只吩咐了一句:“驃騎將軍若是有了差池,你們自戕就是,不必回來見孤。”
衛戟知道後推拒了半日不肯,褚紹陵的親衛來保護自己算是什麼事?衛戟苦苦相求:“殿下……殿下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臣知道殿下是不放心臣,但……”
“你知道我不放心就好。”褚紹陵今日也是一身戎裝,銀色鎧甲襯的人英武了不少,褚紹陵沉聲道,“我在身邊有多少兵士,不礙事的,這是你頭一回出戰,小心無大錯。”
衛戟推辭了半日無果,只得應下了,低聲道:“殿下萬萬要小心,槍箭無眼,殿下……”
“不用惦念我……”褚紹陵在衛戟頭上揉了揉,笑了下,“今日可算如了你的意了吧?終能馳騁沙場一展抱負了,我沒有別的話,只要告訴你……那六千精兵是給你保命的,不是讓你立功的,懂了麼?”
衛戟垂首:“臣領命。”
褚紹陵一把攬過衛戟在他額上深深的親了下,出帳道:“出發。”
褚紹陵與衛戟一同上馬,衛戟調轉馬頭退到自己隊伍前,褚紹陵策馬從大軍左側打馬慢慢走過,朗聲問道:“知道今日我們要做什麼嗎?”
眾將士呼和不已,褚紹陵點了點頭大聲道:“是!我們要去打狄子,將遼涼人趕出喀拉卡什!但不只是這樣!!”
褚紹陵勒住韁繩,輕撫身下微微躁動的馬兒,朗聲道:“我們不單單是在殺遼涼人,我們是在為我大褚西北的百姓報仇!!這裡!就是在這裡!這些年喀拉卡什的百姓飽受遼涼狄子的踐踏,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這裡有我們同胞兄弟留下的血,有我們同胞姐妹留下的淚!他們等了多久才盼到了你們!盼到了能為他們報仇雪恨的將士們!”褚紹陵目光如炬句句擲地有聲,“想想!想想之前他們過的是什麼日子!西北的氣候不養人,能在這裡一代代的活下來多不容易!這麼不容易還要受異族侵犯,就是這樣!這裡的百姓也沒放棄這塊貧瘠之地!!因為他們知道!他們明白!總會有人來!總會有不懼生死要為他們一雪前恥的兵士們滿載星月而來!!”
陣前將士們被激起了一身的熱血,不住敲打武器呼和著應和褚紹陵,褚紹陵微微抬著頭,沉聲道:“我們不是在屠戮,我們是讓西北邊境上的百姓們看見!讓他們看見我大褚還有男兒!還有漢子!還有能救他們出水火的兵士在!只要孤王不死,孤就會守到最後一刻!只要我大軍一人不死,那一人也會抄起大刀殺過去!天佑大褚,此戰必勝!!”
將士們聞言紛紛呼和:“天佑大褚,此戰必勝!”
“天佑大褚,此戰必勝!!”
褚紹陵整整銀盔,朗聲道:“兄弟們!!好好看看這片土地,這片被遼涼人踐踏過多少次的土地!百年之後,告訴你們的子孫!自天啟十六年秋!我大褚再未受過之前的屈辱,再未讓異族番邦侵犯過我們土地的一分一毫!!”
眾兵士紛紛應和,一張張年輕的臉上的血色幾乎要崩了出來,褚紹陵轉頭看了衛戟一眼,隔著無數兵士兩人四目相對,多少情誼映入彼此心中,何其有幸,與你並肩作戰!
褚紹陵戰前動員後角聲響起,兵士們如同野狼一般沖向了喀拉卡什西部……遼涼軍隊駐紮的地方!
很多年後褚紹陵還記得那一仗,那是他親征西北的頭一戰,也是衛戟步入軍中的頭一戰,在那一戰中褚紹陵強忍著不安讓衛戟做了先鋒,衛戟年輕,有少年英雄的戾氣,衛戟性子穩,有軍中老將的籌謀,讓他做先鋒最合適不過。
更重要的是褚紹陵急於讓衛戟立下軍功,在這之前再尊貴的位子都是褚紹陵給的,但喀拉卡什一戰後衛戟得封一等公,這是衛戟自己用真刀實槍掙下的!!
曾經被褚紹陵護在翅膀下的幼犬這一日終於長成了狼,這匹狼帶著褚紹陵給的六千精兵一馬當先沖到了遼涼陣前,衛戟根本不曾理會遼涼人的陣法,衛戟說的明白,絕對力量下,任何陣法都是花槍,衛戟沒再用自己百步穿楊的箭法,而是抄起三尺大刀帶著眾人殺進了遼涼兵陣最中央,左突右沖,見人就砍,所經之地屍首遍地,衛戟一隊人如同一柄利劍,直接碾壓進了敵人軍陣中!
遼涼軍隊被衛戟率領的先鋒隊徹底擾亂了陣型,衛戟自己沒陣法也不許遼涼人用陣法,白刃之下將遼涼人砍的四散奔逃,竟是在衛戰率領的中鋒還未沖過來之時就將遼涼軍隊攪的潰成散沙,衛戰命人呈鷹陣,合圍後和衛戟裡應外合,將遼涼人絞殺的一個不留!
是役,衛戟一戰成名。
很長時間後西北邊境上的百姓都還記得衛戟血色的戟字大旗,那面大旗出現時喀拉卡什貧瘠的地上時似乎都帶著煞氣,遼涼狄子聞之色變,都知道大褚國的太子殿下手下有一猛將,遇佛殺佛,遇神殺神。
初戰告捷,這一戰打了快三個時辰,衛戟的先鋒隊竟是斬敵過萬,創下了西北邊境上多年戰事中不可逾越的神話,褚紹陵親自率人將衛戟隊伍迎回來時衛戟身上的鐵甲都被鮮血染紅了,廝殺了這麼長時間衛戟已經脫力,全是靠著一身的血氣撐著,褚紹陵打馬走近,衛戟翻身下馬單膝跪地,沉聲道:“臣……幸不辱命。”
褚紹陵下馬走到衛戟身前將人扶起來,衛戟有些踉蹌,褚紹陵扶著衛戟,脫下身上的玄色斗篷給衛戟圍上,衛戟低聲道:“殿下……殿下不必擔心,臣並沒有傷著。”
褚紹陵看向衛戟的馬兒,馬兒征戰多個時辰這會兒掉了一個鐵掌,嘴角溢出點點白沫,褚紹陵攬著衛戟將人扶到自己的馬上,衛戟下意識看看四周,褚紹陵沉聲道:“驃騎將軍的坐騎傷著了,與孤同騎回營吧。”
褚紹陵牽過韁繩上馬,輕輕的將衛戟攬在懷裡,衛戟心裡雖不安但還是忍不住倚在了褚紹陵身上,他心裡還興奮著,但是戰後身上實在無力,此刻也是無比想念褚紹陵的懷抱的。
周圍將士們看著兩人的情形眼中沒有絲毫異色,有了今日這一戰,誰還會小瞧了衛戟?誰還敢小瞧了衛戟?
褚紹陵整了整斗篷將人好生裹嚴實了,打馬回營。
第八十三章
回營後褚紹陵命衛戰督管戰後一切事宜,自己扶著衛戟回了大帳。
衛戟這會兒身上徹底疲軟下來,褚紹陵命人抬了熱水進來,自己給衛戟脫盔甲,衛戟連忙攔著,低聲道:“臣身上盡是血污,不乾淨,臣……臣自己來。”
褚紹陵沒理會衛戟,親自給衛戟將銀甲一件件褪去,血跡透過鎧甲將衛戟裡面穿的裋褐都浸透了,褚紹陵小心的將衛戟身上的衣衫一件件脫下來,衛戟低聲道:“殿下不必擔心,臣並不曾傷著……”
褚紹陵看向衛戟,衛戟有些心虛,小聲道:“只有幾處輕傷,不過是透過鎧甲擦破了些皮罷了,不礙事的。”
褚紹陵輕輕歎了口氣將衛戟攬進了懷裡,在衛戟髒兮兮的額上親了親,沉聲道:“衛戟……知道你在陣前殺敵時有多英武麼?”
衛戟的臉稍稍紅了,不管在敵人刀劍前多無畏多勇猛,在褚紹陵面前的時候衛戟永遠還跟個孩子一般,衛戟有些不好意思,半晌道:“臣是殿下的人,臣……自然要為殿下爭光的。”
“傻東西。”褚紹陵一把將衛戟抱了起來,直接將人放進了盛滿熱水的浴桶中,衛戟身上的刀口有些刺痛,身子微微顫慄,褚紹陵連忙拿過一旁的小藥罐擰開直接將一瓶藥粉全傾倒了進去,輕聲安慰:“忍著些……總要洗乾淨了才好上藥,不收拾利索了回來化膿了更難處……”
其實這點苦處衛戟還是受的住的,衛戟點了點頭,拿過褚紹陵手裡的空藥罐細看,上面並沒有字,衛戟聞了聞驚道:“九轉金瘡粉?殿下怎麼全倒進水裡了?!”
褚紹陵不甚在意的拿過藥罐放在一邊,淡淡道:“單用水洗身上我怕不乾淨,這是出征前太后給我的,聽說這藥不錯……給你泡身子正好。”
衛戟心疼不已:“殿下……這藥金貴的很,臣也只在書上聽說過,殿下怎麼……”
“真這麼好?那還差不多……”褚紹陵用手遮著衛戟的雙眼,小心的用瓢舀起水來洗衛戟的頭髮,輕聲道,“疼了跟我說。”
衛戟搖搖頭,他身上有傷口,雖是在水裡放了藥褚紹陵也不敢讓他泡時間長了,又換了一次水後就將人扶出來了,衛戟裹著毯子倚在榻上,褚紹陵取了藥膏來坐到榻上要掀毯子,衛戟又是害臊又是怕褚紹陵看了自己身上的傷處,捂著毯子笑道:“臣自己來就行……殿下去看看外面吧,今日繳獲了不少狄子的戰馬還有戰俘,殿下還未分派呢。”
“有你大哥盯著呢,無事。”褚紹陵掀開毯子細看衛戟身上,衛戟微微蜷著腿遮著下身,褚紹陵正心疼著哪裡顧得上那些私心雜念的,用手沾了些藥膏細細塗在傷口上,好在衛戟只在左臂上和小腿上有幾處擦傷,刀口不深,這會兒已經不流血了,褚紹陵細細的將藥膏塗上去,衛戟看了看道:“不用包紮了,這麼淺的口子總捂著倒不好。”
褚紹陵點了點頭,拿過乾淨的中衣來給衛戟換上,自己也換了一身衣裳,已經酉時了,褚紹陵怕衛戟冷有命人燒了兩個熏籠抬了進來,都料理好後褚紹陵坐到了榻上,衛戟自覺的靠過來,低聲道:“殿下……臣的手還抖著呢。”
褚紹陵摟著衛戟握住他的雙手,低頭在衛戟額上親了親:“害怕?”
衛戟搖了搖頭:“不是,是……還沒緩過神兒來,心跳的很……”
褚紹陵寵溺的揉了揉衛戟的胸口,低聲笑:“給你揉揉就好了,之前那麼厲害,這會兒倒撒嬌了。”
衛戟側過身子來將頭靠在褚紹陵肩窩上小聲道:“角聲響了的時候,臣……都不想回來,只想接著打,直接殺到喀拉卡什的西邊去……臣本不是嗜血之人的。”
“這有什麼好在意的。”到底是頭一回上戰場,衛戟心裡還是有些迷茫的,褚紹陵在衛戟頭上揉了揉,“這不是嗜血,這是你忠君愛國呢。”
褚紹陵故意在衛戟身上揉了一把,輕聲道:“不過你忠的‘君’可不是皇城裡躺著的那位,你只要忠心我就夠了。”
褚紹陵輕輕撫摸著衛戟的身子,不帶絲毫淫邪,只是單純的愛撫衛戟疲憊的身體,衛戟受用的很,微微蜷起身子來,褚紹陵輕聲哄:“睡會兒吧?累不累?”
衛戟確實累了,只是精神還興奮著,一時哪裡睡得著,褚紹陵出去讓人熬了些粥給衛戟喂了下去,又趁衛戟沒留神往熏籠中撒了一把合歡皮制的香餅子,淡淡的香氣溢了出來,不多時衛戟就睡著了。
等衛戟睡熟後褚紹陵出了大帳,外面還有不少事等著他去料理。
衛戰在帳外等候已久,見褚紹陵出來了連忙道:“大將軍,戰俘已收編完畢,一共有一萬四千餘眾,繳獲的戰馬七千餘匹,不少都負傷了,還能出戰的有四千餘匹,已經命人好生看管起來了。”
褚紹陵點了點頭:“這次死傷多少?”
衛戰頓了下道:“死了七千多,重傷兩千多,輕傷一萬六千多。”
褚紹陵歎口氣:“總要有折損的,下面的仗還要打,這些重傷的人不能留在營地中……”
衛戰心裡暗自驚訝,如今已經將遼涼人趕出喀拉卡什了,接下來只需等待遼涼王的使者來何談就好了,褚紹陵竟還要接著打……
“派出四千人來,馬上將重傷的兩千兵士沿著長平湖送到閑鷗坨去,讓那邊的人照看這些人,輕傷的酌情處理吧,還能上戰場的就留下,只能拖後腿的就幫著一起護送重傷兵士。”褚紹陵算了算人數心裡有了個大概,“這點傷亡還受的住,馬上去料理,今夜就將這些人送走。”
衛戰點了點頭,又道:“這一仗殺了兩萬多狄子,殿下預備……接著打麼?”
“自然。”褚紹陵冷笑,“孤帶著這麼多人辛苦了一路趕到西北可不能只將遼涼人趕出去,西北這條邊界太模糊了,所以狄子才一次次的來犯,如今孤就用狄子的血給他們劃出一條線來,讓他們明白明白,大褚的土地不是誰都能踩的。”
衛戰啞然:“大將軍……竟是要殺到遼涼去不成?”
褚紹陵輕笑:“寇可為,我複亦為;寇可往,我複亦往。”
饒是衛戰穩重聽了褚紹陵這話心中也不禁湧起一股豪氣,身為武將,很多時候都會被上位者束縛不能一展抱負,君主總有他們自己的種種考慮,但這些褚紹陵顯然都沒有,他自己比任何人都貪婪。
褚紹看著大營中的點點火把淡淡道:“有些話孤不方便直接說出來,你告訴他們就好,待殺到遼涼去,隨意他們如何……”
“大將軍!”衛戰心中一凜,“這話不可隨意說,來之前皇上曾有令……”
褚紹陵一笑:“衛將軍言重了,孤又沒要兵士們大肆屠戮,不過是以彼之道還之彼身罷了,遼涼人踐踏喀拉卡什百姓這麼多年,孤還要顧惜他們不成?笑話……”
褚紹陵在衛戰肩膀上拍了拍沉聲道:“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跟衛戰交代好後褚紹陵又將軍中的將士全召集了來,褚紹陵將之後的安排一一分派了,眾人今日打了大勝仗現在還興奮著,聽完褚紹陵的計畫都雀躍不已,從來只有別人打過來,現在終於也要打回去了麼?!
褚紹陵安排好後一笑道:“眾位將軍辛苦了,這辛苦不是白費的,從遼涼回去後,諸位加官進爵封侯拜相都指日可待。”
褚紹陵將話說到明面上來,武將們只覺得親切,繃不住都笑了,褚紹陵淡淡道:“孤向來不喜歡做那副假道德的樣子,既然說了索性都說了!這一路孤是待驃騎將軍好了些,他原本是孤身邊的侍衛,以前曾在孤跟前立過大功,孤自然會厚待他,但孤自認也沒薄待了你們。”
廉瑜聞弦歌而知雅意,連忙道:“衛戟將軍陣前英勇,末將自歎弗如,大將軍倚重些是應當的。”
褚紹陵點點頭:“眾位能明白就好,白蘊江那樣的事孤不希望再看見,這次出征功勞大家都會有,實在不必像白蘊江那樣做出種種醜態來,最後不過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將軍們相信孤,捨生忘死的跟著孤出生入死,孤自然不會薄待了眾位,今日一同戎馬疆場的情誼,孤百死不忘。”
眾人連忙跪下來:“末將惶恐。”
將士們也不是傻的,皇城的情形他們也知道一些,如今皇帝已然不行了,待褚紹陵回朝後怕是過不了多長時間就會繼位,到時候褚紹陵成了皇帝,自己這些曾經與新帝同生共死的人會吃虧麼?自然不會。
褚紹陵交代清楚後眾人同賀初戰大捷,褚紹陵不過略坐了坐就起身了,眾人不敢十分攔,褚紹陵回了營帳,他的小將軍還在自己榻上睡著呢。
帳中只點了兩盞燈,昏暗的燈光中衛戟抱著毯子蜷在榻上,可愛的緊,褚紹陵一笑,輕手輕腳的將武袍脫了,慢慢的上了塌。
衛戟夢中有所察覺,不自覺的往褚紹陵身邊靠,這個小動作取悅了褚紹陵,褚紹陵低頭在衛戟唇上親了下,小心的解開了衛戟的中衣,拿過榻邊上放著的藥膏來想給衛戟再上了一次藥,帳中光線不好,褚紹陵看不太清衛戟的傷處,索性多取了些藥膏,將傷口那裡塗了個實在,千金萬重的一盒子藥膏就被褚紹陵這麼用完了。
上過藥後衛戟有些醒了,迷迷糊糊道:“殿下?殿下……”
褚紹陵輕聲答應著:“是我是我,睡吧。”褚紹陵躺下來拉過毯子給兩人蓋好,衛戟夢中得到回應安心了不少,倚在褚紹陵肩膀上不多時又睡熟了。
第八十四章
翌日衛戟早早的就醒了,到底是年輕,熟睡了一晚這會兒身子已經恢復過來了,衛戟見褚紹陵來沒醒,自己輕輕的將毯子掀開,撩起中衣看身上的傷口,那幾道傷處已經結了痂,裡面在長新肉,有些刺癢,衛戟輕輕摸了摸不再當回事,複又躺了下來。
昨日從戰場上回來後衛戟就睡著了,之後的事他都不知道,這會兒躺在榻上暗自籌畫,和褚紹陵的心思一樣,衛戟也覺得再往西邊打上幾百里才好,西北偏遠,動一次兵難的很,好不容易來一次,怎麼也得讓遼涼失了元氣,總不能他們將遼涼人打回去了,前腳剛走後腳遼涼人又跑回來了。
衛戟閉上眼想著深入喀拉卡什後那邊的地形,腦中自有千軍萬馬,正籌畫著只覺得額上一暖,連忙睜開眼,褚紹陵輕笑:“醒了怎麼不叫我?”
“怕殿下昨夜睡的晚。”衛戟起身拿過一邊放著的衣裳遞給褚紹陵,“殿下昨晚什麼時候回來的?臣依稀記得聽見是殿下回來了,竟又睡死了。”
褚紹陵穿上衣裳笑道:“是我吵醒你了,昨晚我亥時回來的,將士們打了大勝仗鬧得有些晚了,就缺你一個呢。”
衛戟有些不好意思:“臣不過是受了些小傷就躺的那麼早,是臣輕狂了,倒讓別的將軍見笑了。”
“這有什麼的,昨日喀拉卡什大捷,你可是大功臣呢。”褚紹陵也是怕別的將士不忿衛戟,昨晚一句不輕不重的敲打過一遍了,想來以後也不會再出白蘊江那樣的笑話,褚紹陵俯身解開衛戟的衣裳細看他身上的傷口,點頭道,“好的到是快。”
衛戟笑笑:“殿下昨日給臣用了那些好藥,怎麼能好的不快,只是太過奢了。”
“來時太后給我捎了那些,不給你用給誰用?”褚紹陵給衛戟穿好中衣,順手在衛戟臉上刮了下笑道,“你還不知道呢,昨日一戰俘虜了一萬四千狄子,俘獲了四千多匹戰馬,回來分兩千匹馬給你。”
“臣那兩千騎兵都有馬了,這次約摸折損了七八百,殿下給臣補足了就行了,多了也浪費。”衛戟起身穿衣裳,攏起頭髮,想了想道,“戰俘有些多……殿下準備怎麼處置?”
“往閑鷗坨那邊運傷病的時候已經押了五千多過去了,讓那邊的州府挨個黥面,落了奴籍先看管著,等仗打完了再說。”褚紹陵冷笑,“我當初跟遼涼王要三萬青年奴隸,他不肯給,如今我自己先搶了一萬多來,等到戰勝之時不知遼涼還拿不拿得出三萬人來。”
“殿下要這麼多壯年人做什麼?”衛戟想不通,“留在這邊做農奴麼?這邊離著遼涼太近,一個不小心怕這些人就要跑回去,萬一再有不安分的鬧什麼事……更是麻煩。”
褚紹陵點頭:“我知道,沒想將這些人留在這,等戰事平定了我會派人將這些戰俘分批押送到南方去,到時候讓他們去雲南開荒種糧食。”
衛戟一笑:“倒是個法子。”這樣一來南方的荒地有人開墾了,這些戰俘也算有個歸宿,能守住一片土地也比刀口上舔血強。
褚紹陵在衛戟頭上揉了一把:“初戰告捷,下面還有的打呢,你看吧……看我將方圓百里的土地都打下來。”
衛戟笑了下:“殿下神勇。”
“還得靠著驃騎將軍呢。”褚紹陵低頭在衛戟額上親了下,“給你請封一等公的摺子已經遞上去了,高興麼?”
衛戟點點頭,忽而道:“殿下……封公爵後還能在王府裡住著麼?”
褚紹陵失笑:“不然你想去哪兒?想開府另住?”
衛戟連忙搖頭:“臣不想。”
褚紹陵一笑:“又瞎想什麼呢。”
兩人收拾好後一同用了早飯,辰時二刻眾人來褚紹陵帳中議事,說的不過還是昨日的戰事,褚紹陵鋪開地圖道:“如今我們已經在喀拉卡什最西部了,再往西走就是熱彤,攻下熱彤再往北三百里就是遼涼的皇都封和,遼涼王想來會有防備,只要越過了熱彤就好說,到時候遼涼王怕是會上趕著來議和呢。”
眾人聞言笑了,廉瑜道:“議和的話……大將軍還是那些條件?”
褚紹陵自負一笑:“只能多不會少,遼涼王不答應也可,直接打到封和遼涼皇宮裡面去,想來到時候他就答應了。”
褚紹陵昨日跟衛戰說的話眾人已經傳開了,進了遼涼後銀錢隨意拿,搶著什麼算什麼,大家都不是傻的,褚紹陵這是明擺著犒勞眾將士呢,眾人心裡都有了默契,都想著真的殺進封和去才好。
褚紹陵都交代好後吩咐:“讓將士們再休息幾個時辰,午膳後拔營,留下兩萬兵士駐守,剩下的日落前務必趕到熱彤去。”
眾人起身躬身答應後出了大帳。
衛戟將羊皮地圖好生卷起來放了起來,褚紹陵從後面將人摟住了,低聲道:“後日怕是又要開戰了,身子可撐得住?”
“殿下要今日開戰臣也撐得住。”衛戟轉過身來一笑,“這點兒傷……也就殿下會當會事。”
褚紹陵笑笑:“這話怎麼說的這麼甜呢?你是高興我當回事呢?”
衛戟受不住褚紹陵的調笑,顧左右而言他:“殿下……何時能傳午膳?臣、臣有些餓了。”
“餓了?”褚紹陵看了眼帳中的沙漏道,“你要是餓了那現在就傳,有想吃的東西麼?”
衛戟搖搖頭:“平日裡那些就很好了。”
褚紹陵命人傳膳,兩人用膳後倚在榻上歇了一會兒,等到午時拔營。
戰俘和傷病都已經料理好了,褚紹陵又命衛戰確定了糧草的事,都交代好後褚紹陵上了馬車,裡面衛戟正扒著車窗往外看,褚紹陵一笑:“看什麼呢?”
衛戟將窗簾放下不好意思的笑了下:“臣找自己那幾千兵呢。”
褚紹陵失笑:“還怕丟了不成?沒出息的,給我看看你身上的傷……”
褚紹陵解了衛戟的衣衫又給他上了一遍藥,收拾好後兩人倚在馬車上小憩,衛戟想著下面的戰事心裡雀躍的很,翻來覆去的想著那邊的地形,褚紹陵本來想讓他睡會兒,衛戟閉上眼也睡不著,褚紹陵一笑:“怎麼跟孩子似得,今天打不上仗,老實睡吧。”
衛戟笑笑,靜了半日道:“殿下……臣要給殿下將熱彤打下來,將殿下的大旗插到遼涼皇城中去,讓遼涼人知道,大褚未來的皇帝跟現在的皇帝不一樣,日後殿下登基,不會容忍任何人來犯的。”
褚紹陵的心中驀然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般,愣了半晌在衛戟頭上親了下,傻東西。
大軍日落前到達了熱彤,再往前面就是遼涼的國土了,褚紹陵看著一望無際的荒地心中默默籌畫,他們要深入遼涼腹地,戰線拖的太長,遼涼人有補給他們沒有,為了解決糧草不足的問題就要急行軍,速戰速決,在遼涼人反應不過來的時候就將他們打殘了。
衛戟的心思和褚紹陵一樣,衛戟也喜歡速戰速決,倒不單單是因為補給之事,在衛戟看來打仗三分靠的是士氣,一鼓作氣沖過去,單是那勁頭就能將敵人嚇得心裡怯了,敵人心裡沒底下面的就好說了,這時候的衛戟還不知道自己的威名早已傳到遼涼,不用他如何,報上驃騎將軍的大名立起他的戟字大旗就已能讓遼涼人聞風喪膽了。
天黑的看不清路時褚紹陵才命人安營,收拾好後用過飯就命人馬上睡下,值夜的人也拆做三班,務必保證所有人的都能睡上覺,翌日寅時三刻拔營繼續往西走。
褚紹陵來勢洶洶,遼涼王萬萬沒想到他們會一直攻過來,急急忙忙的集結了五萬兵士,責令死守住熱彤。
陣前褚紹陵看著遼涼大軍笑道:“孤聽聞……這次遼涼的太子也出戰了,傳孤號令,誅殺遼涼太子者,賜黃金千兩。”
“活捉遼涼太子的呢?”廉瑜這次也是前鋒,躍躍欲試道,“大將軍賞什麼?”
褚紹陵輕笑:“黃金萬兩。”
眾將士聞言呼和不已,待到角聲一響呼的沖向了遼涼軍士,這次褚紹陵大軍與遼涼軍人數旗鼓相當,必須占了先機才能有勝算,遼涼太子親征,遼涼兵士士氣也很旺,大戰一個時辰後兩方傷損幾乎不相上下。
衛戟帥親軍撲進了遼涼陣前,衛戟名聲在前,遼涼將士們頗有忌諱,衛戟命眾人呈鷹陣,朝著遼涼陣中殺了過去,衛戟還記著褚紹陵剛才的話,一心想要活捉了遼涼太子,遼涼人也不是傻的,一批批遼涼兵士沖上來做肉盾抵禦著衛戟一隊人的進攻,衛戟的鷹陣幾次合圍都沒能成功。
衛戟微微眯起眼,命眾人改行盾陣。
“驃騎將軍!”衛戟的親軍不住呼和,“盾陣善守難攻,更圍不住狄子的太子了!”
衛戟搖搖頭:“無妨!改行盾陣!本將自有辦法!快!!”
眾人連忙向衛戟靠攏,衛戟命兵士們依舊換了馬刀,如同在喀拉卡什一戰上一樣開了白刃戰,衛戟的兵士都聚在一處,無數大刀砍起來竟真的將遼涼陣前撕開了一條口子,後面衛戰的兵士也趕了過來,眾人照著遼涼潰散開的兵士就砍,衛戟一隊人趁機沖進了遼涼陣中,衛戟目光如炬,低聲道:“西北邊上頭上綁著一條紅帶子的人就是遼涼太子吧?”
衛戟身邊的親衛也看見了,如今他們離著那人不足百丈,親衛大喜:“將軍!咱們圍過去!!”
衛戟抹了一把馬刀上的血跡搖搖頭:“不必了。”
遼涼人死守著他們的太子,想要活捉太難,硬拼不一定能成,還要折損太多兵士,衛戟已經死心了,衛戟命周圍兵士掩護,他將馬刀收回腰間,反手拿過一直挎在馬背上的六鈞大弓。
血拼了這麼長時間眾人許是都忘了,衛戟最擅長的其實不是大刀,而是長弓。
衛戟抽出一支箭矢來合在弓上閉上了左眼,距離太遠……遼涼太子跟前還有那麼多人……衛戟定了定神,右臂用力一把將弓弦拉滿,衛戟屏住氣息,右眼死死的盯住遼涼太子頭上的一抹紅,右手突然放開,箭矢呼嘯而去!
衛戟沒有片刻停頓,馬上又拿起一支箭來合在弓上,這次沒有絲毫停頓,拉滿弓弦後馬上離手,第二支箭朝著遼涼太子而去,箭矢的尾翼擦著空氣發出尖厲的聲音,兩支箭前後只差了一瞬,前一支箭被遼涼太子前面的人擋了去,遼涼太子還沒反應過來時第二支箭就釘進了他的心口!
遼涼太子掙扎了片刻滾下了馬,遼涼軍瞬間大亂。
第八十五章
遼涼太子摔下馬後沒掙扎幾下就死了,衛戟眼力好遠遠就看見了,連忙大聲呵道:“遼涼太子已死!!遼涼必敗!!!”
兵士們隨之呼和:“遼涼必敗!遼涼必敗!”
一時間大褚將士士氣大勝,衛戟命眾人仍換回鷹陣,也不必遵循什麼章法,直接拿刀砍就是,衛戟右翼的廉瑜聽見衛戟已經將遼涼太子殺了後不甘的“嗨”了一聲,隨即大吼道:“遼涼太子死了,兄弟們快殺!砍死一個十兩,砍死十個百兩,加官進爵就在此戰了!!”
褚紹陵在後面聽見衛戟立功的消息後大喜,側過頭對身邊的為戰笑道:“不愧是驃騎將軍。”
“徒有蠻力罷了,還是靠大將軍教導。”衛戟再次立下大功衛戰心裡也高興,微微頷首,“末將恭喜大將軍,遼涼太子已去,遼涼複起無望。”
褚紹陵一笑:“自然,眾將士聽令!隨孤一同殺過去,遼涼派了五萬兵士來迎戰,今日務必留下他三萬!”
眾人垂首應下,衛戰身邊的旗手揮舞起戰旗,後面督戰的將士們得令,角聲鼓聲依次響起!
喀拉卡什一戰上褚紹陵並沒有真的來陣前,此時軍士們見褚紹陵親自抄起長槍來了心中不免湧起一股血氣,褚紹陵眼中沒有絲毫畏懼,朗聲道:“將士們!遼涼狄子多少年來屠戮我邊境,今天兒郎們也學學新鮮!在遼涼土地上多殺幾個狄子!為我大褚世代受異族侵擾的百姓報仇!!”
將士們紛紛呼和,擁著褚紹陵沖到陣前,褚紹陵舉起八尺長槍殺進遼涼軍中,褚紹陵殺起人來也沒有個章法,左沖右突,哪邊狄子潰逃的厲害他就殺向哪邊,不過半個時辰後竟沖到了衛戟那一隊人跟前,褚紹陵見到衛戟時衛戟正殺的痛快,還帶著些稚氣的臉上濺起點點的血珠,手裡馬刀的刀尖上滴下點點鮮血,如再世的修羅。
很多年後褚紹陵還記得衛戟當時的樣子,沒有親眼見過之前褚紹陵怎麼也想不到自己身邊那個溫潤的半大孩子竟可以如此英武,如此神勇。
衛戟見是褚紹陵來了也愣了下,連忙砍死一個遼涼人策馬沖了過來,兩隊迅速混成一隊,衛戟打馬走近急道:“殿下怎麼過來了?!臣護殿下回去!”
“回哪兒去?”褚紹陵一笑,殺了這會兒他身上也沾了點點血跡,玄色斗篷上墨色點點,褚紹陵微微測過身一把握住了衛戟的左手,兩人一觸即分,褚紹陵朗聲道:“都聽從驃騎將軍的調遣!不可妄動!”
衛戟心中一時漲的滿滿的,定了定神道:“行雁陣!準備合圍!!”
眾人得令,褚紹陵依舊守在衛戟身邊,一個時辰後合圍成功,遼涼人因他們太子死了心中早就沒底了,被包圍後沒等人威脅就紛紛降了,褚紹陵命衛戰整點戰俘,繳械後一一收編。
是役,驃騎將軍衛戟殺遼涼太子,斬敵過千。
回營兩人沐浴之後換了衣裳就出來了,褚紹陵不欲在軍中留著拖累,命人迅速將戰俘捆了往閑鷗坨運,重傷的軍士們包紮好後也跟著押運戰俘,褚紹陵又命風行軍迅速通知在喀拉卡什留守的將士派一萬軍士過來補上這一戰的折損,全軍就地安營,休息一夜後明日繼續往熱彤北部打。
“就是要打的遼涼人措手不及。”褚紹陵展開地圖指著北邊的封和道,“再往北走三百餘裡就要到封和了,屆時兵臨城下,什麼合約遼涼王都會答應。”
衛戰搖搖頭:“怕是打不到那裡遼涼王就要答應了,末將曾與驃騎將軍估計過,如今遼涼城可出戰的兵士不會超出十萬人,東邊我軍一路殺過去,若是全力迎戰封和城就空了,遼涼王還要的防備北邊虎視眈眈的韃靼……他不會與我們死拼。”
褚紹陵讚賞的看了衛戟一眼笑道:“兩位衛將軍好籌謀,今日驃騎將軍立了大功!孤先賞一萬兩黃金,待到回皇城後……”
褚紹陵話還沒說完只聽帳外親兵大聲稟告道:“大將軍!皇城有急報傳來!”
“進來。”
帳外風行軍將一封密函送進來,衛戟接過遞給褚紹陵,褚紹陵打開一看笑道:“太后傳來的信函,馥儀生了!是兩個男孩兒!”
眾人連忙向衛戰賀喜,衛戰先是大喜,轉念忽而望向褚紹陵,褚紹陵深深的看了衛戰一眼,輕笑:“恭喜護國將軍,這可不單單是你自己的喜事呢……”
衛戰心中一凜,褚紹陵的話在那放著了,偏生馥儀真的生了兩個男孩兒……衛戰心裡歎了口氣,罷了……就算這次不是男孩兒,難保下回呢,自己還能改了褚紹陵的心意不成?
衛戰躬身道:“是,末將明白。”
褚紹陵滿意一笑,繼續道:“剛才孤還未成說完,喀拉卡什一戰孤已為驃騎將軍請封了一等公,不想衛戟這一戰又立下大功,如今封無可封,只得蔭庇後人,待回皇城後孤自會奏請聖上,著封衛戟長子為長平侯。”
眾人聞言都愣了,衛戟什麼時候有兒子了?
衛戰險些就要說出推辭的話,想到這孩子已經算在衛戟名下才堪堪忍住了,褚紹陵對衛戰笑笑,要了人家的一個兒子,總要補償些東西的,既是衛戟的孩子,那賞一個侯爵也算不得什麼。
“眾位將士的英勇孤也全看在眼裡,請封摺子都送上去了,待聖上裁奪後自會有封賞。”褚紹陵話中有話,“就算皇上一時龍體微恙顧不上,孤回皇城後也會有說法,必不會讓眾位白白辛勞。”
皇帝如今都下不來床了,等到褚紹陵回去怕是沒多長功夫就會繼位,眾人心裡都有數,連連答應著,都交代好後眾人出帳各自分派自己的兵士去了。
衛戟還沒回過味兒來,剛褚紹陵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說出來他也不敢反駁,這會兒只有兩人了連忙問道:“殿下,臣哪裡有兒子了?”
褚紹陵一笑:“這是你大哥的意思……御醫剛診出馥儀懷的是雙生子後你大哥就跟我說,若兩子都是男孩兒那他會過繼一個給你,咱們的事看來你大哥也知道了,他憐惜你沒了子嗣才這樣的,我看他言辭懇切就替你答應下了。”
褚紹陵說謊眼睛都不眨一下,笑道:“你大哥也是一番好意,你莫要推辭,倒會傷了他的心。”
衛戟也知道他跟褚紹陵的事衛戰怕是已經有所察覺了,但沒想到衛戰竟將後面的事都替自己想到了,還要過繼孩子給自己,頓時紅了眼眶,褚紹陵連忙將人摟了哄道:“這是怎麼了?不高興?”
“不是……”衛戟忍下淚水,半晌道,“大哥替臣想的太周到,臣……”
褚紹陵有些後悔,早知道衛戟會這麼感動還不如說這是自己的法子呢,褚紹陵在衛戟額上親了親笑道:“多大人了還要哭,回來讓你兒子笑話你。”
衛戟搖搖頭,低聲道:“臣太高興……臣有孩子了,這孩子身上流著臣和殿下兩人的血,是臣的孩子。”
褚紹陵聞言心中驀然一酸,歎了口氣哄道:“嗯,這就是咱們倆的孩子……”
兩人說了好一會兒話,衛戟記掛著衛戰又去找衛戰說話,褚紹陵的吩咐在前面,衛戟說什麼衛戰就應下什麼,只當是自己的主意,衛戟興奮的很,拉著衛戰的手不停的計畫著:“孩子還小,且養在公主那裡就好,殿下跟我說等兩個孩子大了就都接進宮裡與皇子們一起讀書,殿下還說到時候讓我來教孩子們騎射……”
衛戰原本對衛戟有些愧意,且不說褚紹陵這些年賜給衛戟的珍寶,單是衛戟身上可襲的爵位分量就夠重的了,這些不能傳給衛戟自己嫡親的兒子倒要傳給自己的孩子,衛戰怎麼想怎麼覺得對不起衛戟,但現在看衛戟這麼開心衛戰心裡也服氣了,罷了罷了,褚紹陵總能想法子讓衛戟高興的。
衛戟還在計畫著:“大哥放心,將來這孩子一切我都會料理好……”
衛戰點點頭,心道你自然會料理好,現在孩子還沒睜眼就封了長平侯的爵位,來日前程定然錯不了。衛戰見衛戟是真高興也耐心的陪著他聊了會兒,最後說到孩子以後是從文還是從武時衛戰忍不住笑了:“你倒是比我想的還長遠,人言三歲看老,孩子如今連三月還沒有,你著急什麼?”
衛戟笑笑,正要再說時帳外褚紹陵的親兵來叫了,衛戟看看沙漏笑道:“耽誤大哥休息了,我先回去了,大哥早些睡吧,明日還有許多事呢。”
衛戰起身頓了下突然道:“衛戟,你……你跟太子這樣,一點都不後悔麼?待回朝後太子怕是馬上就會登基,到時候……前朝後宮,會有很多不如人意的事,只要你有一分不願意……”
“一點也不後悔。”衛戟的臉微微紅了,聲音卻愈發堅定,“當年我一心進碧濤苑就是為了能守在殿下身邊,不知是哪路神仙保佑竟讓我大願得償,哪裡會後悔?”
這還是兄弟倆頭一次開誠佈公的說衛戟和褚紹陵的事,衛戟索性多說了幾句:“以後的事我知道不容易,當日殿下將我封為一等侍衛讓我住進碧濤苑寢殿時就說過……他不會娶妻納妾,只有我一個人,其實當日我並不很信,覺得就算殿下真心待我,他那身份也容不得他如此待我,那時我還想好了,若是來日殿下娶妻生子,我依舊當我的侍衛去,以前是守著殿下一人,以後就守著殿下一家人。”
“但如今過了這幾年,殿下身邊還是只有我一人。”衛戟定定的看著衛戰,“我並不是不通世事,但這一輩子……也只有殿下一人待我如此過。”
衛戰沉默了半晌道:“我知道了,你去吧。”
衛戟點了點頭去了。
回到褚紹陵的大帳時裡面的燈還亮著,衛戟剛走進大帳就被褚紹陵攬住壓到了榻上,衛戟還沒反應過來,小聲急道:“殿下怎麼了?”
褚紹陵眼睛微微紅了,一言不發,低頭吻住衛戟,兩手牢牢的鎖住衛戟的手臂不許他動彈分毫,褚紹陵待衛戟向來溫柔,很少這樣氣勢洶洶的,衛戟只覺得唇上微微刺痛,卻也沒躲閃,由著褚紹陵親吻,半晌褚紹陵抬起頭來,啞聲道:“你現在可信我了?”
衛戟反應過來,啞然道:“殿下聽見臣和家兄說的話了?”
“你現在可信我了?”褚紹陵鳳眸懾人,死死的盯著衛戟,“你還想守著我一家人?我哪裡來的一家人?!”
衛戟偏過頭去,半晌低聲道:“臣早就信了。
褚紹陵無堅不摧刀槍不入的一顆心驀然柔軟了下來,只剩下了一汪清泉。
褚紹陵低頭在衛戟額上親了親,低聲道:“回朝後確實過不了多長時間我就會登基,但你放心,前朝後宮,只會有你一人,也只能有你一人。”
衛戟心中一暖,點頭道:“臣知道。”
褚紹陵又在衛戟唇上洩憤般不輕不重的咬了一口,就是這麼個傻東西,卻總能惹得自己失態……
衛戟被褚紹陵壓在身下又是親又是咬的擔心褚紹陵又要折騰,低聲討饒道:“殿下不說今日要早睡的麼?明日天一亮就要拔營了,殿下,殿下……”
褚紹陵閉了閉眼,心道你再“殿下”“殿下”的撩撥我那就真沒法早睡了,褚紹陵坐起身子來給兩人脫下外裳來,兩人今日都蹭了幾道傷口,相互上過藥後褚紹陵扯過毯子來蓋上,攬著衛戟讓他倚在自己懷裡,又是一番輕憐蜜愛……
第八十六章
翌日一早大營開拔,行軍半日後喀拉卡什留守的兵士趕了上來,衛戰策馬趕到褚紹陵馬前稟告道:“一萬軍士已整點完畢,沒有一人掉隊私逃。”
“很好,將這些人酌情補給各位將軍。”如今他們已深入遼涼腹地,必須速戰速決,褚紹陵接過衛戟遞給他的銀盔戴上朗聲道,“全軍聽令!卸掉輜重,每人帶一日的乾糧即可,全速趕往封和,押運糧草的人一定要跟上,失道失期者,斬。”
衛戰垂首:“是。”
褚紹陵自己的四駕大馬車也被派去運糧草了,今日兩人都騎的馬,褚紹陵微微側過頭對衛戟一笑:“驃騎將軍,按著我們的速度,多久能趕到封和?”
衛戟頷首:“回殿下,若遇不上狄子,兩日即可。”
“總會遇見的,遼涼王想來也不會傻等著我們。”褚紹陵笑笑道,“吩咐下去!即日開始,凡斬殺遼涼兵士者,除了該給的銀子和封邑外孤有另外的賞賜,一個人頭孤再給十兩銀子!”
眾人連忙將褚紹陵的話傳了下去,軍士們聞言大喜,褚紹陵之前就有話,打進封和後搶到什麼算什麼,前前後後算下來這一仗兵士們都賺了個盆豐缽滿!
褚紹陵從來不會薄待了手下人,更別說是這麼要命的時候了,褚紹陵一心要急行軍,軍士們嘴上不敢說心裡必然也要叫苦的,怎麼讓眾人甘心賣命呢?義氣、銀子、封邑,褚紹陵一樣也不會少給了他們。
又是一番戰前動員後褚紹陵帥大軍向封和城而去,一行人馬上吃馬上喝,每行軍兩個時辰休息一炷香的時間,速度極快,未時竟遇見了熱彤一戰上潰逃了的那兩萬遼涼兵,兩軍兩相對望高低立現!
路線是衛戟昨晚定的,褚紹陵也沒預料到能遇見這幫遼涼人,褚紹陵拍了拍身下躁動的戰馬側過頭看向衛戟,衛戟知道瞞不過褚紹陵,微微頷首:“臣定路線時是想到了這裡,但是不知能否真的遇上,所以不敢提前妄言。”
褚紹陵只覺得心裡像被小貓撓了一把似得,恨不得現在就將衛戟攬在身前疼疼他!褚紹陵看向衛戟的眸子越發幽深,笑道:“驃騎將軍過謙了。”
眾人看見這些落荒而逃的遼涼人就像是狼看見了兔子一般,還是半殘的兔子!將士們躍躍欲試只等著褚紹陵下令,褚紹陵矜傲一笑:“打!”
根本不再需要什麼戰術,完全是褚軍追著落荒而逃的遼涼軍打,這些遼涼軍失了太子後就慌了,將士們一心往北邊逃卻不敢回封和,他們沒護住太子還吃了大敗仗,回到封和後也是一個死,但不回去又能去哪兒?幾番思量後停在了這裡,竟被褚軍又趕上了。
衛戟得令後率自己的幾千兵沖了過去,衛戟並不急著砍人頭,而是命軍士們行雁陣做合圍,只抓活的。
這場意外的戰事不過一個時辰就結束了,負隅頑抗的遼涼人是少數,不少人見大勢已去早早的就投降了,他們也不是傻的,抵抗大褚人只有死路一條,僥倖逃出來也回不了遼涼了,還不如降了褚紹陵,褚紹陵答應不殺戰俘,只將他們送去開墾荒田,以後的日子也許比以前還會好過一些。
褚紹陵命將士們就地安營休整,歇了一晚後翌日一早繼續往北走,路上褚軍又遇見了幾股遼涼逃兵,皆拿下了。
這一路打的順風順水,午時眾人停下來用飯,褚紹陵席地而坐,攤開地圖於幾位將士商議:“我們現在是在這裡……還有一百多裡就到封和了,中間這裡都是丘陵,要防備著遼涼人的埋伏。”
衛戟定定的看著地圖,半晌拿過一塊石子放在了一處沉聲道:“若是有埋伏,多半是在此處,這邊高地易守難攻,他們若是在這邊預先築下防禦工事有些麻煩……”
廉瑜看了看眨眨眼問道:“能不能繞道?不去那邊就罷了。”
“沒法繞。”衛戟搖搖頭,“往西繞就是山地了,咱們騎兵最多,爬不得山,也要費功夫。”
如今褚軍最怕的就是浪費時間,首先他們的糧草就不夠。
衛戰沉思了半晌道:“打吧,硬攻過去。”
褚紹陵一笑:“無事,將今天收編的叛軍押到陣前,若這裡真的修了防禦工事那先讓遼涼戰俘打頭陣,等他們死的差不多了咱們再過去。”
廉瑜一拍大腿:“好!”
衛戟微微蹙眉,不贊同的看向褚紹陵,褚紹陵知道衛戟心裡想的什麼,淡淡道:“驃騎將軍若是覺得孤殘暴那先想想被屠戮了千百次的喀拉卡什吧,孤再如何也只是殺了軍人,他們殺的可是我大褚的婦孺。”
衛戟想想前事心裡歎了口氣不再多言,當著這些人褚紹陵也不好安慰衛戟,又怕他心裡彆扭著,沉默了片刻道:“驃騎將軍,我們打仗是為了什麼?”
衛戟頓了下道:“安定邊疆,震懾四夷。”
褚紹陵點點頭:“對,但孤做不得聖人,要做到這些不能靠著感化他們,孤能做的……只有以殺止殺罷了。”
將士們聞言不由得看向褚紹陵,幾個原本不忍心的小將聽了這話心裡馬上舒服了,甚至跟著符合道:“大將軍才是真的大仁慈!”
“放任豺狼不管才是為惡呢!”
“遼涼人屠戮我邊境時就該想到早晚有這麼一天要遭報應!”
“活該!”
褚紹陵似笑非笑的看向衛戟,衛戟只得點頭:“大將軍深思熟慮,末將佩服。”
“那就行了。”褚紹陵起身道,“眾將士還有什麼要說的?”
衛戰猶豫了下道:“大將軍,末將心中一直有個疑慮……如今我大軍就要兵臨城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